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7岁男童目睹爸爸沉塘溺亡,家属:水塘挖建一年未设警示

澎湃新闻实习生 喻晨朴 记者 林山

2016-07-25 20:5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老父亲蒋家智指认事发水塘,手指方向为下网处。  澎湃新闻实习生 喻晨朴
蒋家门口,顺着一条宽敞的水泥路往左手走,百米开外,就是一处面积约5亩的水塘。
2016年6月18日是一个周六,34岁的蒋德勇和往常周末一样,带着妻子和7岁的幼子童童(化名),从南京城区回到位于六合区程桥街道桂花大队金小冲小组的老宅,和双亲相聚。
当晚,蒋德勇带着幼子童童来到屋门口的水塘捉鱼时,不慎失足溺亡在水塘。
事发时,7岁的童童呆在田埂上,吓得目瞪口呆,一声不吭。蒋德勇的父亲蒋家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事发至今已月余。但如此深的水塘,事发到现在,还是没有装上警示牌。
幼童吓呆,好一会儿才开口指认现场
从水里捞上的残破的渔网。澎湃新闻实习生 喻晨朴
父亲蒋德勇的突然离去,让幼子童童开始变得沉默寡语。
爷爷蒋家智向澎湃新闻回忆说:“丧事当天,童童看到爷爷哭,又看到妈妈哭,他也哭得很凶。现在,他一听到有人提他父亲的名字,就开始掉眼泪,好像一下子就长大了。”
事情要回溯到6月18日,当天下午三时许,童童随父亲蒋德勇来到水塘,下网。
傍晚,蒋德勇的妻子正站在院子门口,猛然听见从水塘方向传来的两声“救命”,“救命”。她马上告诉公公蒋家智。正在喝酒的蒋家智摔下酒杯便奔向水塘。
蒋家智来到水塘边,问童童,“你爸爸在哪儿?”
7岁的童童吓得目瞪口呆,不发一言。
“我们处在丘陵地带,村子里没有河,这一带的人普遍不会游泳。当时我心里又慌又急,只能站在水塘边上摸索,我是第一个到现场的人,我恨自己‘为什么不会水’,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及早用竹竿摸索水底的情况’。”蒋家智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时,满满的自责。
五六分钟过去了,水塘旁,有三个路人经过。蒋家智喊他们过来帮忙救援,可他们三人既上了年纪也不谙水性。
蒋家智着急,又转而问呆立在岸边的孙子:“你爸爸到底沉在哪里了?”
童童往水塘中央一指。随后,家人按照童童指的方向,将已没有生命体征的蒋德勇打捞了上来。
家属:水塘从去年夏天挖建至今,从未设立警示牌
“由于修整河埂,这个池塘被清淤,塘底变得高低不平,最深处有两三米。”蒋家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从去年夏天开挖到现在,都从来没有立过一块警示牌。”
南京市六合区程桥街道桂花村村委书记秦家胜告诉澎湃新闻,蒋德勇出事的水塘,在2015年进行土地整治工作时曾被清淤,以扩大蓄水能力。“雨水聚集后,一来水的净化能力得到加强,二来可以在旱季应急,而且也可以给村民提供洗衣等方便。”
案发地的村民小组长蒋家富向澎湃新闻介绍,挖建该水塘主要是为灌溉农田,由政府负责招标施工队具体执行,政府有监督施工的职责。“水塘开挖一年多,蓄积的是雨水,但挖的一个3米多深的坑一直没有回填平整,留下隐患。”
南京市六合区教育局宣教科耿姓负责人表示,童童是该区某小学的一年级学生,他们将联系该生的班主任和相关老师,对孩子提供额外的关注和关照。此外,六合区教育局将抽调一些教育心理学相关专业人士,对孩子进行系统的心理辅导。
秦家胜书记也告诉澎湃新闻,事发后,“我们桂花村委会向蒋家送上了4000元的慰问金。”
截至7月25日,案发地的水塘尚未树立警示牌。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京,六合区,水塘,溺亡

继续阅读

评论(21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