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越南演讲中提到的李常杰乃何许人也

郭晔旻

2016-05-31 10: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5月24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访问越南的演讲中提到,“李常杰捕捉到像竹子一样的越南人民不屈的精神:‘南国山河南帝居,截然定分在天书’”(But like bamboo, the unbroken spirit of the Vietnamese people was captured by Ly Thuong Kiet -- “the Southern emperor rules the Southern land. Our destiny is writ in Heaven’s Book.”)。
李常杰是一位怎样的历史人物,竟引起了美国总统的垂青?
能打仗的太监
说起来,这位李常杰其实是个宦官,但不是一般的宦官,是会打仗的宦官(有点像北宋后期的童贯)。此人于“大越”李朝顺天元年(公元1018年)出生在京城升龙(今河内)太和坊一个武将的家庭。他原本也不姓李,而是10世纪曾经在“白藤江之战”击败南汉军队的吴权的后代,本名叫做吴俊,“常杰”是他的字。
李常杰自少就“姿貌扬逸”,更喜欢练习武艺,稍一长练习骑马射箭,学习兵法,喜欢和一些伙伴玩立营布阵的游戏,养成一种夺强争胜、好大喜功的习性。1036年,李常杰承父荫,被委任为骑马校尉,其后净身(阉割)成了太监。乾符有道三年(1041年),李太宗召升他为侍卫及黄门祗候。
李常杰墓碑
因其任职至诚,故而官运亨通,“在禁廷屡任重要武职”。至李圣宗时,三十六岁的李常杰就当上了检校太保,成为宫廷禁卫军中的高级军官。此后,李常杰更加得到李朝的宠幸,也更加俯首贴耳地为李朝卖命。
1069年,李圣宗借口南方邻国占城拒绝纳贡,派李常杰率兵攻陷占城首都佛逝城,杀占城军民“不胜数”,“焚其城廓居屋”,强迫占城割让今越南广平省、广治省北部的大片土地。公元1072年,李圣宗去世,七岁的李乾德接位,称仁宗,五十四岁的李常杰,以三朝元老的资历和他“征伐”占城的功绩,被任为辅国太尉(位同宰相,掌握军政大权),执掌李朝权柄。据说此人匡政,大体上是“内树宽明,外驰简惠”,对于奸恶者则“威而歼恶”,处理狱讼时“狱无滥之”,此外能不失农务,老必安之。当时人称其治国能有“莅民之本,安国之术”。
李仁宗龙符元年(公元1101年),李常杰作为86岁的老翁,兼任“内侍制首都押衙行殿内外都知事”,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位极高的重任老臣。1104年,演州(今越南乂安省)人李觉率众“叛乱”后逃入占城,当时李仁宗认为李常杰已然老迈,委任他担负讨伐占城的重责,于心不忍。可是,逞强好胜的李常杰声称“令蒙国恩,位禄至此,若坐视贼觉宣骄,臣死不瞑目矣”,悍然受命出征击破占城。第二年的夏天,李常杰终于以87岁高龄去世。李朝追封他“入内殿都知检校太尉平章军国重事、越国公,食邑万户”,又因为宦官无子,以“其弟李常宪继封侯爵”。
祭祀李常杰的河内机舍灵祠
邕州之屠
李常杰的时代,正值越南自主封建王朝的巩固时期。早先的丁朝于974年确立了“十道军”的兵制,但是由于当时“征兵不按籍,养兵不支饷,兵额不充职”,影响了军队的战斗力。李朝建立后改变过去的兵制,在大越全国颁行了户籍法,“民十八岁登黄男册,二十岁登大黄男册”。地方官吏按户籍强迫适龄青壮年服兵役,从而保证了兵源。李朝时增加了常备军的数量,除加强禁卫军外,定军号,分左右前后四部,合为100队,每队有骑兵和投石兵。至于番兵,则另行组成队伍,不准相互混杂。同时,“造战船数百艘”,扩充了水军。当时李朝的兵制相当有名,宋人亦“尝仿安南行军法……李朝兵法见取于中朝(指宋朝)如此”。为了保证军队的战斗力,李朝又规定“官三人例得养黄男一”,以便“留之以应兵”。又将“田税增亩三升”,作为“养兵之费”。
如此穷兵黩武,为的是“假兵力以张国威”。李朝建立之后,南侵占城,西掠哀牢(今老挝一带),北面则蚕食宋朝的岭南土地,以致“自交趾蛮踞有安南,而广源州虽号邕管羁縻,其实服役于交趾”。
宋代的广源州辖地为今广西靖西、那坡、德保、天等、大新、龙州、崇左及越南今高平、伏和、东溪以北地区。各部落首领是李氏的附庸,向李朝“岁输土贡”、“岁输金货甚多”。结果李朝“赋敛无度”,使“州人苦之”。
1049年,忍无可忍的部落首领侬智高起兵反抗并向宋廷求援,结果开封朝廷竟答以“智高叛交趾而来,恐疆场生事,却而不受”。结果,走投无路的侬智高孤注一掷,1052年在邕州建立“南天国”,自称仁惠皇帝,起兵反宋,大军沿郁江东下,兵围广州57天之久,迫使宋廷以名将狄青统兵南下,大破侬军,解围广州,侬智高走脱避奔大理国(在今云南),后大理国人擒斩侬智高,将其首级献于宋。
侬智高虽然败亡,但他横行两广竟历时一年之久,彻底暴露了“天下久安,岭南州县无备”的真面目,令李朝生出觊觎之心。1075年十二月,李常杰以宋方戍边为借口,统兵十万水陆两路入侵广西。一路之上,甚至发出“伐宋露布”,声称“我今出兵,固将拯济”。小小的李朝居然把当时的王安石新政大肆批判一番,狂言“中国作青苗,助役之法,穷困生民,我今出兵,欲相拯济”。
当时,整个宋朝广南路(含今广东、广西)只设有常备军(厢军)12700人,当李常杰率领十万大军围攻邕州(治所今南宁)时,知州苏缄召集军队以及一部分土丁仅有2800人,强弱竟悬殊至此。
殉国的苏缄
但知州苏缄以城固守。据越方史籍描述,“我为飞梯以临城,彼施以火炬,飞梯不能近;又以毒矢射之,城上人马死者相枕。彼以神臂弓发,我之象军多有殪者。城髙而坚,攻之四十余日不能下。”
李常杰久攻邕州不下,损兵折将一万五千多人,却有一个汉奸徐百祥献上了“囊土薄城”之计,就是让每个士兵都手执盾牌,把一袋袋的泥土堆积于城下,然后沿堆高的土垒登城。徐百祥乃廉州人,是个屡试不中的进士,对宋朝怀有强烈不满,曾写信给李朝皇帝李乾德,称自己愿为内应。廉州被破后,他就一直呆在李军中当参谋。“囊土薄城”,是中国古代的攻城妙招。得到此招,李常杰大喜,令军士“三日之内必破邕州城”。
1076年3月1日,坚守42天的邕州城被李军堆土垒攻破,“尽屠五万八千余人,并钦、廉二州,死亡者几十余万人”,连一些和尚道士也不能幸免。李常杰杀死这些和尚道士之后,还夺取了这些人出家入道的凭证,令李朝的间谍们换上这些人的衣服,混入一些军事冲要地区去侦察情况,真可以说是广西历史上罕见的战争浩劫。
“南国山河南帝居”
得知李常杰入寇的消息当月,宋朝仓促成立了安南道行营马步军都总管本道经略招讨司准备反击。宋神宗1075年12月下诏讨伐,“千国之纪,刑必无赦,致天之计,师则有名。”第二年六月,宋廷命宣徽南院使郭逵为安南道行营马步军都总管、本道经略招讨使,率领号称10万的秦晋锐卒(另民夫20万)进讨。同时诏广东、福建、江西募勇士万人赴广西。宋军迅速收复邕州等地,随后乘胜追击,进入李朝国土。
接下来,就发生了一场中越史料各执一词的战役。按越南方面的说法,李常杰率军取得了辉煌的“如月江大捷”,“常杰知宋军力困,夜渡江袭击,大破之,宋兵死者什五、六”,迫使宋军媾和而退。滑稽的是,取得“大胜”的李常杰却害怕自己军队灰心丧气,便编造出一个故事,说有神人给了四句诗,就是被奥巴马引用的“南国山河南帝居,截然定分在天书。如何逆虏来侵犯,汝等行看取败虚”。士兵听到这几句诗,人人斗志昂扬,奋勇抗敌,使宋军不能前进。
越南版本的“如月大捷”
而宋朝史料的记载与之大相径庭,宋军“抵富良江,未至交州三十里”,造成了兵临城下、威逼李朝国都之势。然而,由于富良江江阔水深,李朝又将战舰400艘集中于江南岸,双方形成相持。一方面,宋军无法渡江,“欲战不得”,另一方面,李朝军队渡江北上也遭到宋军迎头痛击,“斩伪大将洪真太子,其余驱拥入江,溺死不知其数”(连日后阮朝的史书《钦定越史通鉴纲目》也遮遮掩掩地承认“官军(指李朝)为所袭击,死者数千人”)。
成书19世纪的《钦定越史通鉴纲目》
不过,战场获胜的宋军仍旧囿于不习南方水土,因为“冒暑涉瘴,死亡过半,存者皆病瘁”而功败垂成。北方契丹的压力也迫使宋朝尽快了结南方事态,宋神宗不无忧虑地指示郭逵等“谍者多称北人(契丹)缘朝廷方事南讨,欲乘时牵制。以此观之安南之举惟万全速了为上。”
双方议和后,战事结束,宋师北返。照理李朝应速遣回入侵中国时所掠全部数万人口,然李乾德长时不办,后经北宋屡次交涉,至1079年,李朝才遣回百姓221人。在这批人中,李朝甚至将男子年15岁以上皆刺额曰“天子兵”,20岁以上曰“投南朝”,妇人刺左手曰“官客”。作为交换,北宋朝廷竟将广源州“归还”李朝,传说此州盛产黄金,民间讽刺朝廷因小失大,作诗两句云:“因贪交趾(进贡)象,却失广源金”。

参考文献:
黄纯艳、王小宁:《熙宁战争与宋越关系》,《厦门大学学报》,2006年第6期
陈荆和编校:《大越史记全书》,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1979年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李常杰,大越,李朝,侬智高,苏缄

继续阅读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