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志怪|狐狸精喜欢采补什么样的男人?

百魅夜行

2016-05-25 09: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以前笔者曾谈到狐狸精的修炼,最普及的就是采补,但因采补有伤生之虞,所以也最为当时的主流文化所鄙夷。不过拧巴的是,底层的群众对这件事却比较有兴趣。
历来狐狸精故事中,人狐恋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或者说,我们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式,如果狐狸精不与人啪啪啪,不爱采补,似乎就没有存在的必要。这倒并非全然是歪理,《五杂组》卷九说:“狐千岁始与天通,不为魅矣。其魅人者,多取人精气以成内丹。然则其不魅妇人,何也?曰:狐,阴类也,得阳乃成。故虽牡狐,必托之女。以惑男子也。然不为大害,故北方之人习之。”
也就是说,寿至千岁的天狐,其修炼才不需要采补;一般的狐狸精,是没法摆脱饮食男女的。如果从狐狸精的角度来看,极端点说,所有的男人都是他们的药材而已。药材好,药才好。什么样的男人才算是高品质的药材呢?
首先当然是看脸,在这个问题上要坚决丢掉幻想。像笔者这样身材圆胖且拒绝跑步减肥的,第一关就过不了。《阅微草堂笔记》卷二十一说,有个年轻的书生被狐狸精迷上了,狐狸精初次见面就对他说:“非以采补祸君,亦不欲诿词有夙缘,特悦君美秀,不自持耳,然一见即恋恋不能去,傥亦夙缘耶?”意思是自己既不打算采补,也不想借口说与你有缘分,就是喜欢你这样颜值高的帅哥。
两人交好数年,书生年过三十,大约雄性激素荷尔蒙过盛,胡子长得太快,满脸络腮胡须。狐狸精就有点瞧不上了:“是癕癕者如芒刺,人何以堪,见辄生畏,岂夙缘尽耶?”满脸刺刺挠挠的,看着就烦,太不帅了。书生还以为狐狸精是开玩笑,没想到此后她真的不再来了。宋仲基们之所以受追捧,还不是因为脸像剥了壳的鸡蛋那么鲜嫩。
宋仲基《善良的男人》
至于有追求的狐狸精,在面对鲜嫩药材的诱惑时,也是需要一番天人交战,才能克制采补之欲望的。《阅微草堂笔记》卷九说,有个姓邵的浪荡帅哥,听说附近的古墓有“狐女甚丽”,就时时在那里游荡,希望有机会约炮。某天果然见到了传说中的狐女,没想到狐女正色告诫他:“吾服气炼形,已二百余岁,誓不媚一人,汝勿生妄想。”说着将衣袖一挥,尘沙扬起,迷了他的眼,等再看时,狐女已不见了。两百年服气炼形,不近男色,当然是希望成为天狐,直接飞升。
看脸只是选药材的第一步,也就是卖相好而已,第二步就是内在品质了。这也是有讲究的。
清代贵州某秀才,博学多才,可惜在乡试中落第。在回乡途中,偶遇一群狐仙赏月,虽然是不速之客,但有狐仙说:“此人本系雅士,盍明烛留与一谈?”秀才趁机向一众狐仙求证狐狸修炼的办法,狐仙说,刚开始时,要找那些“忠孝勋业卓著之人,与夫耆儒硕学”,选中一个,努力效仿其“謦款笑貌……言动举止”,五百年才能形似,再五百年才能神似,一千年后才能脱离兽形而成人(《庸庵笔记》“狐仙谈历代丽人”)。这里强调的“忠孝勋业卓著之人,与夫耆儒硕学”,显然,真正能发挥药性的,还是才华和成就,而不是脸。比如某宝的老大,肯定不是刷脸的。
当然,这则笔记里说的有才华和成就的人,并不是供采补用的。但至少可以说,在采补的过程中,如果男方有才学,药性会更好。比如下面这则故事:
清代时期,有私塾先生江西分宜设馆授徒,其中有位弟子,聪明好学,先生特别喜欢。可是不知怎么,这学生有段时间身体渐渐消瘦,脸色也不好看。先生以为他是读书太用功,还劝他不要太勤奋了。可是晚上也没听到他反复诵读课文啊!先生夜晚在窗外偷听,竟然有女人的声音,原来这小子是纵欲过度。
第二天,先生怒责弟子,弟子说,不久前在山下遇到一个美貌妹子,“姿容旷世,款语通情,遂订私约”。弟子与妹子每夜欢会,那妹子“宛转衾席间,复以径寸明珠置我口中,戒勿吞咽,将晓则仍取之去”。先生一听,这女子半夜敢赶山路独自会情郎,举止又如此诡异,一定是狐狸精,就让弟子再与妹子相会时,把明珠咽下去。
当晚,弟子与妹子约会时,一口将明珠吞掉。妹子大惊失色:“功败垂成啊!”原来,这明珠历时五百年,狐狸精用它帮助采战,已经吸取了九十九人的精气,只要拿下这位弟子,就能功德圆满了。不过邪派修仙的办法,总归是要受天谴的。狐狸精只求情郎能将她以侍妾之礼安葬,时时祭奠。那位弟子答应了,第二天果然在山脚发现了一只狐狸的尸体,于是依礼安葬了。
这弟子自从吞了明珠之后,才智明显远超于前,科举连战连捷,一生荣华富贵。于是,将那座狐墓题名为“胡夫人墓”。为什么那颗珠子有如此奇效,狐狸精死前说过,这被吸取精气的九十九人,全是“聪明、富贵,寿考”之人,也就是说,药性的好坏与颜值无关(《耳食录》卷十一“胡夫人墓”)。
聪明、富贵、寿考,往往就是从举业中取得,所以有些狐狸精特别看重男士在科举上的成就,前面第一则故事中提到那位高颜值帅哥,虽然狐狸精很迷恋他,但是“至或遇其读书作文,则去,曰:恐妨君正务也”,从来不因为采补影响其复习迎考。
文青们也不必担心,狐狸精看重的才华、成就,并不仅仅指科举仕途。会做八股文、申论考得好固然有用,狐狸精同样愿意采补那些擅长诗词歌赋的帅哥。
安徽歙县有个叫李圣修的年轻书生,长的“美丰仪”,也是颜值高的意思。为了参加科举,他在离家二十里的小镇租了房子读书。某天晚上,忽然有美貌妹子现身,两人一见倾心,就滚了床单。此后,妹子每晚都来陪李小哥,教他作诗填词,帮他修改润色。只要李小哥想认真复习,准备申论,妹子就很不高兴,说:科举考试无关学问,就是应试教育而已,而且你命中没有中举的命,何必做如此无趣之事呢?李小哥本来对科考也没兴趣,所以两人每晚“两相酬唱,颇不岑寂”。
可惜的是,人狐之恋最终被拆散了,狐狸精含恨离去。据说“李生工词律,善拳棒,皆狐所教也。闻狐所赠诗词极清丽,惜传者未记”(《续子不语》卷八“李生遇狐”)。
大致可以总结一下了,如果参加非诚勿扰节目的女嘉宾都是狐狸精,那么颜值不高的男士,基本在第一轮就要被全灭灯;过了第一关之后,在比拼内涵、才华的环节,文学青年就大可发挥优势了,比如当场背诵《离骚》什么的,狐狸精的灯多半会为你亮着的。
按照《阅微草堂笔记》卷八的说法,狐狸精“虽异类,颇悦诗书。雅不欲与俗客伍”。所以,男文青们千万不要放弃啊!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海上志怪

继续阅读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