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玩家疯狂、政府紧张的《口袋妖怪GO》在日本带来哪些问题

文嘉

2016-07-30 10: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前两个星期在欧美率先上线的《口袋妖怪Go》(Pokémon Go)本月22日正式回归了它的老家日本,这款利用AR虚拟技术、GPS和现实场景相融合的游戏,一上线就成为了火爆全球的现象级手游,在日本的表现也丝毫不逊色。当地时间早上10点正式在安卓商店上线,半小时后登陆苹果商店,到晚上6点半左右,下载量便突破了1千万,日本也成为全球第一个单日下载量突破1千万的国家(地区)。而作为游戏火热的映衬,只用了不到3个小时,朝日新闻采集的相关网络话题数便达135万条,超过了7.10~7.11两天36小时关于日本参议院选举的121万条,当之无愧地刮起了夏暑日本全社会各阶层最火热的话题旋风。
不过,和在欧美国家引发的各种社会问题一样,在《口袋妖怪》系列游戏的发祥国日本,针对《口袋妖怪Go》也呈现出评价两极化的社会世相。
日本国家网络安全事件部署与战略中心(NISC)针对《口袋妖怪Go》发布“约法9章”。
游戏上线前,与日本国内的口袋妖怪粉丝亢奋激动的热切心情形成对照的,是日本政府对这阵即将到来的“口袋妖怪旋风”如临“大敌”。7月20日,即之前一直谣传的《口袋妖怪Go》日本登陆日,日本国家网络安全事件部署与战略中心(NISC)通过网络社交软件发布了一份给“日本精灵训练师们”的9条温馨提示。这是该机构自2010年成立以来,首次破天荒地给一款游戏做“公益广告”。
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被问及有没有看到首相官邸内也有精灵出没。
而7月21日上午,在内阁官房的例行记者会上,当媒体问及此事,官房长官菅义伟只是表示希望大家能够遵从NISC的“约法9章”。到了第二天下午的例行记者会,当现场记者拿着手机示意在首相官邸内也有精灵出没,问菅义伟有没有看到,这位一惯以庄肃示人的官房长官竟也绽开笑颜,表示知道但自己不玩游戏。不过,之后他又着重强调,希望大家不要去重要的政府机密设施和危险场所捕捉精灵,以免被安保人员误会涉及情报外泄或发生乐极生悲的人身事故。副总理兼财相的麻生太郎则在飞往中国成都参加G20财长会议前,对记者打趣道:“以海外例子来看,最近宅男宅女都因此出门,这游戏比心理医生与政府宣传有用太多了!”
菅义伟、麻生太郎的发声当然不仅是其个人表态,7月22日中午,执政的自民党IT战略特命委员会临时会议上,40余位众参两院的议员针对《口袋妖怪Go》登陆日本究竟会引发哪些社会问题、如何善加利用此游戏、是否要递交国会制定针对性政策文件进行了大讨论。会后,委员长平井卓总结道,此类以徒步出行方式定义的“新手游”,对国家机密设施安全管制是不小的挑战,但同时又强调此类手游所展开的聚群社交效应,对激发地方经济活力和青少年身心锻炼都有不可忽视的正面作用,决定暂时不制定相应规制先观望两天。但是,接下来两天发生的令人担心的事可远远不止日本政府预先想到的这些。
7月24日凌晨1点半的名古屋市鹤舞公园,盛况空前的POKEMON大聚会,以及遍地的饮料空瓶和烟头。
上线第二天,即7月23日,因为网络上开始有人留言称日本区超稀有人气精灵“超梦”被任天堂限定在原作现实场所“深夜的爱知县名古屋市鹤舞公园”才能抓到,结果当天下午开始,不但是爱知本地,关东关西两地的口袋妖怪粉丝们也一股脑儿搭乘新干线前来“捉妖”,但到了现场才知道都是谣言惹的祸。不过因为此处被誉为“口袋妖怪的圣地”,又有专属道场,来一趟也不容易,所以大多数粉丝便既来之则安之。到了深夜人流越聚越多,鹤舞公园平时人流不过数百,这日接近夜晚9点爆增到了1万多人。虽然没有“超梦”,但凌晨1点半左右,另一人气精灵“水箭龟”出现了,全场顿时一片欢腾狂呼。而第二天一早5点,又有人在推特上散布谣言说在湘南海岸的江之岛捕捉到精灵“拉普拉斯”,结果这些人早饭都不吃,直接杀往神奈川。
《口袋妖怪GO》所带来的周边效应,是游戏中热门场所附近自动贩卖机、快餐饮食店销售一空,确实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活力,但同时大量人群聚集所带来的垃圾遍地,深夜扰民,私闯民宅、公所及禁地等负面影响也开始见诸报端。
为了防止个人通过非正当手段闯入“抓妖”,宫城县仙台育英高中贴出“敬告”。
东京葛饰八幡神宫张贴的神社内禁玩《口袋妖怪GO》和同类游戏Ingress的告示。
《口袋妖怪GO》中的精灵分为格斗系、电力系、幽灵系、草系等16种,格斗系的精灵只会出现在体育馆与运动场中,幽灵系被设定在夜晚的神社佛堂古迹才能发现,电力系巢穴在工厂及电厂附近。于是出现了诸如冈山小学生们在暑假揣着父母手机折返校园、京都的大一学生夜闯京都御所触发警报等事件。东京电力的领导高层更是恐慌,网络上谣传电力系最高级精灵“雷丘”只有核电站才能找到,东电紧急调查后发现福岛第一、福岛第二及新潟刈羽3个核电站中的确实有一个被标记为有精灵出现,现在已紧急致函游戏运营制作方要求取消此地点的精灵巢穴设置,并严禁员工在厂区内玩游戏。
把大热的《口袋妖怪GO》拒之门外也不止于东电,26日下午日本铁路与地铁交通事业23社局联名致电Niantic,请求取消在地铁设施内一切精灵相关设定,以保证旅客安全;东京国立成育医疗中心也表示为了不让患者分心,禁止院内游玩;而日本出云、春日以及伊势三大神社、奈良东大寺等等也都陆续对外公示“POKEMON NO”,理由是宗教严肃场所禁止一切亵渎神灵行为发生。
仙台育英中学的给“口袋妖怪玩家”的敬告文。
针对极易沉迷游戏的学生群体,日本全国各地学校陆续发布紧急公告,希望学生在玩游戏的同时能够严格自律。而京都、大阪、静冈、佐贺为首的教委则更为严厉,表示在暑假中发生违反《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对于夜间不归及徘徊学生各校可以予以警告处分。至于8月底开学以后,则再次强调严禁携带手机登校。
另一方面,因痴迷《口袋妖怪GO》而频繁发生的交通事故也成为社会焦点问题。大阪近畿大学一名学生在校园内专心玩游戏,但没有抬头看路,一脚踩空楼梯,跌伤昏迷紧急就医;滋贺县一司机驾车时玩《口袋妖怪GO》,结果导致3辆车追尾;在北海道札幌市内,一名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玩游戏的小学生,因撞上另一名骑车女子而受伤;东京练马区1名大学生玩游戏不看红灯,横穿马路被撞倒;在岐阜县,更有一名年轻男子因捕捉“精灵”入迷,而径直闯入封闭的高速公路,引发险情。自22日上线以来4天半时间内,日本警察厅公示全国26都府道县共发生《口袋妖怪GO》手游相关查处的交通违章案例达71起,另造成4起人身事故和32起物损事故。
鸟取县知事平井伸治邀请全国乃至世界的口袋妖怪迷们来当地名胜鸟取沙丘抓妖。
东京都知事选举候选人增田宽以“口袋妖怪GO选举GO”作为竞选标语。
当然,日本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也不是全然反对这个游戏,主要原因仍然跟经济挂钩。经济评论家森永卓郎表示:“只要政府循订对策,口袋妖怪GO相关产业链可达10兆日元产值,足以匹敌新干线。”这话虽然有些夸大,但足以证明该游戏蕴藏巨大经济潜力。所以,近年因大地震受损的宫城与宫崎两县知事都不约而同地表态,希望游戏运营制作方能够更好地帮助支持“被灾地复兴”。言下之意是希望游戏运营制作方能够把人气精灵限定在本县几个观光地,吸引日本全国各地的口袋妖怪粉丝前来“抓妖”,达到吸引更多观光客的目的。有趣的是,走在最前列的还并非这两地,而是素来存在感薄弱的日本中部地方鸟取县。该县25日专门召开记者发布会,知事平井伸治亲自在NHK和推特上打广告,推荐全国乃至世界的口袋妖怪迷们来当地名胜鸟取沙丘抓妖,因为这里沙滩广阔,丝毫不用担心都市中各种交通事故和扰民投诉,而且该县已向游戏运营方递交一份在该区域设立多达87个精灵巢穴的申请,并由衷希望能够有限定在鸟取沙丘的日本甚至世界独一无二的精灵。而正在终盘战的东京都知事选举也不避讳“蹭”话题,热门候选人增田宽也以“口袋妖怪GO选举GO”为标语,连续两日在都内人气火爆的口袋粉丝聚集地进行游说活动,并信誓旦旦保证,当选后将利用该游戏创设5千个相关就职岗位,在都内扩延现有120处公园绿地公共开放休憩区。
在边走边玩手机人群中,64.5%的人会突然驻足。
伴随着《口袋妖怪GO》在东瀛列岛火热和各地方随之暴露的社会问题,日本一些社会与心理学者也开始密切关注并进行初步研究。筑波大学行为心理学教授德田克己在7月23日当天前往宅男圣地秋叶原进行现场调研,他在JR秋叶原车站进行30分钟摄录统计,与去年同期7月12日相比,今年在车站外边玩手机边走路的行人占到了24.1%,去年只有7.3%,过马路时还看手机的占19.3%,去年仅6.7%,平均4到5个行人中便有一个玩手机。在边走边玩手机人群中,64.5%的人会突然驻足,随机追访的20人中17人承认正在捕捉“小精灵”,而2、3人以上聚集玩手机的全部是《口袋妖怪GO》玩家。德田教授又通过20年间日本人平均步速由1.8m/s降为0.7m/s指出传统上注重时效观念的日本社会正逐渐和全世界一样在转为悠闲宽松化,智能手机、手游以及社交软件在近7年间的迅速普及膨胀分化了人类活动注意力,《口袋妖怪GO》的风潮无疑将加剧这种趋势。
关西学院社会学教授铃木谦之则认为《口袋妖怪GO》游戏中所构筑的“社会”已经超出以往“网络必定是虚拟社会”这个固有认知。通过AR与GPS定位两种技术交融,《口袋妖怪GO》已经成功创制出一种O2O(虚拟对现实)架构下新的“公共空间”,通过真实户外彼此接触交流,玩家在此空间内所处位置已不再单纯是“拟人化角色”而就是自身本体。虽然这种“公共空间”目前只是局限于游戏世界,是否只是一层华美的泡沫或者昙花一现尚不敢断言,但总的来说为新世纪下社会结构学提供了一种新的探索路线。
《口袋妖怪GO》从7月6日上线尚未满月,下载量己经突破了7500万,用户基数庞大,又涉及全球各地41个国家区域,各种各样社会现象与问题爆发也属正常,相信在全球瞩目下,会有更多学科专家介入研究这一新“领域”。
7月23日午后在东京秋叶原抓小精灵的玩家。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口袋妖怪GO》,人群聚集,经济效应

相关推荐

评论(22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