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全景透析之四:预言篇(上)

天下第一郭

2016-07-30 13: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自从剧集的第六季结束之后,我就一直在各种国内外网站看评论、搜信息。最近出来的一则消息是,《权力的游戏》制作人称该剧预计还剩13集,共计两季。
老实说,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毕竟对于原著而言,《魔龙的狂舞》之后,马丁大叔还挖了太多的坑没有填,冰与火之战的格局也才刚刚有点眉目。即使多条重要支线已被编剧大刀阔斧地砍掉,但要用短短13集的篇幅让那么多前期的故事线汇聚在一起,还要出兵去北境与夜王开战,失去了马丁大叔指导的编剧真的能完成这样的任务吗?
其实不用看原著,我相信已经有不少观众能够感受到剧集在第五、六季那种明显的、刻意在向前推进的安排。这种刻意极大削弱了《权力的游戏》初始那种宏大格局带来的观感,如果再着急收尾的话,最后两季的质量不容乐观。不过我的担心纯属多余,这部现象级美剧即使真的狗尾续貂,相信广大观众也还是买账的。毕竟追看了那么久,谁都想知道最终的结局。
说到结局,今天的重点来了。我在上一篇里说过,马丁早在书中用各种预言和诅咒为角色命运与剧情走向理好了脉络。诅咒多涉及个人,而预言则关系故事整体的发展。我将用两期的篇幅,为大家理一理书中出现过的重要预言以及围绕预言形成的关于结局的猜测,其中有些是冰火圈比较公认的信息,有些则是我自己的观察总结。欢迎冰火迷们共同探讨。
今天这一篇,我们只说最重要的那个,就是贯穿《冰与火之歌》全部线索的“关于龙与预言之子”的预言。
关于龙
我们都知道“冰与火”所指代的,是以长城外“夜王”带领的“冰”与“预言之子”率领的“火”之间的对战格局。冰与火之战将超越以往在维斯特洛大陆的任何一次战争,彻底改变七大王国所有人的生活。
经过五部原著的说明,我们现在已经明确了抵御夜王大军的方法,包括:
1. 黑曜石,也叫龙晶,可以杀死异鬼,在龙石岛上有大量龙晶矿藏;
龙晶制成的枪头
2. 瓦雷利亚钢,是一种由瓦雷利亚人锻造的注入魔法的钢铁,在维斯特洛存量稀少,可以杀死异鬼;
3. 火,能够杀死受异鬼控制的尸鬼,但对异鬼是否有用待查。
现存的瓦雷利亚钢剑之一:塔利家族的“碎心”
与今天的主题无关的前两项就不再赘言了,重点在第三项,也就是火。“火”在原著中还有个别名叫做“龙息”(也叫做“龙焰”),作为一种可以自主产生火的生物,龙在冰与火之战中的作用不言而喻。恰好,在异鬼们开始引起守夜人重视的同时,身在多斯拉克草原的龙妈在丈夫卓戈卡奥的葬礼上通过献祭孵化了三条已绝迹于维斯特洛多年的龙。
龙原产于亚夏的阴影之地,被瓦雷利亚人发现并驯养。瓦雷利亚的末日浩劫之后,仅剩的五条龙由“流亡者”也就是维斯特洛坦格利安家族的祖先伊纳尔·坦格利安带到了龙石岛。龙有几个特性:
《冰与火之歌》中的巨龙,右上角为“黑死神”,左上角三条为龙母的龙。图片来自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
1. 理论上如果龙一直活着就可以一直长大,但必须是在野外的环境。征服者伊耿的巨龙“黑死神”贝勒里恩活了两百岁,去世的时候长到了能够一口吞下猛犸象的大小。坦格利安家族后来在君临饲养的龙都圈养在龙穴,所以越来越小,寿命也都不长;
2. 龙的是一种没有性别的生物,可雌可雄,伊蒙学士就曾对山姆说过:“真龙不分男女”;
3. 龙是一种具有高等智慧的生物,能够根据主人的意志判定自己的敌人和朋友。每条龙在一个阶段只认一个主人,只有当原主人死去,才会再认一个新主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同时驾驭两条龙;
4. 只有具有古瓦雷利亚血统的人才能够驾驭龙,目前在维斯特洛,只有拥有坦格利安家族或瓦列利安家族血统的人才有可能驯服龙。瓦列利安家族也是来自瓦雷利亚的一支古老家族,居住在潮头岛。篡夺者战争之后,他们向劳勃·拜拉席恩投降,列入龙石岛的管辖范围。至今,瓦列利安家族仍效忠于龙石岛的前任封君史坦尼斯·拜拉席恩;
5. 龙和魔法一向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在龙绝迹于维斯特洛的多年里,巫师们的魔法失效,维斯特洛的冬天越来越冷。自从龙妈孵化了三条龙之后,各种魔法开始复活(包括红袍僧索罗斯能够多次复活唐德里恩伯爵),位于学城的玻璃蜡烛也被点燃。玻璃蜡烛是在末日浩劫之前从瓦雷利亚带至学城的奇形怪状的黑曜石蜡烛,在丹妮的三条龙出现之前已多年无法点燃。古自由城邦的巫师可以利用这种蜡烛的火焰进入别人的梦中展示幻象或是与远在万里之外的人通讯。一位亚夏的女巫师魁蜥曾多次利用蜡烛出现在丹妮莉丝面前告诫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关于魁蜥的预言,我们下一期会详细说。
了解了龙的这些特性之后,我们不难看出一条明朗的故事线——得龙者得天下。
丹妮莉丝的三条龙将会是抵御夜王入侵的重要力量,每条龙所认的主人,也即三位驭龙者则毫无疑问会是这场战争的领导者。鉴于瓦列利安家族在故事中几乎没有篇幅,我们可以肯定的说三位驭龙者一定是拥有坦格利安龙族血脉的人。
龙妈已经在《魔龙的狂舞》中成功驯服了卓耿,成为了它的主人,那么谁会是剩下的两条龙——雷哥和韦赛里昂的主人呢?答案早已呼之欲出,冰火圈内公认的另外两位驭龙者分别是琼恩·雪诺与小恶魔。
刚结束的第六季剧集基本坐实了这两个猜测。囧雪是莱安娜与雷加王子的遗腹子,同时拥有龙族血脉和“狼灵”的能力,又是最早在长城直面异鬼的守夜人,成为驭龙者可谓众望所归。况且,丹妮莉丝就是以从未谋面的哥哥雷加来为雷哥命名的,雷哥认雷加的儿子囧雪为主人估计就是马丁大叔的意图所在。
莱安娜托孤
再说小恶魔,虽然目前有些读者还是对他是疯王与乔安娜私生子的猜测有所怀疑,但不要忘了,在第六季中,编剧特地安排小恶魔下到地牢里直面过两条脾气不好的龙。要知道,龙可不是你想见,想见就能见的。在书中,多恩亲王的儿子昆廷·马泰尔,就是因为想把龙放出地牢来解弥林之危而活活被龙焰吞噬(这个以后我们会详细讲)。
小恶魔去地牢这个安排看似无意,其实已经是在暗示他是拥有坦格利安血脉能够驭龙的人。虽说编剧把原著改的七零八落,但毕竟马丁大叔在确定把版权卖给HBO拍电视剧的时候,已经将大结局告诉了两位编剧,相信他们对于三条龙的主人这个原则性问题不会乱改。
在原著中,提利昂从小就对龙有一种无法解释的痴迷,加上他特殊的外貌,出生的时期,泰温公爵对他的态度以及上期讲过的“弑亲者诅咒”,我认为小恶魔是龙家后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如果还要说一条牵强些的证据,那就请看提利昂(Tyrion)和韦赛里昂(Viserion)的名字,都是以后缀“rion”结尾的,以我对马丁大叔的了解,这不太可能只是个巧合。
小恶魔与龙
关于预言之子
贯穿《冰与火之歌》全书脉络的最大线索是一条来自五千年前亚夏古书中的预言,预言第一次完整出现是在《列王的纷争》以洋葱骑士为POV的章节,预言这样说:
“长夏之后,星辰泣血,冰冷的黑暗将笼罩世界,在这个恐怖的时刻,将有一位战士自烈火中拔出燃烧之剑,那把剑是‘光明使者’,英雄之红剑,持有该剑者便是亚梭尔·亚亥转世,而他将驱离黑暗。”
这条预言古已有之,历史上曾有多人被视为预言之子,比如雷加王子。历史上也有许多学士、巫师、女祭司一直在研究这条预言、等待或是积极寻找这传说中的“预言之子”。
红袍女祭司梅丽珊卓就是其中一员,在《冰雨的风暴》中,她第二次对洋葱骑士提及这个预言时,又加入了一些新的内容:
“长夏之后,星辰泣血,亚梭尔·亚亥将在烟与盐之地重生,并唤醒石头中的魔龙。”
因为龙石岛一直被视为“盐与烟之地”,而且名字又叫做Dragonstone,所以她才会笃定的认为龙石岛的封君史坦尼斯就是预言之子。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红袍女祭司错得很离谱。
那么预言中提及的这位亚梭尔·亚亥是个什么人呢?
传说在八千多年前,黑夜笼罩大地,异鬼降临人间。他们从极北之地而来,手持薄如刀片的寒冰之剑,将死者复活为他们战斗。森林之子和他们的盟友先民与之展开了英勇的战斗,却节节败退。就在战况不利之时,一位来自东方的叫做亚梭尔·亚亥的人,手持一把名叫“光明使者”的宝剑,带领人民与异鬼展开殊死搏斗,最终成功将他们赶回了永冬之地,史称“黎明之战”。但亚梭尔·亚亥并不是一开始就具备与异鬼抵抗的能力的。《列王的纷争》中,海盗头子萨拉多·桑恩给洋葱骑士讲了另一段关于亚梭尔·亚亥的传说。
“为了向黑夜挑战,亚梭尔需要锻造一把英雄之剑。他不眠不休地劳作了三十天三十夜,当他把剑插入水中冷却时,剑却碎了。他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于是他从头开始。这一次他打了五十天五十夜,这把剑比上一把还要好,最后的成品比上次更精良。亚梭尔·亚亥抓了一头雄狮,准备把剑插进野兽的红心,借此冷却剑身,没想到剑还是断裂粉碎。第三次,亚梭尔·亚亥终于知道要怎么做了。他怀着一颗沉重的心,花了百日百夜铸剑。铸剑完毕后,他唤来了自己的妻子妮莎·妮莎,让她敞开胸膛,把冒烟的剑插进了她仍在跳动的心脏。妮莎·妮莎的血液、灵魂、力量和勇气全部注入了那把剑,光明使者终于铸成。”
亚梭尔·亚亥将未铸成的光明使者插进妻子妮莎·妮莎的心脏。
根据亚夏古书的预言,亚梭尔·亚亥的转世也就是“预言之子”是决定“冰与火”、“光明与黑暗”孰胜孰败的关键。一旦预言之子失败,人类世界将永远陷入夜王的控制,再无翻身之地。
那么,关于《冰与火之歌》最大的问题来了,究竟谁才是古书中提到的“预言之子”呢?
注意:从现在开始,我所讲的都是我自己的分析猜测,有可能和梅姨一样错得离谱,几年之后会被啪啪打脸;但是,在马丁没有公布最终答案之前,每个读者都有权利按图索骥形成自己的理论。
剧迷们应当都记得第二季开头在不同地方的天空出现的那颗红色彗星,这颗红色彗星对应了亚夏预言中在“长夏之后”的“星辰泣血”,而就在红彗星出现的同时,三条龙诞生于多斯拉克草原。龙出现的时机和它们在抵抗夜王战争的作用,给了三位驭龙者非同寻常的“主角光环”。作为冰与火之战的领袖人物,“预言之子”产生于三位驭龙者之中顺理成章。
在写这篇文之前,我看了许多的读者评论。大家的争论或者说预期大多集中在“预言之子”是龙妈还是囧雪?龙妈应该和囧雪在一起还是和小恶魔在一起?收拾了瑟曦之后,龙妈、囧雪、小恶魔谁会坐上铁王座(还有相当一部分认为铁王座是属于布兰的)?
在针对这些争论发表我自己的意见之前,我想请大家、尤其是看过原著的读者们向后退一步,先跳出这些争论审视下“冰与火”这个故事的宏观格局。
在异鬼入侵、维斯特洛甚至整个冰火大陆都将永远殁于黑暗的生死时刻,谁坐上铁王座、谁让七大王国臣服于脚下对于故事本身真的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吗?
这就好比今天各个国家还在因为各种国际争端你搞我我搞你,结果明天一觉醒来,唉呀妈呀,外星人打到了家门口。你觉得这种时候谁是老大,谁GDP最高,谁和谁有没有蛇鼠一窝还重要吗?同仇敌忾、保卫地球才是每个人想都不用想就会立即作出的决定,不是吗?
换句话说,冰火之战已经完全超越了铁王座的权力之争,它不关乎成王败寇,而是紧系人类存亡。它虽将吞噬无数人的生命,但同时也给维斯特洛提供了打破几千年传统格局、实现彻底超越的机会。
没错,在我看来,“超越”才是马丁大神著述“冰与火之歌”的根本意图。为此,他特地选择了三个特殊的龙骑士——一个女人,一个侏儒,一个私生子。这三个人,若是根据维斯特洛的传统,都绝无可能成为铁王座之主。
马丁就是要用一场前所未有的存亡之战、三个被遗忘在正统之外的人,彻底打破旧世界,迎来新希望。
所以,关于铁王座归属的问题,我的意见是,在冰与火之战结束后,这个用龙焰融化俘虏利剑做成的玩意还会不会存在都是另说。当然,世界总是需要领导人的,只是不一定还会是铁王座。新格局下怎么玩,就要看马丁对自己心中理想世界的构想了。
被排除在“正统之外”,是三个龙骑士的共同点,但他们的共同之处不止于此。
三人都是生于血床之上,即他们的母亲都是因他们的诞生而难产死去;三人在自己的前半生都过着寄人篱下(提利昂主要是精神上)、对自己的存在充满疑虑、饱受他人漠视的生活。这样的经历,使得他们对别人的痛苦感同身受,比之高高在上的一般王者贵族,更富同情心,也更有可能创造一个公平美好的新世界。
正是他们的共同之处和马丁选定三个龙骑士(不是两个,也不是一个)的事实,让我猜测——“预言之子”有三人,或者说这三人合起来才是“预言之子”。对此,我有两种走向的分析。
第一,如果三人都符合“预言之子”的条件,即“预言之子”有三人。
再来看一遍梅姨对预言的转述。
“When the red star bleeds and the darkness gathers”,当星辰泣血和黑暗聚集之时,这印证了红彗星的出现和长城外异鬼的活动。“Azor Ahai shall be born again amidst smoke and salt”,亚梭尔·亚亥将在烟与盐之中重生。这句话中除了“盐”“烟”这两个明显信息外,最终要的是“born again”。它的字面意思有两层,一是说亚梭尔·亚亥的转世,另有一层则暗示“预言之子”是要“重生”的。最后一句是“to wake dragons out of stone”,唤醒石头中的魔龙,按字面意思是让龙来到世界上。
根据预言,丹妮莉丝毫无疑问是符合条件的。红彗星第一次出现在多斯拉克草原,正是在卓戈卡奥的葬礼上。龙妈在大火中孵化了三条龙,她的泪水代表了“盐”,大火产生了“烟”,三条龙从龙蛋化石中诞生,而龙妈自己也在这场同时失去丈夫和儿子的献祭中重生了,她从此不再是需要依靠强者的小女孩,而走上了成为Dragon Queen的道路。
那么囧雪呢?琼恩·雪诺在长城被守夜人刺杀时,原著里是这样写的:“Then Bowen Marsh stood there before him, tears running down his cheeks”,刺杀囧雪的守夜人之一波文·马尔锡在向囧雪捅刀的时候哭了,眼泪即为“盐”;“Jon fell to his knees. He found the dagger’s hilt and wrenched it free. In the cold night air the wound was smoking”,他的伤口在冒“烟”,正是在“盐与烟之中”。重要的是囧雪的重生比之丹妮更为彻底,他的肉体是真正在刺杀中死掉了。而关于囧雪如何“唤醒石头中的魔龙”,我觉得可能会和他是如何复活的过程有关。根据预言中提及的顺序,要先复活才能从石头中唤醒魔龙,且“dragons”也不一定就是指真正的龙,有可能是和龙有关的魔法、武器、古籍之类,这一切只能等马丁大神在《凛冬的寒风》里揭晓了。
至于提利昂,直到《魔龙的狂舞》,好像都并没有使他具备预言条件的事件发生,但我不能因此就排除他也是预言之子的可能。毕竟囧被守夜人杀害也就是《魔龙的狂舞》最后几章的事情,在那之前,大家都曾一致认为龙妈是唯一的预言之子的。
需要多说一句的是,有些读者认为星辰泣血和黑暗聚集必须和亚梭尔·亚亥重生同时发生才算预言准确,我觉得这有些过于考究了。英文预言里的“when”只是指代一个时间段,是说红色彗星的出现和异鬼活动之后,亚梭尔·亚亥就该重生了,并没有他重生时一定要有星辰泣血和黑暗聚集同时发生的意思。
第二,三人合体完成亚梭尔·亚亥重生的使命。
这个想法在最近看留言时产生的,但建立在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上对于琼恩·雪诺是预言之子的分析的基础上。除了上一段提到的琼恩被刺杀时对“盐与烟之中重生”的符合,还有几点重要线索:
1. 冰火目前五部书里唯一一次在正文中出现“冰与火之歌”字眼是丹妮莉丝进入不朽神殿后看到的关于雷加的画面——雷加指着伊莉亚公主怀中的婴儿说:“他就是预言中的王子,他的歌便是冰与火之歌。”雷加王子很早就知道关于亚梭尔·亚亥的预言,他认为自己的儿子就是预言之子,只不过那时候他只有一个伊莉亚公主的儿子。伊莉亚的儿子已死(待查),但囧雪还活着,囧雪作为史塔克家族与坦格利安家族的血脉,正好是冰火交融,这成为他是预言之子的有力证据;
2. 在书中,琼恩曾做过一个梦,梦中他手持一把燃烧之剑与异鬼作战,这符合亚梭尔·亚亥手持“光明使者”对抗黑暗的预言。 且“琼恩告诉山姆,他常常梦中回到临冬城。他梦到自己走在长长的空荡的大厅里。他的声音回荡,却无人应答。他在找一个人,但他不能确定究竟是找谁,有时是父亲,有时是罗柏,有时是艾莉亚,有时甚至是班扬。但他从来没有找到谁,城堡总是空无一人。接着他发现自己站在墓穴的门前,他知道自己必须下去,但他却不想下去。他害怕等在里面的东西,不是古代的冬境之王,而是其他什么东西。他尖叫着说他不是史塔克家的人,这里与他无关,但这却没让他有一点点好受,而且他必须往下走。于是他继续前进,没有火把照明。路越来越暗,越来越暗,直到他想尖叫,接着,他醒了。”琼恩必须面对的这个使命很有可能就是预言之子的使命。
3. 另外,梅丽珊卓在长城与光之神的交流中,她希望从火焰中的到亚梭尔·亚亥的线索时,但她只看到了琼恩。
以上这些是维基对于琼恩就是预言之子做出的分析,我个人认为很有道理,但如果琼恩就是亚梭尔·亚亥转世,那么丹妮莉丝和小恶魔算什么呢?书中不断强调的“龙有三个头”还有三条龙必须有三个龙骑士的安排不就有些多余了吗?
亚夏古书上的预言说明了亚梭尔·亚亥的重生是为了抵御冰冷的黑暗笼罩世界,同时也明确表示光靠亚梭尔·亚亥是不行的,他还必须有一把“Lightbringer, the Red Sword of Heroes”。而从亚梭尔·亚亥铸剑的传说中又可以看出,要想铸成“光明使者”,还必须有他的妻子妮莎·妮莎的献祭。
总结一下就是,要想真正完成预言之子的使命,必须同时满足三个条件——亚梭尔·亚亥本人,妮莎·妮莎还有那把名为“光明使者”的剑。
“三”个条件和“三”条龙、“三”个龙骑士的安排会是巧合吗?——不会。
我们暂且假设琼恩就是亚梭尔·亚亥,那么要完成使命,他需要找到“光明使者”,还需要妮莎·妮莎某种方式的献祭。
目前,冰火圈内对丹妮会扮演妮莎·妮莎的角色的分析有些道理,我本人认为,如果真的是需要三个人合体完成使命,那么丹妮=妮莎·妮莎是说的过去的。现在把对丹妮是妮莎·妮莎的分析列举在此:
1. 在亚梭尔·亚亥的英雄纪元,东方大陆最强大的政权是古吉斯帝国。后来古吉斯帝国被突然崛起瓦雷利亚帝国毁灭。但是他们的文化没有消失,流传至今。奴隶湾的文明就是建立在古吉斯帝国的废墟之上,他们的语言也来源于古吉斯帝国的语言。当丹妮解放奴隶时,奴隶们高呼的“Mhysa! Mhysa!”,即“母亲!母亲!”就是一句古吉斯语。这与妮莎·妮莎的名字Nissa Nissa,很可能是同一种文字在不同记载中的漂变。(本段摘自冰与火之歌中文维基的“亚梭尔·亚亥的重生一定是琼恩”一文);
2. 丹妮莉丝在不朽神殿里听到的关于自己一生“三团火焰”的预言,以及“烈火新娘”,都有暗示她最后有某种程度的牺牲的意味。关于丹妮的其他预言,篇幅关系,我们下期再细讲。
亚梭尔·亚亥和妮莎·妮莎都就位了,现在还需要找到“光明使者”。为什么说找到,而不是铸就,是因为在“黎明之战”里,“光明使者”已经铸成,这么重要的武器,总不可能打完仗、建好长城就扔了吧?我认为,这个重要任务将会由小恶魔来完成。
除了他作为第三个龙骑士总得发挥别人发挥不了的作用外,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是囧和龙妈之间的联系,就像“光明使者”把亚梭尔·亚亥与妮莎·妮莎在上一场黎明之战中联系起来一样。在书中,截至目前,囧和龙妈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虽然有伊蒙学士、莫尔蒙家族的这种潜在联系),而提利昂是唯一一个既见过琼恩又见过丹妮的人。在《权力的游戏》里,他跟随囧来到长城,听取了一些关于异鬼的传闻;在他后来执政君临担任国王之手期间,他是唯一一个想着要为守夜人增派人手而不是把异鬼入侵视为无稽之谈的人;到了《魔龙的狂舞》,他见到了龙妈,虽然还没来得及说话龙妈就骑着卓耿飞走了,但相信他像剧集中那样正式认识丹妮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提利昂就是那个会把长城的“冰”与龙妈的“火”串成一线、打通故事大脉络的人,而且他的博学多闻和聪明头脑,是寻找“光明使者”这种任务的最佳人选。
由此,三条龙、三个龙骑士、三人合力完成预言之子拯救世界的使命,就是我对于《冰与火之歌》最大谜题的见解。
能力有限,只能分析到这程度,供大家参考(如果意见不一,不要喷我)。下期见!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冰与火之歌

继续阅读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