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涿鹿辞职局长:教改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受益者大多沉默

澎湃新闻记者 王哿 岳怀让 钟煜豪

2016-07-21 14: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对话涿鹿辞职局长:教改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受益者大多沉默
河北涿鹿县教学改革全面叫停,县教科局长辞职“抗议”【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愤怒、委屈、孤独。
体制内官员郝金伦很少公开表达自己的情感。
7月20日,澎湃新闻独家报道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教育和科技局原局长郝金伦,以辞职的方式,“抗议”自己推行的教育改革遭遇全面叫停。
43岁的郝金伦曾在涿鹿做过多年的乡镇党委书记。2013年8月份,郝金伦“上调”县直部门,出任教育和科技局局长、党组书记。
在县教科局局长任内,郝金伦推广了“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思维可视化技术、学习力课题、元认知心理干预技术等新方法。其中,“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包括四个环节:设疑自探、解疑合探、质疑再探、运用拓展。这与传统的课堂教学有所不同。
郝金伦的努力虽然得到了一些教育业内人士的肯定,但也引发了当地部分学生家长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课改后课堂上教师讲课不足,希望恢复到“满堂灌、题海战术、考试排名”等传统模式上去。
澎湃新闻了解到,涿鹿县近百名学生家长因反对“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曾于今年7月初到县信访局反映该问题,并提出要求罢免郝金伦。
涿鹿县官方7月5日发布消息称,县委县政府重视教育工作,充分尊重民意,经县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全面停止全县中小学“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
对郝金伦而言,这是一场失败告终的改革。
他举例说,就像做一个专业的手术,病人家属都来干预,很可笑。
7月20日上午,郝金伦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对于自己辞职“抗议”以及两年来的教改探索,他还有些话要讲。
郝金伦在涿鹿中学听班会课。图片来自网络
这就像一个手术,可病人家属都来干预
澎湃新闻
:为什么要在涿鹿推广“三疑三探”?
郝金伦:“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模式改革源自河南西峡县,传统课程的模式对孩子伤害太厉害了,题海战术,像衡水(中学)那样教是不行了。
在全国的教学改革中有上百种模式,但是有六个字贯穿其中,自主、合作和探究。过去的教学模式是孩子们张着嘴等着灌,这是大不同。教育部提出来的自主、合作和探究,各地根据不同的情况进行实践。
我2013年8月份到教科局工作,担任局长以后就开始研究和探索教学改革模式。“三疑三探”在涿鹿县已经实施两年多了。2014年5月份,涿鹿县所有的学校都开始启动,但不是所有学生都参与,从部分试点班级开始。
澎湃新闻:你个人如何评价“三疑三探”?
郝金伦:“三疑三探”这种模式很好。北京十一中学李希贵校长……所有内行的人都觉得很好,外行人充满了焦虑。打个比方,做一个肿瘤的手术,这个是非常专业性的,但是病人家属都在要求怎么做怎么做,这是在干预。很可笑。这是非常极端的比喻,但是很恰当。
澎湃新闻:当地部分学生家长,甚至还有内部人士对你提出过质疑。
郝金伦:一直有不同的声音,原来老师们上课内容讲了十几遍了,教了十几年了,就凭一只粉笔就能把这个课程非常顺利地上下来。留点作业就可以下课了。但是现在这种课程,学生们即时生成一些疑问,课堂上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学生们经常提出一些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和难题,思维是非常发散的,这样就对教师过去备好课的固定模式提出了巨大的挑战。现在教师就得花大量时间去准备这堂课,花大量时间去学习。
过去老师讲一道题,结束了就可以了,但是现在学生经常把一道题用十几种方法解答出来。这样孩子的思维无形中迅速地打开。老师如果解答不上来就觉得很尴尬了。有些教师一开始是反对的,后来我们给教师减压,师不必不如弟子,课堂上出现老师不能把控局面的话,老师要非常坦率地跟学生讲,老师没有研究到,下来我们一起研究。这样下来,师生关系就非常融洽。
刚开始,老师会觉得没面子,我怎么能有不会的呢?我们就给老师减压,让老师们大大方方地说,这个老师不会。六十个学生六十个脑瓜肯定比一个强,更何况老师的岁数大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们比老师强岂不是更好。这就说明是老师的成功,后来老师的观念转变了,也就释然了。
澎湃新闻:多少人支持你?
郝金伦:90%的学校几乎没有反对的声音。回顾一下旧模式,难道家长们就没有反对的声音吗?任何一种模式都会有杂音。不要寻求一个模式征服所有家长和孩子,那是不现实的。
自认为受害的成了叫嚣者,受益者大多沉默
澎湃新闻:县里的处理你满意吗?
郝金伦:当时部分家长去拉条幅、上访。很多老师情绪波动也很大。
其实当时县里处理这个事情应该非常简单——找每个人谈心,如果你就是想上传统的课程,我们就给你组织最好的老师讲,各取所需。你想上这种自主探究式课程你就上。但县里为了更快地把这件事情平息,就采取了全面停止的方式。
澎湃新闻:有人说县里这么处理也是根据民意。
郝金伦:这是什么民意啊?十万家长来了200人。200多人能代表十万多人的民意吗?现在是自认为受害者成了叫嚣者,而真正受益者大多数选择沉默。
澎湃新闻:有学生家长还去县里举报你了。
郝金伦:县里成立调查组到学校调查过上访人反映的五个问题,比如说我对支持改革的校长就重用提拔,不支持的未经任何组织程序就免职。这是对我的污蔑。
所有提拔的校长都是德能勤技第一位的,免掉的校长肯定是有问题的,但是我得对他们的政治生命负责。
有些话是不能说的,比如说哪个校长和女教师有私情,大会上不能这样说。被免的人没意见,私下都沟通过了,但是其他人会为他“鸣不平”,会把这种“不平”归结到改革上。我比窦娥还冤呢。所有校长的任免都要上局务会,都有记录,都有据可查。
我对衡水模式非常嗤之以鼻,它很“变态”
澎湃新闻:现在你已经辞职了,怎么看这两年的改革?
郝金伦:这种改革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的,在张家口就涿鹿一个县是这种模式。经过两年的试验,公立的涿鹿一中,一本上线翻了一番,此前每年是30到40人,今年94人,老师学生什么都没变。这个成绩在张家口比较靠前,在河北没有可比性,好生源都被好学校抢走了,我们剩下的都是学习成绩较弱的,我们现在是以弱胜强。
衡水中学宣传说上清华北大多少、一本多少,你怎么不说全省的尖子生都到了你们那?衡水(中学)的模式我非常嗤之以鼻,衡水(中学)的模式很“变态”。
不能把孩子们狂热的学习视为艰苦奋斗,我认为衡水(中学)的孩子不是艰苦奋斗,是对一个孩子潜力的提前透支,不是挖掘,透支和挖掘就不是可以划等号的。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对话涿鹿辞职局长

继续阅读

评论(6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