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东盟,东北亚也能成为亚洲命运共同体的奠基石吗?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Hahnkye Park

2016-06-14 14: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5年3月21日,韩国首尔,第七次中日韩外长会议召开。视觉中国 资料
有学者提到东盟应该可以成为建立亚洲共同体的奠基石。与之相比,东北亚并没有一个体系化的合作。在这个地区,有中、日、韩三个重要的亚洲国家,如果它们之间的合作关系能在现有基础上获得一个发展,形成一个更好的、制度化的合作机制,进而在东北亚也建立一个共同体的关系,我们就可以更容易成功实现亚洲共同体这个目标。
如何促进东北亚之间的合作与和解?如何在这个基础上可以进一步向前发展,建立起更加制度化的正式合作关系?
经济与文化:东北亚三国合作的基础
尽管在这个地区我们之间经济上的合作非常多,但是我们之间也存在着一些争端与不和睦的情况。所以我想介绍一些我们在这个地区如何能够促进和解以及合作的一些观点。
首先需要解释一下,在这个地区建立亚洲共同体有哪些激励机制,或者是好处和动力。我想有很多重要的因素可以促进东北亚之间的合作以及互动。
比如说在过去的若干年,有一些非常显著的经济之间相互依存的发展关系。比如说在区域内的贸易关系的提升、合作。还有,如果中、日、韩三国自由贸易区建立起来,它将会成为世界上的第三大同类经济体,仅次于欧盟和北美自由贸易区。
在过去一年,中国和韩国已经完成了FTA的谈判。尽管由于彼此之间还存在一些差异和分歧,三国的自由贸易区还没有建立。但也应该看到,其实中、日、韩在文化和意识形态方面,包括在价值观方面,是有一些类似之处的,比如说像儒家传统。在几个世纪以来,这都是社会准则的基础。而且在这方面也有越来越多的交流和沟通,包括像民间机构之间的沟通,以及旅游和文化方面的交流在这三个国家频繁地进行。当然,这对促进中、日、韩之间的历史和解与合作,并不是唯一的必要因素。三国之间还需要进一步发展在其他方面的一些合作。
影响东北亚合作的域内域外因素
目前,中日之间、日韩之间都存在一些领土争端,这些争端也使得整个地区的双边和多边关系受到了一些影响。而且,一些其他的历史遗留因素、排外情绪以及极端民族主义,都对这个地区之间的共同体建立带来了阻碍,所以没有形成像东南亚一样的东盟共同体。
东北亚的一些政客,当然并不是全部,会借助这种极端民族主义以图为自己争取在政治上的力量。但是这是非常危险的,这是一把“双刃剑”。如果想通过这种方法来赢得一部分选票,似乎是一个比较容易的想法。但如果失败的话,就会造成国内国外“后院起火”的现象。
中日之间因领土争端和历史问题而产生的对抗,由于美国的介入,也使形势变得复杂起来。美国非常关注中国崛起,也非常希望能够遏制中国的发展。美国希望可以实现在这个地区的所谓“再平衡”,这也是奥巴马在亚洲的政策。而这也影响了中、日、韩三国之间关系的发展。
建设东北亚共同体可以分三步走
接下来谈谈如何可以实现在这个地区的和解与合作。无论是后实证主义还是实证主义的观点,都希望能够促进这个地区的发展。
后实证主义希望能够在这个地区建立积极的彼此观点,并且在整个区域内相对一致的,以共同身份改变三国之间彼此看待的观点和立场。实证主义是希望能够去实现历史的和解并促进和平和发展。包括促进经济的发展,还有在安全方面的发展。
但是我认为我们必须要认识到东北亚共同体的建立,必须要一步一步实现,因为它不可能是一夜之间完成的。我们必须要把它分成三步。第一是初始阶段,这是信心的建立。然是深化阶段,建立一个多元化的共同体。最终形成一个成熟阶段,就是共同建立一个安全体系和单一经济区。
在初始阶段,要建立一个三国之间的更强的信心作为基础。三国都需要去找到相互之间的一些重要的联系,并且加强这种联系,因为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我们之间有共同的利益和需要共同解决的问题,比如说像气候变化,比如说朝鲜核问题,就可以促进彼此之间的信任和信心的建立。同时我们也需要去建立一个良好的互相沟通机制,比如说有专家组成专门合作的工作组,来促进整个地区的合作。上海论坛就是其中一个非常好的例子。我们的专家和学者可以首先去努力建立这样的一个论坛,并且来促进这样的平台发挥它的影响。所以在第一个阶段是要建立彼此之间共同的一些发展基础,并且在这个基础之上建立我们对于共同目标的认识。
在深化阶段要建立一个多元化的共同体,而且是建立一个非暴力的机制。一个共同体的意思就是大家彼此之间不存在恐惧,就好象欧盟一样,这是一个建立共同体的基础。这一点非常重要。所以我们要建立正式的机制,就好象我之前所说的要促进彼此之间经济的发展,以及在安全、安防方面的平衡和相关的平衡制度。
在成熟阶段三个国家可以形成一个在政治上和在经济上的共同目标,并且能够和平进行彼此之间的沟通和合作,同时有共同利益,可以共同建立基于彼此之间相互理解和相互合作的制度,成为一个真正相互合作的团队。在经济层面,可以有机会建立起单一市场和单一货币制度,就像今天我们看到的欧洲市场以及欧元区一样。
还需指出的是,我们东北亚的各国需要去建立一个基于区域主义和全球主义基础上的合作。今天的联合国、G20、WTO所代表的是全球主义,我们在东北亚建立的共同体,也需要和其他国际组织之间进行合作。
最后,我们知道欧盟建立起来花了50年以上的时间,这当中有很多的反对声音,有很多障碍,但是最后他们跨越了这些障碍,解决了问题。建立东亚共同体要面对更多的困难、障碍,要解决更多的问题。如果东亚地区的人民可以因此生活在和平当中,并且阻止彼此之间进行军事打击,我们就有必要建立这样一个亚洲共同体,无论未来道路多么艰难。
(作者系韩国庆熙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本文系根据作者在2016年上海论坛“东盟共同体:对亚洲的影响与启示”高端圆桌上的讲稿整理而成,未经作者本人审定。现标题为编者所拟。)
责任编辑:庄晓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东北亚共同体,亚洲共同体,中日韩三国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