趾高气昂的留欧派输了公投,也拆掉了美国影响欧盟外交的杠杆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张洵超

2016-06-30 11: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6月24日,英国脱欧公投结果出炉,脱欧派以52%比48%的明显优势赢得退欧公投。 投票结果公布后, 作为留欧派,首相卡梅伦宣布辞职。
而这次退欧风暴的始作俑者正是卡梅伦本人。2013年为了争取疑欧派选民在大选中对保守党的支持,卡梅伦承诺保守党若当选,将在2017年前举行退欧公投。这原本是让国内疑欧派闭嘴的形式主义小把戏,并想借此要挟欧盟作出侨民社保等相关方面的让步。卡梅伦满心以为,既然支持退欧的选民多是保守党的支持者, 那么一旦获得一些欧盟的让步, 选民就不会坚持脱欧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
然而卡梅伦不止小看了传统疑欧政党——英国独立党的号召力, 也忽视了保守党基层及选民退欧的决心和组织能力。尽管国内两个传统大党——保守党和工党的领导层都支持留欧,但是基层的保守党支持者和独立党积极分子通过强调英国的历史文化、政治主权,以及广泛存在的反移民排外情绪,组织起极具政治热情的退欧运动。值得注意的是,在英国政坛影响力十足的前伦敦市长、雄心心勃勃的保守党员鲍里斯·约翰逊,“背叛”了保守党集体意志,也宣布支持退欧运动。
2016年6月28日,前往布鲁塞尔出席欧盟会议的卡梅伦在一群领导人中略显尴尬。
脱欧派为何会赢
面对“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退欧运动,留欧派的反应尴尬且仓促,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他们试图把退欧支持者描述成社会边缘的“种族主义”排外分子。而当退欧派在公投前的6月中旬获得优势时,留欧派更是诉诸恐惧政策, 试图把退欧后的英国描述成一个世界末日来吓唬选民。
自始至终, 留欧派都没能真正理解退欧派的诉求,并对欧盟的理想和现实作出正面积极的解释和辩护。 相反, 卡梅伦和国会的保守党,为了要和欧洲大陆支持进一步联合欧洲的“联邦派”划清界限,反而不断指出英国和欧盟的关系并不十分紧密,这使得留欧派论点前后矛盾,缺乏力量。
许多留欧派的媒体记者和知识分子还不时暗示支持退欧的选民都是低收入、未受过教育的社会失意者, 并且自作多情地认为“理性的”英国人最终一定会投票支持留欧。这种趾高气昂的论调和理所当然的家长式作风,疏远了不少留欧派所急需的、在经济萧条地区的中间派基层选民。
这次公投的投票率高达72.16%,明显高于1975年退欧公投的64.5%, 然而留欧派想象中的“理性选民”并没有做出留在欧盟的决定,恰恰相反,沉默的多数选择了退欧。
与留欧派的恐惧策略不同,退欧派则在运动中摆脱了对移民和种族单一议题的依赖, 将退欧运动的目标设定为抵制欧盟官僚主义、铺张浪费、现行欧盟体制下的贸易壁垒, 从而走向真正的贸易全球化的积极变革,甚至将退欧描述成摆脱欧洲帝国的民族解放运动,从而调动选民的民族情感。退欧派的积极论点使其获得了广泛中间派选民的支持,最终赢得了公投。
英国可能在近期重新大选
在这次脱欧运动中,英国保守党严重分裂。国会的保守党支持留欧, 而基层党组织支持退欧,根据该党内部快刀斩乱麻式权力更迭的传统, 此次大换血势在必行。
一方面,卡梅伦辞职之后,如保守党二号人物奥斯本这样的政府同僚恐怕也会沦为退欧风暴的牺牲品。而另一方面, 支持退欧的鲍里斯·约翰逊,因为和保守党基层的紧密合作,成为最有可能接手首相大位的人物。但是约翰逊在退欧风暴中,背叛首相卡梅伦和众多国会议员的留欧大方针,恐怕因此难获得国会保守党高层的支持。
而从保守党执政地位的角度看,如果保守党没能“拥立”约翰逊,易失去占多数的退欧派民众支持,致使其执政地位被大大削弱。那么现在处于弱势的英国独立党和工党,或可能从中渔利。尤其是旗帜鲜明的疑欧政党英国独立党,在英国政坛的地位或许会得到长期巩固。而长期被主流媒体视为小丑的独立党领导人奈杰尔·法拉奇即使无法成为首相,也会是将来英国政治举足轻重的人物。
目前来看,因为没有众望所归的继承者,近期举行新的大选进行权力再分配是有可能的。
特朗普笑了
英国街头,特朗普与鲍里斯·约翰逊亲吻的涂鸦。视觉中国 资料
无论伦敦的政局如何,恐怕英国脱欧的最大影响是苏格兰再次寻求脱英。而且,公投热不会止步于英国,英国退欧公投的成功激励了全欧洲早已普遍存在的疑欧和脱欧诉求。
在欧洲之外受影响最大的恐怕是美国。早在4月底,奥巴马访问英国时就警告英国选民:如果退欧英国就会在同美国贸易谈判中重新排队。根据支持留欧的《经济学人》(Economist)杂志的分析,奥巴马也非常担心英国退欧的成功会引燃全世界各地地方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 让美国在冷战后建立起来的“自由世界秩序”出现裂痕。
英国外交界人士趋于赞同美国立场: 如前英国外长米利班德,就称英国退欧为“对世界秩序纵火”。另外在具体的英美合作中,如果英国退欧则会限制英国同欧盟的情报共享,进而间接减少美国对欧盟情报信息的接触。
尽管奥巴马的警告被英国留欧派政客不断重复,但退欧的成功,却体现出美国对盟国民众的影响力其实相当有限。正如奥巴马所担心的那样,对于美国自身来说,具有民粹和孤立主义色彩的思潮势必通过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影响2016年美国大选,继而给特朗普这样的反建制派、民族主义候选人带来更合适的政治氛围。
其实在24日公投结果揭晓当天,身在苏格兰为自己的高尔夫球场揭幕的特朗普就发布申明,阐述他与脱欧派的相似理念,表示美国人民也有机会在今年11月的大选再次宣告独立, 拒绝全球化精英的统治。
俄罗斯的胜利
2013年12月4日,乌克兰基辅,示威者封锁主要政府大楼,抗议政府暂停与欧盟签署准成员国协定的谈判。视觉中国 资料
长期面对欧洲政治压力的俄罗斯,会是英国退欧的最大受益者。要求一个自身难保、经济停滞的欧洲团结起来遏制对抗俄罗斯,将非常困难。即使欧洲不发生多米诺骨牌式的退欧浪潮,英国退欧也不免会动摇世界各国包括乌克兰对欧盟的信心。
俄罗斯一定会乐于指出这样的事实——乌克兰以如此大的代价试图加入欧盟,却在签署联系国协定时遭到荷兰的抵制,然后又发现连“老欧洲”英国都不向往欧盟的理念。
其实俄罗斯早已从同欧洲各国疑欧政党的崛起中看到了潜在利益。俄罗斯不仅与匈牙利和德国的民族主义政党建立了合作和对话,在2015年圣彼得堡还主办了全欧洲民族主义党派大会;当时150多名来自英国、希腊、德国等地的代表参加了大会。因此,英国退欧公投的胜利在一定意义上,也是俄罗斯在欧洲地缘政治中的重大胜利。
欧洲外交或将更加独立自主
长期以来,中国分析家期待欧盟能够采取独立于美国的外交政策而平衡美国。这种思维不仅缺乏现实支撑,而且反应了一个重要误区——欧盟国家并非一群试图通过团结起来摆脱美国的控制的仆从国,相反, 欧盟在政治、军事、意识形态上都是美国战后建立的西方秩序的一部分。
像英国这样的传统美国盟友在二战和冷战以来建立了包括北约在内的,同美国相互嵌入、相互依赖的外交和安全机制。从冷战之后欧洲在共同安全领域合作的缓慢进程、北约继续主导对欧洲在前南斯拉夫和利比亚的军事干涉来看,即使有一个更团结的欧盟,欧洲国家也将继续依赖和支持美国主导的北约体系,而非与后者竞争。
英国更是在欧洲外交政策最接近美国的国家。比如在2003年德法两国都反对布什政府入侵伊拉克,英国的布莱尔政府依然参与了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
必须承认英国脱欧短期势必对国际金融市场和经济信心造成重创,这对于包括中国在内的、致力于恢复经济增长势头的主要经济体来说,至少是一个短期的不利因素。
但是危机也带来了机会。长远来看,在英国的挫败使得美国不免要调整其欧洲战略。而且,尽管一个独立于欧盟的英国可能会更加依赖美国,但是英国退欧却拆掉了美国通过英国影响欧盟外交政策的这一有力杠杆,塑造了一个在外交上更自主独立的欧洲。
另外,更加民族主义的欧洲社会可能会对无条件依赖美国安全保护产生怀疑,并且追求更加独立的防御和更为自主的外交。
英国卫报以“今天醒来已经是一个不同的国家”表达英国留欧派民众对公投结果的震惊。考虑到英国退欧对世界格局的广泛影响, 可以说今天醒来,已经是一个不同的世界。
(张洵超,芝加哥大学国际关系研究生)
焦点
我是上外英国研究中心的李冠杰,关于英国脱离欧盟公投的问题,问我吧!
李冠杰 2016-06-21 423 已关闭提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国脱欧,欧盟,中欧关系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