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刊文:网络直播靠当红主播吸睛能活多久

张意轩、尚丹、程远州/人民日报

2016-08-10 12: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名网络主播与粉丝互动。 澎湃资料图
开栏的话

连续18天不出门,利用互联网享受一切所需服务——某应用软件发起的“18天不出门”实验引发广泛关注。活动的体验者利用各种软件不但轻松解决一日三餐、购物、办公等日常需求,还享受到理发、足底按摩、宠物美容等服务,日子过得封闭却并未“与世隔绝”。
根据新近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我国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1.7%,超过全球平均水平3.1个百分点,超过亚洲平均水平8.1个百分点。截至2016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已达7.1亿,连续9年位居全球首位;每位网民日均花费约3.8个小时上网,网络直播、互联网金融等新业态发展迅猛。然而,在繁荣景象的背后,各种问题也在日益凸显:直播火热,难逃“涉黄涉暴”阴影;微商盛行,信任的小船时常“说翻就翻”;各类APP丰富,恶意刷流量、泄露隐私的例子屡见不鲜……
从工业时代到信息时代,互联网以其强大的渗透力深度塑造着我们的日常生活。那么,互联网正在引发我们生活中的哪些新变化?又需警惕哪些陷阱与风险?未来“互联网+”的生活还可能遇见怎样的精彩?本版即日起推出“互联网新观察”系列报道,旨在关注百姓身边“网事儿”,挖掘问题、分析原因、探讨对策,以期激浊扬清,为我国实现建设网络强国目标提供可行性路径参考。
核心阅读
2016年,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无直播不传播”走进千万普通人的世界,秀场、体育、电竞等各类直播形态“遍地开花”。只要一部智能手机和一个注册账号,人人都能对着镜头来场现场直播,日进斗金的“传说”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持续加入,梦想一夜成为“网红”,从此“走上人生巅峰”。那么,网络直播到底有多火?“吸睛”“烧钱”的背后又是怎样的运作模式在支撑?如此“盛况”还能持续多久、又该如何正本清源?请看记者调查——
直播,究竟有多火
■平台超过200家,相关“网红产业”预计2016年产值接近580亿元

白天,认真读书、参加集体活动;晚上8点,就到了自己的直播时间——在租住的公寓里,面对网络世界里的粉丝,一首一首地唱歌,答谢那些送出虚拟礼物的粉丝……
对大学生“小西米”来说,自从在YY网络直播平台注册为主播后,这成为她每天的日常生活。凭借网络直播平台带来的高关注和粉丝礼物,“小西米”一周四五次直播,月入近两万。
今年7月11日,网络红人papi酱在八大网络直播平台同步直播,不到一小时就吸引观看人数超过2000万,点赞人数过亿,收到粉丝打赏90万元。
实际上,“小西米”和papi酱只是活跃在网络直播平台上众多“网红”的一部分。这些“网红”,也成为网络直播平台火爆的缩影和注脚。
网络直播有多火?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在线直播平台已超200家,与直播息息相关的“网红产业”预计在2016年产值接近580亿元。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奇虎360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落子”,9158、新浪SHOW、虎牙、斗鱼、花椒、映客、战旗等网络直播平台也已驶入“快车道”。早在2014年上市的天鸽互动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31日,天鸽互动注册总数已达2.95亿人,主播人数超过36000人。
直播平台的火爆也引来资本追逐,不少平台获得巨额融资。今年3月,成立仅仅两年多的斗鱼直播平台已完成新一轮融资,获得腾讯领投的约1亿美元投资。
套路,到底有多深
■平台烧钱赚人气,经纪公司培训推广,竞争激烈引发乱象

打游戏、美妆、运动,甚至是吃饭、睡觉——看似“平常”的直播内容,为何能吸引大批粉丝为之疯狂、一掷千金?
“通过直播平台,普通人有了施展才华的空间。”天鸽互动CEO傅政军直言,主播与粉丝互动,或唱歌,或讲笑话,又或者分享好玩的事情以及有意思的观点,粉丝会有很强的参与感,自然会受欢迎。
“其实我的粉丝大都不是很有钱,但是他们愿意把钱花给我。”“小西米”表示,做直播的确比较赚钱,但网上所说的月入几十万上百万元只是极少数的情况,而且竞争越来越激烈,主播们为了多赚钱,会用各种手段,“比如说,年轻女主播的观众多是同年龄段的男生,所以‘撒娇卖萌’就是必备的技能。”
与“小西米”的单打独斗不同,主播“我想叫花花”则有专门的经纪人帮其打理工作。她介绍说,在斗鱼平台,每一名签约主播都有自己的经纪人和内容管理团队,帮助他们做推广,教其更好地与观众互动,“一般说来,主播们的收入,一部分会被直播平台截留,剩下的经纪人抽成后归主播所有。”
铁杆粉丝被主播称为“后宫团”,而当红主播也是直播平台的“吸睛神器”,各大平台为争夺主播、获得用户,各种“挖角大战”“烧钱竞赛”早已屡见不鲜——2014年底,YY旗下直播平台虎牙宣布签下一系列知名主播;几乎同时,一批虎牙主播宣布集体跳槽到斗鱼,斗鱼为此的花费以千万计……
另一方面,激烈的竞争也让各种“潜规则”在直播圈内盛行。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高级分析总监薛永锋告诉记者,在不少直播平台,聊天、唱歌、化妆、发嗲等早已成了“标配”。但随着网红数量越来越庞大,单凭这些内容,想要突围困难重重。不少网络主播开始游走在“灰色边缘地带”,暴力、色情、低俗、猎奇等违反公序良俗的内容层出不穷。
而在平台监管方面,“关闭房间”“封号”等处罚虽常被提起,但和主播拴在“一根绳”上的直播平台,却可能“雷声大雨点小”。据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网络队副队长秦永明介绍,今年7月,移动互联网直播APP“嘿秀”因为有大量的淫秽色情表演已被停业整顿,成为北京市首家被责令停业整顿的直播平台。
“目前直播行业能实现盈利的企业不多,有些甚至靠投资人的钱勉强维持。”傅政军说,有些主播突破法律底线和道德底线,个别网络直播平台心知肚明,但为了赚取流量和佣金,吸引融资,同大平台展开竞争,往往会默认和纵容这种行为。
不止如此,刷单刷榜、数据造假也已成为行业内“公开的秘密”。记者在淘宝上输入“直播、粉丝”等关键词进行搜索,不少商家明码标价,“2元购买5000粉,3元购买10000粉,38元包省热门,88元包全国热门……”
盛况,还能有多久
■政府监管和行业自律“双管齐下”,盈利模式创新迫在眉睫

业内人士和相关部门均表示,网络直播行业要想获得长远发展,首先要加强对各种乱象的整治,政府监管和行业自律应“双管齐下”。
实际上,相关部门早已打出监管重拳,给直播行业“降温去火”。6月1日,在《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实施了一个多月后,北京市文化执法总队公布一批违规主播名单,9家网络直播平台的40名主播被永久封禁;7月12日,文化部依法查处26个网络直播平台,关闭4313间严重违规的直播间,包括熊猫、六间房等在内的12家网络直播平台被责令整改;7月底,公安部表示将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开展为期3个月的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工作……
受此影响,不少直播平台纷纷制定规范。映客直播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映客通过技术手段24小时对直播内容进行巡查,一旦发现有主播播出违法违规内容,将永久关闭主播账号,拉入主播黑名单,平台对其永不开设直播,并保存有关记录,确保执法机构抽查时能够随时调取相关证据资料,“随着各方面监管的加强,平台发展得越好、主播的收益越高,他们反而会越谨慎,因为试错的成本太高。”另一方面,YY、花椒等直播平台也相继开始实行“实名制认证”。
“现在的直播和以前不一样了,观众群体相对固定,过了靠美色吸引眼球的时期了,主播需要靠内容取胜。”“我想叫花花”告诉记者,竞争日益激烈,如不精心策划很难吸引观众。
与此同时,业内人士表示,网络直播平台还要走出盈利模式的困境,创新迫在眉睫。
“除了游戏、秀场,未来直播还将更广泛地应用在财经、体育健身、教育等垂直领域。”傅政军认为,靠打“擦边球”生存的平台将会被淘汰,网络直播将迎来新一轮行业洗牌。
“除了提升内容质量,也要打造个人品牌,将资金和精力更多地用在加强原创、探索多元内容上,以差异化满足用户需求。直播平台要走精品化道路。”斗鱼直播负责人说。
实际上,不少直播平台开始在这方面创新探索。今年5月,口碑携手陌陌“哈你直播”邀请百位网红在全国10个城市进行“520为爱吃狂”的网络直播活动;6月,花椒直播与途牛影视达成战略合作,开设建立旅游直播频道……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网络直播

继续阅读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