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访古︱江华岛:屡经磨难的朝鲜王朝避难所

重忆小窗纱

2016-08-19 10: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江华岛位于韩国西北角,是首尔西部的咽喉要道,这里曾发生过多次影响韩国历史进程的事件。在古代史上,江华岛作为高丽朝鲜两朝中央政权的避难所,多次见证了王朝的危机时刻。在近代史上,1866年法国军队的入侵,即所谓“丙寅洋扰”以及韩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江华岛条约》的签订,都发生在这里。所以想近距离感受韩国历史,江华岛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从金浦机场西行去江华岛,约需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每次离开首尔去韩国的其他地方,笔者感受最深的就是韩国的“京乡差异”,即首尔与其他地方的发展差距。虽然这种差异在东亚其他地方也很常见,但韩国似乎表现得更加明显。首尔及首都圈地区实在是聚集了韩国太多的财富与机遇,以致人们只要离开首尔,立刻就会体会到首都与非首都地区之间落差。这种差异并不完全是在现代韩国经济腾飞之后才产生,从18世纪中晚期开始,当时的都城汉阳与其他地方的发展差距就开始深化,汉阳日益成为朝鲜的经济和文化中心地,甚至出现了“生下的是人,送去汉阳;生下的是马,送去济州岛”的俗语。可见经济文化发展的不平衡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历史的一种延续。
江华岛离首尔不远,也可算入广义的首都京畿道圈,但这里的大众交通比起首尔就显得不方便得多。这里的公交车没有韩英双语报站名,而且每班车之间的间隔大概20到30分钟。等不来公交车,笔者只得打车前往此行的主要目的地——高丽宫址。
高丽宫址外景,笔者摄。
江华岛在1232-1270年曾作为高丽王朝躲避元军的临时首都,又被称为“江都”。不过,当年的高丽宫殿的遗迹早已不存。到了朝鲜王朝晚期,又在高丽宫殿的原遗址上修建了奎章阁的分馆——外奎章阁。现在所见的高丽宫址里,只有江华留守府东轩、外奎章阁和江华钟阁等寥寥几幢建筑物而已。
原本朝鲜时代修筑江华岛的目的是,万一发生紧急事态,这里可以作为中央政权的避难所。不过江华留守府在1636年丙子之役爆发的时候,并没有很好地发挥这一功能。
当时多尔衮率领的八旗劲旅已逼近汉阳,朝鲜国王仁祖(1623-1649年在位)匆匆逃往汉阳东部近郊的南汉山城避难,准备将后宫及元孙等大批宫廷人员与高官等转移到江华岛。当时领议政金瑬之子金庆徵被任命为江华检察使,负责江华岛防御和人员转移事务。副使是兵曹判书李圣求之弟李敏求,从事官则是左议政洪瑞凤之子洪命一。这三位都是公子哥儿,根本不将防御清军及护送王室成员当回事,反而先忙于转移自家的财产。《朝鲜王朝实录》记载,“三人奉命而出,三家駄载,连络于十里。而其家人行色,华侈太甚,京中避乱者,莫不愤骂。至江都,谓敌兵无飞渡之势,日以沉醉为事。”更让人无语的是,当清军进攻的时候,金庆徵等人为了逃命,连自己亲妈都不顾了。实录有载:“一日,贼兵渡甲串津,庆徵弃老母,乘船遁去,敏求、命一亦继之。庆徵之子震标,胁迫其祖母及其母,使之自杀。”朝鲜中央政府在敌军压境之时,居然还任人唯亲,派金庆徵之流负责江华岛守备要务,于是,丙子之役中朝鲜一败涂地。这场战争之后,朝鲜的宗主国正式由大明国转为大清国。
现代重建的外奎章阁外景,笔者摄。
奎章阁原本是朝鲜第22代国王正祖(1776-1800年在位)即位之后设置的正式国家机关,原址在首尔昌德宫的后苑内,江华岛的外奎章阁则是其分馆,又被称为奎章外阁。奎章阁在创立之初,担负着朝鲜王朝王室图书档案机构兼学术研究机构的职责。后来权限逐步扩大,甚至拥有了研究和参与制定国家政策的权力。不过外奎章阁并没有奎章阁这么大的权力,主要是用于分藏王室文书,尤其是朝鲜时期仪轨的保存处。所谓“仪轨”,即“仪礼之轨范”。简单说来就是在朝鲜王朝时期,当王室或是国家举行重大活动时,将活动的准备过程、进行过程、仪式的次序、所需经费、参加人员、行赏事项以及事后的处理内容等详细记录下来的报告书形式的书册。当时人们制作仪轨的首要目的是将过去的先例记录下来,制作成一种范式,为以后相同或是类似的活动举行提供参考。
孝纯贤嫔礼葬都厅仪轨班次图局部,法国国家图书馆藏。
笔者也是想看看当年分藏仪轨的外奎章阁究竟是什么样子,所以才决定前往江华岛。然而,当年外奎章阁的建筑早已在“丙寅洋扰”中被法国人焚烧殆尽。当时法国军队焚烧了外奎章阁所藏的6000余册以上的图书,掳走了包括仪轨在内的340余册图书。到了21世纪后,根据韩国政府与法国政府的协议,有一部分仪轨已归还韩国。
如今在江华岛所见的外奎章阁,是根据考古与文献资料重建了当年的一部分。看起来这不过是在山坡上小小的一间屋子,里面陈列着一些展示用的仪轨复制品,还有一个小型电视机,滚动播放讲述仪轨的纪录片。显然,这里展示的仪轨只是给普通民众解释一下仪轨到底是什么,想要在这里一窥朝鲜时代的仪轨全貌,还不如登录韩国文化财厅的官网。韩国文化财厅把现藏在首尔大学奎章阁研究院,韩国学中研院藏书阁,以及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等处的仪轨全部高清扫描上传,建立了免费的数据库,这给研究者提供了不少便利。
外奎章阁里展示的仪轨复制品,当然不能算是笔者此行的收获,不过来到这里倒是亲身感受到了当年外奎章阁选址此地的用意。外奎章阁坐北朝南,靠山望水,又是当年王宫所在地,可说得上是一块风水宝地。然而,风水再好也难以抵御现代化的武器装备。1866年,法兰西帝国武装入侵朝鲜,把守江华岛的重兵在法国人面前兵败如山倒。
从高丽宫址所在的小山坡上下来,山麓处可见到朝鲜第25代国王哲宗(1849-1863年在位)的潜邸——龙兴宫。在路牌附近,笔者看到几块宣传牌,印有介绍江华岛古迹的汉诗,诗为旧韩末江华岛读书人高在亨所写。宣传牌中间印刷的是大写的繁体汉字,旁边附韩文小字翻译。虽然现在的韩国年轻人很少能直接读懂用汉字写成的汉诗,但会读、会写繁体汉字在韩国仍然是有知识素养的象征。
笔者来到龙兴宫的时候,古建筑正在进行整体维护修建,所以可看的东西不多。不过就整修规模之大来言,笔者估计当年哲宗一定住不到这么好的房子。哲宗在继位之前,仅仅是被贬到江华岛的王室旁系宗亲,以砍柴为生。他居所的旧址离江华留守府距离很近,显然当时的地方政府或多或少会对这位落难的王子是有所监视的。
正在维修中的龙兴宫的一角,笔者摄。
既然是被贬江华岛的王氏旁系宗亲,哲宗又是如何登上大宝的呢?哲宗的祖父恩彦君是正祖的庶弟,后因长子犯谋逆罪的缘故,被一同流放到江华岛。哲宗的父亲是恩彦君的第五子,哲宗则是其父的第三子。正祖去世后,纯祖(1800-1834年在位)即位,纯祖之子即孝明世子还没继位就已去世,所以纯祖死后是由其孙宪宗(1834-1849年在位)即位。然而宪宗也没留下后嗣便早早去世。当时尚在人世的王室宗亲中,血缘最近的就剩下了在江华岛砍柴的哲宗。因此,当时把持朝政的纯祖之妻纯元王后便下令将其封为德完君,从江华岛迎入宫中继位,成了朝鲜王朝的第25代国王。
哲宗在民间长大,或多或少知道一些民间疾苦,然而他在位期间,实际掌权的是以纯元王后为首的安东金氏一门,即所谓“势道政治”。“势道政治”,通俗来说就是外戚专政。朝鲜晚期,往往是大妃操纵幼主进行垂帘听政。纯元王后一系的安东金氏,可以说是朝鲜历史上最出名的外戚世家,几乎把持了整个19世纪上半叶的政局。哲宗即位的时候,正是纯元王后为代表的安东金氏,与宪宗之母的神贞王后丰壤赵氏一系权斗正酣的时候。纯元王后迅速宣布哲宗即位,事实上也是在政治斗争中抢占主动权。面对这样的政治局面,哲宗也是无能为力。所以,哲宗在位期间,政治紊乱与腐败达到了极致,民众起义层出不穷。
值得一提的是,纯元王后封哲宗为德完君,迎其入宫继位的旨令是由谚文(即古韩文)写成,然后再经大臣们翻译成汉文。根据《承政院日记》记载,“大王大妃殿敎曰,此有文字书之者矣。仍自帘内出一纸,又敎曰,以此轮见后,以真书翻绎可也。……钟应进前,翻绎谚敎读奏曰,宗社付托时急,英庙朝血脉,今上与江华居○○而已,以此定以宗社付托。”文中提及的“真书”指的就是汉字。虽然朝鲜王朝第4代国王世宗早在1444年就已颁布了韩文,但是实际上一直要到20世纪,韩文才在社会上广泛使用。在这之前,朝鲜的官方文书一般都由汉字写成,士大夫阶层也以书写汉字为荣,甚至拒绝书写韩文,还蔑称韩文为“雌文”。这期间,韩文的主要使用群体是底层民众与女性。作为受过良好教育的宫廷女性,纯元王后当然是会书写汉字的,而她仍然用韩文下教旨的原因,大概可以理解为这是对以使用汉字为象征的男权社会的一种让步,表明自己不过是代行王权而已。
离开龙兴宫后,笔者接下来前往的是江华博物馆与支石墓遗址。不客气地说,江华博物馆地处荒郊野外。群山环抱的田野中,矗立着一座显眼的博物馆,博物馆旁边就是支石墓遗址,远处散落着一些民房。
江华历史博物馆外景,笔者摄。
江华博物馆正在展出的是“朝鲜时代两班贵族家女性生活展”,笔者对此主题颇有兴趣。其实,博物馆里所展出的朝鲜时代女性的生活物品并无多少特别之处,值得一说的是几把精致的女用银妆刀。在韩国,每次见到与朝鲜时代女性相关的展出时,都会有银妆刀展出,可见此物与女性关系之密切。不过在朝鲜时代,银妆刀可不是给女性切水果用的,而是在危难时刻给女性自保或是自裁用的。朝鲜王朝深受程朱理学影响,极为看重女性的贞洁。女性用银妆刀自卫或是自裁的场景,在朝鲜后期编纂的《东国新续三纲行实图》中多次出现过。
江华历史博物馆展出的朝鲜时代女性所用的发簪与银妆刀,笔者摄。
支石墓遗址公园是原始社会时期古人用竖立的大石建造的墓地。由于对这一领域知识有限,笔者也只是看了个热闹。随后便去了此行最后一站——和平瞭望台。瞭望台坐落于江华岛最东北端山顶,与朝鲜的黄海北道隔水相望,仅仅只有2.3公里。站在瞭望台上,可以看到对面朝鲜的山川田野,通过附设的望远镜,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对岸民众耕作的景象,而站在瞭望台上也可以听到朝鲜大喇叭放送的歌曲和新闻播报,朝韩两边的距离如此之近。
从和平瞭望台下所见的铁丝网,远处是朝鲜黄海北道的山脉。笔者摄。
责任编辑:于淑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江华岛,龙兴宫,高丽宫址,朝鲜王朝,势道政治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