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见闻丨今日之乱,谁是背后之手?

央视新闻

2021-10-26 06:20

字号
2021年10月25日,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分别支持军方和文职政府的两方力量在数日示威游行之后,苏丹过渡政府总理哈姆杜克等政府高官被军方拘留。
苏丹军队最高首领、原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宣布解散内阁和主权委员会,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国家事务由军方接管。喀土穆国际机场关闭,网络中断,交通封锁。游行还在继续。10月25日凌晨,苏丹内阁政府多名高官被军方控制

10月25日凌晨,苏丹内阁政府多名高官被军方控制

10月25日清晨,部分民众涌上街头要求释放政府官员

10月25日清晨,部分民众涌上街头要求释放政府官员

10月25日,苏丹军方首领、原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发表电视讲话

10月25日,苏丹军方首领、原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发表电视讲话

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动荡,苏丹百姓,甚至是长期在苏生活工作的中国人,都未表现出太多恐慌。一天下来,总台记者并未发现外国人急于撤离、居民囤积物资等情况。大家只是互相提醒减少外出,注意安全,并鼓励“一切都会好的”。
这份“淡定”是因为眼前的一切都不陌生。两年多前,持续数日的静坐示威活动终于在2019年4月11日导致苏丹政变,前总统巴希尔被捕,政府解散,机场关闭,网络中断,国家进入紧急状态。两年半时间,苏丹民主过渡之路的努力一夜之间仿佛又回到起点,难见曙光。今日之乱,谁是背后之手?苏丹前总统巴希尔被捕,接受庭审

苏丹前总统巴希尔被捕,接受庭审

经济危机引发的“民生问题”是苏丹之乱的深层原因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经济危机引发的民生问题始终是苏丹政治动荡的最深层次原因。2019年,因“粮食荒”“燃料荒”“现金荒”等生活必需品短缺造成的民生危机直接导致民众走上街头,压垮了巴希尔政权。但时至今日,多数民生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
经济持续恶化。大部分苏丹民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19年政变之后,“日子好像还不如从前了”!一些游行示威活动背后都会有资金支持,参与者可以领到少量“工资”,一些当地人就曾告诉记者:“闲着也是闲着,参与游行至少能赚顿饭钱。”
“民不聊生”,何来安定?苏丹民众因购买汽油和液化气大排长龙

苏丹民众因购买汽油和液化气大排长龙

2021年10月10日以来,苏丹总统府前出现了持续数日的静坐活动,示威者要求解除哈姆杜克领导的过渡政府,苏丹军方和民众也曾多次谴责抱怨哈姆杜克领导的政府改革不利,没有使苏丹摆脱经济困境。2021年10月10日,部分抗议者在苏丹总统府前游行,要求解散哈姆杜克领导的内阁政府

2021年10月10日,部分抗议者在苏丹总统府前游行,要求解散哈姆杜克领导的内阁政府

然而,苏丹地处非洲大陆,自然环境恶劣,经济发展落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苏近30年的经济制裁和封锁“卡住了苏丹经济发展的脖子”。2011年,在美国主导之下,南苏丹独立,带走大部分石油资源,苏丹政府丧失主要财政收入,经济发展命脉被割断,国民经济遭受致命一击。
受上述因素影响,目前苏丹经济严重缺乏造血能力,持续恶化。公平地讲,什么样的政府,谁来当家,如何改革,想要短时期内改变苏丹经济现状都十分困难。2021年9月,苏丹通胀率高达360%,苏丹镑近年也大幅贬值。10月25日 ,苏丹民众游行示威要求释放文官政府官员

10月25日 ,苏丹民众游行示威要求释放文官政府官员

“苏丹之乱”——背后的手
就在25日苏丹发生动荡的前一日,美国非洲之角问题特使杰弗里·费尔特曼还在访问苏丹,并与苏丹军方和文职领导人会面以“解决争端”。解决方式主要还是一如既往地“拉一个,打一个”:拉拢支持文职政府,威胁军方称,任何“以武力改变过渡政府”的行为都会“危及美国对苏丹的援助”。看来美国特使早已料到了现在的动荡,只是没有料到,这一次,苏丹军方并没有被威胁。于是,美国特使25日就先撤了。10月24日,美国特使访问苏丹,与文职政府和军方官员会面

10月24日,美国特使访问苏丹,与文职政府和军方官员会面

苏丹政局动荡,政治形势日趋复杂,一乱再乱,一路以来都有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假借“自由民主”之名,以“解除制裁”“经济援助”等为条件,对苏丹内政粗暴煽动干涉。苏丹过渡政府总理哈姆杜克与苏丹原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

苏丹过渡政府总理哈姆杜克与苏丹原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

2019年,在美国暗中支持鼓动和多年不遗余力坚持之下,美国的“眼中钉”、苏丹前总统巴希尔被捕,巴希尔政权被推翻。但巴希尔代表的伊斯兰势力在苏丹仍然不可小觑。2021年9月21日,苏丹军方挫败一起由部分军官发动的未遂政变,约40名军人被捕。据悉,这起政变主要参与人员来自伊斯兰势力。2021年9月23日,布尔汉就未遂政变发表讲话

2021年9月23日,布尔汉就未遂政变发表讲话

达尔富尔问题也是美国多年以来抨击苏丹政府“人权问题”的重要把柄。 2020年10月,在美国的主导下,苏丹过渡政府与主要反对派“正义与平等运动”和“苏丹解放运动”达成朱巴最终和平协议。
迫于美方压力,苏丹政府在妥协之下,达尔富尔问题表面上得到了解决。但事实上,反对派原领导人进入苏丹领导高层,成立了“国家宪章团体”,使苏丹政治斗争更加复杂,议会成立遥遥无期,原定政治过渡期追加了14个月,大选被迫从2023年推迟到2024年。政治状况不确定性的增加有目共睹。但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国家宪章团体”进入文官政府后,造成文官政府内部出现严重分裂。近期在苏丹总统府前游行示威要求解散哈姆杜克领导的文官政府的部分支持者正是来自“国家宪章团体”。2020年10月,朱巴最终和平协议签署

2020年10月,朱巴最终和平协议签署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王晓峰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苏丹,经济危机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