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天气不只是热,还会产生复合型威胁

澎湃新闻记者 徐明徽 实习生 李娇

2016-08-06 08: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高温天气将对公众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并非危言耸听,而是切实存在的健康风险。
入夏以来,全国各地纷纷拉响高温红色预警,进入“烧烤”模式。持续的高温天气带来的不仅仅是恼人的炎热,还成为危及公共健康的无形“杀手”,威胁老人、儿童、户外劳动者等易感人群的生命与健康。
近年来,多地发生过民众因高温中暑导致休克与猝死的事件发生,主要为户外劳动者与65岁以上的老年人,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慢性病也会提升高温天气的健康威胁。另一方面,上海、厦门等地也报道了入伏期间医院接诊高温相关疾病患者数量明显提升,所患疾病多为中暑、发热、肠胃炎等。
2015年6月28日,西班牙遭热浪袭击,民众用各种方式纳凉。热浪袭击欧洲西部地区,法国、葡萄牙发布高温预警。 文内图均来自 视觉中国
高温如何影响公众健康?昆山杜克大学全球健康研究中心Keith Dear教授多年来持续关注极端天气的健康威胁,并于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泰国等国开展实证研究。他指出,应对高温天气不仅需要传播防暑降温知识,还需要对高温健康风险进行深入科学研究。
“高温天气下,人们可能由于热应激反应致死。高温环境下,太阳辐射较高,空气流动缓慢,人们怠于身体活动,身体因此吸收过多的热度而受到不利于健康的影响,如脱水、中暑、热痉挛、中暑甚至死亡。这些被高温环境所影响的高危人群大多数是之前就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如患有充血性心力衰竭、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糖尿病、肺炎或神经系统紊乱等疾病。此外,那些健康而年轻的体力劳动者,由于中暑脱水也可能丧命。此外,高温对人的心理也有影响,如引起精神障碍、攻击行为,甚至犯罪等。”Keith Dear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
图片拍摄于2003年8月,法国酷暑导致超过万人死亡,棺材生意兴隆。
Keith Dear的提醒并非耸人听闻。2003年持续性的极端高温天气席卷欧洲,据统计造成约七万人死亡;2010年俄罗斯西部地区遭受罕见热浪袭击,气温连续一个月达到30摄氏度以上,导致五万余人死于高温相关疾病;近年来葡萄牙、意大利、荷兰等欧洲国家高温相关死亡率均有所上升,日本也曾报道十余人因中暑死亡,上千人因高温入院,且中老年人占据多数。在高温预警与应对系统相对薄弱的发展中国家,高温天气对公众健康的影响更为严重。例如去年五月,印度特伦甘纳邦等地最高气温一度达到48摄氏度,高温天气导致两千余人死亡。在巴基斯坦,连日高温天气也导致了超过四百名民众死亡,数千名患者因高温入院治疗。
就高温健康威胁方面的研究现状,Keith Dear教授指出,虽然社会各界主要关注极端高温天气的影响,但目前多方研究已经表明,即使在最适水平上的小幅度升温也可能造成明显的健康风险。
据Keith Dear研究测算,气温在最适水平上每提升1摄氏度,可能导致某些城市的死亡率提升2-3%,主要影响老年人与户外劳动者的生命健康。考虑到老龄化社会与全球气候变化的双重背景,高温天气对我国居民健康的影响将愈加严重。
“与那些登上新闻头条夺人眼球的‘热浪’相比,最适水平上小幅度的升温更为常见。一年中可能只有6天是极端高温天气,假设在某个城市这样的极端高温每天造成100多人死亡,那么一年中因此致死的大约是600人。但一年中最适水平上小幅度的升温可能有50天,如果每次造成20多人死亡,那么一年中死亡总人数就是1000人,产生的生命威胁远大于极端高温天气。而最适水平上小幅度的升温常为媒体以及关注公众健康的机构所忽视。”
2010年7月29日,俄罗斯高温引发森林大火,沃罗涅日郊区发生火灾,大量房屋被毁。
2010年8月8日,俄罗斯莫斯科,城内浓烟滚滚,人们带着口罩上街。而当地气温已高达38摄氏度。
极端高温还与空气质量有着直接的关系。Keith Dear指出:“高温加速了大气中化学转化的过程,促进臭氧等二次污染物的生成。在发展中国家的许多城市,五月到八月间,臭氧已经超过了PM2.5,成为主要污染物。”
作为2012年被列入《环境空气质量标准》的大气污染物,臭氧在近地面水平能够导致呼吸道刺激,引发哮喘、支气管炎等疾病。据环保部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161城市空气质量为“污染 ”的天数中,PM2.5作为主要污染物占比69.89%,臭氧仅占比15.16%。但在六月至八月的高温期间,臭氧作为主要污染物天数达到了总污染天数的53.23%,一举超过PM2.5的占比41.97%,说明臭氧污染将成为高温天气的重要伴生风险。
针对2003年的欧洲热浪事件,Keith Dear教授与同事曾就法国十二城市热浪期间死亡率进行研究,发现高温与臭氧污染对短期死亡率提升均有贡献,同时两者之间存在着显著的协同作用。
Keith Dear强调:“另外很重要的一点,高温天气还将与城市空气污染产生复合型健康影响,比如发电、汽车尾气以及工业运作产生的城市污染物,由于高温天气下的无风环境,这些污染物会长时间滞留在人口密集的中心地带。”
高温天气所带来的不仅仅是酷暑难耐,还将产生结合人口老龄化、气候变化、空气污染等问题的复合型威胁。“极端高温、人口老龄化、空气污染……这些问题都是人类社会在追求生命的长度、迈向生产更多物质的工业化进程、寻求更舒适便宜的环境所付出的代价。因此这完全是政治问题,而非科学。考虑到中国各地区的社会经济地位以及天气状况的差异,在极端高温天气下制定针对地区的纾缓以及适应政策是非常重要的。”Keith Dear说。
建立更加完善的气候风险管理体系,是有效应对高温天气健康风险的必由之路。
Keith Dear认为气候风险管理包含两层意义:一是纾缓,尽可能遏制以及避免环境变化可能带来的风险。“比如现在最有效的措施是减少碳排放,煤、石油、天然气是由二氧化碳造成的污染的主要来源。因此改变生活方式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在世界范围内,如果我们降低牛肉的消费量对于环境是非常有帮助的。因为牛肉是一种非常低效的食物来源,它耗费耕地、水以及能源,而且牛的排泄物以及在牛消化饲料时还会排放出大量甲烷,比起作为温室气体的二氧化碳来说,甲烷对环境的影响更为强烈。”
二是适应,学会如何面对人力不可避免的情形。“我相信‘适应’的关键在于城市设计,好的城市设计应该将高温气候考虑其中,包括用绿地及水体来分散高度集中的建筑物,以此控制城市热岛效应。
Keith Dear表示:“无论是纾缓还是适应,世界上绝大多数地区都已认识到,比起国家,通过城市的层面更容易实现气候风险管理。国家政府不易完成的,城市更容易实现。从这一点来说,中国政府递阶而分散的架构方式在气候风险管理上可能会处理得更好。”
(昆山杜克大学全球健康研究中心研究助理王战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高温

继续阅读

评论(1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