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7驴友登山失联百余人搜救,获救后反问谁让你们救了

华西都市报

2016-06-14 12: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警方对擅闯的7名驴友进行批评教育。
华西都市报6月14日消息,6月11日晚,重庆的吴女士家中灯火通明,等了一宿都没见儿子归来的踪影,电话拨了一遍又一遍仍然联系不上,她几乎不敢合眼,心里越想越害怕。“明天早上不见人,我就去报警。”
三天前的6月8日,儿子周道与驴友在网上约好,7人一起从崇州鸡冠山登顶,穿越西岭雪山,最终抵达九龙池。按照计划11日晚上就能返回,没想到人未见返回,还失去了联系。
多个驴友家属的求助电话引起了成渝两地警方的高度重视。6月12日下午起,成都市崇州、大邑两地组织200余人的救援力量山上搜救。
当晚10点过,7名驴友下山途中获救。然而,这一场声势浩大的救援并没得到驴友的认可,有人一笑而过,还有人反问救援人员:“我们没报警,你们为何上山搜救?”
家属求救:我儿子进山,至今联系不上
“我儿子进鸡冠山现在还没出来,也联系不上了,我担心出事了,你们帮想想办法!”6月12日一大早,一个求助电话打进了华西都市报热线,电话那头的吴女士声音听起来焦急又恐慌。
6月8日下午,儿子周道离开重庆。此行前往成都崇州,一共7个驴友在网上约好,趁着端午三天假期,来一场户外穿越探险跋涉。临走前,周道告诉母亲,6月11日晚上就能返回家中。
6月11日晚上,吴女士做好饭在家中等待儿子回来,直到晚上10点过了也未见归来,拨打手机发现已经关机了,发短信也没回。
吴女士连夜与周道在重庆的朋友联系,得知儿子出发前曾把此行的路线和行程时间发给了朋友。计划中,他们登上鸡冠山顶,穿越西岭雪山,最后抵达大山深处的九龙池,6月11日下午在雅安的芦山县大川镇下山。
没有按照计划归来又失去联系,吴女士愈发感到不安。最奇怪的是,周道发给朋友行程计划时,还附了一句“方便搜救”。正是这一句话,让吴女士越想越害怕。
当晚,家里灯火通明,她没敢入睡。“明天他要去上班,如果还不回来,我就去派出所报警。”
响应救援,当地两百余人连夜上山搜救
被救下的驴友。
6月11日这一晚,注定是漫长的一夜。
成都市区的朱华(化名)也在担心中度过。他的儿子朱名是7名驴友中的一个,不仅儿子联系不上,领队的手机也关机了。第二天一大早,他也报了警。紧接着,其他几名驴友的家属也在与警方取得联系。
成渝两地多个报警电话,引起了警方的重视。当天下午,大邑县、崇州市两地警方商议搜救计划,鸡冠山所在的鸡冠乡政府、鸡冠山派出所紧急调动了20余人上山搜救。
考虑到7名驴友可能进入了西岭雪山境内,大邑县当地也同步展开搜救。由大邑县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巫文化带队,大邑县警方、消防、当地乡镇、村民等200余人兵分两路进山搜救。
从鸡冠山到西岭雪山,再到九龙池,如此大片区域搜救,无疑是海底捞针。200余人的队伍,打着电筒在黑夜中穿梭,寻找。陡峭的悬崖、茂密的灌木丛林,险恶的山谷,障碍重重。
就在搜救期间,朱华向警方打来电话,他儿子等七人在雅安的芦山大川境内,在那里的一座山上,他们遇到了一户人家,借用座机打来了报平安的电话。
手机没电了,粮食也没有了,人还在芦山的深山里,而那里距离大邑县搜救区域还有30多公里的山路。救援队伍不得不转移搜救方向。驱车加上徒步三个多小时后,他们抵达了大川镇境内,搜救人员在上山时巧遇了正在下山的驴友,当时已接近6月13日凌晨。
失踪之谜,自称绕行耽搁警方判断迷路
重庆的吴女士接到平安电话,心里悬着的大石终于落下了,但她恨不得狠狠地将儿子打一顿。“说好的6月11日晚上回家,为何不按时回也不给家里报平安?”
一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又经历了哪些困难?6月13日上午11点,重庆的周道已经坐上了返渝的动车。在电话里,他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讲述了一路的经过。
周道说,他们在一个户外网站上约好,七个人一起徒步探险。6月8日他们从崇州鸡冠山国家森林公园进山,当晚抵达鸡冠山脚下露营。第二天登上鸡冠山顶,然后沿着主峰翻越月亮湾垭口,穿越西岭雪山,抵达九龙池。一路上他们还有一些强行探险的项目。没想到的是,在第二天发现路况并不好走,一路上遇到了多个瀑布,不得不调整路线。“我们沿着河道走,要绕开这些瀑布,需要翻过很多峭壁山峰,绕一个就要耽误一两个小时,就把计划的时间耽误了。”周道说,后来调整了路线后,走了很久才找到下山的地方。“我们有想过给家里打电话,但是山里一直没信号,手机也没电了。”
大邑警方参与救援的民警称,他们一行并不熟悉路况,下载的地图与实际情况存在很大的出入,可能在山里迷路了。
尴尬救援,被救驴友反问为何上山搜救
当晚,警方对7人做完询问笔录后,将他们送到大邑县的一家宾馆住下。
擅闯鸡冠山,不熟悉地形环境,耽误行程了不尽早下山仍继续前行,7名驴友的行为引来了很多质疑。
“找到他们后,我们对他们进行了教育,这是一次任性的行为。”当晚参与救援的大邑县民警熊警官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一名驴友不但没有接受教育,反倒质问警方:“我们没有报警,谁让你们上来搜救了!”
“我们村民、乡镇工作人员有的饭都没来得及吃就上山搜救了!”熊警官说,驴友当着这么多搜救人员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实在令人寒心。
这一点,华西都市报记者在事后采访其中一位驴友时也得到了相似的答案。“失去联系后,家属非常担心你们的安危,而且搜救虽有惊无险,但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当时你们在接受警方批评教育时,心里怎么想的?”
这位驴友笑了笑,回答:“下次注意就是了!”
警方表态,7驴友再擅进或将行政拘留
事实上,探险驴友被困“鸡冠山——西岭雪山——九龙池”一线的事件每年都有发生。2015年3月,38名驴友进山后,有人迷路,有人滑倒摔伤,当地组织了几十人的救援力量前往搜救。在此之前,5名驴友被困雪山,当地救援人员冒着严寒进山搜救了一夜才把人找到……
“根本就拦不住!你在这里设卡,驴友换个地方又进去了!”鸡冠山派出所负责人杨警官无奈地说。鸡冠山作为国家森林公园,每年都有大批的驴友慕名前往,但是随之而来则是一次次的险情。每次救援需要耗费大量的财力物力,而一旦搜救出来后,也是批评教育一番,下次还是有人继续……
而这一次的搜救,对于大邑县来说,算得上近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次搜救。熊警官表示,目前还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对擅闯行为进行约束,只能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对他们的冒失行径给予批评教育以及严重的口头警告,“这7名驴友已经登记了身份信息,下次若再擅自进入,将处以经济处罚或者行政拘留。”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驴友失联,鸡冠山,搜救

继续阅读

评论(1.4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