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残疾老哥俩“种树不敢卖”后续:洪水来袭14年心血全毁

澎湃新闻记者 章文立

2016-08-05 21: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7月19日冶里村的村民拍摄,洪水过后,河流奔腾,再不见原本屹立的树木。视频来源 贾海霞 (00:22)
3月11日,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孙庄乡冶里村,贾海霞、贾文其两人站在河边,遥看河对岸自己14年的心血。 视觉中国 图
一场洪水,卷去了几十人的生命,也将残疾老哥俩14年来的心血毁于一旦。
7月18日以来,强降雨肆虐河北。据井陉县县委宣传部官方微博“井陉发布”7月21日消息,井陉县遭受百年一遇特大暴雨,全县大小河道全部洪水暴涨,2分钟上涨2米多,流量瞬间达8300立方米/秒。
新华社的消息称,截至7月26日,河北井陉县33万人中有20.8万人受灾,死亡38人、失踪33人。
井陉县孙庄乡冶里村,残疾人贾文其和贾海霞老哥俩在河滩上种植的近万棵树,一夜之间被全部冲毁。
“把树皮都刮掉了,(好的)一棵都没剩!”8月4日,贾文其在电话中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01年承包村里50多亩的荒滩时,村委会曾跟老哥俩签过协议,协议上写道:“自己处理树木,收入归自己所有。如果被洪水刮了,村委不赔偿任何损失。”
寒来暑往,一晃十二年。河滩上渐渐绿树成荫。贾文其找到了媒体:“残疾人也有自尊心,也展示一下自己存在的价值!要是能有人看见了,愿意帮帮我们,那就更好了。”
事情的发展却逐渐失控。从当地都市报到官媒大报,乃至境外媒体,他们的事迹越传越广,招来了市委书记的慰问,“感动了河北”。本打算种树卖钱的他们,发现自己被塑造成了“身残志坚,植树绿化”的典型,也逐渐学会了“说点冠冕堂皇的话”。
树却是再也不敢卖了。乡里的干部找他们谈过话:“说弄不好了是你们的事,弄好了大伙都沾光。”他们要真想卖树,阻力不小。
河滩那边耗着的时候,老哥俩又开始琢磨着去后山种树。山上旱,种不了杨柳,只能种别的,未必能换钱。那也要种,不为别的,就为这十几年来与树结缘,喜欢上了这件事。
村里对此表示支持,一百多亩荒山,口头答应给了他们。山上缺水,2016年4月,有网站为他们募捐了六万块钱,打到了村里的账户上,说要给他们修个蓄水池。可蓄水池修好了,却没有水泵,没有配套电力设施,无法从水渠里抽水,还是没用。
村支书表示,在半山腰修蓄水池不比平地,又要开路,六万元已经用完了。装水泵要电源,还要通过电力局。电、水泵、水管这些配套设施和资金,还要向资助单位继续申请。
让老哥俩最发愁的还是河滩边那耗费14年心力种下的树林:“这河边就是水,要是涨一次,发大水了,马上就刮完了。你说这个损失谁来给我们赔?”
没想到,一语成谶。
7月25日下午,老哥儿俩来到夹滩看以往的林地、庄稼地,如今只剩淤泥和鹅卵石。 中国青年报 图
【对话贾文其、贾海霞】:(树)是用心换来的,等于把心掏走了
澎湃新闻:你们的树是都被冲毁了吗?什么时候的事?
贾文其:对,(洪水)把树都毁了。(7月)18号那一天整整下了一天暴雨。那雨量多大呢?就是二楼的窗户上,那个脸盆都往外溢水。后来晚上7点多的时候,《焦点访谈》(的记者)打电话(来问),我说还没事呢。10点多的时候,水就大了。11点的时候,就把树都冲毁了。1点多左右吧,我下去叫贾海霞,我告诉他的。
贾海霞:因为我的眼睛看不见。晚上睡觉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停电,信号还没中断——我给贾文其打电话了,我说你今天晚上看着点。因为他在门口就能看着(河滩)。他就一夜没睡觉,(凌晨)一点多钟,告诉我说完了完了,彻底冲走了。那个时候说真的,那个打击……一下子把我的心就掏空了。他告诉我的时候,衣服我都没穿,就瘫在那个沙发上了。这一次打击,不亚于2000年把我的眼睛炸瞎那一次打击,就说我们两个残疾人真的太可怜了,老天怎么这么不公平啊!对我们太残酷了!14年辛辛苦苦干来的,真的我们不容易啊,我们两个人真的就“我是他的双手,他是我的双眼”,两个人合伙干了这么多年,全部冲跑了,我们好伤心啊。
澎湃新闻:河滩上现在还剩多少棵树?
贾文其:都刮走了基本上。剩了几棵大的,只剩一小部分,刮倒了,都躺下了。也有小的,把皮都刮掉了,水里面那个垃圾啊什么的,都把那个树皮刮掉了。(好的)一棵都没剩!
澎湃新闻:你们和村委会签过协议,“如果被洪水刮了,村委不赔偿任何损失。”所以现在你们的损失是没有人负责的,是吗?
贾文其:现在也没人……怎么说呢,现在也没人说赔偿。
澎湃新闻:有政府官员来问过吗?
贾文其:刮过洪水之后,县里的官员,省、市、县残联的人都来了,到我们家里慰问了。这个,我们还要在各界人士的帮助下,继续再植树。
澎湃新闻:是慰问你们的官员他们说的?
贾文其:不是,我们自己说的。他们说灾后重建,说了一堆鼓励的话。
贾海霞:我们还要继续种下去。虽然说把我们14年的心血冲跑了,但是我们精神还在,明年还要继续种树。
澎湃新闻:之前说山上修了个蓄水池,要……
贾文其:(打断)山上那个弄不成。还没给合同,村里面说现在合同订不了,没有。山上那个暂时就放弃了。
澎湃新闻:那你们明年去哪里种树?
贾海霞:打算还在那个河滩上种。河滩还在,那个河滩没有冲跑。
澎湃新闻:再在河滩上种,不保险吧?万一再来洪水呢?
贾海霞:……没办法,刚才不是讲吗,我们打算在山上干……但是到现在也不给我们什么合同、协议,就是哄着我们。你说没有合同,我们怎么去种啊?我们去种了,没有合同,产权怎么搞?所以说,你看你们发的那个稿子吧(详见澎湃新闻5月31日报道:《河北两位残疾种树老人火遍全球之后:成了典型,树也不敢卖了》),就是说了些实话,村里政府部门它有些不满意了,那不就……
澎湃新闻:如果当时卖掉的话,也不至于被洪水全部冲走。
贾海霞:真的!我们一万棵树,每棵树一百块钱,那就一百多万了,对于我们两个残疾人来说,那就是天文数字了。但你看,没有卖掉,我们14年的心血全部白费了。因为我们两个人就是靠着那片树林,那就是我们的精神支柱。贾文其就指着那片树林养老了,我就是指着那片树林给儿子结婚了,我儿子快到结婚年龄了,你看现在就是……一无所有了。终点回到起点了,我们感到特别心疼啊! ……用心换来的啊,等于是把我们的心掏走了。
澎湃新闻:你们之后打算怎么办?
贾海霞:要是政府允许的话,我们明年就还继续种。如果政府不允许的话,我们就没办法了。我们估计有可能不让在河滩上种树了,目前还没有政府职能部门跟我们谈这个事。还是为了生活,也为了环保,也是为了展示我们残疾人吧。
澎湃新闻:回到刚才的问题,在河滩种树,再发洪水怎么办?
贾海霞:这一次我们不可能把它放十几年了,把周期缩短一些,等个五六年就把它砍掉、卖掉了。不可能把它再放这么长时间了。
澎湃新闻:如果五六年之间就发洪水呢?
贾海霞:我们这边野河五六年是不可能的。它是周期性的,二三十年才来一次。上一次是1996年,1966年,都是每隔二三十年。我们河滩上种的那个树其实有五六年就成才了,就可以把它砍掉了。五六年,我们把绿化也搞了,生活也有保障了,我们就把周期缩短一点。
澎湃新闻:不考虑去后山种了?这次山上的树被洪水冲到了吗?
贾海霞:这个事情说不成啊。山上保险多了,你上次来的时候(2016年5月)我们已经有那个打算了,村干部已经承诺说给我们一些地,也跟林业局说了,林业局也给我们规划了,说给我们50亩经济林,种些核桃啦、果木啦,就是给我们生活用,再种50亩绿化的。但是说到现在,就是推着拖着……
澎湃新闻:今年5月的时候,蓄水池已经修好,但还没有水泵,现在有了吗?
贾海霞:水泵有了。蓄水池也建上了,但是(村)大队干部没跟我们商量把工程款给了包工队了,到现在没有收工就不干了。那个蓄水池缺一个安全设施,上面要个小房子,有个门把它锁住,不要把人掉下去,淹死人了或者摔死人了我们负不起这个责任。现在六万块钱款全部到位了,他们也不给干了。
澎湃新闻:施工队不给干了?
贾海霞:那个工程没收工,我们怎么用啊?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我们担不起这个责任啊。还有那个电力设施,电力还没拉线过来,有水泵没有电,还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澎湃新闻:你刚才提到没有合同,又是怎么回事?村里曾口头承诺说,把后山的一百多亩地给你们,对吗?
贾海霞:没有(给),到现在没有。我们谈了好几次了,到现在就是拖着,就是不给。口头承诺给了,一问他们就是拖着:“在商量着,在商量着。”就是这么句话。我们只有这样(去河滩种树)了。山上要是能种的话当然保险了,林业局也是支持我们的,就是村里这块老是给我们设障碍,我们没办法,只好重新回头,回到河滩上去种。因为我们两个残疾人,这就是没办法的办法了,别的干不了,就是靠这个种树来维持生活了。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河北 残疾人 种树

相关推荐

评论(2.8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