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或有债务考验政府

2016-07-19 19: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东北特钢债券“连环违约”事件让其投资人懊恼不已。近日,投资人将矛头对向了东北特钢的大股东——辽宁省政府,提请证监会、银监会、发改委暂停辽宁省政府及辖内企业融资,并倡议所有金融机构全面停止购买辽宁省政府及辽宁地区债券。
像这样的投资人拟通过“集体断粮”,迫使地方政府为其负担的或有债务负责,在中国尚属首次;与此对照,上周,山西省副省长率辖内九大煤企赴京与投资者主动沟通。
同样是过剩产能集中的区,同样承受较大的经济下行压力,同样面临十分严峻的融资环境,两地政府不同的态度,对于投资者而言意义截然不同。
诚然,要论经济基本面,辽宁省的日子确实不好过,今年它是全国唯一负增长的省份,从2014年至今,其财政收入已经连续24个月处于减收状态,所以客观地讲,辽宁省政府确实是囊中羞涩。
过去有种说法,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现在面临困难了,更需要政府雪中送炭,与企业同舟共济。当然这不是说,政府要大包大揽,尤其是在债务问题上,我们还是要依靠市场、相信市场。但这个时候,信心和预期更重要,而且给市场信心和稳定的预期也是政府职能所在。
债务之所以违约,是前期投资失败的结果。如何面对这个结果,如何尽量减少失败的伤痛,恰恰是在经济转型期内,政府和市场关系重塑的一个重要内容。最怕的就是,在“去杠杆”“去僵尸企业”等长期经济目标的掩盖下,地方政府由过去的乱作为,变为彻底不作为。要知道就在四年前,辽宁增速还在10%以上,财政收入增速更是在20%以上,有增长必然会有积累,如今碰到困难了,需要拿出前期的积累来以丰补歉了。
现在情况是,发债企业很委屈,因为没人管,买债的投资人很气愤,因为没人理,这种境况一定不是正常的市场情况,如果不采取果断手段,一旦进入无序的局面,到头来怕是落个“皆输”的后果。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当务之急中央政府不能执着于“谁的孩子谁抱走”,毕竟“防止区域性风险”是底线之一,实际上这些孩子最终只有一个家长。况且现在市场要的就是一个好的预期信号。无论从何种角度考虑,必须有人说句话,表个态了。
责任编辑:郑景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东北特钢债 违约 金融风险 政府与市场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