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全景透析之五:预言篇(中)

天下第一郭

2016-08-13 16: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不好意思各位,说好预言篇就写两篇,但最近经过不断研究,发现原著里七七八八的预言数量实在庞大。就算我只捡最要紧的说,一篇也讲不完。所以,大侠我决定再写两章关于预言的汇总。
由于龙妈是全书里“被预言”最多的人物,而且涉及她的预言与整个故事的走向牵扯颇多,故关于丹妮莉丝的预言都会放在“下”篇中讲。
这一期,我们要理一理书中关于其他重要人物的预言。在讲到具体的预言内容之前,让我们先来看一下《冰与火之歌》中,究竟哪些人具有预言未来的能力?
预言者:
•坦格利安家族:龙族中具有真龙血脉的人会做有预言性质的“龙梦”,这些梦多与龙有关。
•史塔克家族:有先民血脉的狼家人有时也会做有预言性质的“狼梦”,囧雪、艾丽娅、布兰和瑞肯都做过,这貌似是有狼灵能力的人才会具备的潜质。
•红袍祭司:光之神的仆人们都能够在火焰中看到关于未来的幻象,至于如何解读这些幻象则在于红袍祭司本身。梅姨虽然在“预言之子”的事情上错得离谱,但在其他一些事情比如囧雪被刺杀上都显示出准确的预言能力。
在《魔龙的狂舞》中,光之神在瓦兰提斯红神庙的至高牧师本内罗,指派了手下的牧师马奇罗(Moqorro)前往面见丹妮莉丝,为她提供帮助。
马奇罗乘坐的船遭遇风暴被击沉,他本人被正在向弥林行驶的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Victarion Greyjoy)俘虏。马奇罗在风暴前和被俘虏后展现出了惊人的预言能力,获取了维克塔利昂的信任。
•巫师:在东方的自由城邦,有不少有语言能力的巫师。其中,位于魁尔斯的不朽之殿是男巫们的大本营,他们的魔法能力主要源于不朽之殿。
在《列王的纷争》(剧集第二季)中,丹妮莉丝进入了不朽之殿,看到许多关于过去和未来的幻象之后,被不朽者许下了“三团火焰三次背叛”的预言。这些幻象和预言成为了贯穿《冰与火之歌》的主要证据。
•缚影士(Shadowbinder):源于亚夏的从事神秘学的人,特征是会用上漆的面具遮住脸,他们能够借助阴影来使用魔法。在魁尔斯,丹妮莉丝第一次遇见了来自亚夏的缚影士魁蜥(Quaithe)。自此之后,魁晰通过梦境告诫龙妈将会发生的事,魁晰的预言同样是故事发展的潜在线索。
•巫姬:被称为“蛤蟆”巫姬的Maggy是居住于兰尼斯特港的森林女巫,据说来自东方,她是简妮·维斯特林(罗柏·史塔克在书中的妻子,剧集中的妻子不是简妮)的母亲希蓓儿·斯派瑟的祖母。巫姬对瑟曦的一生做出了准确的预言。
•高尚之心的鬼魂:高尚之心是位于河间地的一处高丘,被森林之子视为圣地。一位居住在此的侏儒老妇被称为“高尚之心的鬼魂”(Ghost of High Heart),在二丫跟随无旗兄弟会驻扎在高尚之心附近时,老妇对维斯特洛的局势做出了正确的预言。
•补丁脸:补丁脸是拜拉席恩家族的弄臣。他曾是瓦兰提斯的弄臣奴隶,因幼时异常机敏而得到史蒂芬·拜拉席恩公爵(就是劳勃、史坦尼斯和蓝礼三兄弟的父亲)的喜爱,将他买下带回风息堡。
但就在公爵的船即将到达风息堡时,遭遇风暴触礁沉没。整艘船除了补丁脸无人生还。补丁脸被冲上岸获救之后,变成了弱智,后跟随史坦尼斯住在石龙岛。
补丁脸只会疯疯傻傻地唱歌,但自劳勃死后,补丁脸的歌谣里就透露出预言的性质,且梅丽珊卓曾多次在火焰中看到补丁脸,认定他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预言者都弄清楚了,现在就来说说比较重要的预言。
巫姬的预言:关于瑟曦
在瑟曦还是少女时,她与自己的朋友简妮·法曼、梅拉雅·赫斯班一起去找巫姬预言。此时的瑟曦刚刚得知父亲即将向疯王提亲,要把自己嫁给雷加王子。
简妮·法曼一见到巫姬就被吓跑了,留下瑟曦和梅拉雅,他们每个人都只能向巫姬问三个问题。
第一问:
“我什么时候嫁给王子?”
“永远都不会,你会嫁给国王。”
瑟曦的确没有嫁给雷加王子,而是在劳勃成为国王之后嫁给了他。
第二问:
“我会成为王后,对吧?”
“是的,来日你将母仪天下……直到另一位女人的到来,比你年轻也比你美丽,她会推翻你,并夺走所有你珍爱的东西。”
瑟曦的确成为了王后,至于巫姬提到的“另一位女人”,应该会在小玫瑰、珊莎和龙妈之中产生,他们都符合“比你年轻也比你美丽”的条件。
不过说到“夺走所有你珍爱的东西”,小乔应该属于瑟曦珍爱的范围。他的死由小指头和荆棘女王共同策划,毒药是借由珊莎的发网带进去的,所以珊莎间接造成了小乔的死亡。
因此,我个人觉得这个所谓的“另一个女人”,珊莎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第三问:
“我和国王会有孩子吗?”
“噢,当然。十六个属于他,另外三个属于你。他们将以黄金为宝冠,以黄金为裹尸布,将来有一天,当你被泪水淹没时,VALONQAR将扼住你苍白的脖子,夺走你的生命。”
这段预言相信追剧的朋友都看到过,它是对瑟曦悲剧结局的定论。
劳勃和瑟曦结婚后,一直花草不断,私生子众多,估计连他自己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有多少私生子。而瑟曦只生下了和詹姆乱伦的三个孩子:小乔、弥赛菈和托曼。
在原著中,小乔被毒死,但远在多恩的弥赛菈和当上国王的托曼都还活着。
“以黄金为宝冠,以黄金为裹尸布”说明这兄妹三人都会在加冕为王后死去,小乔的死印证了这一点。
托曼已在君临加冕为王,而多恩道朗亲王的女儿亚莲恩·马泰尔公主则意图在多恩加冕弥赛菈为七大王国的女王。
虽然初始计划没有成功,还害得弥赛菈割掉了一只耳朵。但根据巫姬的预言,在《凛冬的寒风》里,弥赛菈应该会获得加冕,说不定是在他弟弟托曼死去之后。
至于托曼的死,我觉得不会是像剧集里那么戏剧化,因为托曼还小,更多地视小玫瑰为玩伴儿并非妻子。
我曾在几年前豆瓣的文章里,写过关于对托曼的宠物小黑猫的疑点,我仍认为托曼最后在书中的死亡,会与这只诡异的黑猫有关。
我的观点是托曼不会是以跳楼自杀的方式死亡。
雷加王子的女儿雷妮斯公主生前,养过一只黑色、缺了只耳朵的猫,并把它起名为“黑死神”贝勒里恩。据说在魔山杀死雷妮斯公主之后,那只黑猫不见踪影。
看过原著的都知道,艾莉亚·史塔克在君临跟随布拉佛斯的剑客学习剑术的时候,曾经被要求捉猫。她捉住过君临城内很多猫,但唯独捉不住一只缺了只耳朵的黑猫。
正是这只黑猫引着艾莉亚深入到红堡的地下,让她无意中听到了瓦里斯和潘托斯总督的密谋。她将这件事告诉了奈德,只可惜缺乏政治头脑的奈德压根没当回事,最后害得史塔克家族家破人亡。
在《魔龙的狂舞》里,这只神秘的黑猫再次出现。此时它已经成为托曼天天带在身边的宠物,还向自己的舅公凯冯·兰尼斯特展示过。
要知道,雷妮斯公主死了快二十年了,猫通常很难有这么长的寿命。
这只猫不管是引着二丫深入红堡还是莫名获得了托曼的喜爱都十分可疑。更何况,马丁大神不会专门花费笔墨来多次描述一只毫无关系的黑猫的外貌。
我个人猜测,这只猫很可能受到某位“易形者”的控制,或者是被曾经死去的“易形者”占据了身体。从它引着二丫知晓君临阴谋可以看出,至少它试图要提醒奈德其危险的处境,应该是狼家的友方。
如今托曼天天和这只黑猫在一起,配合巫姬的预言,我大胆推测托曼未来的死多少会与这只黑猫有所关联。
二丫曾被黑猫指引深入红堡地下。
当三个孩子都死去之后,瑟曦当然要被“泪水淹没”。
“VALONQAR”在瓦雷利亚语中是兄弟的意思,这也是瑟曦一直以来憎恶提利昂的原因,因为她认为提利昂就是预言中那个夺走她生命的兄弟。
尤其在乔弗里被毒杀之后,瑟曦更是对此坚信不疑,所以她疯狂地要置提利昂于死地。
不过,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个VALONQAR很可能是詹姆。双胞胎虽然长得像,但心地完全两样。
瑟曦自私狠毒,詹姆却善良且重视荣誉,两人在书中已经越走越远,如果最后安排由詹姆来结束瑟曦阴毒的一生来为兰尼斯特家族赎罪也是合情合理的。
双胞胎分道扬镳是迟早的事。
在这里还要提一下那个和瑟曦一起去找巫姬的梅拉雅·赫斯班的情况。梅拉雅从小就喜欢詹姆,在瑟曦问完问题后,她也坚持发问了。
“我也要问三个问题”她的朋友坚持。瑟曦拽住梅拉雅的胳膊,梅拉雅却挣脱开来,转向巫婆:“我会嫁给詹姆吗?”她脱口而出。
“不会是詹姆,不会是任何人。”巫姬道:“你的贞操将被蛆虫夺去,小妹妹,你的死神将在今夜到来。还没嗅到它的气味吗?它就在你旁边。”
梅拉雅在离开巫姬的帐篷当晚就掉进井里淹死了。
从瑟曦的回忆和巫姬的预言中能够推断,是瑟曦将梅拉雅推到井中,就因为梅拉雅也喜欢詹姆。
自少女时代起,瑟曦的狠毒已经可见一斑。
追剧的朋友们可能不觉得,但如果你看了原著,就会知道瑟曦是多么愚蠢的一个女人。
在北方异鬼蠢蠢欲动、南边龙妈已经孵化了龙还占领了奴隶湾、各国怪事频出、内忧外患的当下,瑟曦这个女人脑子里还是只有君临铁王座的一亩三分地。
头发长见识短大概就是形容此类人物。
可惜了兰尼斯特家族的优良基因,瑟曦只继承到了泰温公爵的毒辣,至于智慧与见识,统统与她无缘。
如果要讨论瑟曦·兰尼斯特真正输在哪里,我想恐怕是两个字——格局。
虽然出身高贵,又有个天才父亲,但瑟曦的格局跟乡野里没有受过教育的姑娘不相上下。
她的眼里从来就没有人民福祉、没有王国兴衰、没有家族荣誉,甚至连权谋斗争都没有。她的世界观也很奇葩,她觉得因为自己很美,因为自己是瑟曦,所以她值得拥有一切最好的东西,如果有人阻碍了她,那就必须得下地狱。
瑟曦从来都没有意识到,她所得到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是泰温·兰尼斯特的女儿。所以,自打泰温公爵死后,瑟曦就陷入了一种自我崇拜的疯狂之中。
她认为自己谋略远见不输父亲,自己才是兰尼斯特家族的骄傲。故而完全不顾与提利尔家族的联盟,意图诬陷小玫瑰与人通奸,结果反被大主教利用,落得个被解除权力、全裸游街的下场。
其实不管是詹姆、舅舅凯冯·兰尼斯特,还是瓦里斯、小指头、大麻雀,每个人都看出了瑟曦的愚蠢,只不过亲人懒得搭理她。而像瓦里斯、小指头这样的机会主义者,则正巴不得瑟曦能够将局搅得更乱一些。
所以瓦里斯才会亲自动手杀了正在拨乱反正的凯冯公爵(对,在书里瓦里斯一直待在君临,没有和小恶魔去弥林)。
凯冯一死,兰尼斯特一族的悲剧已成定局。
愚蠢的人还在沾沾自喜。
高尚之心的鬼魂的预言
居住在高尚之心的这个侏儒老妇可以说一手促成了“预言之子”的诞生。
据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回忆,疯王的父亲伊耿·坦格利安五世之所以会安排疯王娶了自己的亲妹妹雷拉公主完全是因为高尚之心的鬼魂(也被称为森林女巫)曾做出预言,说“预言之子”会诞生于疯王与雷拉的后代中。(这貌似增加了龙妈或囧雪是预言之子的证据)
位于河间地的“高尚之心”。
在劳勃死后,高尚之心的鬼魂曾前后两次向无旗兄弟会和唐德利恩伯爵做出预言,如下:
“旧神蠢蠢欲动,不让我安睡,”她听见那女人说,“我梦见一个胸口戴着燃烧之心的影子杀了一头金色的雄鹿,是的。”
解读:这无疑是说梅姨的影子杀手杀死了蓝礼(拜拉席恩家族的族徽是宝冠雄鹿)。
“我梦见一个没有脸孔的男人,等在一座摇摇晃晃的索桥上,他的肩头栖息着一只淹死的乌鸦,乌鸦翅膀上还挂着海藻。”
解读:铁群岛之王巴隆·葛雷乔伊在“五王之战”期间莫名坠桥而亡(这一幕在剧集的第六季才发生)。高尚之心的鬼魂的预言揭示了真相——巴隆的二弟攸伦·葛雷乔伊(被称为“鸦眼”)雇佣了无面者在吊桥上杀死了他。
攸伦因为与自己幼弟维克塔利昂的妻子通奸,被巴隆逐出了铁群岛。巴隆下令,除非自己死去,否则攸伦不得回到铁群岛。
巴隆死后第二天,攸伦即带着舰队出现在铁群岛,并开始争夺铁群岛的继承权。这一系列的巧合加上鬼魂的预言,都将杀害巴隆凶手的嫌疑指向了攸伦。
铁群岛最危险人物——“鸦眼”攸伦。
“我梦见一条咆哮的河流和一尾雌鱼,她漂浮在水面,脸上有红色的泪痕,但眼睛却猛然睁开,啊,使我在恐惧中惊醒。我梦到了这些……还有更多。”
解读:这是在说凯特琳在血色婚礼后被抛尸河中,之后又被唐德利恩复活为石心夫人的场景。
“国王死了,对你们来说,够坏的吧?” 艾丽亚的心卡在喉咙口。
“妈的,哪个国王,老太婆?”柠檬质问。
“水里那个,海怪国王,大人们。上回我梦到他会死,这次他真的死了,而铁乌贼们开始自相残杀。哦,霍斯特·徒利公爵也死了,不过你们知道,对吗?山羊独自坐在诸王之殿里发高烧,而大狗前来攻打。”

解读:巴隆死后,铁群岛陷入争权的混乱;魔山格雷果·克里冈带兵攻打赫伦堡,后将守卫赫伦堡的血戏班成员,绰号为“山羊”的瓦格·霍特肢解。
“我梦到一头狼在雨中嗥叫,但无人倾听他的不幸,”矮个女人继续道,“我梦到一阵刺耳的喧嚣,闹得头都快炸了,其中有鼓点、号角、笛子及尖叫,但最悲哀的是小铃铛的声响。我梦到一位少女参加宴会,她头发里有紫色的毒蛇,致命的汁液从它们牙齿上滴落。稍后,我又梦到那位少女在冰雪城堡外杀了一个无敌的巨人。”
她突然转头,朝黑暗中的艾莉亚微笑,“在我面前藏不住的,孩子。走近些,快点。”
解读:这一段预言了三件事——血色婚礼、乔弗里死于在珊莎发网里携带的“扼死者”毒药,以及以后珊莎如何在冰雪城堡外杀了一个“无敌的巨人”。
前两件事已经发生,证明了高尚之心鬼魂预言的准确性。
关于第三点,最被接受也是我个人相信的解释是,小指头在未来会死于珊莎之手。小指头的贝里席家族从前的族徽是布拉佛斯的泰坦巨人,而小指头的权术水平也绝对当得起“无敌的巨人”这一隐喻。
作为小指头的唯一弱点,由与凯特琳长相极为相似的珊莎,让这位野心大师栽跟头也很符合马丁的风格。
矮个女人用暗红色的眼睛打量她。“我看见你了,”她低声道,“我看见你了。小狼孩,血孩子。我还以为死亡气息来自于伯爵大人……”她开始抽泣,瘦小的身体不断颤抖。
“你怎能来到我的山岗上?太残忍,太残忍了!我已在盛夏厅尝尽悲伤,不想再感受你的。滚开吧,黑心脏,滚开!”

解读:鬼魂一语道破二丫的身份,接着暗示出二丫终将踏上成为无面者的血腥复仇之路。
补丁脸的预言
石龙岛的这位弄臣,和无面者一样,是个出场不多,却总是透着阴森、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
读者都知道马丁不会多次浪费笔墨在一个疯癫的痴呆者身上,但对他究竟是什么来路,会如何影响故事走向,直到现在还是一点头绪没有。
因此,我把补丁脸的身份归入《冰与火之歌》的“十大未解之谜”。(后面还想写一写这些未解之谜,不知道有没有读者)
带着瓦兰提斯奴隶刺青的补丁脸。
还是先来看看补丁脸唱出的预言。
“影子来跳舞喔,大人,来跳舞喔大人,来跳舞喔大人,来跳舞喔大人!”他一边唱,一边单脚站立,然后又换另一只脚,“影子来居住啊,大人,居住啊大人,居住啊大人”。
解读:补丁脸唱出这一段是在《列王的纷争》的序章,也就是在梅丽珊卓生出影子杀手之前。同样的歌谣在之后的不同场景里还重复过几回,这没来由的影子之歌似乎与梅丽珊卓的计划暗合。
“傻子血,国王血,处女大腿也流血,链子拴宾客啊,大人,链子拴新郎啊,我知道,我知道,噢噢噢!”
解读:这段歌谣是血色婚礼的写照,在婚礼上,新郎艾德慕以及其他一些残存的宾客被锁链锁住,无法反抗。远在石龙岛的一个疯傻弄臣是如何预测到在孪河城发生的悲剧的呢?
时间进行到《魔龙的狂舞》,出兵增援守夜人的史坦尼斯将补丁脸和自己的家人都带到了黑城堡。
在长城期间,梅丽珊卓通过火焰与光之王的交流增多了。她对囧提及补丁脸时说:“那家伙很危险。我在圣火中多次看到他,有时他头骨缠身,唇染鲜血。”
虽然梅丽珊卓错误解读了亚夏古书的预言,但女祭司在其他方面却有准确的预言能力。
她在补丁脸身上看到一股令她恐惧的力量,现在很难说清这股力量是什么,但补丁脸的身份实在可疑。
在那场让拜拉席恩公爵全船丧命的风暴里,补丁脸直到沉船事故三天后才被海水冲上岸,且发现他的乔米直到临死都坚持说那时补丁脸的皮肤是黏腻而冰冷的,也即他认为自己发现的是一具尸体。
关于补丁脸的身份,我有三种猜测:一是他是淹神的使者,二是他受“易形者”控制,三是他其实是无面者的一员。
鉴于他来自瓦兰提斯,我认为他是无面者的可能性更大,而且无面者的身份也更符合梅丽珊卓在火焰中看到的“头骨缠身、唇染鲜血”的暗示,即他杀过很多人。
不过他神奇的预言能力又是哪里来的就很难解释了。期待《凛冬的寒风》能解答这些疑问。
预言“中篇”就写到这里,“下篇”里将集中解析不朽者、缚影士、红袍僧们关于丹妮莉丝的幻象与预言,希望这样的顺序能够让三篇关于预言的内容更具逻辑性。下期见!
文艺
我是《冰与火之歌》原著粉,关于《权力的游戏》原著与改编的问题,问我吧!
Carole 2016-05-07 455 进行中...
责任编辑:朱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冰与火之歌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