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街头一男子滋事后在派出所审讯室戴头盔死亡,检方调查

澎湃新闻记者 王万春 发自云南大理

2016-07-27 07:2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武汉男子在大理市公安局审讯室的监控视频。视频来源 家属提供(01:33)
近五个月了,彭建新夫妇一直在为弄清楚儿子彭明镜的死因奔忙。
“妈妈,我要去云南大理旅游,看看苍山雪、洱海月。”今年3月3日,彭明镜告诉母亲王桂芳后,独自从湖北武汉离家前往云南大理。半个月后,家人接到他死亡的消息。
7月19日,彭建新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3月19日,他和妻子王桂芳在大理市殡仪馆看到了儿子彭明镜的遗体,发现他从头到脚有多处伤。
彭明镜是如何死的?彭建新说,在看到儿子遗体当天,大理市政法委、检察院、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夫妻,彭明镜因砸别人的车、电脑被警方抓获,而后在大理市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审讯室接受审讯时死亡。
家属查看了派出所审讯室的监控视频。虽然没有声音,但画面清楚记录了彭明镜生命中最后1个多小时的整个过程。视频里,有民警踩彭明镜的脚背、踢其双腿,并用胳膊肘按压其肩、头,还有未穿警服的人员把摩托车头盔扣在他头上,彭明镜一度极力争扎。
针对上述说法,7月21日,大理市公安局副政委周建民向澎湃新闻表示,警方作为当事方不宜表态,等待第三方调查结论。
大理市检察院相关负责人对澎湃新闻称,检方已依照法定程序展开调查。
一个人的旅行
36岁的彭明镜至今未婚。今年3月初,他告诉父母要独自去大理旅游。父亲彭建新说,“我让他(指彭明镜)跟妈妈一起去,他却要坚持要一个人。最后,只好让他一个人去了。”
在彭建新眼里,儿子性格不急躁,脾气好,身体也健康,就是爱喝点酒,炒股是他的主要工作。
这是彭明镜第一次前往云南大理旅游,彭建新说,儿子在大理也没有朋友。
彭建新告诉澎湃新闻,3月3日下午,儿子彭明镜从武汉家中出发,乘飞机前往昆明。出发时,他身上带了1万元现金和一张有5万元存款的理财卡。彭明镜飞抵昆明再包车赶到大理时已是3月4日凌晨。
彭明镜的银行卡消费记录显示,3月4日凌晨,他入住大理市下关镇机场路的洱海龙湾假日酒店,3月13日退房;3月14日再次入住,17日凌晨2时退房。
3月17日15时许,彭明镜住进下关镇建设路皇朝大酒店。这家酒店的大堂李姓经理回忆,当时是一对年约20岁的年轻男女送彭明镜到酒店,帮他订了一个单间后离开。“他(彭明镜)在大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双手一直在抖。”
王桂芳告诉澎湃新闻,3月17日下午,儿子跟她通电话报平安,说大理的风景不错。那时她并没察觉到有何异常。
异常举动
3月18日7时许,彭明镜独自走出皇朝大酒店。据彭建新称,彭明镜再次被人们注意到,是在距皇朝大酒店3公里外的大理市经济开发区漾濞路金达酒店。
该酒店餐厅刘姓经理回忆,在酒店二楼宴会餐厅,彭明镜走到餐厅中部一张圆桌旁扯起嗓门大喊:“你们还在这里吃啊,这酒店被我买下了!”
听闻声响,刘姓经理与另一名工作人员走过来。据刘姓经理向澎湃新闻描述,她们发现彭明镜坐在椅子上,翘着腿,一只手搭在椅背上,抬头望着她俩,双手不停地抖动、眼神发直。刘经理以为对方喝了酒,凑近闻了闻,却没发现酒味。
但随后彭明镜又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他先是从兜里掏出一叠钞票和一张银行卡,顺手抛洒在餐桌附近的地上;而后起身走到旁边餐桌一名正在吃早餐的女孩背后,抱住女孩大声说:“这餐厅的老板就是你啦!”女孩吓得大叫,旁边男子见状准备起身打人,刘经理赶紧制止。
刘经理随后将钱和银行卡捡了起来,数了下共有5300元现金。看到彭明镜异常举动后,金达酒店工作人员打电话报警。
担心彭明镜从餐厅中间的护栏翻身坠落,刘经理一直跟着他,并搬椅子让彭明镜坐。“我发现他的双腿也在抖动,整个人抖动得(比之前)更加厉害。”
民警很快赶到现场,刘经理和同事将钱和银行卡交给民警。彭明镜随后起身,下楼梯走出酒店。民警跟随彭明镜出去后,将钱和银行卡交还给彭,和他握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后离开。
彭建新说,他不清楚儿子为何会有如此奇怪的行为。
涉嫌滋事被警方带走
让彭建新更没想到的是彭明镜之后的举动。
监控视频显示,离开金达酒店的彭明镜沿漾濞路行走,3月18日9时许,他走到漾濞路的南方电网计量中心自动化班办公室门口。在路边静坐抽烟约15分钟后,彭明镜突然起身,踢了路边一辆白色轿车。“他好像一开始踢错了,又换了个白色的轿车踩,”彭建新说,视频中,儿子爬上车头,坐在挡风玻璃前的引擎盖上,并将雨刷器弄坏。
彭建新说,踩完白色轿车后,儿子走进南方电网计量中心自动化班办公室,不足两分钟,被七八名男子推出门外殴打,“三次打倒在地,派出所民警赶到时,我儿子已躺在地上”。
几分钟后,大理市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民警先是走进南方电网计量中心自动化班办公室,出来后将倒地的彭明镜双手反铐,带回派出所。
对于3月18日早上发生的事情,南方电网计量中心自动化班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当时不值班,不了解情况”。而隔壁的几间办公室内,几名男性工作人员表示,当天确实有一名男子行为异常。“因为他损坏了我们的办公设备,我们才报警。”对于打人一事,他们均表示“不清楚”。
彭建新想不明白的是,儿子滋事被打,警方赶到铐走了儿子,却没有带走涉事另一方的人。警方给他的解释是,了解到彭明镜被殴打的情况后,作了补充调查和笔录。
死在派出所审讯室
澎湃新闻发现,从漾濞路南方电网计量中心自动化班办公室到大理市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步行只有5分钟左右路程。
彭建新夫妇从大理市警方处获得的一段时长1小时18分钟的视频显示,3月18日10时8分,双手被反铐的彭明镜被民警架着双臂带进派出所声像监控审讯室。
进入审讯室后,民警将彭明镜按坐在限制椅上,用椅前的卡板卡住前胸,并用绳子束缚住双脚,独留彭明镜在审讯室内。
视频中,彭明镜一直在动,似乎在不停喊叫,但视频录像没有声音。彭建新说,民警解释称,线路出了故障,导致没有声音。
视频显示,10时10分至45分,有民警踩彭明镜的脚背、踢他双腿,用胳膊肘按压彭明镜的肩部、头部,将头压到胸前的卡板上又拽起来反复摁压多次,并给彭明镜增加了一副手铐。其间,彭明镜多次试图跟民警交流,但民警对他并未理会。
10时55至11时18分,一名未穿警服的男子拿来一个白色的摩托车头盔,扣在彭明镜头上,将他整个面部罩住,并留下一名身着协警制服的工作人员看守,该工作人员坐在一旁看手机。彭明镜则一直挣扎,斜着身子试图和看守的工作人员交流,并摇晃身子和甩头。约8分钟后,他低头把头盔甩掉。
看守的工作人员捡起头盔,试图再度戴时,彭明镜后仰身子躲避,但摩托车头盔最终还是罩住了他的整个头部。看守的工作人员再次用胳膊肘按压彭明镜的肩、头部,将头压到胸前的卡板上。
11时21分,前倾着身子的彭明镜头戴头盔趴在桌子上,疑似抽搐了一下后,就再没反应。
11时22分至25分,看守的工作人员摘掉彭明镜的头盔,摇晃拍打彭的肩膀,并在鼻孔处用手指试探。随后,有3名身着警服的民警走进审讯室,并解开两个手铐和脚,几人将彭明镜抬离限制椅后平放在地上。
约17分钟后,120救护人员赶到现场,实施一系列抢救后,彭明镜被认定死亡。
事发的大理市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办案区
尸检报告
3月19日,在大理市公安局办公室,大理市政法委、检察院以及大理市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相关负责人,向家属讲述了彭明镜的死亡经过。
家属转述大理市公安局纪委书记杨光泽的话说,彭明镜因砸人车子、电脑,被带往派出所审讯室接受审讯时死亡。因彭明镜有自伤、自残、碰撞、反抗等行为,所以警方采取了戴手铐、绳子捆脚、戴头盔等强制措施,是依法办案。
家属还转述参与通报的大理市人民检察院一名乐姓副检察长的话说,具体死因需进行尸检,“若尸检结果发现公安民警在执法过程中有涉嫌到犯罪行为,一定为你们撑腰;若确实是由病变原因导致的死亡,也请家属理智面对。”
6月24日,彭建新收到了大理市公安局委托的医学司法鉴定意见书,尸检报告显示:彭明镜没有吸毒、喝酒的迹象,在重度脂肪肝、肝肾功能不全的基础上,因心传导系统病变及冠心病致急性心功能不全而死;其死前所受损伤和情绪激动为其死亡发生的诱发因素。
尸检报告上,对外伤的检查认定
尸检报告鉴定结论
“我儿子没有病史,就算有病,为什么偏在那个时候死了?”彭建新说,大理市警方还一度托人转达希望和解,以申请民政救助的方式解决此事。
“我说也行,就提了600万,但至今没有下落。我们也不想和解,走司法程序讨一个真相。”彭建新对澎湃新闻称。
7月21日,大理市公安局副政委周建民向澎湃新闻表示,对于死者家属的质疑,因检察院正在调查还无结论,且警方作为当事人,不宜表态,“我们现在越描越黑,等待第三方的调查结果吧”。
大理市检察院相关负责人称,事发后,检察院第一时间介入依照法定程序展开调查,目前还没有完成初查,不便透露细节。待调查结束后,第一时间向社会通报整个案情的来龙去脉及民警是否要担刑责。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武汉男子 死在审讯室 头盔

继续阅读

评论(7.3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