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草台班子、金钱交易,南海仲裁庭猫腻说不清

韩墨/新华网

2016-07-15 13: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三沙市的政府驻地西沙永兴岛。 东方IC 资料图
连日来,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公布所谓“裁决”,不仅仲裁结果之荒唐让世人震惊,其临时仲裁庭本身的可信度也受到广泛质疑,成为笑料。
先是联合国明确表示临时仲裁庭和它没有任何关系,接着国际法院也声明自己是完全不同的另一机构。人们都越发看清,所谓仲裁庭不过是拼凑起来的“草台班子”,其所作所为之离谱,已让此“裁决”注定成为国际法历史上一个臭名昭著的荒唐案例。
荒唐之一是,名头不正
南海仲裁庭位于司法之都海牙,乍一听非常唬人,但实际上它与联合国主要机构之一的国际法院毫无关系,与同样在海牙“和平宫”租地办公的常设仲裁法院也不是一回事。对此,联合国中文官方微博和国际法院官方网站均予以澄清。
实际上,临时仲裁庭是2013年菲律宾单方面提起仲裁后,由时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的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操办组织的一个临时班底。这个临时仲裁庭不过是租用了“和平宫”的场地而已,并以此拉大旗作虎皮,让许多不明真相的人上当。
依据国际法实践,这类仲裁机制从设立到运行,都必须得到当事国同意,并充分尊重当事国意愿。然而,南海仲裁庭自始至终都未得到中国的认同,因此从根本上就是“师出无名”,欺世盗名。
荒唐之二是,选人有猫腻
临时仲裁庭由5名仲裁员组成,除菲律宾指派1人外,其他4人均由柳井俊二指派。如此人员构成,仲裁的公正性从何谈起?尤其是柳井长年担任安倍政府安保法制恳谈会会长,一直协助安倍解禁集体自卫权,其政治倾向和对华态度让许多人心中生疑。
更有甚者,柳井在仲裁庭建立之初竟然任命妻子是菲律宾人的斯里兰卡法官平托为首席仲裁员,后迫于批评压力才换人。连“出现利益冲突时选择回避”这条基本原则都能“选择性忽视”,令当时不少国际法专家都大跌眼镜。
仲裁庭的人员最终构成也“煞费苦心”。首席仲裁员来自加纳,长年生活在欧洲,其余四名分别来自德国、法国、荷兰和波兰,没有一名来自亚洲。不用说广泛的代表性,就连基本的平衡都没有做到。
荒唐之三是,牵涉金钱交易
事实表明,仲裁庭不仅收费,而且其中猫腻有些说不清。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指出,这五名仲裁员是挣钱的,挣的是菲律宾的钱,可能还有别人给他们的钱,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有偿服务的。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菲律宾居然“大包大揽”,主动承担了临时仲裁庭要求中方缴纳但被中方拒绝的费用,而临时仲裁庭居然“笑纳”。
俗话说,拿人手短,一些仲裁员果然提供了“高质量的服务”。有海外媒体经调查发现,荷兰籍仲裁员松斯几年前还公开撰文认为岛礁的法律地位问题与主权、划界问题不可分,这次却主动推翻自己的观点。这些反常表现在国际仲裁中极为罕见,不免让人怀疑多少人是属于“拿钱办事”。
总之,无论从“名分”“人选”还是“金钱”,临时仲裁庭的组成与运作颇让人生疑。在一个当事国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的情况下,接受另一当事国的金钱,对其本无管辖权的争端进行所谓仲裁,在程序和法律适用方面牵强附会,在证据和事实认定方面漏洞百出,最终造成了一个玷污法治精神和公平正义的恶劣案例。
名不正则言不顺,涉及金钱猫腻的裁决必有偏私,这是常识。由这样“草台班子”推出所谓裁决,何以代表国际法?何以让天下人信服?
处处硬伤和拙劣表现再次证明,所谓南海仲裁案从头到尾就是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的政治闹剧。值得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已看穿了仲裁庭的本质。中国不接受、不承认所谓裁决结果得到国际社会正义之士的广泛支持。泱泱南海,绝不会让一个“草台班子”搅乱搅浑。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海仲裁

继续阅读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