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林部落︱军队完了,土耳其也完了?

叶海林

2016-07-19 20:1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粉碎了部分军人发动的政变后,展开大规模清洗,波及人员之广,反应速度之快,对抗架势之强硬,在一个以民主和世俗原则立国自命的共和国法律框架下,是非常罕见的。
埃尔多安颇具奥斯曼遗风的报复手段,不但让土耳其国内各色人等噤若寒蝉,也让他的友邦十分惊诧。德国总理默克尔直接喊话称,如果土耳其恢复死刑,可能会就此关闭欧盟与土耳其对话的大门。的确,以21世纪的政治文化论,埃尔多安的行事作风显得格格不入,但是,如果把这次未遂政变放到整个中东政治文化传统的背景下去看,埃尔多安雷霆般的反击和利用政变为自己清扫政敌的意图,是不难理解的。
胜者得意洋洋、穷追猛打;败者愤愤不平、伺机报复,其实是全世界政治斗争的一般规律,只不过在中东,这种规律往往需要用鲜血来体现。埃尔多安肯定不会不记得,当年埃及的萨达特打击穆兄会,没有能够扫清军队中隐藏的穆兄会分子,结果遭到杀身之祸。不管政变是不是居兰和“居兰运动”发动的,埃尔多安都已经与土耳其这支最大的现代政治伊斯兰力量彻底翻脸。土耳其政府如果不采取彻底的清算手段,能保证个别漏网之鱼不仿效当年的埃及刺客吗?当然,这并不是说,靠着严重扩大化的逮捕,就能让埃尔多安避免这一风险。然而不论怎样,靠和解、靠宽恕、靠任何披着中产阶级温文尔雅面纱的政治手段,都不可能把土耳其带回到2016年7月15日之前了。
把对手赶尽杀绝并不是什么多光彩的事情,在奥斯曼历史上,却是反复上演的宫斗戏码。当年,伟大的苏丹“征服者”阿赫迈德二世为夺帝位,曾把自己年幼的弟弟淹死在浴缸里。当然,可以争辩说,21世纪的人类社会不能容忍这种血淋淋的政治逻辑,拿历史掌故说事没意思。但埃尔多安刚刚发誓不能拖延对叛乱者的死刑判决,杀气腾腾令人不寒而栗,也确有在21世纪的土耳其恢复19世纪的奥斯曼政治风格的迹象。
且慢,埃尔多安说杀人就杀得了吗?毕竟他还不是苏丹。当年,土耳其政府也曾宣布判处被抓获的库尔德工人党领袖厄贾兰死刑,好几千个日夜都过去了,厄贾兰还照样稳稳当当地活在监狱里。居兰和参与政变的居兰分子们是不是应该被明证典刑,在土耳其民众看来,是有争议的。而厄贾兰做为让土耳其头疼了好几十年的分离主义头目,应该被处决,是土耳其绝大多数民众的共识。在要不要以法律的名义杀人的问题上,左右土耳其决心的,不仅仅是国内民众的态度,还有国外的政治压力。土耳其不敢处决厄贾兰,也就很难真的置欧盟的态度于不顾,成批量干掉有真有假的叛乱分子。
除国际因素以外,埃尔多安也不可能不考虑把武装部队逼到绝境、激起第二次政变的风险,毕竟让一个人选择是丢官罢职还是掉脑袋,与让一个人选择是在法庭上还是在大街上掉脑袋,是完全不同的问题,所导致的后果也会完全不同。
很大程度上,埃尔多安目前的气势汹汹是这位政坛老手符合土耳其传统的政治表演。土耳其政府现在以关闭基地、重新评估美土关系为威胁,要求美国交出居兰,美土关系看上去岌岌可危。说句有点阴谋论色彩的预判,要是没有把握确信美国决不会交出居兰,埃尔多安很可能都不会提出这种要求。试想,万一居兰真的被引渡回国,埃尔多安怎么对付这位前盟友呢?公开处决他,无异于向境内外所有的居兰分子和居兰同情者宣战;长期关押他,居兰有糖尿病且年届八旬,万一在监狱中亡故,不是政治谋杀也会被说成是政治谋杀;再说了,假如有一天有人铤而走险、趁着埃尔多安不在总统府,把居兰抢出来送到那所据说有金漆马桶的大宫殿里去,埃尔多安岂不是自寻倒霉?而让居兰待在美国,可以让土耳其有理由和美国打悲情牌抱怨牌,何乐而不为呢?埃尔多安不是第一次说狠话,也决不会是第一次静悄悄地改变自己的态度
很多人惊讶于埃尔多安大规模逮捕清算手段的迅猛,土耳其全国总人口不过八千多万,现在被扔进监狱里的或者甩到大街上的,已经有好几万人。说这些人都是叛乱分子,显然不合情理。要是真有那么多叛乱者,7月15日的那个午夜政变也就不至于很快就呈现一边倒的态势了。埃尔多安手里有一份早就拟好的逮捕名单,应该是确定无疑的。但这能证明是他自导自演的这么一出,就像当年的纳粹德国的国会纵火案吗?真相到底如何,在埃尔多安已经几乎把土耳其高级法官一扫而空之后,恐怕永远都不会有人能再说明白了。
不过,至少有一种可能性是存在的。那就是埃尔多安等待对手出昏招已经等待了很久,仓促而就的政变遇上早有准备的对手,就是这样一个结果。即使没有政变,埃尔多安也会寻衅向“居兰运动”下手。利用这个机会横扫居兰势力,顺便把从另一个方向、也就是世俗主义的角度看埃尔多安不顺眼的政治力量也一并清算,在法律上可能没有多少依据、但在政治上却是个很划算的买卖。
对于埃尔多安来说,反对者就是反对者,无所谓左右之分。但从土耳其的未来发展态势和政局走向而言,埃尔多安政治地位的进一步强化,是以“居兰运动”的失势为代价,还是要再拉上世俗主义者陪葬,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很多评论或多或少地对政变失败表示惋惜,或者预言,土耳其做为一个国家,最后的希望已经破灭。这种惋惜和预言恐怕不是对居兰分子心存同情,而是对埃尔多安强硬的行事作风、以往的政治倾向合并起来所导致的对世俗主义者的打击,感到担心。
有些人根本不接受是军队中的居兰分子发动政变这一指控,认为这就是世俗派的最后反击。也有些人即使承认政变不是世俗主义者发动的,也担心埃尔多安会让世俗主义者和居兰分子一道被埋葬,从而在土耳其建立起强大的伊斯兰保守社会。对土耳其未来的忧虑,其实是对伊斯兰极端主义扩张的担心。在当前整个中东的地缘政治背景下,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但是,埃尔多安在强硬清算政治对手之后,一定会把国家带回到奥斯曼帝国时期吗?一定会让伊斯兰教在土耳其政治中发挥主导作用吗?一定会像人们所悲观预言的那样让土耳其成为伊斯兰保守主义、甚至是伊斯兰极端主义新的大本营吗?
就像土耳其军队早就不是世俗主义的坚定堡垒一样,埃尔多安也早就不是那个靠挥舞着宗教旗帜、为自己谋求民众支持的政客了。实际上,如果埃尔多安还继续坚持表现自己的宗教倾向的话,居兰分子也许不会如此冒失地给他送上神助攻。埃尔多安和居兰分道扬镳,权力斗争是核心,而居兰分子们所使用的借口恰恰是埃尔多安背弃了自己的宗教理念。
摆在胜利者埃尔多安面前的有两条路。其中一条路是,大权在握以后,迅速大规模地在全国推行伊斯兰化进程。这符合埃尔多安的政治倾向,但未必符合他的政治利益。土耳其世俗化搞了八十多年,就算军队这块金子招牌已经黯然失色,普罗大众的社会观念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其实,自凯末尔去世之后,土耳其世俗化的真正堡垒就是土耳其的民众,而不是那支军队。军队以往能够轻易政变成功,是因为民众相信军队,现在连一次像样的政变都搞不出来,归根结底,也是因为民众不再相信军队了,但民众是不是已经转向,相信正发党和埃尔多安呢?至少在眼下,民众的支持还不是一张可以让埃尔多安随便填写的空白支票
埃尔多安强力推行伊斯兰化不但会让土耳其的地缘政治环境更加困难,堵死进入欧盟的大门,严重恶化与美国的关系,也会在土耳其国内造成尖锐的社会对立,伤害埃尔多安的执政基础。以目前埃尔多安的政治地位而论,用这种激进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并非多么有吸引力的政策选项。说到底,埃尔多安首先是个政治家,而且是一个恋栈权位、永无餍足的职业政治家。
以埃尔多安的政治智慧,不可能想不到他可以在组织上打垮“居兰运动”,但如果继续执行与“居兰运动”的理念本质上并无差别的伊斯兰化政策,会孕育出更多的居兰同情者。这对埃尔多安有什么好处?
另一条路是,扫荡了居兰分子之后,将政策适当回调,争取劫后余生、惴惴不安的世俗主义者的支持,与之结成某种不稳定的联盟关系。世俗主义者在大清洗后,元气大伤士气低落,埃尔多安伸出橄榄枝,他们只会感激涕零,决不敢做仗马之鸣。收编了这支力量,再辅之以对心怀怨恨的居兰分子穷追猛打,埃尔多安岂不是惟我独尊洪福齐天?就政治利益计量,这条路更有助于埃尔多安王朝的建立和巩固。
所以,对土耳其失去最后希望的担忧,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悲观的。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埃尔多安在清算政敌的时候干了些什么,而在于他在土耳其唯我独尊以后会干什么。“三岁看老”这句话,在老百姓的家长里短中可能是成立的,但在政治上,昨天发的誓,今天都可以不认,更何况是没有既定标准也没有明确承诺的所谓政治理念了。埃尔多安会不会彻底颠覆凯末尔的政治遗产,要看他需不需要这么做,而不是他觉得这么做是否符合他的价值观。至少在现在,埃尔多安并不需要靠在土耳其小学校里重开清真寺、强制妇女戴面纱、男人留起大胡子这一套来巩固自己的权力
即使是站在时代浪尖上的人,也免不了被一个又一个浪头推着走。土耳其军队可能真的完了,但土耳其的未来方向并没有确定,要看推举着埃尔多安的浪头到底向哪个方向去,而这一点,并不是身处在中东大变革漩涡当中的土耳其所能单独把握的,土耳其的事情还远远没有完。
焦点
我是上海大学土耳其研究中心,军事政变背后,当代土耳其政治如何变迁,问我吧!
上海大学土耳其中心 2016-07-16 354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土耳其政变,埃尔多安,居兰,世俗原则,伊斯兰化

相关推荐

评论(8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