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再谈资本市场波动:要防止出现井喷式或断崖式变化

澎湃新闻

2016-06-28 13: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6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出席2016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企业家代表。  新华网 图
世界经济论坛2016年新领军者年会(第十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于6月26日至28日在天津举办。6月2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出席2016夏季达沃斯论坛的企业家代表。
在回答毕马威全球董事长维梅耶有关“中国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来进一步加强和发展中国的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的提问时,李克强提到,“世界金融市场因为英国公投脱欧的结果,已经在产生波动,但是我在昨天演讲中说了,我们希望大家还是要携起手来,提振信心,防止恐慌情绪的漫延,来保持国际资本市场的稳定。”
李克强说:中国会尽自己的努力来维护自身金融和资本市场的稳定,这本身也是对世界的贡献。与此同时,中国还会通过金融改革来发展资本市场,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总体上来说还不够发达,一些市场还不够成熟,资本市场在中国整个金融体系当中、直接融资在全社会融资当中,占的比重都很小。比如,企业的直接融资只占15%,所以我们有必要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
李克强强调,在推动资本市场发展的过程当中,要防范系统性、区域性金融性风险,防止金融市场风险交叉感染,改革和完善金融监管体制。总的来说,还是要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方向来推进。“像中国经济一样,中国的资本市场在某些领域发生短期波动,这是难以避免的,但是我们要防止出现‘井喷式’或‘断崖式’的变化。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按照市场规则、国际惯例,包括对个别的违约行为依法进行处理,来保持资本市场逐步地发展起来、发达起来,对中国经济起到更重要的支撑作用。”
下为中国政府网发布的对话全文:
荷兰皇家帝斯曼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谢白曼:李总理,感谢您抽出这么多时间与我们进行对话交流。在近几年,尤其您任国务院总理的领导之下,中国政府在大力推进结构性改革,包括国企改革、政府职能转变,还有政府推行的减税降费的政策等等,我想了解的是中国政府推行结构性改革的重点领域在哪里?以及您也曾经在之前谈到的带领国务院、带领中国政府所推行结构性改革取得了哪些进展?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还是要对世经论坛长期以来和中国保持十分密切的关系表示高度赞赏,也很高兴与在场的各位新老朋友再次见面,这不是简单的礼貌,而是我内心的感受。
中国政府这几年来一直在努力推进改革,在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和调整结构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着力为结构性改革创造条件,同时又通过结构性改革来推动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实践证明,我们推动结构性改革不依靠“大水漫灌”的强刺激,而是通过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和大规模减税等措施,发挥人的创造力和市场的潜力。实质上它既使中国的经济结构有了优化,也支撑了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
我们说要着力推进结构性改革尤其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它包括简政放权,放松对企业乃至于市场的不合理管制。特别是对企业登记制度,以及审批制度等进行改革,使得中国这两年来每天新增的市场主体达到4万多户,有力地支撑了就业。这两年我们每年新增城镇就业人数达到1300万以上,应该说简政放权和建立有利于公平竞争监管环境的改革等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我们说稳增长,实际上是为了保就业。
这些就业是和我们简政放权、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结合在一起的,大量的中小企业、小微企业提供了就业的机会。也就使得我们的服务业成为第一大产业,使中国的消费在迅速地、稳定地增长,超过投资对经济的支撑,它本身就使中国的结构得到了优化。
第二,我们通过大规模的减税和降费,清除不合理的收费,实际上是为这些新成长的企业提供了发展的空间。所以新增登记企业的活跃度今年比去年还要高,达到70%以上。
第三,我们也在推进国有企业,包括大企业的改革,让国有企业瘦身健体,集中精力发展主业,减少过多的管理层级,发展混合所有制的经济,这实际上有利于提高企业的国际竞争力。同时,我们将会继续努力地创造国有和民营企业公平竞争的条件与环境,这本身也是有利于结构性调整。
最后我想再说一句,就是我们将继续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改革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
美国云火炬(CloudFlare)公司首席执行官普林斯:感谢您今天与我们进行这样的对话交流,我来自美国的云火炬公司,我们公司是与中国的百度合作伙伴一起在中国对云计算基础设施进行大量投资,我非常赞赏您昨天在演讲中特别提到了云计算对中国发展的重要性。我的问题是与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以及推动互联网发展的政策和战略相关的,中国政府出台了《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行动计划,我想问一下这些相关的政策对于中国将会产生什么影响?以及中国政府在有关领域的工作重点是哪些?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中国正处于工业化的进程当中。昨天我说了,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所以制造业仍然是中国发展的基础,现在的关键是要让制造业转型升级,要由中低端迈向中高端,所以我们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这和施瓦布先生倡导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有契合之处。
首先,《中国制造2025》和“互联网+”是不可分割的,这是因为我们要推动中国制造升级,必须向智能化的方向发展。而要使中国制造向智能化的方向发展,必须依靠互联网,依靠云计算,依靠大数据,这样才能使中国200多项产量占世界第一的工业产品能够跃上新的水平。
第二,制造业要升级,需要依托“互联网+”,就是可以在全球范围内“集众智、汇众力”,可以把各方面的智慧汇集起来去解决各种需要解决的问题。我在昨天专门举了我参观天津一个公司的例子,可以说是明证,他们就是云计算的公司。我也希望你不仅和中国百度这样的大公司合作,也要看到中国正在成长的、新的云计算公司。
第三,制造业的升级必须适应市场的变化,走定制化、个性化的路,因为现在中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中等收入人群的需求是多种多样的,需要通过互联网迅速捕捉客户需求,按照客户需求来提供制造的产品。而且在这过程当中还要互动,这样制造业才有更为广阔的市场,产品和服务才可以有机地结合起来。
这是一个市场需求迅速变化的时代,也是每个人的潜能都有可能通过互联网得到挖掘的时代,是制造业面临的挑战,更是巨大的机遇。谢谢。
美国铝业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柯菲德:刚才您谈到了“云”的重要性,那么我的问题要从“云”转到重工业,虽然重工业也产生很多的云彩。中国政府一直在下大力气解决过剩产能的问题,过剩产能也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包括国际媒体的高度关注。我知道中国为应对该问题已经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所以我的问题就是想具体问中国政府将如何实际应对去产能将对中国经济、社会等方面产生的影响?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刚才我们讨论了好像浮在天上的“云”,你也讲到我们现在要看看立在地上的重工业。实际上这两者之间已经在发生密切联系,云计算正在对传统工业倾注很大的力量,通过搜集传统工业的数据,使它们能够找到新的路径进行改造,而重工业本身正是云计算能够产生的基础之一。
重工业是传统工业,但是我们也不能放弃重工业,因为没有重工业,在座各位拿的手机的许多材料就没有来源。我们现在去产能要去的是过剩的重工业产能,是落后的重工业产能。而这种过剩的重工业产能是世界经济复苏乏力、贸易增长低迷造成的,需要各国共同来应对。
中国在某些行业确实有过剩产能,这几年来我们一直在消化这些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中国的决心是坚定的,既为解决国内的问题,也是履行一个负责任大国的责任。但是有一点我要强调,中国重工业的过剩产能主要是面向国内市场,是受到国内需求影响产生的过剩,并不是大量的出口。我们去年乃至今年1-5月份出口是下降的。
我们现在正在着力推进消化钢铁、煤炭产业的过剩产能,未来几年要消化1到1.5亿吨钢和8亿吨煤,涉及到近200万人的就业。但是因为我们的新经济、新业态支撑就业的能力超出预期,所以我们有能力来消化这些过剩产能,又能使工人转岗而不下岗。中央政府已经拿出1000亿元的资金,同时也要求地方政府有相应的配套资金,一起来使富余员工的安置能够得到比较妥善的安排。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还是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
我们不能用行政化的手段说哪个厂要关、哪个厂不关,还是要用环保、质量、标准等来使这些过剩的,甚至落后的产能淘汰。总而言之,我们既要坚定地淘汰落后产能,又要遵循市场化的原则。毫无疑问,我们还要保障职工的合法权益,政府有责任。在座的各位企业家,相信你们在经营当中都不缺履行社会责任的意识。谢谢。
美国赛富时(Salesforce)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贝尼奥夫:非常高兴今天能够有机会见到您,再次感谢您抽出这么多的时间与我们进行交流互动。我的问题是,您认为现在中国发展面临的最紧迫的挑战或者说是困难是什么?我们都看到中国经济取得了了不起的发展成就,而且您也在多个场合向我们描绘了中国未来发展的规划和蓝图。另外,在应对这些挑战和困难的时候,我们作为全球企业家的代表,应该怎样与中国进行合作,可以提供什么样的帮助,使我们和中国政府一起能够实现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
国务院总理 李克强:你问了两个很大的问题。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挑战,应该说用一句话很难描述,但起码有双重挑战是摆在面前的。一个是世界经济复苏乏力,使深入融合世界经济的中国经济遇到不确定、不稳定的外部环境。另外一个方面就是中国长期积累的矛盾和传统的、粗放的发展方式,与机制性的障碍纠结在一起,使中国推动改革转型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是这两个方面相比较而言,我们还是立足于找我们自己的矛盾,而不把我们的问题都归咎于世界经济的复苏乏力。
第二,中国要着力做的是通过改革创新来推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实现可持续的健康发展,这需要外国企业的参与。因为我们的改革是和开放并生的,而且在很多方面开放在倒逼着中国的改革。外国企业的参与会带来新的技术、管理经验,对中国企业和产业升级有很大的帮助。我们体制机制当中的一些弊端,往往外国企业和中国企业一样,看得很准,这样可以使中国政府为更有效地服务于企业的公平竞争,改革我们的体制和机制。更重要的是,中国在转型过程当中,新经济在发展,服务业在成长,传统产业的升级改造在推进,有着巨大的市场需求,我们需要外资的进入,我们也会为外资的进入进一步地放宽准入条件,来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潜力最大的投资市场,也应该成为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投资热土。谢谢。
我强调一点,不论你在中国投资过程当中或者合作进程中,有这样的困难,甚至那样的摩擦,几年下来算总账,我可以确认,绝大多数公司在中国是会得到比较高回报的。(用英文说,可能是99%以上。)
毕马威全球董事长 维梅耶非常感谢李总理您刚才对于企业家所提的各项问题给予的开放、清晰和直接的回答,这些对我们意义非常重大。再次感谢您。我的问题是跟资本市场有关的,我们现在看到全球各国和地区的资本市场都高度地相互关联,其实在上周英国公投脱欧以后,资本市场的反映就进一步凸显了资本市场的这种关联度,所以各方也高度关注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我的问题是中国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来进一步加强和发展中国的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首先我要感谢毕马威公司长期以来为中国会计制度的完善所提供的帮助和经验。的确,世界金融市场因为英国公投脱欧的结果,已经在产生波动,但是我在昨天演讲中说了,我们希望大家还是要携起手来,提振信心,防止恐慌情绪的漫延,来保持国际资本市场的稳定。
中国会尽自己的努力来维护自身金融和资本市场的稳定,这本身也是对世界的贡献。与此同时,中国还会通过金融改革来发展资本市场,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总体上来说还不够发达,一些市场还不够成熟,资本市场在中国整个金融体系当中、直接融资在全社会融资当中,占的比重都很小。比如,企业的直接融资只占15%,所以我们有必要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
中国居民的储蓄率偏高是长期形成的,所以储蓄在中国GDP当中占到一半左右,这也就使得我们企业的杠杆率比较高。我们现在正在采取多种措施,包括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推进市场化的债务重组、破产兼并等方式,来逐步降低企业的杠杆率。我这里想向大家说的是,1-5月份中国企业的利润增长了6.4%,它表明我们降低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提升它的效益是有基础和空间的。
当然我们在推动资本市场发展的过程当中,要防范系统性、区域性金融性风险,防止金融市场风险交叉感染,改革和完善金融监管体制。总的来说,还是要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方向来推进。像中国经济一样,中国的资本市场在某些领域发生短期波动,这是难以避免的,但是我们要防止出现“井喷式”或“断崖式”的变化。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按照市场规则、国际惯例,包括对个别的违约行为依法进行处理,来保持资本市场逐步地发展起来、发达起来,对中国经济起到更重要的支撑作用。谢谢。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施瓦布:感谢您率领这么高级别的中国代表团出席今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以及今天的活动。我在原来教授企业政策课的时候就跟学生讲,一个成功的未来是建立在伟大的愿景基础之上的,昨天你在特别致辞中向我们描绘了一个全面而伟大的愿景,而愿景的实现需要有具体的操作细节,今天我们不仅对您昨天描绘的愿景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还对您今天谈到的许多具体落实的操作细节也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在媒体当中可能有关于不同问题的疑问存在,但您对所有的问题都给予了非常清晰和明确的回答。我想我们所有听到这些信息的人都会作为信息传递者继续支持中国的发展,因为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在世界的发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我们由于世界各国之间的相互依存和关联关系,也应该继续传达您所跟我们分享的这些重要的、积极的信息,这也是符合我们自身利益的。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感谢施瓦布先生和在座的各位为天津达沃斯论坛所付出的努力。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可以说你们是论坛的主人,也可以说我们是论坛的主人,因为它是在中国的土地上举办的。我赞成刚才施瓦布先生所说,我们给大家的不仅是中国未来发展的一个美好的蓝图,而且实现这些蓝图有支撑的细节。我希望在座的各位,你们用一个中国叫做“反弹琵琶”的做法,从你们的行业,从细节角度去证实中国美好的蓝图是可以实现的。你们和中国一定会实现双赢。
责任编辑:孙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