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G闻|他是哈利·波特,更是雷德克里夫

许文婷

2016-06-21 17: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作者自述】我在美国从事影视媒体工作,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俗称“金球奖组委会”)的会员。简单说,本人的日常工作可以概括为看片!采访!再看片!我是一名独立电影迷,喜欢赫尔佐格、文德斯和李安,也是 《欲望都市》脑残粉和《胜利之光》死忠粉。大家可以问我任何问题。 现在,让我们 “TING闻”好莱坞。
这次见丹尼尔·雷德克里夫时,我很诚实地对他说:我没有看完八部《哈利·波特》。
他开玩笑说:“不要紧,没看过更好!”
哈利·波特的扮演者丹尼尔·雷德克里夫今年才26岁,但感觉他已经存在了半个世纪。
别问他多高,也别问我多高。
这段时间,雷德克里夫在忙着做《惊天魔盗团2》的宣传活动,同时还在排练自己的新舞台剧“Privacy”。
《惊天魔盗团2》首映式
狮门影业唯一的摇钱树《饥饿游戏》完结后,《分歧者》并没有重振票房雄风,今年整个狮门就指望《惊天魔盗团2》来翻个大盘了。该片将于6月24日在中国大陆上映。
这部讲述四个魔术师全世界偷东西的电影卡司阵容满足了颜值控、剧情控、大片控等各大门派的观众。
续集中,雷德克里夫的加盟还撩了一把“波特控”。
雷德克里夫扮演一名任性的富二代沃尔特,萌萌的外表下藏的是个腹黑男。
Yo-Yo, 切克闹,格子西装格子裤!
偶尔还来个看着像灯芯绒的紫色外套,这造型赢了,壕到没朋友。
雷德克里夫说,他很喜欢沃尔特是因为他“有一种特殊神经质和孤独感”,沃尔特要绑架并威胁天启四骑士魔术师们,要依靠他们的才华来偷取一块能获取全球私密信息的芯片。
其实,雷德克里夫的人物动机并不是重点。看着看着,我也就忘了这个芯片到底是用来干吗的。
重点是,他在全片中以相对较少的戏份突出了自己英伦演技派的实力。
这个镜头一开始的那一丝坏笑只是一个小细节,但充分显示了这个人物的怪咖内在。这段出场戏中,雷德克里夫有五页纸的独白加对白。搭档卡司说,“他上来第一条就过了,我们都傻眼,庆幸这些台词不是自己的,不然肯定要拍一天才能拍完。”
对此,雷德克里夫觉得没什么值得提的,“当演员是一种很奇妙的工作,记住台词是我应该做的事,居然这也能被表扬,可以想象大家对我的演技期待值有多低了。”
同时,沃尔特这个角色还一心想练成魔术界的“弹指神功”,但他的技术就是不到家。
魔术,魔法,傻傻分不清楚。
雷德克里夫答应参演《惊天魔盗团》之后,引来一片质疑:“他要重回魔法世界了吗?”
我也问了这个问题,然后这个坐拥将近7000万英镑(约6.5亿元人民币)资产的年轻富豪就问我说:“你看哈,我是不是傻?”
我沉默……
他继续道,“我拿到这个剧本的时候,根本没有把魔术和魔法联想到一起,这只能怪自己智商低。我这么说,没人会相信我,但波特和魔盗团的世界真的有天壤之别。今年,我有一些非常有意思的电影上映,《惊天魔盗团》就是其中一部,和我以前演的角色都不一样。我觉得自己很多产。”
在很多麻瓜眼里,雷德克里夫永远都是哈利·波特。
所以,他很有心地想让大家忘记波特,看到自己。《惊天魔盗团2》在中国的宣传稿里还要在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前面特别加上“哈利·波特”,以防观众不知道他是谁。
雷德克里夫到底是谁?
我和一些来自各国的记者、合作明星还有影评人聊过,总结下来,他们用了以下形容词来描述雷德克里夫。
形容词一:SMART(聪明)
前面已经提到了他对长篇台词驾轻就熟,其实雷德克里夫还会长篇饶舌。
他的粉丝们都知道,雷德克里夫在吉米·法伦的夜间脱口秀上还串烧了四六级核心词汇饶舌神曲“Alphabet Aerobics”,这给以后在此节目上秀才艺的嘉宾制造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高门槛。
形容词二:DECENT(正直)
当这张电影《生活残骸》截图出炉时,很多人都说,这是雷德克里夫的真实写照,因为他太有钱,每天都不需要工作,遛狗就能活一辈子。
确实,雷德克里夫有很强的理财意识,他让父母一直在帮忙管理他的公司。据说,他在最后一部《哈利·波特》电影的报酬是800万美元,他在一次采访中说,自己靠演戏就能赚这么多钱,觉得有点内疚。
于是,雷德克里夫成立了基金会,资金用于支持同性恋和变性人群的慈善组织The Trevor Project。
同时,他还笑称自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因为他觉得男女应该平等,任何人都不应被歧视;在演艺界,他对男女演员报酬等级差别也很愤愤不平,一直在为性别报酬平等做努力。
做雷德克里夫的粉丝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因为他是出了名的粉丝之友。他从来不拒绝和粉丝合影,而且喜欢给粉丝惊喜。2014年,他亲自把50欧元寄给了都柏林的某足球队的运动员,并附上一份亲笔信,感谢2012年的时候,球队运动员们付了他的出租车费。
那个晚上,雷德克里夫和球队一起庆祝比赛胜利,喝酒狂欢到凌晨。球队为没带钱包的他叫了出租车还送喝得烂醉如泥的他回酒店。两年后,估计酒彻底醒了,雷德克里夫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欠了一笔小债。
形容词三:FUNNY(搞笑)
言语无法表达,只能看图了。
让吉米·法伦数自己蛋蛋
在SNL上扮狗
那只解不下来的蕾丝胸罩
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一枚没架子的随和弟。
当时他只见过我一面,居然还认识我,很亲切地握手,然后就大喊:“呀,我的大前门开着!刚刚我去尿尿了……”随手就把自己裤子拉链拉上,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当我和他对话一会后,我发现他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而且很淡定地过着一种“后波特生活”。
“我觉得喜剧比黑暗的剧情片或者科幻片难很多,观众不会轻易觉得喜剧是严肃或者有启发的一种艺术。但是,我在每部电影里都能看到喜剧的元素,比如《瑞士军人》,这部电影非常奇怪,但在怪诞中,我找到一个平衡点,让我从黑暗中看到一种喜感。
“再举个例子,浪漫喜剧《如果的事》看起来是部女生结伴观看的轻松电影,但其实对我挑战很大,因为这个人物很接近普通人。所以,我从来不会因为电影的市场卖点来选择参演与否,也不觉得自己有选片的标准,但我一直在寻找当下最有意思、最让人兴奋的角色和故事。”
这种职业追求让他多了一份倔强。
当全世界都只想看到他萌颜时,他却偏要脱光了给他们看。
那年的白马+裸体百老汇舞台剧
《杀死汝爱》中,他扮演一名同性恋诗人
当动漫粉丝都想看他波特装时,他却偏要假扮星战和蜘蛛侠……
“妈,波特为什么穿这样?”
当全影评界都质疑他对角色的选择时,他魔高一丈,在二男求生电影《瑞士军人》中扮演了一个放屁的死尸暖男。
记得今年一月份圣丹斯电影节上,《瑞士军人》首映,犹他州小镇上的大妈观众起身就走了,扔了一句“简直胡闹”!
对此,雷德克里夫的回答是:“如果没有一个人喜欢这部电影,那我会很难过。但是,我知道有很多人是被电影启发的,而且表示这是他们没看过的一种尝试。我喜欢参与一些非常勇敢也很有艺术野心的项目,因为这些电影会让大家注意到新的电影人,刺激新的艺术细胞。”
从2011年《哈利·波特》完结篇到《惊天魔盗团2》,雷德克里夫演过很多和波特截然不同的有趣角色,比如《黑衣女人》中被鬼魂折磨的律师,《神奇犄角》中那个头上长角、心中充满杀气的孤独复仇男,还有让他留一头乱乱长发的《维克多·弗兰肯斯坦》。
《神奇犄角》
《黑衣女人》
《维克多·弗兰肯斯坦》
长残与否,《惊天魔盗团2》里,愈发成熟的雷德克里夫满足了自己一直想演变态反派的愿望,他表示:“希望大家会喜欢我演的这个坏人,真的和波特很不一样。”
其实,雷德克里夫演什么都不像哈利·波特,只不过大家还没有忘记那张代表少年纯真的脸。
这张环球影城海报的设计师估计没有想过雷德克里夫的感受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雷德克里夫,惊天魔盗团2,哈利·波特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