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块金牌到手!“浪子”菲尔普斯回头:酒驾后一度想自杀

澎湃新闻记者 朱轶

2016-08-08 11: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第19块奥运金牌!第23块奖牌!菲尔普斯回来了!
在8月8日进行的男子4X100米自由泳接力比赛中,重回奥运赛场的菲尔普斯担任美国队第二棒,最终实力超群的他们以绝对优势夺冠。
时间回到2014年秋天,整整四天,奥运史上最伟大的冠军都蜷缩在巴尔的摩的家中。垂头丧气、恐惧,他为自己酒驾的行为感到尴尬和懊悔,甚至完全无法想象自己的未来。
过去三届奥运会中,菲尔普斯赢得了18枚金牌和22枚奖牌,无论哪个数字都无人可及。然而,这条弧线随着2014年9月30日凌晨的酒驾丑闻而扯断。自杀的念头、酒精的麻痹、亲情的纽带无一不冲击着已过而立之年的“飞鱼”。
在美国《体育画报》笔下,为我们还原了这个曾经的国家英雄是如何熬过这一年,只有在水里他才能避免俗世的纷扰。

2008年后,菲尔普斯登上《体育画报》封面。
派对、夜生活,他像生活在泡沫里
这位31岁的奥运传奇某种程度上仍然像个大男孩,这或许和他来自婚姻破碎的家庭有关,9岁时他的父母离婚,那时泳池成了他的避难所,让他发泄所有负面的情绪。
名利纷至而来,他的生活也早已不在拘泥于游泳,他也喜欢派对、夜生活。“现在回头看,我曾很长一段时间都住在一个泡沫里。”菲尔普斯口中的泡沫差点变成监狱。
2014年9月29日深夜,菲尔普斯驱车从家赶往巴尔的摩港附近的一家赌场。在第二天凌晨1点40分,他因驾车超速被警察拦下。他当时的车速达到84英里/小时,而那一路段的限速为45英里/小时。
在夜店厮混。
警察发现他的状态并不正常便安排了酒精测试,结果显示菲尔普斯当时血液中的酒精浓度达到0.14%,超过马里兰州法律规定的上限0.08%。他被指控酒驾、超速和跨越双车道线。
雪上加霜的是,这并非菲尔普斯初犯。早在十年前,这位刚刚在雅典奥运会崭露头角的天才就因酒驾被判处18个月的缓刑;2009年,他被英国小报拍到抽大麻的照片,随后被美国游泳队禁赛3个月;这一次酒驾和超速让他再次登上头条新闻。
已经从马里兰州州警官位置退休的父亲弗雷德在收到昔日同僚的短信后,失声道:“啊,我的天啊!”
而收到菲尔普斯经纪人卡莱尔的电话后,他的教练鲍勃·鲍曼更是暴跳如雷,“老实说,他的那种方式会杀了自己。”
吸食大麻。
曾自我封闭一度想要自杀
菲尔普斯很快向公众道歉,但远远无法平息外界的口水和质疑。亲友、教练都想帮助他,但他把自己一个人锁在了房间。
“他知道他让所有人失望了,他不知道究竟还有什么事情会发生。”菲尔普斯的好友布莱恩·谢伊说。
“我把自己关在黑暗处,我不想再活下去。”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菲尔普斯说自己整整四天没有出门,而所有关心他的朋友家人都在商量如何帮助这位奥运传奇渡过难关。
最终,这位奥运冠军包了一架私人飞机前往亚利桑那州沙漠中的一家治疗中心,在那里接受戒酒治疗。
“最初,我就是不断和亲友们拥抱、亲吻,我把手机呼叫转移到了房间的电话。”菲尔普斯承认,当时的内心有着前所未有的害怕。但他还是在那里收到了自己被禁赛半年,错过世锦赛的通知。
“我知道我会被禁赛,但我不知道他们会把整个世界从我手里抢走。”菲尔普斯说当时每个人都在担心他的承受力,“当时房间里的所有人都看着,我站了起来,去喝了杯水,然后说‘是的,那是我’。”
教练鲍曼也在担心爱徒出事,“我一直生活在恐惧中,生怕会接到电话,告诉我出事了。坦率地说,我当时真以为他会自杀”。
在菲尔普斯的生活中,一直只有母亲的身影。
戒酒时,他与父亲重归于好
在菲尔普斯酒驾被捕前,他的生活已经一团糟,不但超重25磅,还在酒精和豪赌中越陷越深,他玩扑克,也赌马。
菲尔普斯说他离开泳池后找不到新的方向,菲尔普斯的好友史蒂夫则说,“赌博是迈克尔在没有目标后,自我平静的一种方式。”
在治疗的过程中,菲尔普斯开始自我审视,“很长一段时间,我看到了自己作为运动员的一面,而不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我开始认真思索自己到底如何看待自己,认清自己,然后我发现自己逐渐感到快乐和幸福。”
也是在治疗中心,菲尔普斯下定决心重返奥运赛场。他每天清晨六点起床开始举重、俯卧撑和仰卧起坐,然后在小游泳池里训练。
这段时间里,他和父亲费雷德重归于好。父母的离异曾给年幼的菲尔普斯巨大的打击。“对我来说,生活中没有父亲总是有些困难,所以我在内心把鲍勃和卡莱尔视作父亲,但在内心深处这一直很难。”
菲尔普斯成为美国代表团在里约的旗手。
在心理治疗的过程中,菲尔普斯邀请了自己的父亲和自己一起参加治疗,在这之前他还一度担心,“我不知道他是否会来。”其实弗雷德也清楚婚姻失败带给儿子的伤害,“曾经他喜欢和我去钓鱼,然后一起玩橄榄球,但后来我觉得迈克尔看我的眼神就像是责怪我。”
其实父子俩有很多次修复关系的机会,但都错过了。
2001年,因为工作,弗雷德无法看儿子第一次世界大赛,而2008年他也没有前往北京目睹菲尔普斯创造的传奇,因为当时他的第二任妻子身患绝症。
面对父亲,菲尔普斯说出了心声,“我觉得自己被遗弃,尽管我有一个了不起的母亲和两个姐姐。我希望和我的父亲说话,我的家并不完美。”
2014年12月19日,菲尔普斯现身巴尔的摩法庭。 视觉中国 资料
当他开始认真,就是伟大的代名词
菲尔普斯戒掉了酒精,他说或许在离开里约前才会抿上一小口。
在去年8月的全美游泳锦标赛上,那个恐怖的“水中生物”菲尔普斯又回来了。他在参加的四个项目中拿到三个冠军,且成绩全部好于喀山游泳世锦赛的第一名成绩。
“我现在状态很好,这是种久违的感觉,现在的状态让我很有信心,”菲尔普斯说,“我之前所有的努力和训练都收到了回报。”
在2002年至2008年的6年中,菲尔普斯平均每周的训练量是85000-90000米,鲍曼说,菲尔普斯在备战里约时又有超过10万米一周的训练量,“因为只有天赋你还无法赢得那些奖牌。”
但是,鲍曼要打造一条充满竞争力、年过三十的“飞鱼”。他改变了一些训练手段去适应菲尔普斯曾经受伤的右肩,“我现在的目标是有速度和质量,确保他足够快,以让他的身体保持更好地恢复。”
现在菲尔普斯吹响了东山再起的前奏,就像美国泳坛名宿珍妮特·埃文斯形容的那样,“菲尔普斯不训练的时候,他依然很棒;当他开始认真的时候,他就是伟大的代名词。”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菲尔普斯,里约奥运

继续阅读

评论(1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