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高考生被改志愿风波:两个18岁少年的夏天回不到起点

澎湃新闻记者 张维发自山东胶州

2016-08-06 13: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山东高考生被改志愿风波:两个18岁少年的夏天回不到起点
陕西师大:错位人生终复原,常升同学迟来的通知书马上寄出【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刚刚下过一场大雨,树绿得发亮,这里是丘陵地带,村庄里的水沿着沟渠从高处哗哗往下流,势不可挡。
常升的老家在距离山东省胶州市区二三十公里处的一个小村庄,村子只有中间一条大路,地面像三角形的斜面延伸到远处,两排红色的土平房沿路排列。
常升甩开家门走了,18岁的他感到有点喘不过气来。这是他被陕西师范大学重新录取的前一天,一切未成定数,他坐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旁边认真地问:“如果我现在写一份对他的谅解书,会不会影响我被陕西师范大学录取?”
2016年8月2日晚郭同学被审讯的监控视频。  本文图片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张维 图
常升的父亲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常升想写,但是母亲李英不让,担心这样会影响他上大学。一个18岁的少年要面对这样的问题似乎有些残忍。
现在,他不需要去选择了。8月5日下午,陕西师范大学正式表示录取常升入学。6日上午,常升和父亲将一面锦旗送到胶州市三里河派出所。
此时,同学郭天(化名)仍在看守所中,他已经被提请检察院批捕。青岛市公安局宣传处长王海安介绍说,常升被录取后,郭天改志愿这一行为的后果(危害性)就大大降低了,也许会对之后的案情发展起到作用,但双方家长所期待的“皆大欢喜”的结局可能很难实现了。
志愿被改
2016年8月4日(被录取前一天),在家里感到烦恼的常升。
当胶州一中高三毕业生常升在食品厂的流水线上包装咖啡、棉花糖等时,他正憧憬着这个暑假的第一个目标:收到录取通知书后,用自己打工赚到的钱出去旅游。
在这家食品厂做暑期工,每天的工资是73块钱,他期待着多攒几个73块来实现目标。
这是他工作的第九天,7月21日。
胶州一中体育特长生填报高考志愿的QQ群里,又多了一条汇报被大学录取的消息。这次是同学郭天被陕西师范大学体育教育专业录取。
常升和郭天填的是同一所学校,同一个专业,正在工厂做工的常升没有注意到这条信息,当他被同学提醒查询录取结果时,才发现自己没被录取。
常升的体育专业分比郭天高将近7分,郭天的文化分比常升高,两人文化分均过线。而常升记得,陕西师范大学体育教育专业的录取标准是:在文化分都过线的情况下,优先考虑体育成绩。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被录取,而郭天反而被录取了。
2016年8月6日上午11点,常升和父亲一起给三里河派出所送锦旗。
常升走出工厂,给父亲常世河打电话。
“爸爸,我没考上。”
“你再查查。”常世河很惊讶,随后又说,“没考上,就回来给我干活。”
感到“崩溃”的常升立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体育老师李海(化名)。班上只有这两个同学报考了这个学校,李海也不理解为何常升落选。
7月23日中午,李海带着常升从胶州市出发,来到山东济南向省招考办寻求解释,在调取考生“信息及志愿填报情况”后他发现,常升填报的志愿“陕西师范大学”在填报四小时后被修改成了“鲁东大学”。
常升懵了。
家人和招生办的工作人员都对他说可能有人改了他的志愿。“但我一直不相信。”常升说。
他使劲回忆18天前的那天上午,老师李海给胶州一中的所有体育特长生指导如何填报志愿,如何建议大家选择学校的。按他的成绩,填陕西师范大学体育教育专业是最合适的选择,那天上午10点不到,常升就填完志愿离开了学校。
他不断想,是不是自己不小心弄错了?“我一直不相信是别人改的,但是我记得清清楚楚填的专业是体育教育,编号是01,我只填了01,而鲁东大学的专业不是,所以觉得要么系统错了,要么是人为的。”然而,招生办的工作人员肯定地告诉他,系统没有问题。
晚上在从济南回家的车上,常升在QQ群里发了一条消息:“谁把我的志愿改了,我已经报警了,警察会给答复,请速与我联系。”
其实他还没有报警,常升说是老师建议他这么说。但这个消息像颗炸弹一样在群里炸开了。不过没有人站出来承认。
这天后,常升就退掉了体育生高考QQ群,后来QQ好友里陆续有人在晒录取通知书,他看到就立马删掉了,因为看到都觉得难过。
发文求助
常升被录取后写出愿意原谅郭同学。
常升瘦高,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他很少主动说话,回答问题也很简单,只有偶尔在说到某些让他记忆深刻的部分,他才会大段大段的叙述。
已经被陕西师范大学录取的郭天与常升是同班同学,高二时两人还是舍友,郭天是舍长。尽管不算最好的朋友,但是两人的关系也比普通朋友亲密,平时一块打打闹闹。用常升的话说就是“我找他帮忙他肯定帮,他找我帮忙我也肯定帮。”
常升想起那个上午,当他自信满满地填志愿时,身边围着好多同学,他输入自己的用户名,和那个用生日日期设置的密码“****1111”。他不会想到这样一个简单的密码,会在别的地方再次被登陆。而郭天是在当天下午4点多填完志愿离开,他也填了陕西师范大学体育教育专业。
在等待录取通知书期间,常升仍然时常打电话给郭天,询问什么时候可以查询成绩。“他一直说,兄弟我考不上,我没希望。”常升回忆着。
事发后,报同一个学校,同一个专业,体育分低反被录取的郭天成了被怀疑的对象。7月25日,在胶州市三里河派出所,常升在父母陪同下报警了。工作十年的民警孙友烽第一次碰到这种案件,“对罪名不好拿捏,而且也没有确凿证据。”派出所没有马上立案,需要先调查取证。
常升的父亲希望两个孩子都有好结果。
据常升的母亲李英介绍,报案后,7月26日,郭天父母通过老师与他们联系,提出了两个“补救方案”,其一是赔偿他们十万元;其二是动用“关系”让常升去北海舰队当兵。但是两个方案都被否决,因为常升只想上学。
7月29日,常升一家再次来到山东省招生考试办公室寻求帮助,招办的人告诉他们,让公安、学校、偷改他儿子志愿的那个学生及其家长,开出证明,或许还有弥补的可能,但常升却一直没有拿到证明。
“明明考上了大学,却去不了,还整天为这个事四处奔波,我到底错哪了。”7月30日晚上10点,常升在QQ空间发了一条状态,表示很难过。
此时,他还没有收到三里河派出所的任何回复。
8月1日晚上9点多,常升在QQ空间发了一条更长的状态,呼吁“请把上学的机会还给我!!!”状态一发,他的同学朋友都疯狂转发,甚至还有朋友帮他买微博热搜,寻找媒体关注,希望扩大影响,帮助常升上学。事情很快发酵起来。
民警孙少烽表示,8月2日,胶州市公安局对案件立案处理,8月3日,胶州市公安局发布官方消息,表示经调查,郭某涉嫌违法犯罪,已被采取强制措施。
一念之差
常升老家的房子。
电风扇在呼呼地吹着,走了一家媒体,又来了一家。虽然气温不高,但平房里显得很闷热。
有高中同学来看常升。刘路(化名)和常升高一同班,和郭天高二同班,三人关系都很好。当常升发完那条求助状态后,刘路曾接到郭天的电话,电话里的郭天一直在哭。
“网上说他(郭天)蓄谋已久,这是不可能的,他说他只是一念之差,想有学上。他还说只改了一次,不是网上说的两次。”刘路解释说,“他说给常升报鲁东大学,鲁东大学比陕西师范大学差一些,但他觉得常升体育成绩好,肯定会录取的。因为陕西师范大学是‘211’,他家里父母对他期望特别高,他想证明给他爸爸看。”
刘路说,郭天曾对他说过,家里给他压力特别大,父亲对郭天成绩非常不满意,而郭天又恰好跟常升报了同一所学校。
郭父在事发后不愿接受媒体采访,但澎湃新闻在与他微信沟通时,他回复说:“他(儿子)不应该学体育,可能是命运的安排,上高二时他在我们县城一中的成绩是169名。高二下学期一次玩闹时从凳子上摔下,造成腰椎错位。在家休息了两个礼拜,带伤上课又影响了成绩,所以高三他告诉我学体育时,我没加阻拦。”
郭天(化名)父亲让他背的英文。
郭天的英语不好,据他一位不愿具名的同学介绍,郭父在郭天的学习上很舍得花钱,各种辅导班只要老师说需要的都毫不犹豫,“还送他去新航道英语,好像是一对一。”
高考完,郭父想让儿子补一补英语。“这是我让他背的一篇英文课文,他从网上下载并且抄写的。”他发给澎湃新闻一张写满中英互译文字的纸张,上面写着一些人生格言,诸如“我明白了微笑是一种廉价的美容方式。”
而在常升的记忆里,郭父经常来学校来接儿子。“比如晚上来接他,会早早来,就在教室窗外看着他,等他自习结束。”
但郭天本人,很少在同学面前说学习压力大,也有同学认为郭天对成绩的事其实并不是很在意。
在郭天父亲提供的照片里,18岁的郭天皮肤较黑,看起来阳光可爱。而所有他身边的同学对他的评价,几乎无一例外是“人好,讲义气”。
刘路说:“郭天很实在,很义气,找他帮忙没有不帮的,找他借钱没有不借的,出去掏钱从来不往后退。”
另一位不愿具名同学也表示,有一次他向郭天借钱,郭天二话不说就借给他,后来他自己钱不够了,只能省吃俭用。
民警孙少烽形容郭天品德不坏,老实。孙少烽回忆,他在讯问郭天时,郭时常大哭,说自己错了,一时冲动,是不应该的。
“我一开始就没恨他,我就是想上大学,但是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作主,我感觉我现在说好话都没用。我的原谅如果可以让他不坐牢,那我当然原谅了。”说完这些,常升陷入沉默。
“想停下来”
胶州一中。
8月1日常升发完QQ状态的第二天,郭天在父亲的陪伴下来到派出所,之后就再也没回去。“孩子压力很大,我们害怕他要是回去会出事。”民警孙少烽说。
一瞬间,似乎所有人都知道青岛有个高考考生志愿被改,不能上学。连青岛的出租车司机也告诉记者,这个消息他的朋友圈都转疯了。当网络上的消息铺天盖地砸来时,常升有些不知所措。
“父母逼得我没办法。但他们家就不出证明,我就特无助。”常升说,“其实我一直不赞同找媒体。”
在8月2日晚上,常升又发了一条长状态,希望大家能停下来。
“谢谢大家,今天我算真正认识到网络的力量,也认识到了朋友的力量 。虽然现在事情还没有结果 。但我不想你们再传播了,微博也好 ,微信也罢 。就算是我给这两年同学的最后一点感情。这个错足够警醒他一辈子 。我也很累了。我也不想因为这个事,来影响我一辈子 。说窝囊我也认了,说我窝囊、怕事,我也没说的。但是他也是一个跟我们一样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学生。他也要活,我不想因为这个事来断他一辈子,我心里不舒服 ,我也会愧疚。这些全是我的真心话,没有人教,也没有人非得让我做这个事,全是凭我的良心。”
在发这条微博的同时,常升正在跟父母守在三里河派出所门口,希求等到“证明志愿被修改”结果。胶州的夜晚气候凉爽宜人,但常升的心头却很烦躁。除了等,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
常升曾跟着打工的父母在青岛读小学和初一,读到初二回到胶州上实验初中,因为觉得实验初中比较好,后来他考上重点高中胶州一中,因为在学校住校,他几乎没怎么在老家住过,即使现在回来也只是坐在椅子上玩手机。
常升家附近的邻居有一些人不认识常升。邻居说,常升一家现在不住在老家,只有奶奶还住在老房子里。这间平房中间是正屋,两边两个厢房,常升的奶奶坐在其中一间房的炕上,另一间房里堆满了杂物。
在澎湃新闻初次与常升联系时,他对记者说感到压力很大,觉得新闻报道也不算太真实,“有点夸张,说的我们好像很穷很穷,很无助。可能我还在维系我那一丝的面子,就是不想让同学或者我认识的人看到我家里的情况。”
母亲李英也说,媒体报道家里很穷,让常升感到困扰,“他有压力”。
启程和机会
雨后的村庄。
同学刘路来看常升的目的是希望他原谅已经身陷囹圄的郭天。他坐在常升对面,给常升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把照片发到了QQ空间,配上文字说“常升已经原谅郭天了,郭天不是蓄谋已久,只是一念之差”。
他举着手机,给常升看,问,你看这样发行吗?常升沉默着,不知这样做是否适合。最终,他犹豫着让对方先删掉,说,我自己发吧。于是,刘路删了说说。
后来,如文章开头所述,常升甩开门跑出去了。
体育老师李海在事情爆出后,开始回避媒体。他说:“本来两个孩子都可以快快乐乐上学,一念之差,成了现在这样子,除了两家人,我是最难受的,两个家几乎都毁了。”
在李海眼中,常升善良,小郭活跃、有礼貌,都很受老师喜欢。“他们都是孩子,目前的现状只有两个字:惨痛!都是他们承受不了的。”
像很多青春期男孩一样,常升初中成绩很好,后来打游戏,打篮球,成绩开始下滑。高三时,他决定学体育,专项是200米跑。他的QQ头像是北京体育学院的校徽,自从学体育以来,他就把自己的目标设为北体。“这是体育生心中的清华北大啊,但我差好多,后期感觉自己有体育分,就放松了,文化课低了。”
郭天的体育专项是武术,但他跟常升一样,每天都在同样的时间训练。早晨五点半起床,上完早读,6点就空腹去操场训练,训练完上课。下午第三节课上完出去训练直到晚上七点,再和其他同学一起自习。
冬天练习扔铅球是常升最烦恼的项目。天下着雪,他感觉手跟球都冻住了,没了知觉。
今年4月份,是体育生进行高考体育科目考试的时间。天下着雨,在进行200米专项的起跑阶段,常升就拉伤了腿。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跑完全程的。
“妈妈,我拉伤腿了,考不上大学了。”考试结束他给李英打电话。
“考不上没事,把身体养好。”
第二天,他又给李英打电话。
“妈妈,我考了90多分。”
“你拉伤腿了还能考90多分。”李英回忆时声音哽咽。
在常升离家后不久,郭天父母来到他家。郭父神情凝重,充满悲伤,而郭天的母亲脸色憔悴不堪,没有血色,显然是伤心过度。双方父母在屋内闭门说话。常升的父亲常世河事后对记者说对方是来道歉认错。
“事情这样了,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但通过这件事,孩子一定会成长更多。”郭父不愿接受采访,只在微信里表示“压力如水,无处不在。”
他认为郭天是中国历史上更改志愿被惩罚最重的一个。“我问了好几个律师,志愿篡改也不是第一个,但媒体让我的孩子承担了不符合法律的处罚。”
如今,郭父表示,只想和大家一起努力,让常升走进大学校门。而常升父母也多次强调,希望常升能上大学,同时郭天也可以免去处罚。
“给孩子一次机会,他毕竟年轻,我从始至终这么希望。他上大学可能没希望了,但是我还是希望,”常世河停顿了一下,说,“他去上。”
8月5日下午,陕西师范大学决定录取常升。当天,澎湃新闻从胶州市公安局宣传处得知,郭天已经被提请检察院批捕。
在澎湃新闻面前,常升写下了“希望能原谅我的郭同学,不要再伤害他了!!!”从7月5日填志愿至今,两人没再见过。常升说不会再成为好朋友了,就像陌生人一样就挺好的。
坐在椅子上的他再次陷入一种无可适从的沉默,他不断去回忆这个夏天发生的一切,这是一场梦该多好。梦醒后,所有人都可以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
“你有没有后悔发了那条QQ状态或者报警了?”“不后悔。”
8月5日深夜,常升把自己的QQ头像改成一个少年坐在海滩上看日出,他的网名也改成了“启程”。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山东 青岛 高考 修改志愿

继续阅读

评论(44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