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件“京师瓷”捐给北师大?文博专家:必须先鉴定真假

陈若茜 屈伸

2016-07-27 16: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面对近来网上热议的北师大瓷器捐赠事件,文博专家许勇翔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高校办博物馆、接受人家捐赠文物,事先必须经过鉴定,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北师大瓷器捐赠事件”新闻当事人邱季端。
“高校办博物馆、接受人家捐赠文物,事先必须经过鉴定,这是原则性的问题。”“文化部门要出面,承担起监管作用,不然这个市场将越来越乱、越来越不像样。”面对网上热议的6000件陶瓷器捐北师大,以及成立北师大邱季端中国古陶瓷博物馆这个事件,中国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上海博物馆研究员许勇翔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专访。
澎湃新闻:你如何看待网上热议的6000件陶瓷器捐北师大,以及成立北师大邱季端中国古陶瓷博物馆这个事件?
许勇翔:“北师大捐赠”这个事件我是上礼拜刚知道,看了以后挺吃惊的。微信上有关于瓷器的图片,我一看这些个图片,觉得问题来了。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校长等出席了捐赠仪式,还有我们的相关人员,什么中国某某委员会的会长姚政、某某博物馆的研究员雷从云都出场了,笑话闹大了。去年,浙江师范大学也在捐赠事件中闹过风波。
据说中国的大学,每年都有获得经费支持筹办大学办博物馆,所以现在的高校都在办博物馆。如果一年度的博物馆经费不用掉,会涉及下一年度经费的划拨问题,所以大学建博物馆也跟政绩一样的,大家都想去建,这不是不好,但具体看你怎么个建法,你办的是文物类型的博物馆,那么有没有专业的人士替你把关?像北师大接受人家捐赠的6000件陶瓷器,又欲成立古陶瓷博物馆,当然我们不反对大学建这种类型的博物馆,但前提是得确保捐赠的东西(藏品)是真的。博物馆是保管人类文明精华的地方,不是垃圾堆也不是仓库。
比如瓷器,涉及到时代不准确的,也不是完全不可以收,你可以选几件作为样品,作为研究学习的对比资料,但是不能一股脑儿打包全收下,我让景德镇生产就是了。现在不是我们搞专业(鉴定)的人说它是(北师大接受捐赠的陶瓷器)假,就是让景德镇做仿古瓷器的人说,人家都笑歪了嘴了啊,纷纷打电话发微信说许老师你看,这个怎么能变成这样一种事情呢。鼎鼎有名的师范学堂啊,怎么接受这种捐赠呢,启功先生如果还健在的话,我看这件事情不一定是这样处理的。我的一个观点就是,高校办博物馆、接受人家捐赠文物,事先必须经过鉴定,这是原则性的问题。不鉴定会出大问题的,毕竟你代表的是国家的大学。
澎湃新闻:所以说不单单是专业的人士说北师大接受捐赠的陶瓷器是赝品,连做仿古瓷器的人也暗地里觉得好笑,那您本人的意见呢?
许勇翔:我可以开门见山地说,这不是真的,我一般不说人家东西是真的假的,我说这个东西它是瓷器没错,但是这个东西年份很浅,我说比你年龄还小呢。如果真的是永乐、真的是宣德、真的是元代的,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不说瓷器是赝品,因为瓷器又不会自己开口说话,如果别人是为了利益骗人说瓷器是某个年代,那当然是真赝的关系了。所以北师大接受捐赠,但你门口不拦、不做鉴定,你把不真的东西都吃进来了,闹了笑话。捐的人肯定都说自己的东西都是国宝,是真的呀,但从照片来看是开门假,完全不像说的那么一回事,这种东西北师大不该接受的。作为国家的大学,不仅自己丢脸,也丢中国人的脸,有朋友笑话北师大的博物馆应该叫“北师大邱季端潘家园地摊瓷博物馆”。
邱季端收藏的部分陶瓷器。
澎湃新闻:你刚刚提到,高校建博物馆,接受捐赠没有把好关,这是其中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所谓的专家去站台,这些专家里有文博系统的内部专家,也有社会上的专家。
许勇翔:站台,搞文物鉴定是我们文物系统内部的专业,但是文物部门里哪些人是能搞文物鉴定的,是真正懂文物鉴定的,我们内部是清清楚楚的。并不是你在文物部门待过,跑到社会上就能做文物鉴定。现在社会上有一种误区就是认为只要你是从上海博物馆出来的、从故宫博物院出来的,就懂所有文物,就能鉴定文物,这两者之间实际上不是画等号的。另外也不是所有博物馆出来的人都懂文物鉴定。中国的博物馆,实际上只有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天津艺术博物馆、沈阳故宫博物院可以算艺术博物馆,其他省市的都是地志类博物馆,讲的都是以地方历史为主的博物馆。地志类的博物馆的专业力量就是搞考古,艺术鉴定是艺术博物馆的强项,我们有一些同志,迎合了市场,专门在社会上拼命地做鉴定,这无非是咱们现在说的一切为了钱嘛。
你说雷从云懂鉴定吗?我不认识这个人,我前天问国家博物馆的一个同事,他说不懂的,他是文博系统的行政干部啊。而姚政原来是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委员会的,我也不认识,据说现在已经被除名了,他之前不是为了汉代玉凳跟周南泉两个人闹笑话了。而周南泉是故宫博物院工艺部的,我看他倒是不大会看东西的,因为出了很多洋相了,实在是无能的。你搞文物研究的就搞文物研究,你搞实物鉴定的就搞实物鉴定,这是两回事,完全不一样的,就如医学院的教授,不能到医院开刀一样, 所以这东西就是这么出的毛病。另外像上海社会科学院的许明,我也不认识,据说是本世纪初凑巧跟随北京市文物局组织的专家团到伊朗、土耳其考察元青花,从此就自变成为元青花领域的专家,听别人说他是“国宝帮”的军师啊,许多文物领域的闹剧都是“国宝帮”整出来的。
所以现在就牵涉一个未解决的问题,就是专家胡乱做鉴定造成的后果,当事人是否要负刑事责任。你去帮公家的博物馆要不要负刑事责任,目前没有相关规定涉及这个问题。比如你经营一个民营博物馆,花费几亿买来藏品,请专家做鉴定,专家说是真的,万一被确定是假的,鉴定人是否需要负责任呢?
澎湃新闻:从“国宝献汶川”,到“汉代玉凳”、到“冀宝斋博物馆”、“到北师大瓷器捐赠”,这些事件都引起了文物界、收藏圈人士的广泛关注。但是私下看热闹、议论、嘲讽揶揄的人多,鲜有人真正站出来回应这样的事情,包括国家的监管机构,你认为这类事件该如何处理?
许勇翔:如我刚才提到的,我的一个观点就是,国家的大学,要办博物馆、接受人家捐赠文物,事先必须经过公开鉴定。第二点,对于已经成为现实的,现在已接受捐赠的,比如浙江师范学院也好,或者北师大也好,包括以后可能还会冒出来的其他大学的博物馆,作为地方政府的文物行政管理部门,要去关心这些博物馆接收文物的全过程,必须要去监管捐赠,如果发现问题了,国家文物局应该召集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集体给予评判,而非私人出面,集体评判这个东西真的假的、好的坏的,接受还是不接受。如果我们的行政部门也不参与、不作为的话,那么这个市场将会越来越乱、越来越不像样。说白了,文物市场乱象是有关文物部门政策法律法规贯彻不及时或者贯彻不得力造成的。
责任编辑:姜岑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师大瓷器捐赠事件, 鉴定,上海博物馆研究员许勇翔

相关推荐

评论(29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