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思想周报|北师大获捐“赝品”古瓷器,老虎袭人事件

贾敏

2016-08-01 08:3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北师大获捐“赝品”古瓷器
邱季端在捐赠仪式上讲话。
7月13日,北京师范大学举行仪式接受香港实业家、老校友邱季端捐赠的6000件中国古代陶瓷藏品,并宣布成立中国古陶瓷博物馆和中国古陶瓷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院,任命邱季端为馆长和研究院院长。然而,这批捐赠藏品的真伪受到文博界人士的质疑,引发网络热议,在上周发酵为备受关注的舆论风波。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捐赠事件的消息传出后,“北京慕名世纪文物鉴定有限公司”公众号发布了《北师大,你的内裤掉了》一文,根据邱季端库房公开的照片和福建厦门公开展览的照片推定陶瓷为赝品。作者楚木接受采访时表示,库房和公开展品反映一个藏家的收藏品味,而邱季端的库房藏品“肯定是赝品,因为假得太离谱了,用行话叫做‘开门假’”,例如有瓷瓶印着“大明永乐皇帝朱棣御赐XX国王赏用”,明显违反古人忌讳直呼皇帝名字的惯例。
瓷瓶印着“大明永乐皇帝朱棣御赐XX国王赏用”明显违反常识。
针对质疑,邱季端方面两度回应,质疑古陶瓷鉴定领域有些专家认知水平受到限制,个别人士只根据照片下判断是扰乱视听,并委托律师事务所进行维权。
这些回应不仅没能打消质疑,还引来更多的抨击,一篇由“民国画事”公众号发布的题为《可怜堂堂北师大,误把套路当情深》的文章传播尤为广泛。作者画事君将邱季端库房古瓷器和博物馆同时期藏品进行对比,指出在专业人员眼里邱氏的这些藏品跟真品存在天壤之别,因而根本不需要见实物就可以判定这又是一次“国宝帮”的闹剧。尽管邱季端此前做过许多慈善,还给北师大捐过体育馆,但与此次事件是两码事。
简单而言,“国宝帮”是指缺乏收藏和文物知识却狂热追求收藏“国宝”的人群,其中不乏为了利益知假卖假的人,也有被蒙蔽的受害者。画事君认为,国宝帮的盛行拥有强大的群众基础,这部分人抱着“捡天漏”的侥幸心理希望几百块买个价值几百万的东西一夜暴富。另一方面,艺术品鉴定是一个专业门槛很高的技术活,普通人根本不具备分辨能力。在这次事件中,北师大既有责任,也是受伤最深的一方,“像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少女,错就错在,误把套路当深情,欢天喜地,昭告天下。”
面对网络上的热议,中国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上海博物馆研究员许勇翔打破国内文物收藏圈不公开鉴假的“忌讳”,先后接受澎湃新闻和《三联生活周刊》的采访,公开指出这批陶瓷器不是真的古代文物。许勇翔的发声被视为业内专业人士首次发声,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
许勇翔表示这次之所以以个人身份发声,是因为感到文物领域的现状已经到了非常不尽如人意的地步。他退休前担任流散文物处处长,也负责上海博物馆接受藏品捐赠的工作,“文革”后社会上流散文化到底有多少、在哪里,国家都是清楚的,“不可能有出现6000件从汉代到晚清各个朝代、窑口的陶瓷这么大批的流散文物。”
针对一些文博系统内部专家和社会上的专家为捐赠站台的问题,许勇翔指出,现在社会上存在一种误区,即认为在故宫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呆过的人跑到社会上就可以做文物鉴定。但事实上,博物馆内的岗位很多,包括很多行政人员,他们并不接触实物文物,非鉴定岗位的人去社会上胡乱鉴定,参与市场行为,这是不妥的。而文物部门里哪些人是能搞文物鉴定的、是真正懂文物鉴定的,内部是清楚的。这次为北师大博物馆站台的原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委员会会长姚政,国家博物馆文博系统的行政干部雷从云,上海社会科学院的许明在专业上业务上是缺乏的,这在文物部门内部是大家都知道的。而社会上有一部分人因为没有文物界的话语权,想左右这个行当,于是想用各种方式获得话语权。由此带来的一个未解决的问题就是,专家胡乱做鉴定造成的后果,当事人是否要负刑事责任,对此目前没有相关规定加以规范。
在许勇翔看来,现在中国的高校热衷于办博物馆与经费划拨有关,这并不一定是坏事,但博物馆是保管人类文明精华的地方,需要有专业人士把关。这件事有两个耳光,一个打在北师大脸上,一个打在文物行政管理部门脸上。他认为,国家的大学要办博物馆、接受人家捐赠文物,事先必须经过公开鉴定,其次是作为地方政府的文物行政管理部门要主动关心、监管这些博物馆接收文物的全过程,如果发现问题,国家文物局应该召集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集体给予评判,而非私人出面,集体评判这个东西真的假的、好的坏的,接受还是不接受,否则这个市场只会越来越乱。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则从规范捐赠体系的角度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反思。他指出世界一流大学的捐赠工作,是以提高教育质量、完善校友服务体系为目标的,并将“校友捐赠率”作为一个重要指标,而国内高校并不重视校友网络的基础建设,只在校友功成名就后“临时抱佛脚”,甚至在捐赠工作中“急火攻心”,凡有捐赠,都不加甄别地“高度重视”,以至于频频闹出笑话。
他进一步指出,在世界一流大学里,学校是否接受捐赠,捐赠财物用于何处、回报给捐赠者什么,需要事先听取师生意见,并由学校董事会或理事会集中议事,进行民主决策。而我国高校的校友捐赠工作,主要是由学校行政部门主导的,缺乏公开、透明的决策机制是国内高校在接受捐赠时频惹争议的原因所在,因此规范校友捐赠体系是我国高校提高综合实力的亟需之举。
老虎袭人悲剧引发的挞伐和争论
7月23日下午,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内发生一起老虎伤人惨剧。一名年轻女子在东北虎园内下车,被老虎叼走并咬成重伤,同行的老年女子(为年轻女子的母亲)下车赶去解救时被另一只老虎袭击,不幸身亡。
与这起老虎伤人事件有关的视频和新闻在网络上疯传,很快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和讨论。当事游客进入园区前签订过相关责任书,其中明确规定自驾入园要锁好车门窗严禁下车,女游客显然违反了规则,在这种情况下,应该由游客负全责还是园方也需要承担责任一度成为争论的焦点。
事发后的第二天,微信公号“仕图”发表了“别跟易怒的人恋爱结婚,他被老虎吃了,你不得伤心吗”一文,认为导致悲剧的原因是该女子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仕图”的观点遭到来自公号“叔的刀法”的批评,后者认为“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缺乏安全管理冗余,必须追究责任”。根据中新网、中国网相关报道,法律界专业人士对此也存在不同的意见。
微信公号“冰川思想库”先后发表了两篇针对此事件的评论文章。腾讯大家主编贾嘉的文章题为“被老虎咬伤的女人,承担着这个世界全部的恶意”。她认为,那些曾经因为他人不守规则而受到损害的人们都会把这位被老虎咬伤的女子当作发泄的出口,更恶劣的是随之而来的人肉搜索和舆论审判,很多人因为“该女子是小三、死去的老年女子是著名医闹”之类的传言做出她们死有余辜的推断。贾嘉指出,在野生动物园下车的女子的确做了不该做的事,也承担了破坏规则的后果,然而就像《圣经》中因为自己也有罪而无法用石头打妓女的暴徒一样,对当事女子大加挞伐的围观者们也应该反思自己是不是就从来没有违反过规则。
第二篇评论的作者、同济大学教授张生认为,用生活作风和医闹来抹黑两个被老虎吞噬的人是比老虎吃人更凶残的行为,将悲剧变成狂欢是不幸中的不幸。在视频中看到两只老虎一前一后扑倒两个女游客时,人们应该因“恻隐之心”而感到不忍和恐惧,而不是幸灾乐祸地嘲讽。他指出,同情不幸者一直是我们这个民族乃至国家欠缺的文化精神,嘲笑弱者和不幸者却是我们的强项,殊不知我们随时都可能变成自己所嘲笑的那个人。
另一方面,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则呼吁及早改革现有野生动物旅游模式,从而既保证游客的安全和体验,又保证野生动物受到良好保护和福利对待。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中国高级科学顾问孙全辉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国内的野生动物公园模仿的是国外的模式,却没有学到其内涵,“国外倡导的是在不打扰动物的情况下,以动物为主,人类作为访客,去寻找它们的栖息地,去观察它们在自然状态下的一种情况,这是一种动物友好型的方式。但是国内却把动物捉到另外一种地方,在人工环境中进行欣赏,这完全背离了建立野生动物公园的初衷。”
探索
我是中科院动物所副研究员解焱,为什么要保护生物多样性,问我吧!
解焱 2016-07-28 314 进行中...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师大,“赝品”古瓷器,国宝帮,文物市场,老虎伤人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