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山、马伯庸、黄集伟三人谈:网络语言污染了中文吗?

方文山 马伯庸 黄集伟

2016-07-06 10: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6月26日,北京大学举办了名为《网络时代,青年碰撞:中文和新语言文化的青年视角》的讲座,邀请方文山、马伯庸、黄集伟三人谈论互联网语言和新语言文化,也是对时代洪流和国际交互中的青年人的分析和解读。以下文字为嘉宾的部分发言。
方文山:
我之所以创作这么多所谓中国风的歌词创作,是因为我喜欢那样子的文化土壤。
首先必须理清汉字跟世界上其他的所有的文字有什么不一样的,实际上其他的文字系统都是拼音文字,包括整个欧洲,整个中东、非洲、南美洲、北美洲整个亚洲印度,中南半岛全部都是拼音文字,只有汉字是表意文字。表意文字有什么特性,它的字形字意可能千古不变,这样子的文字有个特点,时代变迁的时候我们是造新词,西方的拼音文字是造新字。
所有英语系的国家,都知道牛津英语辞典,它每年都造很多的新字,只要需要一个新的概念,一个新的语汇,它就会用拼音去表达,可是汉字不造新字,汉字造词造新词,就是把两个单字结合起来,我们就创造了一个新词。
我觉得说在汉字成长的过程中第一个对汉字有影响的应该是佛教文明(印度文明),因为印度文明东传到中国的时候,很多对应的文字我们没有。像罗汉、菩萨、佛陀、浮屠、皈依、净土、这些都是佛教用语(宗教用语、哲学用语),它第一次丰富了汉字的词性,增加的幅度非常大。
第二次增加是受日本的影响,可能19世纪明治维新的时候,因为他们比我们更早接触西方文明,有一种日字汉语,就是日本制造或者是日本去拼凑的汉字词汇,这样的汉字词汇非常多。据统计应该超过1万条,因为日本在接受西方文明的时候,它的很多词汇主义社会科学,可能像政治、经济、外交、文学、历史、代数、生物、物理、化学、自然、宗教……都是日字汉词。因为我们接受西方文明晚,这些西方文明观念中的一些现代词汇我们没有相对应的词汇,我们直接借用日本,受它影响,而且日本一开始在接受西方文明的时候它是用汉字理解新词的意思,他们借用了造的新的汉词,我们中国再把它借用回来,而且一用就是快100年,因为太自然了,自然到你根本不晓得,教授这两个字、政治这两个字,竟然是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制造的日字汉词,因为太自然了太好用了。这样子的语汇要占到人文科学和社会科学70%,艺能界、素人、写真、物语、霸凌,到现在还在影响,因为不断地制造新的词汇,只要是汉字的,因为写真可以理解,素人可以理解,艺能也可以理解,其实港台比较明显的,内地可能比较不明显,它会借日本的汉字词汇来使用,尤其是报纸,尤其是流行的刊物。
很多外来的文明跟中国的文明碰撞之后,会增加我们的丰富性、文化的多元性,我觉得以这个角度看是正面的,最后跟大家讲说我还是觉得汉字很特别,因为重视你继续用了,你不是制造新的字,你是组装了新的词回馈给我而已,就是还利息好了,借用了几千年,总算还一些利息。汉字之所以会被这样子去借用,是因为我刚刚强调它是表意文字,它的字形字义千古不变,而且它是超时空、超地域、超方言的文字。
两千年前的石碑在世界各地出土,在北印度出土,印度人也看不懂,因为拼音文字的字母会改变,可是只有我们的子孙可以直接读懂老祖宗的碑文,因为汉字有千古不移的文字特性。这是跟大家分享一个小小的观察,谢谢大家。
黄集伟:
根据我个人从语词笔记这项业余爱好工作以来,这10年的观察,我把10年来的网络语言概括成三种变化:
第一,生存方式的变化。
我觉得第一个变化就是我们的生活越来越段子化,换作我的表述就是我生活在段子当中,就是段子化生存。段子这个概念本来是一个相声术语,它是相声作品当中的一小节或者是一小段。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段子逐渐独立成一个特殊的问题,就像小品,从戏剧表演中的一个科目独立出来,去了晚会成为台柱子。
有关段子我想在座的各位同学和各位老师都有自己的定义,我的描述是这样的,段子是一种迷你高度戏剧化的叙事文本,前两天是618的剁手节,619是父亲节,我看见一个很短的段子,这个段子自称是父亲节最有深度的微型小说,题目叫心事“老王你怎么那么心事重重?老王说,哎,隔壁老打孩子”。这个段子非常短,没有标点符号只有15个字,15个字已经是高度戏剧化,你要分析和拆解这个段子的内涵,你至少得先搞明白中国著名虚拟人物,隔壁老王的前世今生。所以说简单的段子就是常言所谓小笑话,小幽默、小故事、小八卦的迭代版,这种迭代本身不仅拉大了一个文本狭窄的文体的普世性,也让段子成为记录生活表达态度的重要文件。
所以说段子本身它也裂变出了很多的类别,比如说大家都知道的黄段子、荤段子、冷段子、黑段子、红段子。十年时间关于段子我有4个方面的观察心得与各位分享。
历经10年的演变,段子已经成为大众业余文化生活中的重要内容,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无段子、无饭局,无段子无同学会,无段子没有家庭聚会,总而言之无段子无社交这是第一个。
第二,历经10年的迭代演变,段子已经成为大家表达意见观点态度好恶的最重要的手段,它是一种语文,但也是一种政治,它是一种修辞但也是一种民生,它是一种自嘲、自黑、呐喊、歌唱。
第三,综上所述,早年所谓微博段子手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局面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了,在自媒体和移动互联网的帮助下,人人都是段子手,最后段子的各种指标都在水涨船高,只是春晚的水平段子在今天已经是没有市场了,是没有收入的,在座的作家马伯庸,他曾经归纳过段子的三种典型的段子范式,他有归纳第一个是谐音误解、预期违背、同文异读,虽然说人人都是段子手,但是高段位的段子仍然是不多的至少不嫌多,这是我说的生存方式的改变的第一点。就是所谓段子化生存。
段子化生存,前两天看到,第一个段子是这么说的:“天热了翻箱倒柜找了半天短袖,结果找到的全是名牌短袖,穿出去太高调了,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天翼4G、沃4G、轻奢款有鲁西化肥、爱玛电动车…”,马老师可以分析一下,用的哪个修辞方法。
“问:为什么老婆这么漂亮还去嫖娼,答:虽然买了保时捷,谁敢保证出门不打车。”这两个段子被我用来作为段子化生存第一小点的总结,不是因为新鲜,也不是以为各位都没有听过,而是因为它的复杂和暧昧,在这类段子里面,我们往往看见的不是甜也不是酸,也不是苦也不是辣,而是酸甜苦辣搅拌以后的复合效果,从这个视角说,把日子过成段子的真正含义,就是黄楝树下弹琴苦中作乐,我想各位一定深有同感,那么第二点就是句子化生存,就是关于生存方式改变的第二点。
句子化生存就是我自己在自己的博客上每周整理一周语文之后,每年年底的最后一天,我都会在我的博客上写一个年度的语文总结,有一年好像有空缺,2013年的时候我没有写,事后想了想就是犯懒好像也没有什么原因。
在这10年当中我基本做到了每年都写一个总结,从2011年开始我特别留意到句式、句型都可以,句式或者句型开始成为大家语言生活中的一个特征,比如说在2011年的语文小节里面,我搜集到2011年的年度流行句型一共有6款,其中比较大众化的有4款,我说说你们大概就能想起2011年。
“普通青年、文艺青年、2B青年。 ”
“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奇迹。”
“有一种思念叫望穿秋水,有一种寒冷叫忘穿秋裤。”
“还有就是大家可能印象最深的,你信不信我不知道了,反正我信了。”
2012年我在当年语言总结当中搜集到的流行句型一共有5款。其中比较流行的是下面四款。
“不能说脏话,那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
“你幸福吗?”
“元芳你怎么看?”
2014年当年的语文总结当中,我搜集到的流行句型一共12款,其中比较有名的是
“初雪、炸鸡和啤酒在哪儿?”
“问题来了,你这样嘚瑟,你家人知道吗?”
“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也是蛮拼的。”
“也是醉了。”
“有钱就是任性。”
“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时我2014年搜集的一个流行句是“画面太美我不敢看”,我当时不知道,我以为是网友说的,后来我念大二的儿子告诉我,这不是网友说的是方文山老师的歌词。做这个事很好玩,你犯的任何错误,网友马上都指出来。他们马上会告诉你,黄老师你又说错了,不是这个人,是那个人。
从2011年到2014年就我个人搜集到的语文样本看,以套用句式表述个人经验情感态度的情形,明显呈递增趋势,这种表达方式就是你们都知道叫万众造句,一个句型出来以后,所有人都跟着这个句子来造句。
这种方式就是我所说的句式化生存,我们用一个句式我们活在一个段子里,我们活在一个句式里面,这种从早年的凡客体之类的语文表意模式,但是这种转化可以看到大众语文生活的日渐节约倾向。在一个一切都以效率为标尺,信息化、媒介化社会中,便捷是最高原则。这跟智能手机越来越高的像素和成像效果将傻瓜手机逐出用户视野的道理是一样的,用句式说话的好处是它借了一个流行的酒瓶,装了自己酿的酒比较快捷、方便。
今天是6月26日,2016年已经过去了半年,2016年最流行的句式我有两个选项,供各位选。
第一,“这届人民不行。”第二,“我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第三个我要谈的生存方式的变化,叫影像化生存。
语文生活的影像化与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的技术升级密切相关,前者保证了照相成品的基础标准,不会因为像素太渣而惨不忍睹,后者则保证了即拍即得快速上传,瞬间分享的及时性,从2006年到2016年10年间网络语文有很多热词,我的一周语文当中,每周会选一个字。
日本、中国台湾等很多的亚洲地区,他们也都选他们的字,欧洲也会有,我每周选一个,2009年我选的年度汉字是墙,2010年我选的是拆,2011年我选的是限。如果要选一个字表达我对这10年网络语文的印象,我会选秀,这个自也可以用晒来代替,我的理由是很简单,有了影像你才能秀。才能秀色可餐,秀和晒才会更直接。
各位同学和各位老师不妨现在你们就打开你们的微信朋友圈,你会发现所有的朋友圈交流我们可以用一个成语来说就是五光十色,吸引你的是各种各样的秀、秀恩爱、秀娃、秀高端。你会发现在秀这件事上,影像是完胜文字的。它直接简单粗暴,在傻瓜滤镜、傻瓜模板、乃至美图秀秀的帮助下,照片的吸引力和欺骗性远远大于文字。图像或者影像其实就是一种文字,中国文字也是象形文字,图片、影像语文的表意效果呈现着两级的趋势,它有它的特点,它和文字不一样,就是清晰的时候非常清晰,模糊的时候非常模糊,有的时候因为清晰而模糊,有的时候因为模糊而清晰,它的表意方式特别新奇、奇特之外也有太大的歧异空间。
上面就是我跟各位分享的第一点,下面分享第二个观点就是修辞方式的变化,从2006年到2016年,十年间网络语文是汉语最为活跃的一个时期,全面归纳这10年语文修辞的变化,不是今天可以完成的,所以我举出三种修辞方式的变化来与各位分享,他们叫压缩、反转和迭代,先说压缩,很多年前当汪峰还没跟谢老师言归于好的时候,唱过一首歌,旋木。后来我才知道这首歌是收录在2003年11月7日发行的《将爱》专辑当中,这个专辑一共收了13首歌,其中至少有4首的歌名用的是语文里的压缩格式,《将爱》是将爱情进行到底的压缩。美错是美丽错误的压缩,旋木是旋转木马的压缩,阳宝是阳光宝贝的压缩。这当然不是压缩修辞的发源,中国的汉语里有压缩格式不是从王菲的旋木开始的,但是这是一个影响力特别大的传染源,从2006年到2016年,10年间语文压缩格式的使用,越来越多,它的变化主要有三点:
第一,范围扩大,原本很多在小范围使用的压缩词,现在已经拓展为大众压缩词了。有一次我跟同事吃饭,我说去医院看病医生给我开药,写了两个字我认了半天才认出来,软感,这个同事立刻跟我说没错我也是这么做的,软感就是软感冒胶囊,我以为只有我知道,结果很多人都知道,这是第一点。
第二,压缩的随意化。很多貌似无法压缩的词语或者是句子,就是被网友活生生的变成了压缩词,比如说大家都知道语死早,语文老师死得早。高大上你们都知道,还有不明觉厉这很多,按照教科书上的这种语文修辞学,这些词是不能这样压缩的,但是人家就这么压缩,而且传播范围非常广。
第三,生成密集化,作为一种修辞格压缩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语文生活当中,在座的各位都知道,就酱是什么意思,活久见。
今年的奇葩说,他们有一次讨论一个辩题叫时保联(时刻保持联系),我给你发一条微信,一分钟不回我就怒了,前不久杨绛先生辞世,有一个作家叫王五四,他写了一篇在朋友圈刷屏的文章,文章标题叫《这届朋友圈的吊客不行》,我注意了一下,王五四的那篇文章里面创作的新词达10个之多。我是想说明,在今天我们这种压缩词生产的密度越来越多。
总结一下压缩格式的高密度、高频次进入我们的语言生活,主要还是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的原因,当语言效率的压迫感像一座大山那样压得人喘不过气时,压缩就很容易成为一种刚需,好多年前我跟一帮年轻人出差,即便都不认识,分手都是成为好朋友,走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对我说保联。我愣了半天,什么叫保联,这个是保持联系。
第二,反转。反转也是常用修辞的格,那么在互联网时代,反转修辞格的大量涌现也是有目共睹的,我们每个人其实都亲身经历了,我把它称之为井喷,以2016年为例,有个单词叫撩,大家都非常熟悉,最开始是撩妹,后来就出现了撩汉,附加词就是撩妹技巧、撩汉套路都出来了,撩的基本意向是撩逗,这是查来的,它的词性偏向于贬义,有轻薄、贱的意思,但是它被网络化了以后,它所含的贬义已经从贬义转为中性,它并不完全是贬义了。
我的好朋友“稀饭”也是你们北大的校友,他说,撩这个词如果放在10年、20年前,一是不正经,二是冒犯、今天成了一个本事。擅撩的人被人艳羡,被撩的人觉得是一种恭维,这大概是人的边界逐渐崩溃的缘故吧。后来的边界给人安全,现在的边界破碎需要更广泛的连接才有存在感。
稀饭老师的话说的太棒了,妇孺皆知的反转还有萌、贱、酸爽,这几个词的词频非常高,这些词的逆转幅度非常大,使用频次高,有人说卖萌就是生产力,也有人说耍贱也是生产力,你猛一听三观不正,但其实萌贱都是自定义词,你需要在语境当中去定义它的确切含义,就像林黛玉的颜值,每个人的标准和想象就很可能南辕北辙。
你是百分制,但是使用那个词的人,可能是120分,不是100分,我个人比较喜欢的词是酸爽。
第一,现在的心情就跟宣判死刑后等待行刑差不多,而且我还没有办法确定自己啥时候要被咔碴,这感觉简直酸爽。
第二,每天上班气的心口堵得慌,脱发、长斑、皮肤粗糙、月经不调拿着微薄的工资买化妆品、上瑜珈课吃葡萄籽油,我去尼玛简直是一边放水、一边注水该死的水池管理员无比酸爽。
这两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来酸爽这个词的词意反转,最为特别的地方,不是它简单的从贬义反转成褒义词,或者是从褒义反转成贬义,而是它从单一一项,向复杂一项的逆转,也就是它从清晰的信息变成一个混沌的信息,这种逆转这种繁复、暧昧符合着各种复杂信息的反转,其实正是我们阳光灿烂糟糕透顶的现实生活的一种折射。
第三,迭代。
2004年我在我的语词笔记当中搜集到这样一个语文段子:信息企业登录员其实就是打字员,媒介顾问其实就是拉广告的,文件管理工程师其实就是秘书,电子信息管理员其实就是网管,垂直交通运营总监其实就是开电梯的,这个语文段子包含贬义,但是它的本质是中性的,就是语词的迭代,迭代本身是一个网络的专业术语,用这个专业术语描述网络语文的变化是想说在今天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总结一下语文迭代是最常见的也是最必须的,汉语在迭代的过程中不断地演变,比如说2014年我的一位作家朋友,在微信里面这么说,难道众筹真的不是要饭的别称吗?这句话说的虽然很刻薄,但是也有道理,从语文上看,有的时候所谓的迭代变来的词无非是换汤不换药。
粉丝现在叫迷妹。迷妹和粉丝完全一样吗?不一样,但是也差不多,因为有的男的也不太像男的。上面我用三种方式来简单概括这10年网络语文修辞变化,分别是压缩、反转和迭代,社交方式的变化,第一个叫做表情包,表情包社交,它最早是来源于QQ的表情包,在2015年表情包语文是尤为抢眼的,它是伴随着社交媒体的快速膨胀,它的简便易用使得用户,都非常方便,表情包语文是一种图片语文,一种基于直观+注视合成的信息符号,2015年尤其爆发期,它变成了必备,2015年11月的时候,牛津辞典它们选了2015年的年度词汇评选,他们选出的2015年的年度词汇就是一个表情,就是那张喜极而泣的脸。一个笑脸+两滴眼泪,被牛津辞典选为2015年的年度字。
牛津辞典在入选陈述里面说,根据一家公司的数据,笑哭了是2015年全球使用率最高的表情符,在英国该表情使用率在所有表情,他一个人就这一个表情占20%,所有表情符当中,在美国占17%,在英国占20%,他们认为作为一种细致入微的表达形式笑苦了,以跨越不同的语言障碍成为现代人最高频使用的单个有意义元素,在便利性与信息量上同时占优。
这个表情包大家提到的主要是占的便宜就是方便和信息量,二者同时拥有,我总结了一下它的流行有两点:
第一,方便,在泛社交年代,秒表,成为刚需中的刚需,其余一切免谈。
第二,就是暧昧。在使用语境里头,表情包的使用,其实是既清晰又含混,既通行又个性。
再看什么语境来表达它了,因为你发了一个笑中带泪,在那个特殊语意当中,它可以被解读成苦笑,或者是笑哭了,或者是无可奈何、偷笑、坏笑都可以,所以它既是清晰的又是暧昧的。
第二个就是视频社交,它主要是跟2015年5月份上线的APP小咖秀有直接关系。我观摩了一段时间视频社交,我觉得它实际上是一个介乎于娱乐和社交之间的这么一种方式,2016年各种视频的直播节目入侵了普通人的生活,让视频社交成为一种更为大众所接受的,也就是说一般人如果你没有才艺,没有颜值也可以用视频做社交方式,总结一下。视频社交的表意特点。
第一,意外盘活。就是在视频社交前,娱乐资源中那些经典桥段,大多已经从时间轴上消失了,但是自从有了小咖秀类的视频软件以后,众多古董级的娱乐语文资源被盘活,被现代人的生活所利用。
第二,它的一种新的社交交往模式,它通过流行词、流行句、流行段子的组合以及娱乐化,为我们今天的社交模式提出了新的方法,他的信息承载非常繁复也非常暧昧,它很化学,但是它的传播效果也更加难以界定和定义。
最后是跟大家分享的这种朋友圈社交,朋友圈语文我一直认为它是一种很独特的语言方式,它是伴随着微信这一超级APP的强大兴盛而来,这种语文甚至被我认为是一种外语,一个完全不懂朋友圈语文的人,今天已经没有办法展开正常的社交生活。
朋友圈语文,我们把它粗粗规在社交语文的范畴之内,但是大家想一想,朋友圈语文和饭局语文是不一样的,和最古典的书信语文也是不一样的,我总结它有三个特点:
第一,它的高黏度、高密度、高效能,拜移动互联网之赐,这种及时通联的社交方式压缩物理时间,挤占公私之分,以至于很多人都有一个感慨,我们活着似乎就是为了朋友圈。
第二,朋友圈语文的特点是半真半假虚实相间,尤其是它的信息分享的部分,尤其是如此的,它们对我们接受者信息判断和筛选的能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第三,由于前面两种原因导致朋友圈语文的第三个属性。那就是它的族群性和它的表演性。族群性就是圈子,就是圈子化,它是一种圈子化的社交语文,它从诞生起,无论是点赞还是手动点赞,无论是愤怒还是群喷,它的情感标准一定大于它的是非标准,而它的表演性在朋友圈里面。大家关注的是社交,不是是非,所以你在朋友圈里面想看见人心险恶是比较难的,但是看见沸腾的鸡汤确是容易的。
总结以上,今天我跟各位分享的是,生存方式修辞方式和社交方式三个方面,希望我的分享对各位有所帮助,我们用10分钟讨论10年,但是其实有关语文我有很多不确定,前两天我在读英国作家巴恩斯的一部小说,他其中提到关于语文的一段话,福楼拜说语言就像一面破锣,我们在上面打出曲调,让熊起舞,然而我们所渴望的就是去感动星辰。巴恩斯说福楼拜的这段话,表达了它对语言的悲观主义态度。我大致上同意它的观点,但是也不尽然,我觉得感动星辰虽然很不容易,但是也是完全没有可能的,谢谢大家。
马伯庸:
我是差不多在1999年开始上网,一直在网上混着,应该算是网络走进普通人之后的第一批在网络上混的人,对网络语言的也算是亲自经历过,虽然没有黄老师做的这么精致的学术研究。从第一代的“大虾”、“美眉”这么古老的字到现在最新的一些流行语,亲身经历了差不多20年的网络文化的洗礼。
我差不多在5月份的时候去南京做一个签售,地摊上一堆特别便宜论斤卖的书,我过去翻的时候,就翻到一本书叫《怎样在网上聊天》,大概是在2000年到2001年出的书,后面就附了三页左右的网络术语,当时我一看的时候就是感慨万分,感觉就好像买了一本古籍一样。20年虽然对文化来说是一个很短的年限,但是对网络语言来说已经是跨越了一个非常大的跨度,每一个网络语言的寿命其实是非常短的,但是其实这个短也是属于相对的,因为我们现在的社交媒体,包括社交技术之间的交流频度非常高,所以说才会慢慢现在像我们网络语言会有一个迭代,会有一个变化。
我在上海上学时新民晚报曾经登过:“网络语言污染中文”,当然这个标题这是这个意思,但是它的中心意思就是现在这些网络语言不够好,非常的轻跳,非常的简单粗暴,这个对中文其实一个损害,包括它批评当时刚刚出现的网络文学,里面会有大量的词汇,甚至表情符号也都掺到里面去。
后来又过了一阵发现我们的下一代90后开使用火星文了,我们会嘲笑他们,我们说这些人用的文字多么幼稚可笑,我们当年用的网络语言多么高级,后来我才发现这个东西就是仔细回想起来,真的是一代看下一代人都会有他的优越感和始终持批判态度。我生之前的都是腐朽落后的,我生下来的这10多年是最伟大最经典的,再过了这10多年之后,所有的东西都是愚蠢而幼稚的,每一代人都会有这种名词。后来我也是渐渐从这个里面脱离开来,当我对火星文终于变成了一个开放的可以接受态度的时候,它已经消失了,没有人再提这个事了,所以我觉得很有意思。
中文始终是一个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还是其他文字,它一定是一个活的语言。因为用老舍先生的话说,就是活在当下,我们当下人使用的语言。如果是像拉丁文那种大家开始不用的话,它自然慢慢会消亡,网络语言其实也是中文的一部分,中文的变化很多,他们一直保持着变化的始终还是我们在口耳相传,我们老百姓使用的东西,我们新一代的老百姓,新一代的年轻人,在网络时候用的语言,实际上也是中文进化中的一环,只是它发生在网上而已。
如果单纯地指责网络语言,对中文有损害,这是一个很不公平的事,我们也听过黄老师也说过,有很多网络流行词汇有它变化的规律,有一些是压缩的,有一些是迭代的,有一些是扭曲过来反译的,其实这些东西我们不应该把他么称为网络流行语,只能把它们叫做流行语,因为总管纵观历史来看,这些东西都不是新鲜东西。
这个其实在古代很多,比如说刚才方文山老师说的。古代佛经的引入,一个是外来日本在近代的进入,其实这种现象在中国一直以来持续都很多,你像最早的汉代的时候,像葡萄、琵琶这些是西域语系里面过来的音译,到后来佛教船如以后,刚才方文山说了菩提、净土这些也是外来语的传入。
在唐代有一个诗人白居易,半江瑟瑟半江红,这个瑟瑟这个意思不是说嘚瑟或者是抖动,这个瑟瑟其实是一个外来语,它是波斯语的发音,波斯语形容碧绿色的宝石用的是瑟瑟,这个词现在听起来很学术很研究,其实在唐代这个就是一个流行语,我们在很多的唐朝的诗文,包括墓志铭、当时的很多公文里面都能看到瑟瑟这个词,它其实就是当时唐代所谓的网络热词,白居易就把它写到诗里之后,我们现在看过来就是一个很好的文学形式。我们并不会觉得它有多低或者怎么样。
如果你们知道北京话的话,北京话里面有一个姥姥,这个词其实它跟姥姥没有关系,其实这个词是从蛮语里面过来的,它的意思是不满、不屑,慢慢进入到北京话之后,慢慢演变,最后就变成了这么一个很奇怪的词,但是如果搁到现在,也算是网络粗口的一部分,但是它最后终于进入民俗变成了我们现在习惯的一个语境下的东西,到现在为止我们知道现在其实也有类似的比如说狗带、类似这种,这种也是属于音译的一种。我们从整个历史的角度来看,琵琶、葡萄,到瑟瑟、姥姥、狗带……其实他们是一脉相承的,文字的产生,就是从逻辑和原理来说的话,文字产生并没有什么新东西,它指的是在不同的时代,我们用不同的话来说。
包括像刚才黄老师说的我们的生活方式会导致这些新的词的产生,这个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我们现在有一个点赞,这个词只有在最近5年来我们才能够知道的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你搁到6年前可能大家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现在我们都知道了,这个你懒得跟他留言,你就点一下赞,表示我关注过你了,有一个词叫点赞之交,也计算一个新成语了,表示我们关系没有那么好,就是朋友全圈点个赞而已,其实这种东西在古代也有,就是古代有很多这种因为当时的生活形式,所演变出来的一个词,慢慢地它变得很流行,变成一个非常流行的话。
像网络语言这个东西,越来越有生命力,创造词汇的方式也越来越多,我们觉得这些文化现象是非常好的,能够让汉语变得更加丰富、有趣。而且它自己会优胜劣汰,就像生物一样,不好的会淘汰掉,好的会留下来,这个不需要任何人去操心,也不需要任何人去痛心疾首我们的传统文化受到危害,其实它和传统文化一脉相承,是前后其实都是能够相接的。
后面刚才有一个同学也问我,你写小说的时候会不会用这些语言,或者你去跟别人聊天的时候,你跟你爸妈聊天的时候会不会说这些语言,我说我不会。因为这些语言都有自己的不同的背景和环境,有些特定环境下我们可以说得很开心,有些环境下,我跟爸妈说他们也听不懂,我说了也白说,之前我跟他聊过,你知道什么叫微信,他们不知道,这个是最新流行的,你们去用,他们俩开使用微信,还加了我,从此以后你们要知道这个结局就很惨,每天会看到各种养生的文章。
当然这是题外话,但是我很高兴,我爸妈现在也慢慢加入到朋友圈里面,我建议不光是黄老师也罢,还是其他同学也罢,你可以发现当这些中老年人,加入到朋友圈之后,他们自己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语言,这个是我们所不熟悉的,但是对他们来说非常有影响力,而且流行的非常广,之前我和我的朋友曾经做过一个测试,就是我们开了一个公众号,这个公众号发的第一篇文章叫活不到100岁是你的错:如何用WIFI养生。我们用中老年人所喜欢的那种语境,试着写了这么一篇微信,里面就用了典型的中老年人的预期风格,你看标题就是“活不到100岁是你的错”。
这个标题就足够可以让所有的这些人打开这个标题想看后面说的是什么东西,里面会讲到人的身体分成强碱性和强酸型,这个WIFI的波段会对酸碱性产生一些微妙的作用,活化你的细胞,促进你的血液循环,所以在家里你要多用WIFI,WIFI对身体是很好的,而且信号越强的地方,你的脑细胞的活跃度会越高,最后还要附一段箴言:吃亏是福、糊涂是福、开心是福,最后一个今年转过这条的人一定会发财。结果就是这一个东西,当时转了有三万多还是四万多,后来我们觉得这个东西已经开始有点像钓鱼了,我觉得这个有点不太好了,后来赶紧这条删掉,也没有继续发,其实我们准备了很多。
这些中老年人在网络上也有自己的一套语言出来,只要有人的地方,他们都会有一套自己专门的语境和表达方式,这些方式有些会慢慢消亡掉,有些会持之以恒发展下去,尤其是网络发达之后。以前的文化速度很慢,因为古代的沟通起来的速度要靠沟通速度和通讯效率非常低,但是现在因为网络可以加速我们之间的交流,所以会导致文化上的变化,会让我们亲眼看得到,这个是非常幸运的事。我是第一代网络使用者的话,我眼睁睁看着一代一代网络流行文化,从诞生相当于看着一门语言,从单声道死亡的全过程。不要去害怕这些网络语言,也不要去拒绝,也不要因为他们对文化产生毒害而忧心忡忡,这些东西会自然而然产生,如果他们不好的话也会自然而然去消亡,如果你们觉得他们不好,但是他们一直顽强的流行下去的话,我觉得你最好检讨一下自己,今天时间关系,就简单说到这儿。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网络语言

继续阅读

评论(5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