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生产潜艇、火箭用钢的东北特钢,为何沦为“违约王” ?

澎湃新闻记者 王灿

2016-07-24 21: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7月19日,一名员工在东北特钢大连基地检查产品表面质量。  东方IC 图
在4个月的时间里连续7次债券违约,东北特钢开了地方国企债券违约先河;在对债权人承诺不会“债转股”后,才过去一个多月,东北特钢又开始单方面计划通过“债转股”脱离困境。
那么,是什么压垮了这家辽宁省第二大国企,北方最大的特钢企业,让它沦为“违约王”?危机的种子,在东北特钢2008年为实行技术升级改造而进行巨额投资时,便已埋下。
截至2014年的6年间,东北特钢累计投入300亿元,实施国内外特钢企业最大规模技术改造,并计划在未来3年完成特钢品种在高端市场的新布局,高温合金、高强钢等产品将占领国内民品市场份额35%以上,1/3产品实现外销或替代进口。
如今三年计划还未走完,升级还未完成,东北特钢却已负债累累。
前期300亿技术改造投资,让东北特钢负债累累
2004年,东北特钢由国家原三大骨干特钢企业——大连特钢、抚顺特钢、北满特钢重组而成,主要经营特种钢,用途包括潜艇、火箭等。其主要控股股东是辽宁省国资委。作为东北最大的特钢企业,辽宁省一度想将东北特钢打造成中国最大的特钢集团,而现在其却面临负债累累以及债券屡屡违约的窘境。
国开行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9月末,东北特钢资产总额527.26亿元,总负债达444.73亿元,资产负债率84.35%,公司面临较大流动性压力。而近年来因为拖欠贷款,东北特钢已先后多次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为何东北特钢会陷入如此窘境呢?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查阅此前公开报道发现,刨除近年来经济下行导致钢铁行业不振等因素外,前期300亿技术改造升级投资规模过大或是使东北特钢负债累累的根本原因之一。
中债资信的分析报告称,东北特钢近年来仍保持盈利的状态,但是利润规模并不大,而且公司其他应收款较大,资金被占用规模较大且时间也较长。具体而言,从2008年起东北特钢大连基地搬迁改造,导致公司债务负担大幅上升,资产负债率从2007年的65.85%持续加重至2010年的87.35%,加上后续又新增大型材厂的投资,近年来公司资产负债率一直保持在84%至85%之间,债务负担重,偿债指标较差。
据辽宁日报2013年9月的报道,近几年,东北特钢集团三大基地同步进行了大规模的全面技术改造。大连基地投资160亿元引进国际一流的工艺装备,建成了世界最先进的10条现代化特殊钢专业化生产线;抚顺基地斥资百亿元,形成了国防军工和高科技领域国际一流水平的工艺装备;北满基地则规划投资227亿元,进行全面技术改造。
2014年7月辽宁日报报道,据统计,此前东北特钢已累计投入近300亿元,实施了国内外特钢企业最大规模的技术改造。彼时,东北特钢计划未来3年完成特钢品种在高端市场的新布局,高温合金、高强钢等产品将占领国内民品市场份额35%以上,1/3产品实现外销或替代进口。
如今,三年未到,东北特钢已背负巨额债务。即便说技术改造升级是企业不断发展的动力来源,但在钢铁繁荣时期进行巨大投资,使得东北特钢在行业萎靡之时不得不接受巨额负债的现状,这也是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的一个普遍现状。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今年3月28日,东北特钢发行的“15东特钢CP001”宣告违约,开启了地方国企债券违约的先河。此次债券违约,也像是推翻了的多米诺骨牌,自此,东北特钢后续到期的债券全部违约。
但有媒体报道称,其实,东北特钢的这次债券违约本是有可能避免的。证券时报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当时,主承销商国开行曾主动与发行人和控股股东辽宁省国资委沟通,愿意提供流动性支持,并表示已经准备好兑付资金,同时还愿意一揽子考虑为国开行主承销的其他存续债项兑付提供资金支持。但是,辽宁省地方政府的相关部门一直未予以回应。
在7月20日召开的东北特钢2015年第一、二、三期短期融资券第三次持有人会议上,债券持有人要求调查辽宁国资委在处理东北特钢违约债券的过程中是否有不作为。
在东北特钢多次发生债券违约及其引发的风波被诸多媒体报道后,作为东北特钢控股股东的辽宁省国资委和辽宁省政府还都未就此事公开发声。
不是办法的办法:“债转股”
7月20日,东北特钢2015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第三次持有人会议在大连召开。一位参会的银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东北特钢的发言人在会上表示,公司70%的金融债券将通过债转股的方式解决。
这一说法和此前网上传的《省政府东北特钢工作协调领导小组会议精神传达提纲》中提到的的债转股方案一致。但对此解决方案,东北特钢此前并未和债权人商议过。而在会议上,债权人当场对该方案坚决反对。
此前一天,在东北特钢2015年第一、二、三期短期融资券第三次持有人会议上,东北特钢董事长董事也称要进行债转股。据界面报道,该会议上的具体方案包含三点内容:一是由债务人推出“债转股方案”;二是尽快引入新的投资人;三是实现整体上市,进军资本市场。
上述银行人士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东北特钢2015年度第一期超短期融资券之前的两次持有人会议上,东北特钢的态度都是不对此进行回应,但此次在会上直接提出债务重组方案中70%的金融债务是以债转股的方式解决。
该人士称,虽然此前有媒体报道过,也有听过传言,但仍觉得出乎意料。不过,对于该方案的具体流程和运作程度,东北特钢并没有给出详细的说法。
至于东北特钢是否会采取债转股的形式解决问题,其外宣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并没有否认。其称,“我们国家目前还没有关于债转股相关的法律法规和具体政策,是否最终采取债转股的形式解决问题,现在还不太好说,因为这毕竟不是单方面就可以提出来的,它需要各方协商解决的一个过程。现在企业这边也是在争取投资人的理解和支持,企业自3月份违约开始,也是一直在积极运作这件事。”
值得注意的是5月底,在债权人的要求之下,东北特钢承诺“不会进行债转股及不会恶意逃废债”。如今看来,虽然东北特钢尚未公开宣布将会采用债转股的形式解决问题,但至少债转股已成为其选择的方式之一。
在目前债权人坚决反对债转股甚至希望东北特钢破产的前提下,东北特钢能否就债转股和债权人达成一致,尚未可知。即便双方可以达成一致,但确实如东北特钢外宣负责人所言,国家目前尚未有相关可行的法律规定和具体政策,该方案在短期内也无法实施。
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郑玉春此前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称,此前中钢重组方案也有传闻称有一半债务通过债转方式解决,和现在东北特钢债转股的传闻差不多。现在辽宁省政府也没有办法,已经没有巨额资金去补东北特钢的大窟窿了,但偌大的一家地方企业,当地政府不可能说关就关,这可能是当地政府“没有办法的办法”。他们选择“债转股”的方式给企业输点血,暂时过渡一下,但这并不是根本的解决方案。同时,目前还没有类似债转股的案例,估计东北特钢和中钢一样是先提出这个方案,也在看后期国家是否会有相关政策法规落地。
有银行人士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现在东北特钢和债权人方面都僵持不下,双方的方案都无法取得对方的认可,只能等待中央层面来拍板了。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东北特钢,辽宁,银行,债券,违约,技术升级,投资,澎湃,澎湃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32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