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急诊医生疑被前妻谋杀案:亲友叹丈夫有抱负、妻子常报警

澎湃新闻记者 刘楚 发自苏州

2016-06-17 12: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命案现场303室门口已被拉上警戒线。  澎湃新闻记者 刘楚 图
急症科医生徐强(化名)的突然死亡,让苏州市高新区一幢普通高层公寓的3楼成为焦点。
6月14日夜里12时许,警车和救护车接连来到今日家园小区。知情者称,救护车赶到时,徐强的瞳孔已经放大,早没救了。
次日一早,该消息在社交媒体上疯传: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下简称苏大附二院)的急诊室医生徐强(化名)被同为该院某科室护士长的前妻阿庆(化名)静脉注射药物致死。
苏州警方和苏大附二院均证实了徐强的死亡。苏州警方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相关涉案人员已经归案,案情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澎湃新闻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在该案背后,邻友口中的徐强,则是一个“好人”,“医院重点培养骨干”,“称职的爸爸”,“靠自己奋斗出来的农村穷孩子”,“在学术上有抱负的人”……
徐强和阿庆所工作的苏州大学附属第二医院。  澎湃新闻记者 刘楚 图
他从湖北农村来,曾到四川抗震救灾
徐强是苏大附二院急症科的副主任医师。
他的一位邻居说,徐强今年约有39岁,附二院很看重徐强,电视台去医院采访,常常都是徐强代表医院出镜。
在徐强生前,被报道最多的事迹,是他曾在2008年汶川地震后,作为苏州首批对口支援的医疗卫生救援队员赶赴四川绵竹,也是苏大附二院仅有的两名参加抗震救灾救援的医疗工作者之一。
从2008年6月21日凌晨出发,至7月22日回苏,徐强在四川震区待了一个月。他后来还被评为苏州市抗震救灾优秀青年志愿者。
在徐强的朋友袁凯(化名)看来,徐强是一个对学术有追求的人,也本应有更好的发展。
袁凯对澎湃新闻说,徐强能走到今天非常不容易,出身于湖北农村的徐强,完全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才能有现在的成就。
虽然与徐强相识仅三年,袁凯说,感觉徐强是个很不错的人,对朋友很仗义,“第一次见面,我就感觉这个人很干练。”
而在同事、邻居的眼里,徐强首先是个“好人”。在急诊科室实习的小玉(化名)是徐强的学生。对于徐医生的死讯,她表示很难过。被问及徐强的为人时,小玉直说:“他是个好人。”
而徐强生前所在的苏大附二院重症监护病房A、B病区,6月15日,因为徐强的死讯而传出哭声。
邻居们说,每次在楼道里见到,徐强总是笑着打招呼,人很不错。
邻居凌阿姨(化名)记得,2015年她在附二院胸外科开刀时,徐强夫妇都曾去看望,嘱咐医护同事多多照顾这位老邻居,这让凌阿姨很感动。
一个月前协议离婚,当晚一家三口仍一起回家
徐强一家住在303室。
案发当晚,住在楼下的203室邻居曾表示,一整晚几乎没睡着。
这位邻居说,14日夜里,从晚上10点开始楼上就传出吵架声,之后还发出像是人在地板上打滚的声音。但直到第二天,他们才知道,发生了命案。
不过,仅一墙之隔的另一位邻居余雷并没有听到徐强夫妻的吵架声。他只记得,在警察来之前,徐强家的防盗门开关了好几次。
邻居余雷当晚因为看欧洲杯而晚睡。他在夜里零点左右听到吵闹声,从猫眼发现楼道里来了警察。此后便听到有人站在徐强家和他们家拐角处讲话。
余雷对澎湃新闻说,警察并没有将阿庆直接带走,而是在门口聊了一个小时之久。
据余雷描述,阿庆与警察交谈的语气,“听起来很淡定”。阿庆告诉警察,她和徐强已经于5月中旬协议离婚。
不过,邻居们说,完全没有看出他们离婚的迹象,徐强也并未搬离303室。“他们是知识分子,这样的家事肯定也不会到处宣扬的。”邻居中一名阿姨说。
另一名邻居说,事发当晚6点多,她曾在一楼碰见徐强、阿庆和他们的女儿一起回来,并没有觉得有任何异常的情况。
朋友谈徐强:对女儿疼爱有加,曾透露想离开苏州
澎湃新闻记者看到,303室被警戒线拉了起来。警戒线系着的是一辆儿童车,旁边靠窗的位置,还放着一辆差不多大的儿童车。
余雷指给澎湃新闻记者:“这辆是我们家的(童车),那辆是他们(徐强)家的。”
2009年,余雷和徐强家先后迎来了新生命,两个小孩今年都7周岁了,且今年都读小学一年级,区别在于:余雷家的女儿在附近的公立小学就读,而徐强的女儿则在学费较贵、教学条件更好的私立学校就读。
徐强和阿庆都经常值夜班。不过余雷说,徐强夫妇虽然很忙,通常都是自己接送小孩。因为两家娃还都报了周末辅导班,因此经常在辅导班碰见徐强或阿庆。
余雷跟徐强会比较聊得来。在他来看,徐强在女儿的问题上,挺上心的。
朋友袁凯也说,徐强的孩子基本上是夫妻俩一手带大的,他们工作再忙,都从没忘记女儿的事情。
也正因此,袁凯很难相信,一个正在事业上升期、对女儿疼爱有加的父亲,会做出什么傻事。“夫妻间一定会有矛盾,但离婚并不一定仅仅是感情矛盾。”袁凯说,徐强曾向他透露,因为对学术的追求,他可能会离开苏州这座城市,寻找更好的发展。
一位邻居阿姨说,徐强看起来不像是花心的那种人,“他长得也瘦瘦的,平时看起来也比较闷,不是那种很受欢迎的长相。”
同事谈阿庆:人挺好,就是脾气有点大
澎湃新闻走访得知,阿庆与徐强原本同在重症监护病房工作。两三年前,阿庆从重症监护病房C区护士长,调任护理部任职,“又升职了”。
有人称,阿庆是苏大附二院护理部唯一的研究生,被医院作为护理部主任人选栽培的。
对于阿庆的事情,C区的护士们也不愿多说,“已经调走好几年了,你们还是问别人吧”,旁边一位护工低声道,“人是挺好的,就是脾气有点大。”
邻居们说,阿庆比较强势。一位邻居阿姨记得,因为小区的停车位经常被别人占掉,每次阿庆都直接报警处理,“她每次都报警的,很强势的”。
除了被抢车位,阿庆还曾因为邻居将鞋架放在过道上而报警。对此,凌阿姨说,“可能是职业习惯,她说每个人都有脚气,会影响到他们家。”
不过,凌阿姨说,阿庆虽然采取报警的方式比较极端,但其实她也是讲道理的人,毕竟鞋架也的确不应该放在公共过道上。这个事情过去之后,他们邻里关系也一直不错。
事发当晚,警察赶至现场后,有邻居听闻,阿庆的姐姐曾向警察表示,阿庆近期情绪不太好。另一位邻居阿姨也回忆说,这半年,阿庆看起来气色不太好。
阿庆是无锡人,不过现在父母和姐姐都在苏州,阿庆和姐姐走动比较多。
截至发稿前,澎湃新闻记者尚未能联系上双方亲属。
对于徐强的离开,他的朋友袁凯说,自己很难过,很想替他做点什么,“死者已逝,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袁凯说,“他是一个开朗、有才华、有抱负的人,真的太可惜了。”
徐强走后,袁凯只能通过徐强的微信朋友圈,去寻找他的点点滴滴。
徐强的朋友圈定格在6月12日。他发了一段对自己的工作感悟:“救命,迅速的判断病因,快速的稳定病情,正是我们急诊与重症医学职业的魅力所在,尽管压力很大,但喜欢!”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苏州,苏大附二院,急诊科,命案

继续阅读

评论(87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