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济宁任城区为完成创卫考核,公务员7月下旬开始扫大街

王阳、王劲玉、孙晓辉/新华社

2016-08-07 15: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农机局公务员戴着红袖章,正在创卫路段打扫卫生。 网络资料
或是提着笤帚,或是抓着抹布,胳膊上别着红袖章,7月下旬开始,在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的大街小巷,这个特殊的群体很是显眼。他们不是环卫工人,而是来自任城区的基层机关干部和公务员。
这群为了“创建国家卫生城市”(简称,创卫)而上街扫地的公职人员迅速走红,也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有网友表示,公务员不为纳税人行方便,却搞政绩工程,有“不务正业”之嫌,有网友感慨,如果以后公务员上街扫地形成制度,真不愁城市不干净,但是平时去哪儿了?
公务员上街“创卫”是个案还是通病?地方政府“创卫”又为什么要如此大动干戈?“创卫”效果可否持续?针对相关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一份由任城当地出具的通知中称,专家组将于8月1日至10日“来本小区暗访”。网络资料
为“创卫”全区“临战备考” 一问:平常谁来扫大街呢?
公开报道中,济宁市任城区为“确保顺利通过国家卫生城市暗访考核”,发动了全区“各级各部门立即进入临战备考状态”。而公务员“扫街”,正是动员工作中的重要一环。
记者从济宁市获得的官方回应中称,“2013年起,济宁市委、市政府作出创建国家卫生城市等‘五城同创’的战略部署并积极推进”。
据济宁市委宣传部介绍,“基层机关干部和公务员在承担本职工作的同时,各类事关国计民生、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重点工作和重点战役性任务也普遍参与,比如精准扶贫、干部驻村联户、防汛抗洪,也比如需要广泛动员的创卫工作等等。在创卫工作中,济宁市各级机关干部和企事业单位干部职工与广大市民群众一起动手共建共享创卫成果,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取得扎实进展。”
记者在多地调查了解到,其实,在“创卫”过程中,“动员式”“运动式”的做法并不罕见,甚至成了各地通行做法。
在山西省某县创建卫生城市中,县委书记强调,这是一个集体行为,是全县人民一起努力争光添彩的事,“集中精力,打好创卫攻坚战”。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从县委领导班子到普通百姓全部被动员起来,并且设立了严格的惩罚奖励措施,专门从各个部门抽调人手,成立“爱卫办”。在创卫过程中,政策、资金等优先爱卫办,爱卫办还有权从其他部门临时借调人手,由县里纪委书记担当总指挥,其他部门都规定有责任人。
在南方某贫困县,虽然没有创卫运动,但县委书记规定每个礼拜三是全民打扫日,公务员带头上街打扫卫生,并且检查所有公共卫生是否到位,这个决定也被该领导认为是“得意之作”。而基层公务员则“积极响应号召”,就算本职工作没有做,也要上街扫大街。
有西部省份的网友向记者反映,有些机关单位卫生状况平时一塌糊涂,可是为了应付检查突击除尘、擦洗;更有单位请了小工擦门、洗窗,还搞公务员上街带头示范等活动,“典型的台上一个样,台下一个样”。
“创卫”与政绩、财政分配挂钩 二问:评上卫生城市,官员就升得快吗?
记者了解到,各地政府对“创卫”如此大动干戈,不惜人力物力,背后有深层次原因。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动员公务员上街搞环卫,搞人海战术,其实形式大于内容。创卫变成了政治任务,而没有达到日常卫生保持以达到良好城市环境这一目的。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目前在评价官员政绩的指标中,除了看GDP等经济数据外,还很看重诸如国家卫生城市、全国文明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国家创新型城市等荣誉称号。
“获得这些‘城市名片’是官员职务升迁很重要的砝码”,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
汪玉凯说,这些称号实际是国务院各部委设立的,“创新型城市是科技部评选的,卫生城市是卫生部搞的,文明城市则是中央文明办设立的,园林城市由住建部颁发”,他表示,各部委为了强化工作执行落实会设立一些工作指标评价体系,虽然国务院曾强调应减少不必要的考核评优,但是在实际工作中这些评奖确实出现“为了评奖而去工作”的现象。
专家表示,正是功利化的参与评优使各类城市创建出现“一阵风”的现象:一评比就一阵动员,过去之后就恢复常态。
庄德水表示,除了各种城市荣誉创建,所谓双拥城市、百强县、经济发展先进市县的称号,一方面可以体现地方官员工作成绩,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这种“串联”获得上级部门为了专门的创建活动拨出的特定财政资金,所以才会出现地方官员动用行政资源采取层层下压的方式。
“创卫是个脸面的问题,别的城市创建成功了而本市没有创建成功,其实是很丢人的,从这个角度也可以理解为什么靠动员创卫会成为浮夸的形象工程。”庄德水说。
卫生不能靠“攻坚战” 三问:评比卫生城市能用点“科技”手段吗?
专家认为,全民动员的做法需要反思,动不动就上下动员,为了种种目标化的工作分片到户、承包到人,也是一种变味的资源浪费。
竹立家认为,现代公务员的任务只有两个:“其一是制定一个好的政策,其二是监督公共政策的执行”,但是目前公务人员监督公共政策执行方面不到位,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这些问题需要公务员勤恳负责的专业精神来解决。
庄德水认同这一观点,在我国社会转型期,复杂的政治经济形势,对公务员的专业精神要求非常高,但是发动上上下下的公务员去扫大街、搞环卫显然并不符合专业精神的要旨。
“现在在技术层面上讲,卫星检测技术已经很发达,准确对城市的环境卫生、绿化、水质、空气质量等常态性的监督已经成为可能,比如说每半年向社会发布一次全国城市卫生环境状况,已经可以替代目前这种评比创建活动。”竹立家说。
从提高治理能力角度,专家认为像创卫这种短期评比活动一定程度上劳民伤财,也培养了官员的侥幸心理,运动式评比可以休矣。
汪玉凯认为创卫运动风反映的是施政治理的大问题,他建议,应建立施政指标的长效考察评价机制,并且重视市民对于城市工作的满意度考核,才能根本上治理“一阵风”动员。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周孝正表示,城市卫生好不好,考验的是地方领导的治理能力,而要怎么治理,需要依法治理,而一窝蜂的搞“攻坚战”就是一种运动,我们不是打仗,是在搞建设,尤其不能把它定位成突击战,地方领导需要转换思想,不能让传统思维支配我们,否则,长此以往就是不务正业,需要把握好度。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创卫

相关推荐

评论(25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