转基因科普不到位挺反转人士自说自话,专家倡建理性讨论平台

马爱平/科技日报

2016-05-21 07: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近日,《科技日报》接连推出关注转基因的文章。
5月16日,该报刊发关于“公众对转基因技术的态度调查”报告的报道。报道称,问卷调查显示公众对转基因接受度显著下降,72.8%受访者不接受转基因食品,十年前65%接受。
随后该报推出针对该项调查的系列解读文章。5月18日,《科技日报》刊发《转基因沟通为何总不在一个频道上?——<公众对转基因技术态度调查>解读之二》一文。文章指出,中国缺乏有计划、有对象、可持续的转基因科普,有关工作多处于自发和分散状态,迟缓无力,覆盖面小,没有长远规划。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瑞法认为,目前国内有关转基因安全问题的网络等媒体平台基本上是自说自话,他建议建立转基因安全理性讨论的平台。
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信息,《科技日报》由科技部主管。其官网介绍,该报是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中央主流新闻媒体。以下为
《转基因沟通为何总不在一个频道上?——<公众对转基因技术态度调查>解读之二》全文:
即使是通过正规的媒体,对转基因的科学传播也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转基因虽然只有30多年的历史,却经历了太多的磨难,被各种谣言和诽谤扭曲得面目全非。”《三联生活周刊》特约撰稿人袁越,从2007年开始关注这个领域,写过十几篇专题报道和分析文章。
当下中国可能没有哪项科学技术像转基因一样引起如此多的关注和争议,没有哪个科学问题会因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诸多因素的掺入而变得如此复杂和敏感,以致舆论常被左右,乱象纷生。为什么转基因科学沟通会变得如此之难?
对转基因知之甚少
在由科技日报社和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组织的《公众对转基因技术态度调查》中,听说过“转基因”的公众,只有9.1%自认为对转基因方面的知识了解“非常多”或“比较多”,47.5%自认为“比较少”,24.9%“非常少”,18.4%“完全没有”。即便在文化程度最高的“大专以上学历”人群中,自认为对转基因方面的知识了解“非常多”或“比较多”的也只占17.7%。
“反对转基因需要理由。老百姓缺乏专业知识,只能把目光转向少数意见领袖。于是,一些组织和少数专家学者站出来充当意见领袖,对转基因农业的服务对象和服务效率都提出了质疑,声称转基因技术是大公司赚钱的工具,其潜在的危害尚未可知。”袁越通过实地考察和对专家的采访,最近就此写成了《人造恐慌》一书。
即使是通过正规的媒体,对转基因的科学传播也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个别媒体名人的班门弄斧事实上助长了谣言的流行和对公众的绑架。谣言的流行已影响到政府的科学决策,使国家丧失抢占生物技术研发国际制高点的机会。”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瑞法认为,转基因科学传播的情况并不乐观。
“我最近做了一个针对媒体的问卷调查,大多都是报道过转基因,并支持转基因商业化的,考试题只有5道题,得满分的只有百分之十几,80%的人对转基因知识不是特别了解,建议媒体在报道的时候应该再好好做做功课。”胡瑞法说。
科普总是不到位
“最了解这个行业的是种子公司的从业人员,或者科研院所的科学家们,但一来不少专家为了说话严谨,结果反而越说越晦涩,一般人很难听懂他们在说什么,而不少公司的员工存在利益冲突,不敢说实话。事实上,我也不敢在正式发表的文章里讲话,但个人博客里则可以说点真心话。”袁越说。
“在微信上我经常会读到关于转基因的各种谣言,但是科学家和科学团体对此反应是比较慢的。”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何祖华说。
据了解,目前,在转基因方面,中国还缺乏有计划、有对象、可持续的科普,有关工作多处于自发和分散状态,迟缓无力,覆盖面小,没有长远规划。
网络成为谣言集散地
在此次调查中,互联网是公众获取转基因知识和信息的最重要渠道,影响力超过了电视等传统媒体。通过电视等传统媒体获取转基因信息的公众多于通过互联网获取转基因信息的公众,75.6%的公众通过电视、报纸等传统媒体获取过与转基因相关的知识和信息,多于通过互联网获取过相关信息的公众(68.5%)。但以互联网为最重要渠道的公众远远多于以电视等传统媒体为最重要渠道的公众。52.2%的公众回答互联网是自己获取转基因信息最为重要的渠道,远高于以电视、报纸为最重要渠道的公众(26.3%)。
“新媒体的出现使以往新闻媒体所特有的议程设置功能弱化,不同的社会组织和个人也可以参与到议程设置之中,官方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在今天存在严重分化现象。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涂光晋说,在网络上都是匿名的,谁都不知道造谣者是谁,所以会发现一些非常极端的理论恰恰会在网络上有市场,网络也成为一些情绪、观点的重要集散地。
建立理性讨论平台已成当务之急
在此次调查中,对管理部门和科学共同体的不信任,是造成公众不支持转基因的重要原因。在转基因问题上,与其他机构或群体相比,科学家是公众最为信任的群体,但其公信力也受到了较大的削弱:分别有38.4%和46.6%的受访者表示在转基因问题上并不信任大学和企业的科学家。对政府官员的不信任问题更加突出。
“必要的时候要召开新闻发布会,新闻通气会、新闻通报会等,联络媒体提供真实信息,如今专家都有自己领域的新媒体平台,无论官网还是官方微博以及公众号,在今天都有重要的份量。”涂光晋认为,政府官员和科学家在必要的时候要“开口说话”。
“据我们对国内媒体的追溯研究发现,所有发表转基因安全性及相关科普观点的转基因科学家均受到了人身攻击。在此舆论环境下,多数从事转基因研究的专业领域科学家选择了沉默,而国外势力及国内各种反转人士制造的耸人听闻的谣言则成了主导转基因安全舆论的主流。为此,创造科学理性讨论的转基因舆论环境已成为当务之急。”胡瑞法说。
胡瑞法说,目前国内有关转基因安全问题的网络等媒体平台基本上是自说自话,即支持或者反对转基因者均有自己的平台,缺乏一个允许支持或者反对转基因人士充分发表其观点并展示其科学依据的平台。而研究发现,在公众受到谣言影响的情况下,最有效使公众改变错误观点的措施是向其提供相关的科学证据。为此,他建议,建立转基因安全理性讨论的平台,使所有发表有关转基因安全问题观点的专业与非专业领域人士均在此平台上展示其科学证据;同时,鼓励持相反观点人士提出并发表其反驳的证据;并采取措施打击各种人身攻击行为,使其成为真正的科学理性讨论空间。
责任编辑:薛小林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转基因 科普 讨论 平台

继续阅读

评论(33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