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收银员之死:调解中持刀自杀,官方通报顾客一方无特殊身份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发自江西吉安

2016-08-03 08: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00:29 女收银员之死:调解中持刀自杀,官方通报顾客一方无特殊身份
与多名顾客冲突被打,江西吉安一超市女收银员调解时自杀【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超市监控拍下双方冲突画面。 视频来源 江西二套《都市现场》(00:29)
按原计划,8月初,33岁的超市收银员赵子双将从江西回湖北探望生病的母亲。如今,她的这一愿望永远也无法实现。
7月25日11时许,在江西吉安县东方红连锁超市庐陵店(以下均简称“东方红超市”)组织的一次调解中,赵子双哭着走出超市的调解室,拿起水果刀插进了自己的胸膛,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她为何做出这一极端行为?7月31日晚,赵子双的丈夫刘文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23日晚,赵子双因制止一名小孩玩耍收银台上的扫描仪,遭与小孩同行的大人殴打。事后,超市方组织调解,刘文与妻子一同前往。调解时,他被超市管理人员劝出调解室,留下赵子双独自应对对方5人。
刘文还称,事发后,打人一方很少露面,也未道歉,对方一不明身份男子在调解中曾大喊“上边有人”。
针对刘文的这些说法,7月30日,吉安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称,事发后,县公安局已介入调查,目前还没有结果,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8月2日晚,吉安县外宣办对这一事件发布通报称,该县公安局对肖金玉、罗呼君殴打赵子双一案已调查完毕,对殴打他人的肖金玉处行政拘留十日,并处五百元罚款。罗呼君因患精神病,作案时责任能力的司法鉴定仍在进行中,待鉴定意见作出后再作相应处理。
该县外宣办还针对网络中所传“有背景”的不明身份男子单独发布通报称,邓仁山作为罗柄根的干儿子,参与了赵子双和肖金玉的纠纷调解。邓仁山曾在江西省水电工程局工作,现在南昌、吉安等地经商,并无网络所传的种种特殊身份。
因为死者家属前来讨说法,超市曾停业两天后挂出“还公司公道”的横幅,让家属强烈不满。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自杀
7月25日星期一,本是赵子双休息的日子。
丈夫刘文告诉澎湃新闻,7月24日上午7时许,他下夜班回家,妻子说前一天在超市被顾客打了,气愤之下他给超市管理人员打电话。
刘文说,7月25日一早,他们接到超市的通知,让他们前来调解。
赵子双还稍稍打扮了一下,穿了一条及膝的黑色裙子。
约定的调解时间是上午10点,但打人的一方迟到了。在超市的催促下,对方一行5人姗姗来迟。赵子双生前说,有3人是7月23日曾打过她的人,另外的一男一女,身份不知。
东方红超市卖鱼柜台旁的一间约8平方米的办公室,成了临时调解室。
刘文称,调解一开始,双方就发生了口角。
“打人一方喊,老人受伤,小孩受了惊吓,要我们道歉。”刘文说,双方都情绪激动,为了避免起冲突,他被超市调解人员劝出了调解室。在门口徘徊,他曾听到调解室内传来激烈的争吵声,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约半个小时后,门开了,刘文发现赵子双哭得很厉害。刘文告诉澎湃新闻,后来来了两个民警调解,仍旧无效。
赵子双把手机递给刘文,他以为她要上厕所。约10分钟后,赵子双在超市内拿水果刀自杀。
狭小的办公室是当时的临时调解室,赵子双的丈夫曾被劝出调解室。
据刘文介绍,当时,赵子双躺在超市过道上,左胸有一条口子,头部旁边有一把水果刀,刀上有血,“她闭着眼,眼皮微微有些跳动,已经无法说话”。
事后,赵子双的亲属想通过监控查看其自杀的情形,但超市方工作人员告诉他们,自杀地点的监控坏了。赵子双的父亲赵清柱质疑:为何那一块的监控坏了?
至今,亲属们都不清楚,赵子双自杀时的情形。
7月31日,在赵子双拿刀自杀地点,东方红超市导购员李丽珍告诉澎湃新闻,曾有顾客在这里看到过赵子双,发现她在翻找刀具,身体抖得厉害,似乎在犹豫什么,这位顾客还劝她:“姑娘,别想不开。”
当再有顾客看到赵子双时,她已经躺在了地上,胸口插着刀。没有人看见她是如何自杀的。李丽珍发现赵子双躺地上后,蹲下来给赵子双扇风,超市多名工作人员闻讯赶来,但没能救回赵子双的命。
据李丽珍透露,赵子双自杀所用的刀,是超市货架上整套刀具内的一把水果刀,事发后,超市把这些刀都拿走了。
“我一直看着她(指赵子双)气息变得越来越微弱。”李丽珍说,这一幕,让她至今揪心痛。
有超市导购员介绍,赵子双是从整套刀具中选一把水果刀自杀。事发后,超市把这些水果刀拿走了。
愤怒
赵子双的亲属认为,赵子双的死,超市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超市在处置这一事件中存在失误。
7月23日,赵子双收银时与顾客发生纠纷,被扇了耳光。
监控视频显示,当日19时53分,三名大人带着一小孩来到赵子双的收银台,突然,其中的老太拍收银台,手指赵子双,另一超市员工过来劝阻,老太直接打了赵子双一耳光。赵子双试图反抗,被同行的一名中年女顾客一拳击中头部,接着又挨了老太一巴掌。
视频显示,赵子双被打三次后,将一袋卫生纸扔向对方,老太捡起又扔了回来。此时,同行顾客中一名老汉再次准备打人。
刘文和3名东方红超市工作人员先后向澎湃新闻证实,赵子双因制止小孩玩收银台的扫描仪被打。

临近下班,赵子双没有向超市管理人员反映此事,也无人报警。刘文表示,第二天,妻子赵子双照常上班,出发前,她有说过,想要打人者一句道歉。
7月25日早上,双方走进了超市的临时调解室,但随后刘文被劝了出来。“对方有5个人,她就一个人。”刘文表示,他在调解室门口听到了激烈的争吵声,后来,赵子双一直在哭,“她应该在调解中吃了亏”。
赵子双的亲属认为,这场力量不对等的调解,超市负有很大责任。
赵子双自杀事件在当地网上传得沸沸扬扬,有自称东方红超市的员工在网上跟帖称,调解中,超市让赵子双向顾客道歉,并要扣她的奖金和工资。
7月28日,东方红超市一名管理人员向澎湃新闻否认了上述说法,称当时打人顾客来了五人,态度强硬,但超市没有说要扣赵子双工资,也没有要求她向顾客道歉。
刘文强调,超市在救人上也存在很大失误,有人从赵子双的胸口直接拔出了刀。两名东方红超市的工作人员先后向澎湃新闻表示,刀确实是被一名管理人员拔出来的。
一名当时在场的工作人员表示,拔刀的管理人员是出于好意,目的是想救赵子双,但可惜缺乏相应的急救知识。
东方红超市有四个收银员同时收银。
赵子双的家属想知道其自杀过程,却被超市告知,没有监控视频。澎湃新闻发现,距离赵子双自杀地点约15米处,有一个摄像头。
7月31日,东方红超市管理人员回应澎湃新闻称,最近,该超市有四套监控坏了,包括赵子双自杀点在内的16个摄像头都没有运转,事后,超市已向警方提供了相应的维修单。
该工作人员表示,该事件的诸多细节及传言,超市暂时不回应,涉事双方及超市都有配合警方调查,一切以警方调查结果为准。
赵子双的父亲赵清柱说,事发后,超市方未跟家属接触,直到7月27日,他们去超市门口“讨说法”,才第一次见到了超市的高层。
东方红超市管理人员也表示,7月27日、29日,因赵子双家属来超市“闹事”,超市曾停业两天。
自7月29日起,东方红超市在门口打出了横幅称,“还公司公道!还公司清白”。
超市拉横幅的举动让赵清柱异常气愤,反问道:“赵子双是超市员工,死在超市,你不给我公道,还要我还什么公道?”
“横幅上的公道、清白指什么?”澎湃新闻记者问。
上述东方红超市管理人员笑了笑,没有回答。
澎湃新闻了解到,自7月29日起,在吉安县司法局的组织下,赵子双的亲属、东方红超市管理人员、打人一方的律师坐在了一起,调解已经持续进行了3天,但依然没有结果,调解仍在进行。
吉安县司法局相关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称,这起悲剧事件三方都有一定责任,调解在三方自愿的情况下进行,目前还没有结果,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背景”
刘文被劝出调解室的约半个小时,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刘文说,他曾听见激烈的争吵声,后来赵子双一直在哭,什么话都没说。多位东方红超市服务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当时,赵子双是哭着走出调解室的。
东方红超市管理人员表示,调解室的具体情况不便回答。
7月30日,吉安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表示,该事件发生后,县公安局和司法局都已介入,目前还没有结果,具体情况不便透露。
赵子双的亲属难以理解:“事发已好几天了,调查结果怎么还没出来?”
更让赵子双亲属气愤的是,事发后,打人一方很少露面,更没有道歉。
凤凰小区多位住户称,打人一家住在该小区,因怕死者家属报复,现在躲了出去。
刘文向澎湃新闻称,打人一方身份很神秘,在7月25日调解中,对方有一名不明身份男子,自称很有背景,当着死者家属喊:“不光要打你,还要你们坐牢;随便你们告,我们上边有人”。
由于超市方参与调解的管理人员拒绝回应,澎湃新闻未能证实刘文的这一说法。
多名网友在吉安本地网留言,上述参与调解的不明身份男子,是打人老人的“干儿子”,有多个特殊身份。对此,吉安县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网上传言的确很多,但要以警方调查为准。
有知情人向澎湃新闻透露,打人一方住吉安县凤凰小区,距离事发地东方红超市约一公里。澎湃新闻在凤凰小区走访打听,没能找到这家人。有小区住户表示对这家人“不清楚”、“很少接触”。
多位凤凰小区的住户向澎湃新闻称,打人者一家确实住该小区,但这几天都没见过这家人。
赵子双的丈夫刘文是瑶前村人。7月30日,瑶前村多位村民向澎湃新闻表示,若此事得不到公正解决,村民们将联合起来“讨说法”。
死者赵子双的微信头像。 手机截图
通报
8月2日晚,吉安县外宣办将警方对这一事件的调查结果予以通报:7月23日,吉安县东方红超市员工赵子双因纠纷被肖金玉、罗呼君殴打。7月25日,超市管理人员召集赵子双、肖金玉双方调解,未能达成协议。随后,赵子双自杀身亡。
通报称,目前,吉安县公安局对肖金玉、罗呼君殴打赵子双一案已调查完毕,并于8月2日对殴打他人的肖金玉作出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五百元。当日,肖金玉已被送往吉安县拘留所。罗呼君因患精神病,作案时责任能力的司法鉴定仍在进行当中,待鉴定意见作出后再作相应处理。
澎湃新闻发现,该县外宣办还针对上述网络中所传“有背景”的不明身份男子单独发布通报:7月25日,邓仁山作为罗柄根的干儿子,与罗柄根夫妇和罗柄根的大女儿、二女儿一起,参与了赵子双和肖金玉的纠纷调解。邓仁山,男,50岁,吉安县官田乡人,曾在江西省水电工程局工作,现在南昌、吉安等地经商,并无网络所传的种种特殊身份
回家
按官方通报,顾客一方的身份和责任已基本明了,然斯人已逝。
死者赵子双,33岁,身高1.62米,湖北枣阳市人,2004年远嫁至江西吉安。
父亲赵清柱介绍,由于家庭困难,赵子双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2004年,赵子双与吉安男子刘文结婚,育有两女一子。因距离远,赵子双结婚后,几年才回一次娘家。
这些年,赵子双和丈夫留在江西吉安老家,和婆婆刘会珍生活在一起。谈及儿媳妇赵子双,65岁的刘会珍称,这个媳妇,村里没有人不说好的。
得知赵子双出事后,正在北京女儿家的刘会珍急了,带着赵子双的三个孩子坐火车回到了吉安。
赵子双在东方红超市工作了近4年。一位东方红超市的员工称,赵子双和同事关系都很好,喜欢帮助人,如有顾客挑选商品,导购员刚好吃饭去了,她都会主动“兼职做导购”。东方红超市导购员李丽珍回忆说,赵子双说话轻言细语,从不惹事,但有点内向,属于有事闷在心底那种人。
赵子双的微信朋友圈。
澎湃新闻查看赵子双的微信朋友圈,没有自拍,也很少发文字,绝多数都是转发,内容涉及小孩教育和老家枣阳。
在父母眼里,女儿赵子双最大的特点就是孝顺。
父亲赵清柱的手上戴着金戒指,那是他60岁生日时,赵子双花3500元买的。母亲张兆清手上的银镯子,也是赵子双送的,说戴银对身体好。
张兆清称,出事前的第三天,赵子双和张兆清通过电话,当时,她正在超市收银,没有多说,只说八月初会带三个孩子回娘家。
赵子双给三个孩子立下的“规矩”。
7月30日,赵子双的弟弟赵子山曾在一个湖北老乡群里表示,他想带姐姐回家。
赵子双家角落里的一张小桌子,是三个孩子共用的书桌,放在上面的课本和作业本有些凌乱。饭桌上,赵子双的三个孩子沉默不语,各自往嘴里扒饭,很少伸手夹菜。
赵清柱说,三个孩子都长得好,大外孙女刘越和赵子双长得特别像,母女俩走在一起,别人还误以为是姐妹呢。一旁的亲属跟刘越说:“妈妈不在了,今后你要懂事点,知道不?”
这个11岁的小女孩轻声“嗯”了一声,低头沉默了许久......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收银员 反抗 自杀

继续阅读

评论(7.8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