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回应澳大利亚关于“南海仲裁”错误言论:殷鉴不远

外交部网站

2016-07-14 20: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7月14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陆慷就南海仲裁案等热点答问。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
【记者会实录】
应外交部长王毅邀请,哥斯达黎加共和国外交部长曼努埃尔·冈萨雷斯·桑斯将于7月17日至19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问:13日,英国组建新一届内阁,特蕾莎·梅就任英国首相,原伦敦市长约翰逊担任外交大臣,这对中英关系有何影响?两国领导人年内有没有互访安排?
答:中方一贯高度重视中英关系。李克强总理已于13日向英国新任首相特蕾莎·梅女士致贺电。在贺电中,李克强总理指出,近年来中英关系保持良好发展势头,两国高层互访频繁,务实合作稳步推进,人文交流日益密切。中方赞赏英国政府推进对华合作“敢为人先”的进取精神,愿同英方一道努力,让中英关系的发展更加全面深入,更好造福两国人民。
你刚才提到的关于两国领导人年内互访安排,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中方欢迎特蕾莎·梅首相于今年9月来华出席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也愿在双方方便时举行新一轮中英总理年度会晤。双方工作层始终就有关问题保持着密切沟通。
问:有报道说,中国政府被指参与针对美国一银行监管机构的黑客攻击,但该机构雇员试图掩盖这一事实。中国政府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也看到了有关报道。我们也注意到这个报道本身也承认,现在没有明确的证据能够证明它自己所宣称的这些事情。
这个问题我们在这个讲台上已经说过多次,中方一贯反对网络攻击,主张建立一个开放、合作、安全、和平的网络空间。中国政府依法坚决打击非法黑客行动。同时,我们也强调过,不管什么人提出什么样的指责,最好拿出切实的证据,而不是动辄用“可能”、“也许”或者其他一些揣测性的话。这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也不利于国际社会在网络安全领域开展国际合作。
问:近日,澳大利亚领导人在对媒体谈及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时,声称有关裁决对当事方具有约束力,希各方予以遵守,澳将继续行使国际法赋予的航行和飞越自由权利。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已就澳方的错误言论向澳方提出严正交涉,表明坚决反对的立场。
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提起仲裁的行为违反国际法,是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仲裁庭的行为及其裁决严重背离国际仲裁一般实践,有关裁决完全无效,没有法律约束力。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在任何情况下不受仲裁裁决影响,中国反对且不接受任何基于该裁决的主张和行动。中方将继续坚定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坚定维护南海和平稳定,坚持与直接有关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南海有关争议。
中国作为南海最大沿岸国,一贯尊重和维护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权利;同时对任何以航行与飞越自由作为借口、损害中方主权与安全利益的行径,中方将坚决应对。
澳大利亚不是南海问题当事方。希望澳方根据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确定自己的立场,恪守关于在有关主权声索争议问题上不持立场的公开承诺,谨言慎行,不做任何有损地区和平稳定和中澳关系的事。
问:我们注意到,昨天(7月13日)联合国官方微博声明说,常设仲裁法院与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国际法院同时发表声明指出,国际法院作为完全不同的另一机构,自始至终未曾参与所谓的南海仲裁案。此前,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也表示对南海仲裁案法律和实体问题不持立场。中方是否认为联合国机构的这些公开权威表态对中方是有利的?
答:我们注意到联合国有关机构发表的上述声明。这再次说明,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国际法庭”,它的组成和运作根本不具合法性和代表性,它作出的所谓裁决也根本不具权威性和公信力,是完全无效和没有拘束力的。看来这也说明了为什么这个非法的仲裁结果出来后,只有那么个别几个国家一厢情愿地宣称这个结果“有法律约束力”。
我注意到,这两天《华尔街日报》、法新社等一些媒体在相关报道中也曾把这个菲律宾前政府单方面请求成立的仲裁庭称作“联合国仲裁庭”,或者“受到联合国支持的仲裁庭”,我希望这只是有关媒体的疏忽。现在联合国有关机构已公开声明这个仲裁与联合国无关了,希望媒体也好,个别国家的有关人士也好,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疏忽了。
问:根据南海仲裁案裁决结果,美济礁属于菲律宾。中方是否将采取进一步措施宣示对有关岛礁的主权?
答:中方这几天一直在重申的原则立场,我就不需要再给你重复了。对于这个依据阿基诺三世政府单方面请求成立的非法的仲裁庭通过的所谓仲裁结果,有人问对中方的既定政策是不是有影响?我们说过,不会有任何影响。同时我们也想强调,如果有任何人想拿这个仲裁的结果作为依据,采取挑衅中方利益的任何行动,中方肯定会坚决应对。
问:据报道,美国白宫国安会高官13日在华盛顿演讲时表示,如同中国及南海周边很多国家一样,美方在南海拥有“至高国家利益”,不会为了换取其他方面的合作而对南海视而不见。这是美国官员罕见以“至高国家利益”看待南海。中方对此有何看法?南海仲裁案后,中美未来在南海将会有更多竞争还是合作?
答:美国在南海地区、在本地区有它的合理利益,中方从来不排斥美方在这一地区的合理利益。我们也一直希望美方能为本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
同时,我也必须指出,美国的利益不是本地区的唯一利益,中国和本地区其他国家在这儿也有我们更直接的、更切身的利益。我们希望,域外一些国家如果想在这个地区发挥作用时,不得干扰本地区国家最关切的利益,包括我们一直希望共同维护的地区和平、稳定与安全。
你既然问到这个问题,我可以再重申一遍,在美国推行所谓“亚太再平衡”战略之前,尽管本地区一直存在一些争议,有关国家之间有些分歧,但地区国家通过共同努力,还是很好地维护了本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确保了本地区成为当前国际社会还不多见的一个经济增长的稳定引擎。保持这么一个好的局面,应该说是符合所有国家利益的。
问:菲律宾赢得仲裁后,越南等国家很有可能也会考虑提交仲裁。中方如何应对?
答:本地区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实际上通过共同努力,很好地管控了相互之间的一些分歧,一起致力于本地区的共同发展。这个最集中的体现就是,2002年中国和东盟十个国家达成《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针对当前的情况,东盟国家也提出了“双轨思路”,就是南海地区的有关争议由直接当事方通过直接对话协商解决,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由中国和十个东盟国家共同致力于去维护。我相信这个思路、这样的基本精神,是中国和本地区绝大多数国家的共同心愿。
问:昨天(7月13日)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再次表示,中方愿与菲律宾新政府重启谈判,并对菲新政府的对华积极立场表示欢迎。中方是否已与菲方通过大使馆或其他外交渠道进行直接联系?如没有,中方是否是在等待菲方采取主动?
答:你说的很对,刘振民副部长昨天在国新办介绍情况时也已经说了。我们注意到菲律宾杜特尔特总统领导的新政府在尽快恢复同中国的对话、进一步深化同中国各方面关系方面表现出积极意愿,对此我们是欢迎的。我们的大门也是敞开的。
至于你提到双方是不是已经有接触,从公开报道你也已经看到,菲律宾新政府就任以来,双方通过外交渠道已经有过接触。
问:我想再追问一个具体问题,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说,“无视裁决将严重违反国际法,付出巨大声誉成本”。中方怎么评论她的话?
答:我刚才已经介绍了中方的严正立场。坦率地说,对毕晓普外长这番话,我也有些吃惊。我们已经多次表明,希望澳大利亚等极少数国家尊重国际社会多数成员的公正立场,不要再自说自话地把非法仲裁庭的非法结论当成国际法了。
对毕晓普外长这番话,我还想强调的是,澳大利亚方面是把国际法看得太轻了。中方尊重国际法,在我们看来,如果有任何国家“严重违反国际法”,后果不应该仅仅是“声誉成本”。所以我们主张维护国际法的严肃性,所以我们坚决抵制任何违反国际法的东西。我们希望澳大利亚方面也能认真对待国际法。
特别是,不要把违反国际法的东西当成国际法,否则调门越高,在国际司法和国际关系实践中造成的危害可能就越大。在这方面,我有四个字送给澳大利亚方面——“殷鉴不远”。
问:有报道称日本天皇将把皇位交给皇太子。你怎么看?
答:这是日本内政。
责任编辑:薛冬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澳大利亚外长,外交部

相关推荐

评论(15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