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漏洞报告平台突然停摆:乌云说在升级,漏洞盒子说没被查

澎湃新闻记者 杨鑫倢

2016-07-20 09: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袁炜事件”可能成为中国“白帽子”黑客江湖的转折点。
7月20日凌晨,中国最大漏洞报告平台乌云网(WooYun)突然无法访问。网站公告称,乌云及相关服务将升级,并称将在最短时间内回归。
漏洞报告平台乌云网暂时关闭升级。
与此同时,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现,7月19日,企业级互联网测试平台漏洞盒子宣布,暂停接受互联网漏洞与威胁情报。“白帽子”黑客报告漏洞的页面已经无法查看。(编注:在IT界,“白帽子”指的是正面黑客,他们发现系统安全漏洞,不会恶意去利用,而是公布漏洞,让系统所有方提前修补漏洞。)
乌云网和漏洞盒子均是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共享平台的合作方(一共3个)。后者是由国家计算机网络应急技术处理协调中心,联合国内重要信息系统单位、基础电信运营商、网络安全厂商、软件厂商和互联网企业建立的信息安全漏洞信息共享知识库。
对于这次漏洞报告平台的关闭原因,可以从漏洞盒子管理团队的公告中看出端倪。公告称:“近期,漏洞盒子管理团队将对互联网漏洞与威胁情报项目中的流程制度、规范等进行梳理。在改进的过程中,暂停该项目相关漏洞与威胁情报接受,新的流程将于近期上线。相信能够帮助‘白帽子’与企业之间建立真正信任的关系。
外界猜测,乌云和漏洞盒子的内部整顿行动,可能与国内“白帽子”黑客圈子里关注度最高的“袁炜事件”有关联。
被逮捕的“白帽子”黑客袁炜父亲的公开信《白帽子检测漏洞到底是不是犯罪?》内文。
据京华时报报道,袁炜是乌云上的一名白帽子。2015年12月,他在乌云提交了其发现的婚恋交友网站世纪佳缘的系统漏洞。在世纪佳缘确认、修复了漏洞并按乌云平台惯例向漏洞提交者致谢后,事情突然发生转折。世纪佳缘在一个多月后以“网站数据被非法窃取”为由报警,4月份,袁炜被司法机关逮捕。在不久前的第四届网络安全大会上,袁炜的父亲发出公开信为儿子鸣冤,让袁炜的遭遇成为网络安全圈的热门事件。
世纪佳缘CEO吴琳光对此事也高度关注,并亲自回应称:“在警方披露调查结果前,世纪佳缘并不了解网站攻击者与漏洞提交者有何种关联。世纪佳缘报警是出于对用户隐私和公民信息安全的考虑,并不针对任何个人或组织。
“袁炜事件”引发了IT业内关于“白帽子”黑客行为边界的大讨论。
国内黑客界教父级人物、腾讯玄武实验室总监于旸在微博写道:“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按《刑法》285 条第2款及相关司法解释,入侵获取金融证券系统身份认证信息10条以上、一般系统500条以上,就可以判刑。”
正邪的分界线也绝没有那么清晰:‘白帽子’在未授权情况下对某网站或服务器的渗透测试,和真正准备盗取数据的黑客所做的准备工作是一模一样的。区别只在发现漏洞后的处置上,是报告给管理者,还是盗走数据卖掉。”软件从业人员“苏莉安”认为。
相关人士认为,如果乌云无法为“白帽子”提供相应的保护、辅导、支持、规范、自律等措施,“白帽子”黑客被捕之后也没有提供法律支援等措施,那么乌云只是保留作为漏洞报告平台的工具属性,但其社群属性就被淡化了。
“如果最终判定构成犯罪,将对整个‘白帽子’群体造成极大的震慑,没有‘白帽子’还敢去给网站寻找、发现漏洞,这对于企业的商业利益以及用户的信息安全都是非常不利的。”长期研究IT行业的律师赵占领说。
不过,漏洞盒子方面回复澎湃新闻称,这次调整没有受到政府和第三方的干扰。漏洞盒子一直在跟政府和行业协会公开透明合作,没有非法不正当的商业行为。
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共享平台的另一合作方——补天漏洞响应平台尚未受到影响。截至7月20日凌晨2时,澎湃新闻还能在网上看到“白帽子”黑客发现并报告的漏洞。记者注意到,该平台为奇虎360公司旗下,并写有《白帽子行为规范》,“对于在补天漏洞响应平台发布的漏洞,白帽子需要保证研究漏洞的方法、方式、工具及手段的合法性,补天漏洞响应平台对此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乌云是中国最早的漏洞报告平台,成立于2010年5月,主要创始人之一为百度前安全专家方小顿——这位1987年出生的国内知名黑客“剑心”,因在2010年2月和百度创始人兼董事长李彦宏一道参加湖南卫视《天天向上》节目,因为女友高歌一首而为人所知。
乌云网聚集了一群爱好安全技术的“宅男”,他们也被称作“白帽子”黑客,为计算机厂商和安全研究者提供技术上的各种参考以及漏洞bug的修复。他们在乌云上分享漏洞,只有得到核实并已经采取防范措施解决问题后才会被公开漏洞详情。
如家酒店等开房信息泄露、13万条铁路售票网站网站12306用户数据泄露、腾讯7000万QQ群用户数据泄露等一系列曾经轰动社会的泄漏事件,均最早在乌云网上由白帽子报告并引起平台方的重视。
对于“白帽子”找到的网络安全漏洞,中国厂商的回应并不算热情。顶尖“白帽子”黑客团队KEEN负责人王琦曾告诉澎湃新闻,中国厂商有时候会给予酬金,但大多数时候仅仅表示感谢。
探索
我曾经是“白帽黑客”,关于网络安全问题,问我吧!
孤独大白 2016-06-07 63 已关闭提问
责任编辑:杨鑫倢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7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