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500强排名比中铝还高的魏桥,如何让电价比国网低三成

澎湃新闻记者 杨漾

2016-08-06 11: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通过搭建孤岛电网,自行发电、调度、运行、供电,山东魏桥集团让当地企业和居民用上了价格更低的电。
一份评级报告,令有“电改小岗村”之称的山东魏桥重回公众视野,使外界得以一窥这家低调民营巨头的经营现状。根据《财富》最新公布的世界500强排名,主营电解铝、纺织、能源的山东魏桥排名163位,比央企中国铝业高了99位,甚至还排在了招商银行、兴业银行之前。
多年来,通过自备电厂、自建电网,打破电网企业垄断,魏桥的平均电价水平比国家电网低三成以上,为当地民营经济注入活力的同时,也一度引发关于供电体系的大讨论。
近日,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了对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魏桥集团)主体与相关债项2016年度跟踪评级报告。报告披露,今年1-3月份魏桥集团自发电成本低至0.17元/千瓦时。除了给自身的纺织、铝业企业供电外(自用比例在34.76%左右),魏桥热电厂生产的剩余电力还用于外销,经当地政府准许,应用自有管线销售给非合并范围内的关联企业、周边村镇和企业,其电价比国家电网低三成以上。
从区域经济角度看,魏桥是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的一个全国百强名镇。但在中国电力发展史上,魏桥二字的内涵要丰富得多。通过搭建孤岛电网,自行发电、调度、运行、供电,山东魏桥集团让当地企业和居民用上了价格更低的电。为何孤岛运行的魏桥电网价格要低于大电网系统?魏桥模式的借鉴价值有多大?直到今天,魏桥依然是观察中国电力市场的一个特殊样本。谈电力市场化改革,绕不开魏桥。
自备电厂、自建电网,电价比国家电网低1/3以上
魏桥集团的前身是成立于1951年的邹平县魏桥棉纺织厂,由邹平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出资设立。目前,魏桥集团总资产达1756亿元,是集纺织、染整、服装、家纺、热电等产业于一体的特大型企业。以纺织及其深加工为主营业务,魏桥集团已形成纺纱、织造和印染等纺织全产业链,同时兼营热电业务和铝矾土贸易业务。
对于魏桥自身而言,由于电、汽能源全部自给,与当地工业电价相比,自发电成本优势明显,为企业创造了可观利润。更重要的是,依托自备电厂的低成本优势,魏桥的商业版图不断扩大,兼营业务已成为其利润的重要来源。
评级报告显示,魏桥集团仍是国内最大的纺织企业。尽管主营纺织业务收入下降,但得益于热电业务和铝矾土贸易的拉动,2015年魏桥集团实现营业收入586.21亿元,同比增加4.26%,毛利润为73.67亿元,同比增加30.55%。
2015年,魏桥集团综合毛利率达到12.57%,热电板块毛利率为30.46%,同比减少3.77个百分点,主要是电的销售价格下降所致。2015年,公司发电量为226.34亿千瓦时,同比增加63.88%,其中销售电量147.65亿千瓦时,同比增加102.34亿千瓦时,公司热电收入大幅增加。
除了全球最大棉纺织企业的头衔外,魏桥集团还是世界铝业巨头。2016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中,魏桥集团排名163,比上年位次前移71名,五年跃升了277个位次,在上榜大陆民营企业中位列前茅。
但回顾当年,魏桥集团的自建电网、自行供电,其实是无奈之举。
上世纪90年代,全国性电力紧缺,随意拉闸限电现象严重影响了纺织企业的生产秩序,并使生产成本大幅攀升。据《英才》杂志报道,在自建电厂之前,魏桥系一直以烧锅炉的形式生产纺织所需的蒸汽,经济性差且不环保。热电联产的好处在于,在生产电力的同时还能够产生纺织工艺中所必须用的蒸汽。
1999年9月28日,魏桥第一热电厂建成投产,装机容量为7.8万千瓦。但第三天上午,魏桥方面就接到淄博电网通知,要求其必须从大电网中解列(指电力系统受到干扰,其稳定性遭到破坏,发电机和电力系统其他部分之间、系统的一部分和系统其他部分之间失去同步并无法恢复同步时,将它们之间的电联系切断,分解成相互独立、互不联系的部分,以防止事故扩大造成严重后果。)考虑到孤网运行的风险,魏桥方面一时不敢答应解列。但淄博电网同时对邹平县政府提出了警告。
魏桥集团董事长张士平
“县长亲自找到我,说淄博电网警告了,如果魏桥的自备电厂不解列,将对整个邹平县的用电安全产生威胁。”魏桥集团董事长张士平对媒体回忆称,县长登门令其想法突变,他告诉县长,一定会争口气,要变压力为动力,同意解列,“我当时想,淄博电网叫我下网,他以后就管不着我了,我的发电量肯定还要扩大,以后他求我上网,我也不上了。”此后的故事广为流传,魏桥集团的自备电厂不但为本集团旗下企业供电,还通过自建电网向当地其它企业供电。这一模式下,魏桥的纺织和铝业业务快速扩张。
据评级报告披露,今年1-3月份,魏桥集团自发电成本低至0.17元/千瓦时,2013-2015年这一数据分别为每千瓦时0.29元、0.21元、0.18元。除了自供电外,魏桥集团还售电给非合并范围内的关联企业、周边村镇和企业,电价比国家电网低三成以上,实打实的价格优势吸引了魏桥镇周边其它城镇的民营企业到魏桥集团来买电。
“我不是吹牛,我们从来没有出过停电事故。” 张士平曾对外表示。
据上述评级报告披露,截至2016年3月末,魏桥集团的总装机容量上升至528万千瓦。报告同时也提及,如果改为使用网电将给公司带来一定的政策风险。
魏桥模式:孤例还是趋势?
“以魏桥电网的效益和价格来看,大系统的效率比小系统还要高,因此(大电网)电价应该更低才对。魏桥的平均销售电价是4毛,但现在用户买电哪有低于4毛钱的?”一位资深电力人士曾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评述道,魏桥模式是非常鲜活的例子,电力行业大可以将魏桥终端平均用电效率作为参照系,大电网完全有理由超过它。
图片拍摄于2012年5月24日,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旗下热电厂。
持相似意见的电力观察人士分析称,魏桥事件可谓是改革的敲门砖、导火索、“业界需要深思的是,如果民营资本进来,那么电价成本肯定会降低。”
魏桥模式之所以备受推崇,是因其在某种程度上揭示了电价的“真相”。有分析称,在山东,每一度电中含农网还贷资金2分钱、三峡工程建设基金0.7分钱、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1分钱、库区移民后期扶持资金0.88分钱、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0.1分至0.4分钱等一系列费用,而用自备电厂发电的魏桥集团无须承担这些。加上较低的人力资源成本等,才有了魏桥集团的电价比国家电网低1/3的现实。
但魏桥模式自诞生之日起便充满争议。支持者认为其代表了电力市场化的方向,反对者则指责称,魏桥模式“不合法、不安全、不环保”,没有承担社会责任、是“违法供电”。
几年前,各地民企和媒体曾蜂拥至山东邹平,欲效仿魏桥模式。据报道,2011年底,新疆相关部门官员到魏桥镇调研,希望在新疆复制魏桥模式,但调研结果让新疆的官员感到失望。“山东有像魏桥集团这样的用电大户作基础,这是新疆所没有的。”
一种较为普遍的观点是,魏桥模式仅是局部个例。充足的资金和稳定的用电量、能拿到相应的项目、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几项因素缺一不可。更重要的是,山东在中国电力行业中地位特殊,五大发电集团和电网企业的高管中,山东人占据了主导力量。因此,魏桥模式难以复制。
对于国家电网公司来说,魏桥模式的存在是一个巨大挑战,若在全国推广,势必对其利益形成冲击。据媒体报道,魏桥集团此前曾与国家电网山东电力公司产生过多次激烈冲突。双方规模最大的一次武斗发生在2009年,地点在山东省惠民县李庄,冲突的焦点就在于魏桥集团欲将自己的电输往惠民县。后据当地媒体报道,2012年中国家电网已经与魏桥集团达成协议,魏桥的余电在满足厂区周边商户用电后重新并入山东电网,实现互利共赢。
或者可以换个说法总结,魏桥模式的出现,是电网企业、地方政府和企业在特殊历史时期相互平衡、妥协的结果。
责任编辑:李跃群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价,魏桥,电网,电力改革,电力市场化,纺织,电解铝,澎湃,澎湃新闻

继续阅读

评论(57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