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摆脱抑郁情绪,宁波老伯4年写150万字日记与亡妻话家常

澎湃新闻记者 姚似璐

2016-06-23 17: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陈秀康展示写给亡妻的日记。  宁波晚报记者胡珊 图
4年,150余万字日记——为了排遣孤独,自2012年5月妻子郑淑香癌症去世后,家住宁波市江东区新明街道明月社区的七旬老人陈秀康,每天坚持花5~6个小时写2000字左右的日记,以向亡妻对话的形式,将一天发生的琐事、所想所感记录下来。
“陈叔叔以前在部队从事军事情报收集工作,对文案比较在行,老伴去世后,他不愿与两个女儿同住。为了从悲伤的抑郁情绪中走出来、分散注意力,他开始每天写回忆录,2个月就完成了一本写给妻子的《思念中的回忆》。”6月23日,明月社区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姚琪婷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后陈秀康每天用家里的一台老式电脑打字写日记,年底去一次打印店,将电子稿装订成册,2012年~2014年每年2本,2015年3本,如今累计文字已达150余万。
据宁波晚报6月23日报道,陈秀康出生在宁波一户普通农家,1965年军校毕业后从军,在海南岛尖峰镇独岭担任战备值班任务,通过家中大哥介绍,以书信的方式结识了郑淑香。1967年4月,只见过3次面的二人领证结婚,婚后分居7年,期间育有2个女儿。退伍后,一家人返回宁波定居。2012年5月,郑淑香因患胆管细胞癌离世。
“郑阿姨最后的日子里都是陈叔叔在照顾,两人感情很好,周围邻居看了都十分感动。”姚琪婷告诉澎湃新闻。
23日,陈秀康婉拒了澎湃新闻的电话采访。据姚琪婷透露,性格比较沉静的陈秀康不喜热闹,这几日陆续接到不少亲友来电关心,原本孤寂的生活突然被打破,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
宁波晚报上述报道称,郑淑香去世后,长时间的孤独一度让陈秀康不知所措,甚至厌世,但受过高等教育的他清醒地意识到,如果不从孤独中走出来,会给自己带来疾病,也会给孩子的生活增添麻烦。自养成写日记的习惯后,他的生活十分规律:早上五六点起床,早饭后散步1小时,8点~11点写日记,中饭小憩后出门锻炼1小时,回来继续写到16时,然后看电视、做晚饭,吃完再出去锻炼1小时后睡觉。
“陈秀康这种用自我对话的日记形式宣泄孤独情绪的方式是十分可取的。”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情感障碍病区主任谭忠林向澎湃新闻表示,在他接触的抑郁症群体中,丧偶老人数量正在不断增加,近一年来,他每月都会收治2~3个因丧偶而患抑郁症的老人,表现通常为精神恍惚、睡眠不佳、情绪不稳定,与人交往或与子女关系出现问题。
谭忠林表示,孤独凄凉、生活无助是老年人丧偶后的多数困境,为避免抑郁情绪产生,建议选择诗文、画画、书信或日记等形式宣泄情绪,同时保持和建立既往的社会联系、人际交往关系,平时有兴趣爱好的可适当加强,没有的应尽早培养,扩大生活圈。如果丧偶后一个月仍然没有建立新的生活规律节奏,或丧偶初期出现自杀倾向、影响正常生活的幻听等表现,应尽早就医。
责任编辑:谢春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摆脱抑郁,宁波老伯,150万字,日记

继续阅读

评论(30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