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军事政变未遂,对这一事件有哪些认识误区

昝涛

2016-07-17 09: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几年来,我和一些不同学科背景的师友围绕一份叫《大观》的杂志(由高全喜教授主编)在做一些初步的研究性工作,其目的是建立对中国周边的“常识性认知”。这个提法我很喜欢,今天就借来说一下围绕此次土耳其政变的评论。
先看朋友转给我的一个帖子,顺便了解政变发生的背景——
据CNN最新报道,土耳其总统厄尔多安宣布政变“结束”。至少60人死亡,1000人受伤。但不管政变是否成功,土耳其目前面临的内忧外患都不少。就在本月初,《纽约时报》曾刊发长文,题目是“土耳其领导人厄尔多安正在制造新的敌人,并让老朋友感到沮丧”。一方面,土耳其安全形势不容乐观。过去一年,库尔德分裂分子和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共发动了14次袭击,造成280人死亡。包括近来伊斯坦布尔机场爆炸,造成44人死亡。另一方面,土耳其经济形势也在恶化,过去几年,民众收入增长停滞不前,除房地产外的外国直接投资下降。当历史的荣耀与现实的挑战交织,当大国之梦与糟糕的地缘政治困境相冲突,土耳其发现自己正处在国家和民族历史的十字路口,前路不明。
当地时间2016年7月16日,土耳其穆拉,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军事政变接受记者采访。
目前,中文舆论界已有的评论主要分两类:一是提倡客观看,二是幸灾乐祸又遗憾没有干掉埃尔多安。这两类里面后者似乎更多一些。说明了什么呢?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基本上靠看英文的材料评价当事国;二是价值判断先行,这往往是主流,因为不喜欢土耳其,不喜欢埃尔多安,不喜欢政治伊斯兰,从而借机表达情绪,某些影响可以说已经深入骨髓。外媒同样有这个问题。我们应尽量秉持客观态度,尤其不要受西方媒体的左右,尽量从一手资料来、从历史大势中看,或许会对读者更有帮助。西媒里面,比如《纽约时报》,其实通常是世界范围内黑埃尔多安的始作俑者,喜欢误导视听。倒是有些少数民族文化精英们,较能客观看待埃尔多安。
埃尔多安是什么?是伊斯兰极端主义吗?是原教旨主义吗?我并不这么认为。只能说他及其正发党是穆斯林兄弟会,是政治伊斯兰。我不敢说他们的长期目标,因为没有具体证据,有的也只是一些公开的资料,或许难以判断。但埃尔多安集团对土耳其的世俗化不是要彻底颠覆、建立教权国家,而是要重新定义世俗主义,从过去那种强调国家管控宗教,到强调政教分离前提下的宗教信仰自由和各信仰之平等。也就是从积极世俗主义到消极世俗主义。这当然是对凯末尔主义的一种纠偏。
美国华盛顿,民众手举土耳其国旗在白宫外集会,抗议土耳其政变。东方IC 图
一名士兵在凯末尔和埃尔多安的画像前执勤。东方IC 资料
这种纠偏在后凯末尔主义时代是必然的,因为土耳其是一个人口99%为穆斯林的国家,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它的各项政治安排里面完全没有伊斯兰的因素,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联系之前土耳其议长卡拉曼说要在新宪法中去世俗主义,引发了巨大的社会反弹,我们可以把那看成是个“试探”,埃尔多安主导的制宪过程暂时只会寻求重新界定世俗主义,而不是彻底丢掉它。其结果就会开一个口子,那就是逐步地在坚持新的世俗主义定义的基础上,通过宪政方式进行伊斯兰化。
但这跟搞教权国家还是两回事。埃尔多安所代表的努力是要重新回到近代伊斯兰世界面对西方现代性挑战时的问题,即如何调和伊斯兰传统与现代性的关系。这不只是个文化问题,最终仍然必须表达为一系列的政治过程。现在,土耳其的世俗主义体制暂时还看不出什么大的、根本性的危险,但是凯末尔主义的世俗化要被调整了。如果还幻想土耳其军方出来捍卫世俗主义,那就是20世纪的思维!改变凯末尔主义那种僵化世俗主义的正是1980年发动政变的土耳其军方!自那以来,这个进程就没有停止过。
就算如此,用教俗之争看这次政变还是不太合适。埃尔多安和居兰同属伊斯兰复兴运动。现在的政变本质上其实是争权力,即谁领导下的世俗化、谁领导下的外交调整,以及谁领导下的伊斯兰复兴的问题。是争领导权的问题!这些必须在埃尔多安领导下进行,因为他是绝对领导,也当得起这个角色。如果在土国内不服他,可能就会被拉出来斗争,就是会被扣上个恐怖分子的帽子。看一看识时务者的选择:前总理达乌特奥卢想调整外交政策,但已经辞职了,因为抢了埃尔多安的风头;建党大佬之一前总统居尔也低调了,因为不想跟埃尔多安争,都是这个道理。或许看起来居兰集团不服,就使劲地被整。不管你是个什么,反正专治土国内的各种不服。看一看政变之后的“反扑”、各种逮捕,就已经明了了。
权力日益巩固的埃尔多安还会加速推进其主导的政治进程,尤其是制宪过程,这将使埃尔多安成为美国式的土耳其总统,大权独揽,而其所创立和掌控的正发党又长期在议会中一党独大。埃尔多安已经具备了通过制宪重新谋划土耳其未来政治秩序的历史机遇。
当地时间2016年7月16日,政变发生后,人们涌上街头。
再说回这次政变,有人先是吃惊,然后政变未遂又让一些人感到遗憾。其实不必如此。早先已经感觉,支持军方的人会自问咋还不政变呢?现在,又感觉刚政变那拨人太差劲了,可以说是丢土耳其军方的脸。过去的四次政变都成功了,有人说泰国军方比土耳其军方牛,那是不知道土耳其军人政变的历史。还有流言,说很快将发生“二轮政变”,一看就不靠谱,原因在于不可能临时政变,那里又不是军阀统治,稍微了解军事体制就知道,临时政变没那么容易的。遗憾的人或许可以期待下一次吧。
但总体上感觉土耳其的传统世俗力量衰落得很厉害。我在2007-2008年就写文章说过,土耳其还可能发生军人政变,但矫正凯末尔主义已经是大势所趋。埃尔多安和正发党就代表这个大势。这是客观存在。我不喜欢埃尔多安,也不粉土耳其,但是,我觉得自己作为这个国别的长期研究者,有义务说两件事:第一,土耳其不可能永远保持凯末尔主义的世俗化;第二土耳其不可能不支持“东突”势力。至于怎么办,那是另外一回事。
其实,做国别研究,无非就是做到知己知彼,这很重要。客观认识他,比对他做价值判断重要,这是我个人看法。客观认识他,不等于是支持他。我不支持他,我只是没有公开站出来反对他,我以前写的大量文字里,常有对埃尔多安的具体批评。但是,我并没有写很多他和涉及我国分裂势力关系的公开文字,因为我的研究还很浅薄,不好意思公开发表,有个别发表了的,无非是拾人牙慧,不值一提。
我知道埃尔多安是个老狐狸,知道他多狡猾。但是,他的存在对土耳其有合理性,需要研究其为何存在和流行这一面,无非做点知识普及,对于当前可能并无实际效果,但总比转来转去满篇常识性错误却被众人点赞强一些……
看政变的土耳其变成一个什么国家,归根到底是它自己的事情,我们着什么急呢?土耳其发生多少次军人干政都不奇怪,已经发生过大小五次了,零星的一些非政变性军方因素,就更多了。这次如果军方一致推翻埃尔多安,整肃秩序,当然也可以。只要能统治!
土国的民族魂里确实有一些不那么招汉族人喜欢的东西,我的专著在结论中已经说过。但关键是认识它、了解它、研究它。如果埃尔多安触犯了中国利益,那就以铁证来制裁之。至于如何维护中国利益,那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是我们更多实际部门努力要去做好的问题。
目前土耳其深陷分裂主义,这个病不好治,他也是病多了不着急,库尔德分裂势力已经折腾很久。土现在对中国是有缓和,对周边国家的缓和更明显,想更多合作,更多朋友。但是,还是要谨慎,任何时候都不要完全相信政客的话,要看形势再判断……
以前到现在,我不是埃尔多安的粉丝,只是力争客观分析吧,可能也没做好,需要继续努力。丑化埃尔多安的人太多了,全世界遍地都是!埃尔多安得到土国人的支持,这是民主甚至民粹主义的问题,怪不得哪个。咱们还是具体地分开看吧,先知彼,再说别的。惟有了解埃尔多安的本质了,才能了解当前的土耳其,也就没有一些别的幻想了……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土耳其问题专家)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土耳其

继续阅读

评论(15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