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湖南多地争夺“夜郎”之名,遗址公园、古国重建均有规划

澎湃新闻记者 康宇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学生 汤禹成

2016-07-18 07: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7月起,澎湃新闻和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联合推出“记录中国”特别报道。
今年4月,有媒体报道,山西、安徽、湖北三地为争夺“杏花村”地名归属对簿公堂。
近日,由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和复旦大学新闻学院联合组成的“记录中国”报道团队在贵州毕节调研时又获悉,贵州、湖南多个县市也打响了对夜郎古国都邑的争夺战。
根据贵州民族出版社出版的《夜郎史籍译稿》一书记载,夜郎古国曾是我国西南地区最大、最重要的王国,地望东至湖南西部,西括滇东地区,北以长江为界,南括广西西北部的广袤地区。这一带地区是彝族先民世世代代生息和繁衍的地方。西汉时夜郎古国范围有所缩小,仅辖如今的贵州,但《史记》中仍有“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的记载,这也是夜郎两字第一次出现在可查的正规史料中。
家喻户晓的成语“夜郎自大”指的就是夜郎古国。这一成语源于《史记·西南夷列传》中简单的一句话:“滇王与汉使者言曰:‘汉孰与我大?’及夜郎侯亦然。以道不通,故各以为一州主,不知汉广大。”
事实上,夜郎国的自大并非没有缘由,如上文所说,夜郎古国曾经确实很大。
曾辖如此大面积的夜郎古国的都邑定在哪里?对此,学界一直未有定论。于是,从2003年起,贵州、湖南多地便打响了对夜郎古国都邑所属地的争夺战。
贵州毕节的赫章县、遵义的桐梓县、铜仁的石阡县,还有湖南西部的新晃侗族自治县,都是争夺夜郎古国都邑所属地与夜郎文化队伍中的一员。
2000年,贵州毕节市赫章县可乐民族乡发掘出一批墓葬和文物。这些出土文物被认为是夜郎民族特有的。赫章人据此认为夜郎古国都邑所在地就在可乐。 赫章县委宣传部 供图
毕节赫章:有夜郎古国时期重要文物出土
在这场争夺战中,最有竞争优势的要属贵州毕节的赫章县了。
赫章县,隶属贵州毕节市,位于贵州省西北部乌江北源六冲河和南源三岔河上游的滇东高原向黔中山地丘陵过渡的乌蒙山区倾斜地带,以盛产核桃闻名。
进入赫章县,许多与夜郎有关的元素就会进入视野。夜郎大道、夜郎大酒店、夜郎国家森林公园等名称都在彰显着赫章与夜郎文化密切的联系。
赫章县有许多与夜郎有关的元素,比如街面上就有一条夜郎大道。 汤禹成 图
赫章人认为,夜郎古国的都邑就在该县的可乐民族乡。
夜郎始见于《史记》“西南夷君长以什数,夜郎最大”的记载。
赫章县夜郎文化研究院研究员赵祥恩告诉“记录中国”报道团队,唐朝时期彝族先人曾收集汇编出一本关于较早年间彝人各部、各家史书的古文献,命名为《彝族源流》。这本书曾记载,乍侯国的治所就在可乐。“乍”是西周末年六国分封时的乍侯国的封号。乍侯奉拜“楚那蒙”(彝语,《史记》音意并译为“夜郎”),因此乍侯国也被称“夜郎国”。但《彝族源流》中提到的关于“乍侯国的治所就在可乐”的这一记载从未被正规史料确认。
赵祥恩说,如今能证明赫章县是夜郎古国都邑所在地的证据有两处:一个是彝文文献,另一个是出土文物。
《黔中早报》2011年11月9日刊发的一则报道提及,负责可乐遗址墓葬考古发掘的贵州省博物馆研究员梁太鹤介绍说,自1958年在赫章县可乐民族乡发现第一批出土文物以来,考古部门先后进行了9次发掘,但引起国家和考古界关注的是2000年的考古发掘。
2000年的秋天,贵州省文物考古所在可乐发掘出墓葬108座,出土文物547件,其中就包括“套头葬”。这被认为是夜郎民族所独有的奇特葬俗——铜釜套头,铜釜或铜铣套脚。
这一特殊的葬俗被国家文物局评为2001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可乐遗址古墓群也被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目前“套头葬”等重要出土文物陈列收藏在贵州省博物馆。它也是证明夜郎古国的都邑在赫章县的主要证据。目前除赫章县可乐民族乡外,全国其他地方尚未发现更有说服力的物证。
虽然有“套头葬”佐证,赫章县的夜郎文化推广目前仍然处于起步阶段。
据赫章县规划局工作人员蒋荣对“记录中国”报道团队介绍,2006年,赫章县规划局委托东南大学制定了“可乐考古遗址公园”的整体规划,拟在文物出土处划定14.16平方公里的规划范围,打造与夜郎文化相关的“可乐考古遗址公园”。2012年规划完成,一年后又做了控制性详细规划与修建性详细规划。
目前,这一规划仍在国家文物局处于备案状态。
“套头葬”被认为是夜郎民族独有的奇特葬俗。这一特殊的葬俗被国家文物局评为2001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赫章县委宣传部 供图
遵义桐梓:注册“古夜郎王朝”商标
遵义桐梓则认为桐梓才是夜郎古国的中心。
至今,桐梓县仍有一个镇以夜郎命名。据2015年9月《遵义晚报》的一篇报道,桐梓县夜郎镇也是全国至今唯一仍以夜郎命名的行政区域,曾为唐、宋夜郎县城遗址,唐代诗人李白流放地。
虽然没有较确切证据证明桐梓县曾是夜郎古国都邑所在地,但桐梓在争抢夜郎文化品牌上可谓抢夺先机。
2010年,桐梓县古夜郎旅游责任有限公司成功向国家商标局申报注册了“古夜郎王朝”商标。该公司申报注册此商标时,全国各争议地均向国家商标局申报了夜郎商标注册,竞争者多达50余个。
古夜郎旅游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谢昆志在接受《贵州都市报》记者采访时曾说,该商标类别涵盖了旅游、文化、影视、餐饮、娱乐及雕塑、手工艺、古典家具等与旅游息息相关的产业。
不过,各地对夜郎古国都邑的争抢与商标注册并没有多大关系,前者是历史确认,而后者是商业行为。
不过,遵义市工商局商标广告科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贵州都市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即便最终确认别地才是夜郎古国的都邑所在地,且因此而将地域更名为夜郎,但是该地想以夜郎作为招牌发展旅游就没有可能,否则会构成侵权,承担经济赔偿责任,要想在具体经营行为中利用这块招牌,只能出资购买“古夜郎王朝”商标使用权,前提还是该商标所有人愿意的话。
此外,2010年10月,《贵州都市报》又曝出桐梓县要斥资110亿元打造与夜郎文化相关的大型旅游景区的消息。不过随后桐梓有关部门负责人便出来澄清并无此计划。桐梓县委宣传部门通过《贵阳日报》辟谣,桐梓县的主要投入还是会放在解决民生问题和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不会花很多“冤枉钱”。
这一谣传缘何而来?这和前文提到的已经取得“古夜郎王朝”商标的谢昆志有关。他曾对《贵州都市报》“透露”了这一消息,但其实110亿只是他自己的估算,“这只是民间商人的愿望,不代表政府的意志。”谢昆志说,“都吵着要建夜郎古国,对桐梓来说正是大好机会,我当然希望媒体报道,提高自己‘构想’的关注度。”
事实上,近两年,如何借夜郎之名提高桐梓县的知名度也引发了桐梓县主政者的思考。桐梓县政府的官网首页上赫然打出了“诗意夜郎”的宣传字眼。
来自桐梓县政府网站的消息显示,2015年12月初,桐梓县召开了“十三五”规划课题调研暨纲要编制成果汇报会。会上该县县委书记吴高波还特别强调,要打好“夜郎”这张名片,走特色发展之路。
2000年发掘出的可乐古墓葬群分布异常密集。可乐遗址古墓群也被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赫章县委宣传部 供图
湖南新晃:斥资50亿打造“夜郎古国”
湖南省怀化市新晃县也早早加入争夺夜郎古国都邑所在地的行列。
新晃提出的观点是,秦汉时期它就属夜郎古国治地,并列出了新晃是中国稻作、鼓楼、巫傩文化保存最完整的地区,从古至今一直延续了“竹崇拜”、“牛图腾”以及斗牛、斗狗等夜郎文化的证据。
在新晃侗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网上,可以搜索到25条与夜郎有关的消息,《浅议夜郎文化与侗文化的内在联系及传承关系》、《古夜郎新晃的历史坐标》等文章介绍了新晃与夜郎的历史文化关联,还有其他的文章则介绍了新晃的夜郎现象:从夜郎谷到夜郎古乐城,从夜郎歌舞到夜郎广场,以及古夜郎侗族农耕文化博物馆等。
官网中一篇题为《夜郎古国里的“灶王宫”变迁》的文章开头写道:“在夜郎古国国都(与上文的“都邑”同义)所在地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龙溪口古城东侧正大门的入口处,屹立着一座十分引人注目的道教古建筑‘灶王宫’。”
这些足以可见新晃所争夺的不仅是夜郎文化,也不仅是为了证明自己是夜郎古国治所的一部分,更是将范围扩大至对夜郎古国都邑所属地的争夺。
据新华网2010年的一篇报道,当年10月16日,湖南新晃县在长沙召开了夜郎古国策划评审会,并对外宣布将斥资50亿重建夜郎古国。同时,《新晃侗族自治县旅游发展总体规划》也在会上评审通过。
该篇报道中称:“‘夜郎古国’项目包括夜郎古国、夜郎大峡谷、燕来寺、舞水长廊4大战略组团,共有20个分主题景区。”
6年前新晃宣称要打造“夜郎古国”时,预计整个项目工程将于2020年完工。6年过去,湖南新晃的夜郎古国能否如期完工不得而知,“记录中国”报道团队在新晃县政府官网中也未查到任何与此有关的最新动态。
赫章县还有一家夜郎大酒店和夜郎国家森林公园,这些都在彰显着赫章与夜郎文化密切的联系。 汤禹成 图
“争名战”背后现争议:夜郎县不等于夜郎古国
多地争抢夜郎古国都邑所在地,无疑是为了打造夜郎文化品牌,进而获得更多的文化旅游资源。然而,“争名战”的背后也引出不少争议。
夜郎古国通常是指战国至西汉年间存在于西南地区的部落方国,这是一个强大的部落联盟,包括若干夜郎族群的部落。
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解析夜郎千古之谜》一书中讲述,西汉成帝河平年间,牂牁太守陈立斩夜郎王兴,夜郎国从此破灭。但后来以夜郎王故地建立的夜郎县,却一直延续下来。
赫章县夜郎文化研究院研究员赵祥恩告诉“记录中国”报道团队,无论是湖南新晃,还是贵州桐梓、石阡,它们都曾属于夜郎古国辖地,它们争抢夜郎古国都邑所属地的主要原因,是在他们的辖区都曾设置过夜郎郡或夜郎县。
夜郎古国虽然灭亡,但神秘的夜郎文化一直对中国的行政区划产生影响,唐代便出现了一股“夜郎热”。
《解析夜郎千古之谜》一书写道,公元634年,唐太宗在今湘黔边境,以辰州的龙标县设置巫州(后改沅州),同时建立夜郎、郎溪、思微三县。公元704年,武则天以沅州所属的夜郎、渭溪两县设置舞州。40年后,唐玄宗将夜郎县改名为峨山县,其地正是在今天的湖南新晃。
湖南争抢夜郎古国都邑所属地时,还曾借助过李白的《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中的诗句:“我寄愁心与明月,随风直到夜郎西。”
事实上,这里的“夜郎”是指当时的夜郎县,也就是如今湖南辰溪一带。而王昌龄被贬之地龙标(今贵州省锦屏县隆里乡),当时正是处于夜郎县的西面。但彼时的夜郎县早已不是曾经的夜郎古国了。
另据资料记载,公元742年,唐玄宗改如今重庆与贵州毗连地区的珍州为夜郎郡,珍州下原设有夜郎县。公元807年,夜郎郡并入溱州,溱州仍有夜郎县,便是今天的遵义桐梓县。
可见,遵义桐梓、怀化新晃都是在夜郎古国灭亡数百年以后才成立了夜郎县的,虽然它们曾属于夜郎古国辖地,但是否夜郎古国的中心,甚至是都邑所在地还需更多证据佐证。
司马迁在《史记》里写道:“西南夷君长以百数,独夜郎、滇受王印。”如今,夜郎古国王印仍然未被发现,因此夜郎古国的都邑究竟在何处仍然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每一个与夜郎有关系的地方,都在为了夜郎品牌背后的文化价值和商业利益,努力向世人宣誓“主权”。
思想
我是复旦大学史地所副教授徐建平,关于中国古今地名如何变化,问我吧!
徐建平 2016-04-19 411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地名争夺

相关推荐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