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理工大学搬迁之争:老校区盖楼盘,会否抹掉淮南文化底蕴

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马作鹏 实习生 张巧雨 孙名丽

2016-06-22 12: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安徽理工大学老校区雪景
拥有半个多世纪办学历史的安徽理工大学,正因“卖地”深陷争议。
澎湃新闻记者6月20日接获投诉,安徽理工大学位于淮南市的老校区将面临拆迁,该片土地将出让给广东粤泰集团用于房地产开发。老校区的一批历史建筑,以及近几年新建的公寓楼、行政楼等都将面临拆除;学校计划整体搬迁至新校区,但目前新校区仍在建设中。
更值得注意的是,占地3000亩的新校区却未赢得师生一片叫好,拆迁老校区的方案反而引起部分安徽理工大学师生争议。
6月20日下午,曾担任安徽省政府参事的安徽理工大学教授疏开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老校区有几栋楼比如“三座红楼”是解放初期建的,很老了,很有纪念意义。他说,当年签订土地出让合同的时候,“很多同志都不知道这件事。”
同日下午,澎湃新闻联系上淮南市城乡规划局局长鲁金杰。对于“三座红楼”等建筑的拆除,他表示:“安徽理工大学老校区校本部历史建筑‘红楼’并非文物保护单位,可以进行拆建。而且当时老校区的土地经过学校领导、淮南市政府等官方的一致同意后进行拍卖,拍卖获得的资金用于安徽理工大学新校区的建设。”
淮南市委常委,分管城市规划、国土资源的副市长张祖保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称:“安徽理工大学旧校区改造以及新校区搬迁的事情,很早之前就决定了。”
“三座红楼”为解放初期所建。
老校区“卖地”,新校区仍在建
早在2009年,安徽理工大学校区搬迁一事就已提上议事日程。
根据安徽理工大学新校区建设专题网站发布的《安徽理工大学新校区建设简报》第1期介绍,为解决学校办学空间不足和三校区分散办学问题,2008年12月23日,学校提出建设新校区的设想,并向安徽省教育厅提交了立项申请。
2009年7月31日,安徽省教育厅、淮南市委市政府召开市厅会商会议,就安徽理工大学新校区建设有关问题进行专题会商。会议确定安徽理工大学新校区占地3000亩,实行统一规划、分期建设,一期工程建筑面积为53万平方米,安徽理工大学负责新校区建设规划设计,市政府负责一期工程代建,实行“交钥匙”工程,建设资金由老校区三块土地出让收益解决。
2009年11月23日,安徽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下发《关于同意安徽理工大学新校区项目立项建设的批复》(皖发改社会〔2009〕1238号),同意安徽理工大学在淮南市山南新区建设新校区。
上述《安徽理工大学新校区建设简报》提到,新校区的建设资金由老校区三块土地出让收益解决,这三块土地指的是安徽理工大学老校区校本部(舜耕中路168号)、西校区(洞山中路)、北校区(陈洞北路)。
据安徽理工大学官网介绍,该校老校区校本部保留了一批老建筑。
创办于1945年的安徽理工大学,是安徽省第一所工科院校,是全国最早开展矿业人才培养的两所高校之一。
譬如,坐落在校本部中心位置的老建筑“三座红楼”,是在1953年淮南煤炭学校(安徽理工大学前身)成立时,由苏联专家设计的。当时的校园规划犹如“一架翱翔的飞机”,其中“飞机的机身和机翼”就是现在的“三座红楼”。这“三座红楼”的建筑具有苏式风格,敦实、沉稳,彰显了安徽理工大学浓厚的文化底蕴和严谨的治学态度。
最近一些年来,老校区校本部又建了一批新建筑。
据安徽理工大学官网介绍,该校老校区9层的教学大楼,11层的实验大楼,15层的行政楼,存书255万册、2万多平方米的现代化大型图书馆,8栋教师公寓楼,15层的研究生公寓楼等,均于近年修建。
老校区中新建的大楼
而于2009年开始建设的新校区,则进展迟缓。据2016年2月2日中安在线消息,为加快推进安徽理工大学新校区建设,切实解决新校区项目工程建设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淮南市政府于去年底决定开展安徽理工大学新校区“180天竣工大会战”。
上述中安在线报道称,工程现场管理人员介绍,目前项目实行挂图作战,按照2016年总体竣工时间节点倒排项目实施计划表,细化分解项目各标段、各工作完成的“任务完成时间表”,将建设任务细分到周计划、日计划,形成了倒逼机制,确保工程如期竣工。
主校区三维全景图
老校区变新楼盘,拆迁拆走了文化?
尽管新校区尚未建成,但老校区校本部的土地拆迁规划却已被提上了议程。
2016年6月8日,淮南市政府网站“规划公示栏”发布了学院天鹅湾项目规划设计方案,“天鹅湾”是广东粤泰控股集团打造的房地产品牌。淮南市政府发布的该项目规划片区,对应的就是安徽理工大学老校区校本部(舜耕中路168号)所在地块。
规划提出,在地块北设置商业步行街,地块西北角为商业办公综合体,设置1栋48层200米超高层酒店办公楼,1栋29层公寓及底部3-4层集中商业,内部设置33栋26-34层住宅。北侧设置一所24班小学,南侧设置一所18班幼儿园。
依据该规划,安徽理工大学老校区校本部内原建筑都可能面临拆除。这一教育用地转为商业用地的规划,随即遭到该校部分师生及淮南部分市民的反对。
部分安徽理工大学师生表示,现有的规划是对淮南市历史记忆的一次破坏。
淮南市田家庵区政协副主席孔维钊6月15日通过其个人微信公众号发布《关于保留安徽理工大学老校区校本部的提案》。这份提案称,校本部被拆将“打破了十几万校友的寻根之梦,伤害三万多在校师生的感情,破坏广大市民享受高雅文明校园环境的愿望”。
他在文中称,许多老校友听说安徽理工大学老校区校本部被出售,都是无比的痛心和惋惜,一位上世纪50年代毕业的知名老校友在返校参加毕业60周年校友会时,站在“三座红楼”前合影留念,流着眼泪说:“如果这三座红楼不能保留,我们再返校也寻不到根了。”
2015年5月17日,安徽理工大学举行建校70周年庆祝大会,也迎来了全国各地的校友回校齐聚一堂。
据安徽理工大学官网介绍,学校创建于1945年,时名安徽省立蚌埠高级工业职业学校;1947年,迁址淮南,更名为安徽省立工业专科学校;1949年,更名为淮南煤矿工业专科学校,是我国最早建立的两所煤炭高校之一。1955年,学校迁往合肥并升格为合肥矿业学院,1958年,更名为合肥工业大学;1971年,其采矿和煤田地质学科专业整建制回迁淮南,与淮南煤矿学校合并组建淮南煤炭学院。1981年,学校更名为淮南矿业学院。1993年,华东煤炭医学专科学校并入学校。1997年,学校更名为淮南工业学院。1998年,学校由煤炭工业部划转安徽省人民政府管理。2000年,淮南化学工程学校并入学校。2002年,学校更名为安徽理工大学。
在71年的时间里,从安徽理工大学走出了多位知名校友,如:原国家计委副主任叶青,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原党组书记濮洪九,陕西省原省长程安东,安徽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谢广祥,中国工程院院士彭苏萍、袁亮等。
在70周年校庆活动中,多位校友参观了新校区。安徽理工大学新闻网报道称,在参观新校区的过程中,记者抓住机会采访了校友捐赠代表——江南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王自军。他是85届弹药工程与爆炸技术专业的校友。
看到新校区的建设和规划,王自军表示比他上学时候的条件好了太多,但是对老校区有很深的感情,还是希望能保留一些标志性的建筑物,留下他们一代人的青春记忆,再回来看母校的时候,依旧能从这些楼房中看到自己最美好的回忆。
同王自军一样,也有校友在淮南市政府网站的规划方案下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作为一名安理工的毕业生,我强烈反对把理工大本部拆除开发楼盘,理工大本部有不仅历史悠久,还有校庆时许多老校友赠送给学校的礼物。淮南作为一个年轻的煤炭城市,本身就没有多少历史遗产,如果再拆除安理工本部,淮南还剩下什么?以后校友聚会,还有缅怀青春的地方吗?”
还有不少反对意见言辞激烈:“安徽理工大学是淮南近百年的大学,谁拆除谁就是淮南的罪人,道理不用多说,理工大的连根拔出,就等于抹掉了淮南仅有的一点文化底蕴。”
也有网友指出:“安徽大学也已经搬迁,但是人家的老校区改为安徽大学江淮学院,没有拆迁,仍然是学校。高校搬迁非常多,但是老校区拆迁改为房地产的屈指可数。”
老校区中新建的大楼
淮南官方:老校区土地出让合同已签,搬迁的事板上钉钉
除了历史文化的传承,拆迁的现实必要性也受到部分师生的质疑。
6月21日下午,疏开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学校的这些老地方已经有半个世纪了,很悠久,近几年新建的房子也都建得很好,搬迁的话是一种浪费,学校里面反对这一做法的声音为数不少。
他认为,老校区完全够得上办大学的条件。
澎湃新闻记者2016年6月20日在淮南市政府网站发现,有网友留言称,安徽理工大学老校区近几年新建的一批建筑根本没有超过使用年限,如若强行拆除,将造成极大的浪费。
孔维钊在《关于保留安徽理工大学老校区校本部的提案》中称,随着国家对高等教育投入的逐步增多,特别是“中西部高校基础能力建设工程”等项目的实施,以及安徽省实行生均拨款,大大提高了拨款标准,使学校办学经费在原有基础上有所增加,目前学校所欠债务已全部化解。
他建议学校应尽早与广东粤泰集团协商谈判,修改合同,如能完整保留安徽理工大学老校区校本部更好。
对此,鲁金杰6月21日受访时向澎湃新闻透露,淮南市政府网站发布的“学院天鹅湾项目规划设计方案”在公示过程中收到了来自安徽理工大学师生的一些反对意见,但这块用地的出让是由上一届市政府班子与学院领导促成的。
他还表示,本着诚信政府的建设要求,政府与开发商的合同很难更改,城市规划部门只能根据开发商的申请对用地规划做批复。
随后,淮南市委常委,分管城市规划、国土资源的副市长张祖保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安徽理工大学旧校区改造以及新校区搬迁的事情很早之前就决定了。”
张祖保还表示,安徽理工大学之前已经签了老校区的土地出让合同,搬迁的事情板上钉钉。
目前,安徽理工大学新校区的建设仍在进行中,搬迁一事尚未正式落实。
2016年6月20日,一名安徽理工大学基建处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新校区目前还未达到交付使用的条件,近期也不可能投入使用。
安徽理工大学副校长孟祥瑞6月20日下午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不知道新校区什么时候搬迁,“现在大家都不太愿意提这事儿”。
他说:“我们只关注这个方面,把学生培养好,其他的很难照顾到。”
安徽理工大学东门
高校扩招引来扩建潮,老校区去留成焦点
事实上,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随着扩招,高校办学条件愈显拮据。而新校区的扩建也使很多高校背上债务,为建设新校区拆迁老校区也成为一些学校“还债”的出路之一。
孔维钊在《关于保留安徽理工大学老校区校本部的提案》中写道:“2009年,为促进安徽理工大学进一步发展,解决学校发展资源受限的问题,而且当时学校还欠债近3个亿,所以由淮南市、省教育厅、学校三方协议,置换安徽理工大学老校区给淮南市,由淮南市代建安徽理工大学新校区,采用这种置换代建模式事出有因,实属无奈之举。”
2010年,位于重庆的西南政法大学也曾经面临同样的困境。
据四川在线2010年4月报道,重庆近期规划建设“红岩干部培训学校”,位于沙坪坝区的西南政法大学老校区,一度被纳入选址目标,政府愿意为此支付8亿元搬迁款。对于西政来说,此举可使其沉重负债大为减轻,也可改变研究生部和本科部分离现状,以实现联合办学。
但此举遭到了西南政法大学部分师生的抵制。反对意见称:“老校区代表了西政精神,学校不能为了钱,把自己的‘根’丢了。”
2010年4月14日,重庆政府出于慎重考虑,终于决定放弃这个地块。
如同西南政法大学师生以老校区为精神之根,大部分高校在搬迁时都免不了有老校区去留的争议。不过,尽管扩招压力使得许多高校搬迁,但大多数学校仍保留了老校区。
据2015年4月18日出版的《中国青年报》报道,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这两所教育部直属高校正在建设新校区。天津大学毕业生中流传的一种说法称,由于新校区建设面临资金压力,他们所熟悉的天大老校区将有一部分用于商业开发,甚至卖掉。
不过,上述《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提到,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黄兴国表示,几年前,天津市在海河下游给天津大学、南开大学划拨了新校区土地,并且明确“老校区不能动”,一定要予以保留。他说,在天津的部属高校就是天津的高校,我们应当有这种胸怀,应当保留老校区,“给海内外校友一个寻根的地方”。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校扩建,安徽理工大学

相关推荐

评论(42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