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 | 让IMF总裁拉加德出庭受审背后的法国政商局

澎湃新闻记者 李莹莹

2016-07-26 14: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IMF总裁拉加德 东方IC 资料
7月22日,正在中国的IMF总裁拉加德收到了一个坏消息,尽管她依然正常参加23日-24日在成都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
当天,法国最高法院驳回来自拉加德的上诉请求,裁定拉加德将面临“疏忽公职,滥用公众资金”的审讯,检方指控其在担任法国财长期间,滥用职权为法国商业及政界大亨塔皮(Bernard Tapie)输送了4.05亿欧元的利益。塔皮案涉及法国企业家兼前政界人士塔皮和该国政府之间的多重官司,主要涉及的标的则是著名运动品牌阿迪达斯的股权。
法国最高法院的发言人表示,拉加德涉及“轻微渎职”,虽然这是一项相对来说较轻微的控罪,不过一旦罪名成立,拉加德最高可被判一年的徒刑以及罚款1.5万欧元,目前具体开庭日期待定。当然,如果指控成立,这样将影响IMF:时任法国财长的拉加德2011年7月5日出任IMF总裁,任期5年,并在今年获得连任,刚过去的7月5日,拉加德开始其第二任期。
实际上,早在2011年拉加德刚出任IMF总裁时,法国共和国司法法院就开始对拉加德涉及到的塔皮案展开调查,起初涉案的罪名是“共谋滥用公共资金和伪造文书”,该法院主要负责审理涉及现任或前任政府阁员职务犯罪案件。到2014年8月26日,拉加德已经被四次传唤,并被正式确定要进行司法调查。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还表达了对拉加德的信任。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章程规定,理事会有权决定是否终止总裁的职权。
2015年12月,法国一家地方法院裁定,拉加德必须在法国共和国司法法院出庭受审。对此,拉加德提起了上诉,此次则是法国最高法院对上诉的裁决。
那么塔皮案到底是怎么回事?拉加德又是怎么牵扯进去的呢?
塔皮是法国政坛和商界的一个“另类”人物。他出身底层社会,胆大、聪明。一生做过的职业不计其数,终于从一介平民变成亿万富豪,做过政府部长,也曾当过法国著名球队马赛队的老板。
2009年法国记者德尼斯·德蒙皮翁曾出版了一本书——《塔皮与萨科齐:理解丑闻的几把钥匙》,详细披露了塔皮与里昂信贷银行故事的来龙去脉。 1990年7月,当时塔皮正在经营一种专门收购破产公司、然后经过改造后再出手的生意。塔皮当时看中了面临困境的著名体育品牌“阿迪达斯”,出资16亿法郎将其购下。当时主要向他提供贷款的就是法国国家银行之一“里昂信贷银行”下属的SBDO(西方投资)银行。两年后,塔皮被左翼社会党总统密特朗看中,任命为城市部部长。当时“阿迪达斯集团公司”经过整顿后,经营状况仍然没有改善。1992年公司亏损高达创纪录的5亿法郎。塔皮无力支付这笔亏损,也无力归还银行贷款,更无精力在政治与生意两条船上来回折腾,因此决定将公司脱手。
塔皮委托里昂信贷银行代理出售事宜,并亲自将价格定在20亿法郎的价格。里昂信贷银行接受了。这样,塔皮在这笔生意上实际上还是狠狠地挣了整整4亿法郎。其中主要投资并进行实际管理的,是瑞士巨富罗贝尔·路易—德雷福斯。因为投资这一企业有风险,故投资方在签约时做了一项期货协议,有权优先购入其他人所持有的股权。投资者中包括两家海外银行。1994年2月,路易—德雷福斯出资46亿法郎从其他投资者手中购下了“阿迪达斯”的全部股权,为其贷款的仍然是SDBO银行。到1995年“阿迪达斯”在法兰克福挂牌上市时,身价暴涨至110亿法郎,相当于17亿欧元。
(这里必须补充说明一下,里昂信贷贷银行成立于1863年,曾是法国最大的银行,并作为国家所属银行长期存在,到2003年,该银行资不抵债,宣布破产,法国农业信贷银行及法国巴黎银行都收购其部分资产。直至2013年,法国财政部才宣布,借贷45亿欧元以解决里昂信贷银行破产造成的债务问题。)
这个时候,这时已经离开政府的塔皮又出现了。他将里昂信贷银行告上法庭。塔皮指控,1993年2月他将“阿迪达斯”出售给路易—德雷福斯时,里昂信贷银行其实是幕后操纵者。塔皮称,两家海外银行都是里昂信贷银行的“下属银行”。而且里昂信贷银行故意让他低估“阿迪达斯的真实价值”,从而低价出售,转手间背着他挣了一大笔钱。于是,一场旷日弥久的官司拉开了帷幕。此处值得一提的是,按照法国媒体的报道,塔皮是一个拥有巨大能量的人,尽管塔皮是个左翼政治家,但他却是很多右翼政治家的私人朋友,包括曾于2007年-2012年担任法国总统的萨科齐。因此,外界的质疑时,塔皮案容易受到政治因素影响。
塔皮案的诉讼过程是这样的:
在1995年起诉后,经过一年多的审理,1996年巴黎商业法庭判决塔皮胜诉,里昂信贷银行应支付给塔皮6亿法郎。塔皮认为太少而上诉。
到2005年9月,法国巴黎上诉法庭再判塔皮获胜,并将罚金提高至1亿欧元。这回轮到里昂信贷银行提出上诉。这时双方便对簿法国最高法院。
2006年10月,法国最高法院撤销了上诉法院10项判决中的8项,特别是认为此案中里昂信贷银行的责任仍有不清之处,赔偿塔皮的问题也就谈不上。因此驳回上诉法院重新审理。
按照上述提及的法国记者书中的说法:如果真的从头再来重新审理的话,这一次,塔皮胜诉的机会已经不多。但令人蹊跷的是,就在官司打到最为紧要的关头,最高法院撤销大多数上诉法院判决的翌日,里昂信贷银行一方却提出要让仲裁法庭来调解。
根据法国法律规定,涉及一桩私人商业纠纷时,由于官司拖延时日漫长,因此当事双方在一致同意的情况下,可以建立仲裁法庭进行仲裁,也就是“私了”。但这一次,当事一方是国家,以法国财政部为代表;而另一方则是塔皮。对此,法国部分舆论及当时的反对派追问为什么?官方的解释是为了这场司法纠纷,国家已经支付了1000万欧元的诉讼费,所以要尽快结束这场官司,以免纳税人的钱不至于被浪费。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拉加德被牵扯进来。她于2007年出任法国财长,按照法国媒体的报道,在拉加德指挥下,争议双方选择了成立三人仲裁庭来解决这一纠纷。仲裁法庭由双方共同指定三名法官来对案件进行裁决,裁决结果将是不可逆转。 2007年10月,争执双方成立一个仲裁法庭来调解。不到一年,2008年7月,仲裁法庭的判决结果公布。仲裁倾向塔皮一方,裁决里昂信贷银行(也即法国财政部)赔偿给塔皮总计4.05亿欧元。
不过,这一裁决很快酿成了轩然大波,并被反复质疑。在法国总统换届后,法国司法部门撤销了这一裁决,并对仲裁案展开了刑事调查。2015年12月,巴黎上诉法院宣布,塔皮夫妇和塔皮集团旗下公司的司法清算人须共同退还4.0462308254亿欧元,此外还要加上2008年以来的利息以及仲裁费。
不过塔皮方面并没有服判,声言不服上诉法院的裁决,向法国最高法院提起了上诉。目前,该事件仍在进行中。
此处可以再提到的是,不少言论指向拉加德只是执行时任总统萨克齐的指示,塔皮是萨科齐竞选总统的赞助者。
责任编辑:黄武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