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马思纯:写一本书、拍一部电影、嫁一个好人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6-08-07 11: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马思纯现在喜欢管自己叫“小马哥”,因为《盗墓笔记》中的阿宁让她发现了自己的另一面魅力。和鹿晗、井柏然合作的《盗墓笔记》,作为女主角的她除了开场一个强行“挤胸”的镜头,几乎就和女性这个性别沾不上什么边了。为了塑造这个强悍的雇佣兵形象,马思纯剪掉一头秀发,还为此给头发恋恋不舍地写了一封“道歉信”,忏悔之前没有好好护理头发,如今失去才懂得珍惜。
2016年8月3日,上海,电影《盗墓笔记》发布会现场,张博宇(左)、马思纯(中)和鹿晗(右)在台上说笑。 澎湃新闻记者 贾茹 图
作为一个拍摄青春文学读物模特出道的文艺女青年,当时的马思纯是随书附页中出现的“甜酸”姑娘,算是属于那个年代的“网红”。她坚决地争取饶雪漫作品改编电影《左耳》中黎吧啦的角色,易胖体质硬是为此咬牙减掉20斤。而这个她衷爱的角色没有辜负她,因为饰演黎吧啦,她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女配角的提名。也是因为这个角色,《盗墓笔记》选择了她出演片中唯一的女性角色。
采访中见到马思纯,的确是个带着豪爽气的爽利姑娘,“好玩儿”是聊天中常会用到的词。坐下的时候她会把双腿盘在椅子说,说“先让我舒服一会”,见到相机又端正地坐直了自觉地把衣服的领口往下拉,说“这样你能把我拍得好看一点”。
《左耳》之后,马思纯的知名度迅速提升,那部戏里她搭档杨洋、欧豪都是当红的小鲜肉,之后出演《他来了,请闭眼》中搭档霍建华、王凯也都是男神级别明星,加上这次的鹿晗、井柏然,这个姑娘无疑成了令人艳羡的“男神收割机”。提问中问她,作为一个新人的“艳福不浅”,她可不认自己是个“新人”,“我其实演戏很久了,只不过大家都不认识我,我就是默默的潜伏在这个行业里。”
演员马思纯。 澎湃新闻记者 贾茹 图
之前总是被提到作为“蒋雯丽侄女”的“关系户”马思纯,近两年也渐渐有了属于自己的身份辨识度,一个属于她自己的角色,和对待行业清醒的认识都帮助这个姑娘迅速成长。因为喜欢写文字,也因为对自己的长相缺乏信心,马思纯最初报考的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导演系。“写一本书、拍一部电影、嫁一个好人”是她的人生三大梦想。不久之后,她主演的影片《七月与安生》将与观众见面,片中两个女孩的关系酷似《左耳》中小耳朵与吧啦的惺惺相惜,而马思纯似乎也乐于成为这样的“叛逆女文青”的代言人。
【对话】
外在形象的变化激发自己不为人知的潜能
澎湃新闻
:你是如何与阿宁这个角色结缘的?
马思纯:我一开始并没有想到我可以演这个角色,我知道这是一个强大的IP,有非常华丽的阵容,非常庞大的投资,所以对自己也没有什么信心,就想着只不过是随便见一下导演,那时候他们刚看过《左耳》觉得我也许可以,就约着见了一下,我也没做什么准备。
也没有试镜的过程,就是聊了一个小时的天,东拉西扯谈天说地,聊大学生活,聊看的书和电影,完全没有聊戏。我也问导演,怎么会选择我,比我火、比我好看的女演员也很多,但他确实觉得我是有比较硬朗男性的气质。导演很厉害,一些语气或者状态,我以为我自己完全不像阿宁。导演是很敏感和犀利的,发现的特质是我自己都不知道的。
澎湃新闻:不知道的特质就是指剪了短发变成“男人婆”?
马思纯:确实剪短发让我更像男孩,我是需要外在的因素来影响,每个人性格有多面,没有引导未必能发现自己存在这样的特质,我以前以为自己大概就是比较乖巧,胆小、爱哭。演完这个戏我想我没有想象的那么懦弱,也也可以很果敢。
马思纯在《盗墓笔记》中的性格很果敢。
澎湃新闻:你也在很多场合说过自己是“小马哥”,生活中有比较男性的例子?
马思纯:就跟朋友在一起比较直爽,大大咧咧,算是口无遮拦。但是跟家人在一起,就比较乖巧,也不是装,就是形成了一个模式,从小家教比较严,进门都要鞠躬,主动切换到“姥姥喜欢”模式,到朋友面前就变成“哥”。大概从小在家里压抑久了,有点分裂。
澎湃新闻:对绿幕表演要动用很多想象力,你想象的场景和最后出来的一样吗?
马思纯:这方面的想象力,对于我的思维来说,还真是不太擅长,平时想的都是一些特别空洞的人生话题。盗墓是非常陌生的话题,而且以前我想到《盗墓笔记》第一反应是害怕的,小女孩嘛,总是看言情小说比较多。真的要对着幕布演戏难度还是挺大的,而且各个演员之间其实要交流各自的意象,才能配合演好,否则你想象的是个小龙虾,我想象的是个大螃蟹,就会状态表情不统一。我想象的还比较温和,我想着尸鳖应该是小虫子,但导演做出来会更渗人。
《左耳》剧照
演热门IP电影:想做到最多人认可的样子
澎湃新闻
:这次两位主演都是女粉丝特别多,之前也搭了不少男神,作为一个新人女演员有没有觉得“艳福不浅”?哪个男明星最能激发你的少女心?跟谁的关系比较好?
马思纯:其实我在《左耳》之前也拍好多戏,但是大家不知道,我就默默在拍戏。但的确无论拍多少年,能跟很多帅的男演员合作,对于一个女孩来说,都是很值得开心的事情,每天你都会觉得很赏心悦目,而且都觉得他们比银幕中更亲和更好相处。不过他们都没有太把我当女生看,相处模式比较偏哥们。大学的时候跟胡歌拍戏,他也是喜欢写“矫情”的东西,就特别聊得来。
《摩登新人类》时期的马思纯、胡歌。
澎湃新闻:你在很多场合说到吧啦这个角色对你的影响很深,这种代入感很强的角色和阿宁这种非常天马行空虚构的角色,哪种演起来更爽?
马思纯:平心而论,吧啦更爽,因为本身女孩子对于爱情和青春的共鸣是特别敏感和强烈的。当然我跟她也不像,我还是要去找一些夜店生活、叛逆少女的感觉,疯狂的状态。但至少对爱情飞蛾扑火的价值观是一样的。
阿宁的挑战在于,她是连一个参照物都找不到,生活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人,但是你演完之后会特别特别爽,你看自己每一个镜头都是惊喜,每个镜头里都有各种出乎意料。
澎湃新闻:《左耳》、《盗墓笔记》包括接下来的《七月与安生》都是热门小说改编的作品,读者心中都会有对他们心目中角色的既定想象,这样的角色拿捏起来自由度如何?
马思纯:还真没想这么多,你要这么问的话,我觉得这种挑战本身挺好玩的。如果别人没有期待也就没有那股劲去创造它了,就是因为大家都有那个期待,才会想要做到最多人能够认可的样子。演戏的时候我是不会想太多的,现实生活中的东西不会影响我。
澎湃新闻:《七月与安生》,也是和《左耳》类似比较疼痛系的青春小说,有没有想过成为这类“叛逆女文青”的代言人?
马思纯:我确实喜欢这种有个性的角色,可能我小时候被压抑太久了,演这种反差大的角色会觉得很爽,你要让我演个乖巧的,我觉得跟我自己过得生活也差不多,那演戏就没劲了。本来拍戏对我来说最大的魅力就是可以过不同的人生,要是又活成自己了就不好玩了。但前提得是善良的人,得在善良的前提下做一些放肆的事情。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羡慕姨妈那辈女演员的纯粹
澎湃新闻
:处在事业上升期里感觉到这两年自己有哪些变化?
马思纯:非要说变化,好像成熟一点,过去经常拍着拍着觉得不想拍了就想出去玩。现在有责任感了,以前有点自私,觉得如果不开心就不拍呗,即使不演戏我也可以活得很好,现在觉得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还是希望家里人能够为我作为一个演员感到骄傲。
澎湃新闻:你有一个很有名的姨妈,小时候怎么看待这个圈子和行业,自己进入以后觉得和看到的有什么不同?
马思纯:别人总问我有没有觉得娱乐圈复杂,或者进入这个圈子和原来差异有多大,对我来说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只是越来越忙了,但是还是觉得自己是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娱乐圈也是各种社会圈子的一种,每个人都要在自己的圈子里很拼命很努力的工作。只不过我所在的行当工作曝光率高一些。
澎湃新闻:觉得自己这一辈的女演员和姨妈蒋雯丽那一辈的有什么不一样嘛?
马思纯:作为演员本身,创作的过程中是一样尽心投入的,但是我们的节奏确实变快了,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磨戏,而且要花很多精力在面对宣传和各种额外的事情上。她们那一辈可能就是很单纯的在演戏,我觉得那样可能更纯粹吧,我也挺羡慕的,但是时代不同了,我们也需要适应。毕竟没办法改变,所以只能尽可能让自己的心态保持平静,然后去适应这个环境。
澎湃新闻:高考的时候你报的是导演系,所以你对于电影的“初心”更偏向一个创作者,而不是展示自己的美丽?
马思纯:那时候我觉得自己不好看,始终都不是有自信,不觉得自己有资本走到台前。那时候我胖,还近视,而且对于家里人来说,还是希望女孩子相对保守安稳,不要那么锋芒毕露。
但是当时我对于写东西和创作确实还蛮有兴趣的。如果考上导演系可能就是另外一条路,生活方式会完全不同。
不过无论当时有没有考上,或者现在有没有成为女演员,我人生一直有三个愿望,第一是希望写一本书,已经做到了。第二是希望导演的一部电影,不一定有多成功,但要在老了的时候能够看着回忆自己的青春,第三是嫁个好人。所以,导演电影是我无论如何都会去做的事情,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做好。以前还想开火锅店,现在发现自己没有经商的头脑,还是不要浪费钱了。
明星
我是演员马思纯,如何变身帅气打女阿宁,问我吧!
马思纯 2016-08-06 146 已关闭提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马思纯,盗墓笔记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