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楚源集团偷排长江被停产后:污染难绝,转向环保组织求解

澎湃新闻记者 崔烜 实习生 樊雨轩

2016-07-16 07: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70岁的杨志成说,停产后,因为焦虑,他瘦了15斤。
杨志成是湖北楚源高新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楚源集团”)的创始人,现任董事局主席。
3月13日,楚源集团因其下属子公司湖北华丽染料工业有限公司(下称“华丽公司”)因被查出私设暗管向长江排放污水,遭全面停产,至今没有被许可复产。集团近5000员工仅剩200人留守,大部分工人只能暂时外出打工。
与此同时,楚源集团开始叫冤,强调所谓暗管,实是一条废弃的管道,并公开发声明“叫板”环保部门。
无论本次事件最终结论为何,但楚源集团长期以来存在各种污染问题是不争的事实。虽然每年投入巨资治理,但仍未能摘掉污企的“帽子”。
为走出困境,杨志成向全国多个环保组织发出邀请,希望其能够参与到对楚源集团解决环保问题的监督当中。
“我知道(同行)有人因为污染搬去了沙漠,也有人搬去了海边,但我们搬不了,也不想搬,我们在(染料)行业内还算比较好的,也应该能找到治理的办法。”7月10日,杨志成开门见山地说道。
1-2排污口地址。
污染问题致上市梦断
在杨志成的办公室,三大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申请文件”被摆在了书架的显眼位置。
杨志成对澎湃新闻说,原本楚源集团在拟上市公司排队中位于30名左右,但由于今年接连出现的污染问题,现在要重新再来了。
在今年7月1日,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明确表示,最近36个月内存在违反环保法律、行政法规或规章,受到行政处罚且情节严重或者受到刑事处罚的,不得公开发行股票。
恰恰就是今年,楚源集团的环保问题再次爆发。
澎湃新闻了解到,在3月份暗管被发现之前,各个层级的环保部门已经对楚源进行了密集的检查。
楚源集团环保部部长王斌告诉澎湃新闻,今年2月21日,环保部华南督查中心、湖北省环保厅联合来到楚源集团进行环保检查。
湖北省环保厅随后在2月26日向荆州市环保局下发了监察通知,指出楚源集团及其周边存在的多项环保问题:高新污水处理厂和华丽污水处理厂外排废水均超标排放;高新污水处理厂未严格执行环境影响评价制度及环保“三同时”制度;环境管理粗放等。
其中高新污水处理厂两次分析结果pH分别为9.76和>12,苯胺类(危险化学品名录-6.1毒害品)浓度分别为82.5和63.5mg/L;华丽污水处理厂两次采样分析,pH均大于12,悬浮物浓度分别为114和72mg/L。
这次的污水排放超标的问题由石首市环保局下发了处罚决定,楚源集团和华丽公司的污水厂共有4人被行政拘留,分别是厂长和操作工人。
而随后在3月6日到3月15日湖北省环保厅监察总队、荆州环保局的共同检查中,因为涉嫌私设暗管向长江偷排污水,楚源集团被勒令全面停产至今。
接连两次的严重处罚,让楚源集团的上市计划全面中断。
而楚源集团上市的这一风险障碍,此前就被预见。
2012年12月,湖北省环保厅会同荆州市、石首市环保局及有关专家对楚源集团进行了上市环保核查,随后的整改通知指出,楚源集团存在危险废物处置管理混乱、高浓度高盐分的母液管理存在漏洞、环境监控不完善、清污分流有待完善等诸多问题,并提出了整改要求。
2015年4月,由海通证券撰写的《股票发行上市辅导工作总结报告》也曾提醒,作为精细化工行业,楚源高新生产过程存在“三废”排放问题,公司环保处理是否符合政策要求是化工企业上市过程中,必须予以足够重视的问题。
但最终,楚源集团还是倒在了环保问题上。
7月10日,楚源集团仍在运行的污水处理设施。
污染屡治不绝原因何在?
“我们跟环保部门原先的关系确实都不错,他们也经常给我们提要求帮助整改。”杨志成对澎湃新闻说。
然而十多年来楚源集团在环保问题上却持续“打败仗”。
在环保组织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绿色选择联盟(IPE)的网站上,保留着楚源集团及其子公司2005年-2014年间共15条环境问题的记录。
“主要问题不是环保投入不够,而是管理没有跟上,楚源的产业工人大部分来自于周边的村子,缺乏有效的培训,经常出这样那样的差错。”楚源集团常务副总经理郭世建向澎湃新闻解释,“就比如今年2月被华南督查中心查出的超标问题,主要就是在低温下污水处理没有把相关药剂的量调整好,导致了COD(化学需氧量)超标。”
郭世建说,环保是一个非常动态的管理过程,特别是对于楚源这种产品线多样,污水组成随时在变化的公司,如果污水处理没能实时跟上产品线的变化,加入其中的化学品配方、剂量不合适,就很容易出现超标问题。
另外,对于微生物菌种处理技术而言,低温也是一个挑战,低温下微生物菌种的活性差、生化性较差,往往需要在药剂上进行相应的调整,但如果不及时,就会出现超标的情况。
而空气的问题更是长期困扰周边张城垸村、孙家拐村的居民。
“有一次是我们的硫酸装置第一次试车,就发生了泄漏,把村子里人家种的菜烧死了,村民们就来堵门要求赔偿,其中还有不少是穿着我们自己工服的工人,最后只能赶紧赔偿了事。”郭世建说,对楚源来说,主要污染物排放是液体,气体的处理并不复杂,但在生产中经常出现气体“跑冒滴漏”的情况,周边居民一闻到非常难受,立马就过来楚源讨说法。
郭世建说,楚源集团的环保问题不是源于投入不足或者压缩环保成本,而是确实是因为无法杜绝生产中出现的各种差错。
2006年,楚源集团被查出从排污口直接向长江排放COD数值超过20000 mg/L的污水,而当时楚源集团应执行的COD标准是100mg/L。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当时都对楚源集团进行了集中曝光,时任楚源集团总经理的陈烈权当时对新华社表示,楚源当时每天产生的200吨的高浓度H酸水国内根本没有技术处理,只能通过稀释后排放,只有引进了德国新技术、投入使用新设施后才能达标。
也就是从2006年后开始,楚源集团每年都上马“三废”处理项目。楚源集团提供的资料显示,“十一五”以来,楚源集团投入2.8亿资金进行污染防治。
王斌向澎湃新闻介绍,目前楚源集团中间体污水处理厂设计日处理能力7500吨左右,现满负荷只有4500多吨,另外华丽公司污水处理厂设计每天处理能力2500吨,现每天满负荷800多吨。
“我们公司现在的市场地位不能跟十年前相比,现在行业环境更好一些,假设原料是2万元一吨,产品卖出去能有3万元一吨,就能够保证让我们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环保处理的环节中去。”郭世建透露,目前楚源的环保处理成本为每月600万左右,不久还可以提升20%-30%。
楚源集团正在加紧建设的蓄水池项目,郭世建称,以后处理完的污水要在该池内储存并保证指标检验合格后才向排放口排出。
石首人的爱与恨
石首是荆州市下属的县级市,位于长江中游,辖区内有白鳍豚保护区和麋鹿自然保护区。
然而石首人当中几年前就开始流传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段子,每一位癌症患者去武汉求医,刚见面都会被医生问到,“你石首来的吧?”
许多石首人常常将当地的最大企业楚源集团视为环境污染的首恶,却又不得不选择到楚源集团上班工作
楚源集团的介绍称,该公司是中国染料工业和世界染化行业的知名企业,湖北省百强企业。创建于1982年,年销售30多亿元,出口创汇1亿多美元。
根据2014年石首市人民政府工作报告,2013年该市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4.85亿元,增长31.4%,楚源集团预计全年完成销售产值69亿元、入库税收1.5亿元,分别增长74.2%、50%。
换个角度说,楚源是否能活下来,深刻影响到石首市的经济命运。
这种复杂的感情对于与楚源集团相邻的张城垸村、孙家拐村而言更为突出。
在楚源集团的发展建设过程中,两村的耕地陆续被征用作楚源的厂房,到最后楚源的厂房围墙距离张城垸村的宅基地不到150米,村民常常被从楚源集团泄漏的不明气体刺激到。而另一方面,楚源集团的崛起给两村的村民提供了不少就业机会,每月3000元的工资收入对于村民来说并不算低。
郭世建说,他自己就是孙家拐长大的,尽管楚源常常因为污染问题挨村民的骂,却又不能不将两条村子医疗保险承担起来。
“对于村里的老人,我们还会给他们提供每年5000元的补助金,可村民的感受却是楚源欠大家的,只是在还债。”郭世建说。
澎湃新闻在5月18日、7月11日两次走访张城垸村以及其搬迁地石首“产业花园”。绝大部分村民并不掩饰对楚源集团污染问题的痛恨,但对于是否希望楚源集团尽快复工的问题上表现的模棱两可。
“我丈夫是在楚源上班的,楚源复工后他就可以回来上班了,但我又不希望他回来,因为在楚源上班会全身冒红点,鼻涕总是不知不觉地流下来,每年我们看医生的支出就好几千块钱,还不如在外地打工,赚得多一些,也不用看病。”居住在产业花园的一位张姓村民说道。
而对于癌症是否比其他地区高发的问题,几乎所有张城垸村村民都一致表示常听说有人很年轻就因为癌症去世,但这些村民都无法提供认识的癌症病人名字。
“这些村民对于环境污染都有很直观朴素的认识,其实楚源集团完全可以通过开展系统的环境保护宣传,来消解村民的误解。”一同走访的北京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负责人李力对澎湃新闻说道。
正在拆迁过程中的张城垸村,目前仍有五六十户未搬迁。
环保组织“把脉”“开药”
这是杨志成第一次跟环保组织直接打交道。
为了走出目前的环保困境,已不担任楚源集团法人代表的杨志成再次走向前台,邀请多个环保组织对该公司的“三废”治理问题提出意见,并且希望通过引入第三方审核的方式早日摘除“污染企业”的帽子。
著名环保人士、淮河卫士会长霍岱珊讲述了他的淮河保护故事,杨志成听到霍岱珊口中的“莲花模式”后,杨志成再三强调要实现“楚源模式”。
莲花味精集团有限公司是河南周口地区的知名企业,曾因为严重的污染问题饱受诟病,在环保压力之下,莲花味精后来向环保组织提出合作意向,通过引入公众监督和信息公开,莲花味精最终在环保问题上成为了味精行业的业内标杆。
“楚源这十年的主要问题就是一出问题就被查,被查之后就赶紧解决问题,不停地上马新的环保设施,却又不停地超标。一个比较根本的问题就是染料行业跟味精行业相似,因为规模较小,原来都没有一个行业环保标准,只能使用普通的污水综合排放标准,没办法进行针对性的治理,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方式没办法根本解决问题。比如今年年初被查到的苯胺类浓度超标,该公司之前从来没有这一检测项目,也没有针对性的治理措施。”霍岱珊对澎湃新闻说道,“我们当时跟莲花味精合作最重要的一个事情就是推动了味精行业的环保标准,企业治理污染就有了针对性的方案,就能够一步到位。”
霍岱珊向澎湃新闻表示,在管理上,楚源集团也有极大的改进空间,不应当仅仅注重末端的废水处理,而是在整个生产环节进行细致化的定量管理,减少废物的产生或者干脆不产生,这样末端的环保处理就会变得更为轻松。
“楚源的问题不是投入的设施不够,从他们提供的数据来看,环保的处理能力都是能满足生产要求的,问题就在于如何进行针对性的治理,以及改善管理流程、尽快组织对产业工人的专业培训等。”霍岱珊说。
“我们这个产业肯定是(有)污染的,这个必须承认,但是也是能治理的。”在听完霍岱珊的建议之后,杨志成心情显得放松了许多。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湖北荆州石首市 楚源集团 污染 争议

相关推荐

评论(1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