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正在走向一个一切都待价而沽的社会”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2016-07-16 10: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南非只要支付15万美元就可以让狩猎者猎杀一头犀牛;欧盟构建的碳排放交易市场,以每吨13欧元的价格向一些公司出售排放权;印度的妈妈以6250美元的价格提供一次代孕服务;参加私人军队去索马里或者阿富汗打仗,每天可得到250到1000美元的报酬。 
哈佛大学“公正课”教授迈克尔·桑德尔在《金钱不能买什么》一书中写到了这些新的时代中,违背伦理道德,有点耸人听闻,但是的确可以通过购买的方式获取的东西。市场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它是否有边界呢?
7月13日,迈克尔·桑德尔在北京举办了名为《启皓对话——道德与市场》的演讲。他抛出一个个关乎市场与伦理的问题,请在场观众举手表决意见,并选部分观众来阐述自己之所以做此选择的原因。
演讲现场
如何在城市中更好地共同生活
问题一:我们现在有很多汽车软件,比如Uber和滴滴,这些新汽车租赁公司与之前传统出租车公司之间是有区别的,无论刮风下雨,出租车的价钱是相同的,但是这些新的汽车软件提供的服务价格却有浮动,这些叫车app在不好的天气状况下提高价钱,以便有更多司机出来载客,大家觉得这样可以吗?
(举手表决:赞成者多于反对者) 
观众A::赞成,因为很多人非常珍视自己的时间,他们愿意为时间付出更高的价钱,所以合理。
观众B:赞成,因为这样可以鼓励更多司机出来载客,促进供需平衡。
观众C:反对,这样破坏了原本的市场定价规律,而且这些打车软件本来就是不合法的。
观众D:反对,打车软件的司机并没有把这个当成职业,基本的职业道德情况下,无论是怎样的天气,都应该工作,打车的人是去工作,司机也是工作,为什么要涨价呢?
桑德尔:所以很多观众认为价格在需求上升的时候是可以被调整的。
问题二:假设一个地方发生了水灾,而饮用水的管道被破坏了,当地急缺饮用水。这时当地的一个小卖店里瓶装水价格由原本的五块上升到六十块,这样合理吗?
(举手表决:赞成者远少于反对者)
观众A:赞成,因为提高水的价格以后,可以促进别的地方的人把水运过来,提供更多的水来满足当地需求。
观众B:赞成,因为运水就需要更多的价钱。老板也要考虑成本。涨价行为扩大供给是没问题的。
观众C:反对,水是人类的基本需求,这样做不符合道德,怎么能在大家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
观众D:反对,发生水灾的话,去小卖店的路肯定都堵了,或者是交通管制了,根本进不去呀。所以也不能刺激周边的商店供应水。
问题三:春运期间,黄牛买到了火车票再转手高价卖出,这样合理吗?
(反对者多于赞成者)
观众A:赞成,这也是利用市场的供需机制。
观众B:反对,这样首先是不合法的。其次要看涨多少,如果涨好几倍,就是非常不合理的,因为这样没有考虑到一些家境并不好的购买者。
观众C:要考虑几个因素:寡头经济,消费者是否在常规的购买状态。如果其中有垄断的行为,就是不合理的。
观众D:反对,因为大家是要坐火车回家的,对于那些穷人这个是唯一的选择,是必需品,黄牛控制价格是不合理的。
桑德尔:所以大家都做了一个区分,是否是必需品,是否有垄断的行为,还有大家考虑道德的因素比较多,大家都在考虑涨价对于穷人的影响。
问题四:现在街上很难找到公共的停车区,有一个企业家就发明了一个应用,你要去停车,如果有人要走,那个人就可以拍卖停车的这个地方,我打开这个app我告诉大家我要走了,我把这条信息拍卖出去。大家竞拍,多少人赞成应当被使用?
(赞成者反对者相仿)
观众A:赞成,提高利用率,节省时间。
观众B:反对,关键在“公共”一词,私人不能利用公共空间来挣钱。这样的话不愿意出钱的人就无法享受这些权益。
问题五:大家赞成收交通拥堵费吗,比如你想穿越市中心,就要交费比如四十元等等?
(反对者多于赞成者)
观众A:如果将收取的钱利用提供很好的服务,如果定价合理而且可以解决拥堵的问题,可以接受。
观众B:反对,很难有改善,而且剥夺了穷人的权益。
问题六:有人提出解决拥堵的一个方式就是允许利用在封闭小区里业主可以用的路,大家同意吗?
(反对者多于赞成者)
观众A:赞成,以后不会修更多的路,只能想办法利用已经修的在小区里的路。
观众B:反对,这样会产生更多的问题,比如小区里生活的人走在路上可能会有危险。
观众C:反对,这个政策实行就有难度,小区里的路本来就很窄,很难通车的。

在这些讨论之后,桑德尔说:“大家考虑的都是基本物品的使用权,与市场原则、与金钱的关系。 那么在经济的利益与效率的提高等这一切问题之后是什么呢?其实是一些观点的碰撞,其实是如何让人们在城市中更好地生活在一起的考虑。对于如何解决穷人的压力,比如这些收费的原则,比如道路拥堵等问题,这些问题的实质是具有哲学意义的。
“有的人一听到就认为哲学远在云端,今天的讨论我们知道哲学就存在于我们身边,这些问题并不仅仅是纯技术的问题也是重要的哲学问题。其实今天的讨论我想让大家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我觉得一个更好的社会要让大家可以更好地聚集,就像今晚我们聚集在一起一样。”桑德尔说。
我们要从道德的角度而不是经济的角度去考虑
桑德尔举了自己的例子:“我儿子在非洲研究大猩猩,我们去了当地一个保护区去看狮子大象等动物。我们到了那个保护区门口,我看到路标说,这个路不能走,要二百美元的罚金。司机却说这不是被禁止的,只是要费用。他混淆了罚金和费用。政府从我手里拿这些,其中的道德含义是不同的,我们要思考清楚其中的道德含义,这跟钱是无关的。”
桑德尔在他的《金钱不能买什么》一书中说:“市场必胜论的时代已经趋于终结。金融危机不只是引发人们对于市场有效分配风险能力的质疑,而且还促使人们产生这样一种广泛的认识,即市场已远离道德规范。”
“当我们决定某些物品可以买卖的时候,我们也就决定了将这些物品视为商品是适当的。但是并非所有物品都适合进行这样的评价。”桑德尔说,“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当被视为商品的时候,这些东西就会被腐蚀或者贬低,所以为了决定市场的所属地以及市场应该与什么领域保持距离,我们就必须首先决定如何评价相关物品——健康、公民义务、教育、家庭生活、自然、艺术等,这些都是道德问题和政治问题,而不只是经济问题。”桑德尔说。
“所以我们必须对这些物品的道德意义以及评价它们的适当方式逐一展开辩论。”桑德尔认为,“我们正在走向一个一切都待价而沽的社会。这里面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关乎不平等、一是关乎腐败。”
桑德尔说, “今天的世界我们看到很多焦虑和不安,如英国脱欧等。政治家非常不安和沮丧,我认为他们焦虑的核心是他们感到人民的意见和声音并没有被充分重视,市场驱动的全球化给上层人带来很多好处,但是给底层的却是负担。我们都看到社会中贫富差距在不断扩大。解决不了财富分配不平等问题,市场就会把人本来的价值观挤出去。”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桑德尔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