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急需狱中父亲骨髓救命,浙江监狱系统破例助犯人救子

王春芳、孙佳丽、范荣寿/浙江法制报

2016-06-02 17: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浙江法制报6月2日报道:铁门“哐当”一声在背后关上,陈捷强回到了监狱。他抬手抹了一把脸,心里百感交集。
2015年,陈捷强因贩毒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到浙江省南湖监狱服刑。今年年初,他得知儿子陈润泽被查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复发。陈润泽唯一活下去的机会,就是尽快移植陈捷强的造血干细胞。
陈捷强走出监舍出发去医院。
陈捷强正在进行造血干细胞采集。
然而,让一个正在服刑的罪犯外出谈何容易?生死关头,浙江省南湖监狱作出“救人”决定,展开爱与生命的救赎。
“我想活下去”
陈润泽第一次发病是在2013年。刚刚结束高一期末考试的他,挥舞着布满出血点的双臂,和同学说再见,还约好暑假一起打篮球。
然而,等他再次见到同学时,已是他首次骨髓移植成功、走出无菌仓的时候。那天,正好是高二期末考的日子。陈润泽自信地和同学说,他会在高三这一年好好追赶,要考上大学,去学设计。
还没到高考,陈润泽的病就复发了。主治医生对他的母亲李晓说,要再次进行骨髓移植。李晓不假思索地说:“那和上次一样,还是移植我的骨髓好了!”
可医生说不行,得换一个人的用,而且要快,一旦病情恶化,指标不好了,即使有骨髓,也无力回天。李晓一听就哭了:“他爸爸在监狱里,骨髓库在这么短时间里不可能找到配对的。”
得知自己病情的陈润泽,躺在病床上和李晓开玩笑:“妈,看来这次连老天都不帮我了。”李晓忍着眼泪,装作生气地拍了一下儿子的手:“别乱说,你一定能挺过去!”说完,她找了个借口离开,一个人在走廊里大哭起来。“一定要把儿子救回来。”这个念头在李晓心里越来越坚定。
2016年3月23日,李晓将儿子拜托给血液科的护士长,只身前往陈捷强服刑的省南湖监狱。见到责任民警张林鹏时,李晓一下子跪倒在地:“求求你,救救我儿子,他才20岁。”张林鹏也有个11岁的女儿,为人父母谁不心酸?可是,让一个正在服刑的罪犯外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虽然政策允许罪犯外出就诊,但有着严格规定,更何况,这次生病的并不是陈捷强,法律上没有对这类情况作出明确规定。而且,陈捷强入监服刑一年时间都不到,无法评估出监风险。张林鹏第一时间将此事向监区、监狱作了汇报。
眼见有了一缕曙光,李晓迫不及待地给儿子打了个电话。电话里,母子俩都哭了。这次白血病复发后,陈润泽只哭过2次,一次是在病房里送走高中同学后,他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还有就是这次,他从小声呜咽变成嚎啕大哭,他哭着说:“妈妈,我想活下去!”
“救救我儿子”
2016年3月26日,张林鹏轮休。这个周末他没有像往日一样陪着女儿,而是来到了陈润泽治疗的医院——浙医一院。
医生办公室里,张林鹏就像一位病患家属一样,仔细地询问骨髓移植的每一个细节。“现在最新的骨髓移植方式有点像献成分血,只需要采集血液中的造血干细胞。”听医生这么说,张林鹏松了口气,“还好不是穿骨吸髓,移植本身的安全风险几乎为零。”
李晓在病房照顾儿子。
那天,张林鹏特意去看望了陈润泽。化疗的副作用让陈润泽整个人都处于虚脱状态,但他还是坚持着说了一句:“我想活着等爸爸回来。”
当张林鹏把这句话带给陈捷强时,这个五十多岁的大男人在他面前哭得稀里哗啦。
陈捷强很早就与妻子李晓离了婚,陈润泽一直跟着母亲生活,三人相处最久的那次,是陈润泽第一次患病。被警方带走时,陈捷强正在出租房里照顾刚出仓的儿子和刚捐完骨髓的前妻。为了给孙子治病,陈捷强的父母亲卖光了所有家当,住进了30年前建造的不遮风、不挡雨的老宅里。老母亲为了省钱,连白内障手术也舍不得做,几近失明。
对这个家,陈捷强满怀愧疚,“要是儿子再出事,我这辈子真的没什么指望了”。
4月初,监区在收集罪犯微心愿时,陈捷强郑重地写下了:“救救我儿子”。
面对这样一个年轻生命,谁能忍心看着他离去?经过分监区、监区、监狱、省监狱管理局的层层审批,陈捷强离儿子越来越近。省监狱中心医院的大力支持,使得整个采集过程既能顺利进行,又确保了监管安全。
为了20岁的陈润泽能延续生命,浙江省监狱系统和地方医院都铆足了劲努力着,一路开通绿色通道,与时间赛跑。
救子之路
4月25日,张林鹏又一次走进浙医一院,他是来领催白针的,用来增加陈捷强血液中的造血干细胞含量。
此时,陈润泽已经住进无菌仓,等待着父亲的造血干细胞。
张林鹏在医院了解情况。
独自照顾白血病病人的煎熬,李晓默默承受着。她在医院附近租了间房,地上摆着整箱整箱的矿泉水,桌上堆叠着大大小小的贴着陈润泽姓名的饭盒,边上还附有一张纸,上面清晰地记录着陈润泽用餐的要求。每日三餐饭加三顿点心,李晓必须仔细做好,送进医院的送餐箱。
进仓前,陈润泽将一只蝙蝠侠玩偶留给李晓。父亲的缺位让他有些早熟,他梦想着自己能像蝙蝠侠一样,守护妈妈、守护家。生病后,他不止一次对李晓说:“妈妈,对不起,是我害了你。要是没有我,你会过得很幸福。”
李晓好几次担心儿子会不会不想活了。幸好,张林鹏的到来,给了陈润泽很大鼓励。张林鹏对李晓说:“你就管好孩子,陈捷强的问题,我们来处理。”
“注意别让孩子父亲感冒,打了催白针之后会出现浑身酸痛之类的类似感冒症状,都是正常的。要让他多吃点水果,多补点钙。”张林鹏的随身笔记本里,医生的嘱咐记得满满当当。
4月27日,陈捷强踏上了“救子之路”。临走前,一监区政治教导员徐卫青对他说,希望你能把健康带给儿子,也希望你能借此机会好好反省。
从南湖监狱到浙医一院,105公里,近两个小时的车程,陈捷强坐在囚车里没有挪过身子。窗外是自由的风景,可他没有心思去看。当躺在血液科的病床上,医生将针扎进他手臂时,他闭上双眼,一滴眼泪从眼角淌落。
“爸爸,我等你……”
在医院里,张林鹏问陈捷强,要不要去看一下儿子?陈捷强摇了摇头。
“你不想儿子吗?”
“想。”
“那你为什么不见?”
“我不想打扰他。”简单6个字,道出了这个父亲深深的自责和愧疚。
“儿子恨我,我知道。”陈捷强突然把头埋进手里,痛哭了起来,“其实我很害怕,我怕我还没出去,他就死了……”
直到第三天骨髓捐献结束,陈捷强也没能鼓起勇气见上儿子一面。4月30日下午,陈捷强回到监狱。
5月底,陈捷强收到了一封信,信里有一张儿子的照片。儿子戴着口罩坐在病床上,弯着胳膊,竖着大拇指,做了一个“强”的手势。照片反面,只有短短一句话:“爸爸,我等你……”
(文中服刑人员及家属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张军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儿子,父亲,服刑,骨髓

继续阅读

评论(27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