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投毒杀人案13年后沉冤昭雪,当年办案人员多人已升迁

谢涛、苗巧颖/华商报记者

2016-07-03 07: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柞水县城的家中,柯长桂拿着6页的判决书看了有半个多小时,她的儿子在旁边忍不住落泪。  华商报 图
昨日华商报报道了一起柞水投毒杀人案在13年后沉冤昭雪的案件。2003年被判有期徒刑15年的柯长桂,2016年7月1日拿到了法院无罪判决。判决中道出了冤案真相:原判认罪事实错误。杀人动机纯属主观臆断。柯长桂有罪供述系刑讯逼供、诱供、骗供的结果。原判采信的证据有失客观公正。认定物证(毒物)有纰漏,在柯长桂家未搜到毒物,证据难以固定。认定罪案地点(钻洞进屋)不符合实际,不符合常理。原判程序违法,省高院发回商洛市中院重审却未审,直接移送基层法院审理,随意改变并降低审级违法。
如今回顾该案,华商报记者从多达上百页的卷宗中,去探寻当年此案,查看这起冤假错案是如何酿成的。
死者在死前一天还帮柯长桂家盖灶房
“6月1日,我家盖灶房,左邻右舍的都来帮忙,郝延林也是其中之一。”柯长桂回忆到。
当晚,柯长桂在家做饭请大伙,足足摆了两桌,席上也喝了点酒。“晚9点左右,大家陆续离开。郝延林没喝醉,回家的时候,他还用手电给别人照路送人回家。”在警方调查笔录中,当天饭桌上的其他人都这样说。
郝延林的家距柯长桂家约50余米,清晨人们发现郝延林尸首的位置正好在两家中间。
在很长一段时间,警方并没有找到这起投毒案的突破口。村子里的很多人都做了调查笔录,这些笔录中,均没有将嫌疑人指向柯长桂。然而案件发生8个月后,柯长桂等7人被带到曹坪镇派出所。
这7人,有距离案发地最近的黄英芝和她丈夫柯亨义,有案发前请死者吃饭的柯长桂和她丈夫蔡定卫,还有一名和死者有风言风语的女性村民,和死者有经济往来的亲戚,以及一名村干部。“我是第二个测谎的,去之前喝了酒。测完后直接被带到了县刑警队。”蔡定卫说。而后柯长桂在测谎后同样被警方控制在了曹坪派出所。
“他们打我,不让睡觉 拉着我的手摁手印”
记者查阅当年案件卷宗时发现,警方并没有任何物证,罪名的成立是由多人多份笔录口供形成。更让记者质疑的是,早期的几分有罪笔录均是深夜记录。柯长桂的第一份笔录,是2月22日晚8时至23日凌晨1时20分,警方提出了柯长桂在十多年前,险些遭遇死者郝延林不轨一事。长达5小时20分的时间里警方反复就此事询问。笔录做完后,仅过了半小时,2月23日凌晨1时50分,再次开始询问。这次笔录柯长桂的答复出现了先后矛盾。
2月23日柯长桂被押往柞水县刑警大队,她的第三次笔录仍是深夜进行。时间为当晚10点至24日凌晨1点。柯长桂认罪。即便此份笔录认罪后仍未能睡觉,仅过了1小时,24日凌晨2时至4时30分,又进行询问,柯同样认罪。随后的24日15时,以及25日的两次笔录柯长桂均认罪。
记者看到在多达十余份的笔录中,柯长桂仅仅在最初的5份认罪,且大多是深夜长时间审问的结果。“他们打我,一直不让我睡觉,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他们写好了笔录让我摁手印,我没杀人,他们把我写成了杀人犯。我不摁,他们拉着我的手硬往上面摁。”柯长桂说。
“他们把我铐起来,吊在梁上打”
也许仅凭柯长桂一面之词,无法证明在警方审讯期间她是否遭受刑讯逼供,但同样被警方控制接受调查的丈夫蔡定卫更能说明问题。
他的笔录也同样存在问题:深夜审问、长时间审问、反复审问。
“父亲当初是以包庇罪被警方刑拘的,3月25日警方把我父亲放了。”儿子蔡乾鹏说,“没人通知我们,是父亲一个人走到镇上被熟人看到后,我才知道他们把父亲放了。”
见到消瘦的父亲,仿佛苍老十多岁的父亲,蔡乾鹏瞬间就哭了。“父亲说他在里面被人打,被人强迫着在纸上摁手印。”蔡乾鹏说,“我和亲戚们、律师商量,不敢在柞水给父亲做体检,怕他们捣鬼。第二天就带着父亲去了西安323医院。”
当天的挂号单、X光片蔡乾鹏至今保留。“病历和诊断证明在一审的时候递给了法院。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这些证据要复印保留。”蔡乾鹏说。对此商洛市中院并不否定。X光片显示,蔡定卫的脊椎因殴打造成损伤。
“他们把我一个胳膊从腋下绕到后背,一个胳膊从脖子绕到后背,用手铐铐起来,吊在一根梁上打。”蔡定卫说。
所谓深夜借水 仅有口供
最初,商洛市检察院的起诉书中写到,经查明,当晚深夜两人入睡后,柯长桂听见,有人从她家墙洞钻入家中,起床查看是自称要找水喝的郝延林。此时柯长桂想起十多年前的一个夜晚,郝延林趁其夫蔡定卫不在家,搭梯子从天窗翻入欲行不轨的往事。而今日又置其夫在家于不顾,再次翻入家中而气愤,遂产生投毒恶念。于是将家中多年前购买,还未用完的鼠药放入水缸内,递给郝延林。郝延林喝完水后,离开。次日,发现郝延林死在路边。经鉴定,郝延林系毒鼠强中毒死亡。
然而得出上述结论的证据仅有口供。柯长桂丈夫蔡定卫,口供证实当晚郝延林翻洞入室,以及十多年前曾企图对妻子不轨。多位村民口供均称确有不轨一事。邻居口供,柯长桂家墙上确实有个洞。多位村民口供均称郝延林作风不好。多位村民口供证实柯长桂家曾用过老鼠药。
而现场侦查证据,仅仅是案发现场郝延林身上的手电筒,确实和前一晚离开柯长桂家手持的电筒一致,以及法医鉴定死者系毒鼠强中毒死亡。
当年办案人员多人升迁
据记者从多方渠道了解,郝延林被毒死案件,在当年是公安系统督办案件。由于案发时为2002年6月2日,当地警方迟迟没有破案,在命案必破的压力下,案发过去了8个月后,最终警方才确定嫌疑人是柯长桂。
柯长桂最终坐监狱11年,虽可获得一笔国家赔偿。然而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失去的光阴,再也无法弥补。
当年参与此案的人,多人升迁。在蔡乾鹏的本子上,记录着那些当年参与此案,把母亲送进监狱里的人员名单。“我只希望这些人,现在可以站在母亲的面前道歉。如果当年他们这些人,稍微严谨一些,结果真的就不一样了。”
仅仅公安系统,当年参与此案,并在笔录中有记录的4个民警,如今他们已高升。有的升任县公安局领导,有的升为刑警大队领导、有的升为监管大队领导、有的升为派出所领导。
商洛市检察院当年的公诉人,还多次获得省级荣誉。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代审判长,任命为立案庭领导。审判长已退休多年,曾是刑一庭领导。
当年柞水县人民法院审判长,如今已经是该院副职。
责任编辑:张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陕西投毒杀人案

继续阅读

评论(1.5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