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袁姗姗:因为被黑,我开始正视自己的演技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6-06-30 08: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眼下这一辈儿小花旦里,袁姗姗大概是最担得起“逆袭”这个词的,从吊儿郎当混日子读表演系开始,她大概也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会经历如此戏剧性的几年。
大学里老师说她不上进,有戏就拍,没戏就玩,于是她无所事事,来什么戏接什么戏,莫名招了一身黑。她哭过气过结果见招拆招在微博上自己找骂,一条“认捐”五毛让人觉得这个姑娘的性格有几分可爱。去年暑期档电影《煎饼侠》里,她出演了一个演技很差的小明星,活脱脱用“自黑”做了一番自白。至于用马甲线、A4腰证明自己是个努力又满满正能量的拼姑娘,已经让她上瘾甚至欲罢不能了。
电影《煎饼侠》中,袁姗姗饰演杜潇潇。
告别于正剧的袁姗姗,转战大银幕,不得不说,她选戏的眼光挺讨巧,去年《煎饼侠》里黑自己一次不够,6月30日上映的《所以……和黑粉结婚了》虽然不再自黑,但演出一个千方百计在网络上黑其他明星的黑粉,多少还是让人把角色和她自身的经历做出不少关联性联想。
《所以……和黑粉结婚了》剧照
她自己倒是豁达,承认自己演技有待磨练,承认自己喜欢这些角色就是因为她们时时让她想到自己的人生。用袁姗姗自己的话说,“演员能在事业生涯中碰到和自己经历有关的角色,其实是挺珍贵的。”
【对话】
从被黑到黑别人,感觉特别爽
澎湃新闻
:这次的角色是一个粉丝,你自己小时候有作为粉丝的经历吗?是什么样的?
袁姗姗:我小时候粉范晓萱,会唱她所有的歌,学她跳舞。她有一张专辑封面扎了一排耳洞,我也跟着去扎了一排。十几岁的时候最叛逆,除了扎耳洞还扎脐环。
澎湃新闻:以前是自己被黑,电影里去黑别人,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什么感觉?
袁姗姗:就一个字,特别“爽”!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都没看剧本,一听要去黑别人,我就特别过瘾,兴奋了!竟然找我演黑粉,必须有种类似“报复社会”的快感吧。终于有一天我可以出气了,而且黑的还是朴灿烈!
《所以……和黑粉结婚了》剧照
澎湃新闻:有通过揣摩这个角色去想黑别人的人自己的心态吗?
袁姗姗:有啊有啊,以前会委屈,觉得人家为什么要黑我,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会觉得无奈,也会觉得有些反感。但是我在戏里一直去黑别人的时候,其实我就看到这个人一路的心路历程,去黑是因为你对对方也不了解,却抱着某种想象,就对着自己的想象在吐槽。有时候是那种想象惹到你了,有时候是他的角色你不喜欢了,正好就顺势来发泄。
演完之后也有觉得被治愈了一些,也能理解那些人了,自己也想通了。
不是还有句话叫“黑到深处自然粉”嘛,其实就是因为更了解了。
澎湃新闻:拍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和自己经历的联想?
袁姗姗:会啊,尤其是演在网上发帖黑别人,或者演写稿的那些段落的时候,我自己就有脑补当时电脑另一端的人的样子,可能也是比较夸张,我自己也是用了一些比较夸张的方式去演,都有点“变态”了。结果你知道嘛,每次一关机我就跟导演说,“天哪我要受不了我自己了!”
于正剧《笑傲江湖》中,袁姗姗饰演任盈盈。
澎湃新闻:刚出道的时候拍戏的选择多吗?有没有想过其实被黑跟那些角色有关,如果选了其他一些戏会不会有不同?
袁姗姗:其实没有什么选择,有些人说你为什么要接那些角色,因为我在学校期间没有对未来特别上心,跟同学也不太来往,老师都不太记得我这个人,所以真到毕业有角色找我就挺高兴地接了,没想太多。
可能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角色,但也会有一部分我个人的原因,这也是我从被黑的那段经历当中看到的,因为大学毕业的时候,你刚走出校门,对自己的演技并没有那么自信,确实在专业上会有一些欠缺,会有上手的生疏感。我也不愿意把责任都推卸给那些角色,我希望看到自己身上的不足,只有看到才可能越来越好吧。
刚开始黑我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演技挺好的
澎湃新闻
:现在距离做TED演讲又隔了一年多,再看这段状态对你自己的性情有什么改变吗?
袁姗姗:这一年我像是在一步步越来越明确地告别那个阶段,演讲是我给自己被黑的那个阶段画上了一个句号。在往后的那一年,有点像我事业的一个新的起点,回到了一个演员的正轨上。
小心翼翼和更无所顾忌的两种心态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会交替出现,都有过。我原来也是个敏感的人,并不是大大咧咧的女汉子。所以是真的受过伤,再爬起来。但我想我还年轻,什么事都小心翼翼的话,会过得很难受。而且我是一个有分寸的人,也不会真的破罐破摔,还是会遵循自己内心去做事。
澎湃新闻:有哪些“黑”是你真的觉得是值得思考的意见的吗?
袁姗姗:最直接受益的就是,我开始正视自己演技的问题。虽然有些理由是莫名其妙的没有理由,但再之前一个阶段对于表演,我也确实不认真过。
对于表演来说,有很多演员天生就会演戏,有些人需要后天积累,我也许不是天生会演戏的,但是现在我认识到有了那么多年的积累,只要你认认真真地去感受,你就会有进步。
这是那段经历带给我的,大家刚开始黑我的时候,我觉得我还演得挺好的。
于正剧《宫锁连城》中,袁姗姗饰演宋连城。
澎湃新闻:其实说到演技,你也是科班出身,在学校里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学生?
袁姗姗:我在我们班是有名的“老太太”专业户,因为我读书的时候特别懒,不爱创作作品,每次作业要编小品,我自己都懒得想,就去其他同学那“讨角色”,问有什么多余的角色让我蹭,一般就只能混个老太太。那我就有作业可以交了。
当主角我觉得太累,我是喜欢(当主角),但是我是个懒惰的人。
很多次我的老师都要跑到寝室里,来拎着我去出早功。我就是每天吃喝玩乐,也把自己吃得很胖。其他同学在外面接戏,或者和其他系的同学联合拍作业,我都游离在外,很少有这种交流,所以连老师都不太记得我这个人。
澎湃新闻:以前人家说你是“有戏就拍,没戏就玩”的状态,现在还是吗?
袁姗姗:应该说现在是,但不是“还是”,前几年比较拼,现在又有意让自己缓一缓。前几年觉得自己是新人,需要积累作品,拍大量的作品,这几年想拍自己喜欢的作品。
A4腰、马甲线之后,要练竖脊肌
澎湃新闻
:现在选戏的标准是什么?《煎饼侠》和《黑粉》是有意选的吗?
袁姗姗:是偶然,但是演员能在事业生涯中碰到和自己经历有关的角色,是挺珍贵的。觉得还挺神奇的。
我喜欢这个角色,或者这个角色让我觉得兴奋。黑粉,我听到就觉得好有意思。我一直想挑战一个特别坏的毒妇,但是没机会,我想演一次“坏到变态”的人。
也不会刻意为了讨喜或者规避“黑点”,还是以角色出发,不会怕招黑就放弃自己想演的角色,我的人生不应该由他们来左右吧。
《所以……和黑粉结婚了》剧照。
澎湃新闻
:去年暑期档的煎饼侠和今年的“黑粉”都是喜剧,你对做“笑花”这件事是怎么打算的?
袁姗姗:演《煎饼侠》之前我从来没接触过喜剧,那是我第一个有喜剧元素的角色,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喜剧演员,但是我一定是一个可以演喜剧的演员。《煎饼侠》挖掘了我演喜剧的特质,我觉得演喜剧挺好的,不仅看的人会开心,而且自己演的过程中也会很快乐。但我不会把自己定位为喜剧演员。
澎湃新闻:都说健身会上瘾,已经有了A4腰和马甲线,现在健身有什么新目标吗?
袁姗姗:有,竖脊肌。不过这个就不是太方便展示。但健身确实是会上瘾,如果有时候忙了没时间健身,会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做,如果有时间休息,我是一定要往健身房跑的。一次待一个半小时左右吧。
澎湃新闻
:爱吃的人怎么减肥?
袁姗姗:我以前是特别爱吃的人,尤其爱火锅,而且饮食习惯不好,后来也试过极端减肥,除了吃虫之外各种方法都试过,把肠胃搞坏了,现在就只能健康饮食。我觉得很多事情都是有代价,然后会慢慢成熟,往一个好的地方,去负责任。这也是一种成熟吧,虽然是不同的方面,但是与我自己的成长有相似的地方。
(比如)身体方面,如果不是过去任性把肠胃搞坏了,现在也许不会这么健康的吃,这么有成果的锻炼。如果没有被黑的经历,可能也不会认真反思自己对待表演的态度,不会在演戏的路上好好成长。
而且后来我慢慢收获了一些自己真正的粉丝,了解到他们其实大多是学生,尤其是中学生,就会慢慢意识到自己真的会有一些表率作用,要起到一些好的引导,自然而然会有一些责任感,也更加自律。
澎湃新闻:电影里的爱情观和你相近吗?你自己更倾向于找圈里人结婚还是圈外的?
袁姗姗:这个倒不太像,我不会和“黑粉”结婚的吧,我自己不是那种会喜欢上一开始讨厌的人,比较相信一开始的感觉。而且我也挺难搞的,一开始没给我留好印象就很难扭转。圈内圈外的人倒是都不排斥。
明星
我是那些年你们一起黑过的女孩袁姗姗,如何黑转粉,问我吧!
袁姗姗 2015-07-22 981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袁姗姗,所以……和黑粉结婚了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