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环风云︱苏联与东欧小弟在奥运赛场上的恩怨争夺

叶枫

2016-08-09 12: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作为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苏联对于东欧小弟的控制和束缚可是一刻都不敢放松,这自然会引起东欧国家群众甚至领导人的不满,因此不时掀起反对苏联干涉内政,寻求独立自主的浪潮。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是苏联和南斯拉夫、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的冲突。而且,苏联和这几个国家的政治冲突很快地就延伸到了体育赛场上,特别是是最受关注的奥运会比赛中。
苏南交恶,足球场上四年恩怨
1948年,苏联和南斯拉夫的冲突使此前还显得团结一致的社会主义阵容出现了裂缝,斯大林和铁托,这两个性格都如钢铁般强硬的领导人彼此都不愿意向对方妥协,冲突的结果是,南斯拉夫被开除出了共产党和工人党情报局,从此不再是苏联领导下社会主义大家庭的一员,但南斯拉夫也因此成功地实现了独立自主,既不依附于西方,也不受苏联控制,走上了具有本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斯大林对于南斯拉夫的“叛变”一直耿耿于怀,他也企图采取手段收拾南斯拉夫和铁托。
1952年,邻国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办夏季奥运会,苏联首次派出代表团参加。在足球项目上,苏联取得了参赛资格,并派出了15名球员组成的阵容参加比赛。这支球队中有6名球员,包括主教练都来自当时苏联国内最出色的球队——莫斯科中央陆军,因此他们被寄予厚望,斯大林还给球队定下了夺冠的目标。
然而,这支苏联队的奥运征途可谓是如履薄冰。来到赫尔辛基后第一场比赛面对小弟保加利亚,比赛过程异常艰难,两队没能在90分钟内分出胜负,到了加时赛,苏联队首先被对手攻破球门了!但在这种不利的形势下,苏联队的头号球星,队长博布罗夫挺身而出,在第100分钟扳平了比分, 4分钟后,他又助攻队友打入反超比赛的1球,苏联队最终2比1涉险晋级。
苏联队在第二场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南斯拉夫,这真是冤家路窄。当时两国之间的关系还处于寒冬之中,在紧张的政治形势下,这场比赛的意义自然不言而喻。对于苏联来说,他们可以输给别的球队,但唯独不能输给南斯拉夫,不然老大哥的颜面何存。然而,与南斯拉夫的比赛确实是无比艰苦。
作为东欧的一流强队,南斯拉夫足球的实力早就声名远扬,上届奥运会他们就获得了银牌,相比之下,苏联队只不过是初次在世界大赛上露面的新手。背负沉重压力的苏联队在比赛前半段无力抵挡对手的进攻,上半场以0比3落后,雪上加霜的是,下半场刚开始不久,他们又丢了一个球,比分变成0比4,比赛的胜负似乎要提前揭晓了。直到此时,苏联队才如梦方醒,在队长博布罗夫的带领下掀起了反攻的浪潮。第53分钟,博布罗夫打进了一个球,但很快南斯拉夫又回敬了一球,两队的比分差距依旧维持在4球。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苏联队离失败也越来越近,但他们并没有轻言放弃,第75分钟和77分钟,博布罗夫和特罗菲莫夫各进一球,把比分变成了3比5,而直到终场前,博布罗夫依然没有放弃,第87分钟他完成了帽子戏法,两分钟后又助攻队友得分,5比5!顽强的苏联人为自己的晋级保留了希望。
根据当时的规则,淘汰赛上如果没能分出胜负,两队将择日重赛。两天后,苏南两队在同一块场地再次交手。开场仅仅6分钟,又是博布罗夫,他为苏联队首开纪录。然而先进球并不意味着苏联队能笑到最后。老练的南斯拉夫队此后连扳三球,让苏联队吞下了失败的苦果。
参加1952年奥运会的苏联足球队队员
兵败赫尔辛基的消息在苏联国内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输给了最不愿意输的对手,对于苏联,尤其是对于斯大林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更让斯大林难以接受的是,南斯拉夫队在击败苏联队后连战连捷,进入了最后的决赛。让苏联松一口气的是,当时天下无敌的匈牙利黄金一代在决赛中替老大哥报了仇,没有让铁托的球队笑到最后。但这样的结果依然让斯大林难以释怀,于是他下令把这支苏联队的全体成员流放到中亚,并且将中央陆军俱乐部解散。国人现在总爱调侃“朝鲜队如果输球会被发配去挖煤”,但这毕竟是谣言,然而类似的事情在苏联却真正发生了。
惨遭流放的苏联球员在几个月后得知了斯大林逝世的消息,他们不久便结束了厄运,继续他们的运动生涯,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再也没有获得为国效力的机会。然而,冥冥之中,这次失败却成为了苏联足球的转折点。
1956年奥运会,苏联队再次获得足球项目参赛资格。这一届的苏联队由功勋教练卡恰林执教,队中的名将包括传奇门将雅辛,还有涅托、伊万诺夫、斯特列利佐夫、西蒙尼扬等等,其中涅托、巴沙什金和伊利英是仅有的三位参加了上届奥运会的苏联队球员。苏联队连续战胜了德国、印尼和保加利亚进入最后的决赛,天才前锋斯特列利佐夫表现异常出色,他4次出场打入两球,是苏联队的进攻线上的头号尖刀。由于锋线搭档伊万诺夫受伤,加上主教练卡恰林偏爱在排兵布阵时派出来自同一个俱乐部的两名前锋,因此在关键的决赛上,斯特列利佐夫没有得到出场机会,来自莫斯科斯巴达克队的伊利英和西蒙尼扬成为了苏联队在决赛上的先发前锋,而对手正好是四年前的苦主——南斯拉夫。
虽然在赫鲁晓夫上台后,苏联和南斯拉夫的关系实现了正常化,但赫尔辛基之败对于苏联足球而言依旧是挥之不去的阴影,因此这次绝不能再输给南斯拉夫。决赛最终以苏联队取胜而告终,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为苏联队打入全场唯一进球的伊利英,正好是参加了上届奥运会,见证了苏联队负于南斯拉夫的球员。今天,他用进球为苏联队带来了金牌,也为四年前受辱的队友报了一箭之仇!
四年后,苏联在第一届欧洲杯决赛2比1战胜南斯拉夫,成为冠军。苏联队的前两个世界大赛冠军,都是从南斯拉夫手中夺得的。
值得一提的是,1952年屡屡拯救苏联队的博布罗夫,在1956年的冬奥会作为队长率领苏联冰球队夺得了奥运金牌,成为苏联唯一的先后参加过冬奥会和夏奥会,还夺得金牌的运动员。
“墨尔本大屠杀”:苏匈泳池血战
1956年的十月,匈牙利国内发生了暴乱,震惊了全世界,最终,苏联的坦克开进了布达佩斯街头,平息了暴乱。然而,仇恨的种子已经在匈牙利人的心中萌发。
匈牙利男子水球队,是世界水球的“梦之队”,迄今为止共8次夺得奥运冠军。在匈牙利事件发生时,匈牙利水球队正在布达佩斯的一个山地训练营受训,他们能够听见枪声并看见硝烟升起。这一年的夏季奥运会将于11月下旬在墨尔本举行,此时离奥运会开幕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而这支队伍是本次奥运会的卫冕冠军,为了不卷入暴乱,他们迅速地越过国境进入了捷克斯洛伐克。直到这些队员们最后到达澳大利亚的时候,他们才了解事件的严重程度,异常焦急地等待朋友和家人的消息。奥运会开始时,这场暴乱被镇压了。很多队员因此将奥运会看成是挽救国家尊严的机会。“我们觉得我们打球不仅仅是为了我们自己,更为了我们的整个国家。”匈牙利水球队的队员扎多尔在赛后如是说。
匈牙利和苏联的奥运水球比赛是两队的倒数第二场比赛,比赛采取单循环的赛制,积分最高的球队将会夺得冠军。当时匈牙利队积6分处于领先,而苏联队积4分排名第三,两队都有夺冠的机会。在比赛当天早上,匈牙利队员在媒体面前用俄语大肆嘲讽苏联人,按扎多尔所说的,这是他们制定的策略,目的是激怒苏联人而使他们不能把注意力放到比赛中。
从比赛的第一分钟开始,双方的火药味就十分浓厚,出于对匈牙利的同情,现场观众一边倒地为匈牙利队欢呼。在水池中,两队队员各种拳打脚踢的动作就没有停止过,实力明显占优的匈牙利队由扎多尔连入两球,在庆祝时,他不停地高呼“前进,匈牙利!”下半场,匈牙利队又打进两球,以4比0锁定胜利。比分落后使得苏联队员无比焦躁,加上对手的屡屡挑衅,终于让他们失去了忍耐,比赛结束前,苏联队员普罗科罗夫一拳把扎多尔打得脸部出血,血流不止,甚至把泳池的水都染红了。就这样,场上的局势彻底失控,双方队员开始大打出手,比赛无法进行下去。场上的打斗很快激起了现场观众的愤怒,这些同情匈牙利的观众甚至冲到泳池边,大喊反苏口号,并往泳池里吐痰。警察不得不介入到其中维持秩序,比赛在最后一分钟时被迫中止,匈牙利队4比0取胜,并且随后在最后一场比赛中战胜南斯拉夫,夺得了冠军。赛后,扎多尔血流满面的照片被媒体广为传播,这场比赛因此有 “水中血战”之称,而匈牙利人则称其为“墨尔本大屠杀”(Melbourne-i vérfürdő)。
被打得血流满面的扎多尔。因为这张照片的流传,“水中血战”成了奥运史上一场有名的比赛。
受匈牙利事件的影响,1956年奥运会结束后,100多人的匈牙利奥运代表团竟然有近一半人逃离了自己的祖国,而此次事件的焦点人物扎多尔也是他们中的一份子。
“布拉格之春”前后,捷克运动员如何反击苏联
1968年8月20日,苏联坦克轰轰隆隆地开进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的街头,轰轰烈烈的“布拉格之春”改革运动被扼杀。两个月后的墨西哥城奥运会,一位捷克斯洛伐克女子体操选手挺身而出,用优异的成绩为祖国争得了荣誉,也回击了苏联的霸权主义行径。她,就是捷克斯洛伐克体操皇后——维拉-恰斯拉夫斯卡。
恰斯拉夫斯卡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女子体操运动员之一,她共夺得4次世界冠军,11次欧洲冠军,1964年奥运会,她打破了苏联女子体操队的垄断,独得个人全能、跳马和平衡木三块金牌,从而取代了苏联体操名将拉蒂尼娜,成为六十年代世界女子体操第一人。
恰斯拉夫斯卡在政治上倾向于以杜布切克为首的改革派,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改革运动开展期间她也积极支持改革派,在文化教育界支持改革的“二千字宣言”上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因此当苏联“侵入”捷克斯洛伐克的时候,她受到了反对势力的威胁,为了躲避监禁,她藏匿在山间小镇舒姆佩克长达数周,直到捷克斯洛伐克奥运代表团出发前往墨西哥的最后一刻,恰斯拉夫斯卡才被允许随队参赛。
1968年的奥运体操赛场完全成了恰斯拉夫斯卡一个人的舞台。团体决赛中,由于整体实力不如苏联,捷克斯洛伐克屈居亚军,而后,恰斯拉夫斯卡用完美的表现赢得了个人全能、高低杠、跳马三块金牌。恰斯拉夫斯卡接连夺金让苏联队坐立不安,在自由体操和平衡木这最后两个项目上,苏联方面向裁判施压,终于,在自由体操项目上苏联选手佩特里克和恰斯拉夫斯卡并列获得第一,而在平衡木的决赛中,另一位苏联选手库钦斯卡娅更是把恰斯拉夫斯卡挤到了亚军的位置。恰斯拉夫斯卡不满于裁判的评分和苏联的做法,颁奖仪式上,当苏联国歌响起时,她从头到尾一直低下头,以示抗议。尽管如此,恰斯拉夫斯卡在这届奥运会上还是取得了4金2银,女子体操所有6个项目她都获得了奖牌,为祖国争得了荣誉。
恰斯拉夫斯卡是1968年奥运会最闪亮的明星。
然而,这也成了她运动员生涯的绝唱。奥运会结束后,因为政治立场原因,恰斯拉夫斯卡被国家队除名,不得不宣布退役。后来,捷克斯洛伐克当局甚至不允许关于她的传记发行,在很长一段时间也不允许她在国内从事体操教练和裁判工作,恰斯拉夫斯卡因而不得不出国谋生。直到1980年代国家才解除了对她的禁令。尽管如此,恰斯拉夫斯卡一直深受国人爱戴,被视为民族英雄。
另外与“布拉格之春”运动颇有关系的一场体育赛事,是1968年初格勒诺布尔冬奥会上的冰球。当时,改革运动还在酝酿,捷克斯洛伐克男子冰球队在冬奥会上出人意料地以5比4打败冰坛巨无霸苏联队,最后仅仅以净胜球的劣势不敌苏联,屈居亚军。据说,正是这场胜利大大地鼓舞了捷克斯洛伐克人民支持改革的决心。而在1969年世界冰球锦标赛,又是捷克斯洛伐克冰球队用两场胜利回击了苏联人,激发了捷克斯洛伐克人民的爱国主义热情,掀起了新的反苏浪潮,苏联方面对此感到不安,最终杜布切克被解除了捷共中央第一书记的职务,“布拉格之春”因此终结。
运动
我是苏联体育爱好者,关于苏联体育的各种问题,问我吧!
叶枫 2016-07-18 94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于淑娟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体育史,苏联,南斯拉夫,布拉格之春,水中血战

继续阅读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