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2岁女童哭闹被妈妈情人虐打昏迷1年,大脑受损难恢复

张静姝/北京晨报

2016-08-11 13: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北京大学康复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辛怡插着鼻管和喉管躺着。 本文图片均为 北京晨报 图
北京晨报8月11日消息,去年9月,河南洛阳嵩县一名不到两岁女童被亲生母亲的情夫虐待打伤昏迷,孩子在洛阳一直治疗到今年5月,但重度昏迷没有清醒。今年6月,孩子被上海爱心志愿者发现,并在上海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后逐渐有了意识。8月10日,来自上海和北京的爱心妈妈们接力救援,又把孩子接到北京北大医疗康复医院诊治。目前,孩子在上海、北京所有的治疗费用均来自于上海小希望之家儿童权益保护中心所收到的社会捐助。
张少峰展示辛怡去年刚入院时胳膊淤青的照片。
孩子被母亲情夫打伤昏迷
再过三个月就要满三岁的小辛怡(化名)此时插着鼻管喉管躺在北京大学康复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小辛怡父亲、28岁的张少峰回忆起孩子11个月前的遭遇,紧了紧眉头说,“太可怕了”。
“家里穷,没房,女儿一岁时我外出挣钱,基本上一年回一次家。”张少峰回忆,去年9月20号左右,她接到妻子电话说孩子病了。回到老家,他看到孩子在抢救。再三追问下,妻子道出了实情。
“她和我交代孩子是她的情人打的。2015年9月18日,俩人到旅馆开房,孩子哭闹让他们受不了。他(张妻情人赵某)就用浴巾把孩子的胳膊从背后绑起来,双脚脚脖子也捆起来,把孩子头朝下往地上砸。然后又把孩子绑在床边倒立半个小时。”
张少峰控制了一下情绪说,“他就这么虐待孩子,我问我老婆你怎么不拦着。她告诉我说不敢,因为他不是第一次在宾馆虐待孩子了。她一阻止,他就连她也一起打,而且还威胁她。”
于是,就在母亲的目睹下,辛怡被捆绑殴打,被烟头烫伤。最后一次大打出手后,辛怡总算停止了哭闹。张少峰说:“她妈当晚还以为孩子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晨才发现怎么也叫不醒,这才送医院。”
记者从张少峰提供的照片中看到,孩子胳膊、肩部都有明显淤青、血痂,大腿内侧有疑似烟头烫伤的印记,脚踝和小腿有带血的划痕。最关键的是,孩子头部出现损伤,自去年9月18日昏迷后,再没有醒来。
张少峰说,听完妻子的叙述,他当时就晕倒了,醒来后立马报了警。记者昨天从河南洛阳嵩县公安局了解到,辛怡的母亲和其情人被拘留。目前,案件已移交嵩县人民法院,还在审理中。
张少峰展示辛怡以前健康可爱的照片。
京沪两地爱心妈妈接力救助
从去年9月开始,张少峰带着女儿开始了漫长的治疗之路,首先来到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我自幼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孩子出事后,只能我自己扛。到今年5月,孩子病情没有一点好转,我一共欠了医院38万多。”无奈之下,张少峰带着昏迷中的女儿出院了。记者在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出具的出院记录中看到,诊断为“创伤性重型脑颅损伤,急性硬膜下雪中并脑疝气形成,脑干继发损伤”。
就在他绝望时,事情出现转机。辛怡的遭遇在网上引发关注,上海小希望之家儿童权益保护中心负责人陈女士得知后,立马联络上张少峰。中心很快决定立项对辛怡展开救助。今年6月初,辛怡被小希望之家志愿者接到上海,“爱心妈妈”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
身在北京的爱心妈妈小林(化名)告诉记者,6月底她在网上看到辛怡的消息,很心疼,也很气愤。近日,爱心妈妈们又为辛怡联络到北京康复治疗专家。小林前天专门从上海将辛怡父女接到了北京,住进北大医疗康复医院。
在重症监护室外,辛怡的父亲张少峰讲述孩子的遭遇。
很难痊愈,每年仍需六十万
记者8月10日联系到辛怡在上海的主治医师、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神经外科李昊主任,他说:“外伤导致颅内出血,出血导致脑梗阻,后又引发积水,严重积水导致脑损伤。我们已进行了脑室腹腔分流手术来清除脑积水。但大脑已经不能恢复发育了。”李主任表示,辛怡今后有脑瘫的可能性,“成为正常人几乎不可能了,康复的道路很漫长,初期大约每年六七十万。”
记者获悉,目前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9958儿童紧急救助项目已为辛怡开辟了专门的救助平台。
另外,上海市律师协会社会公益与法律援助会委员副主任,全国律协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委员会委员计时俊律师在得知了辛怡的遭遇后,主动站出来为父女俩提供免费法律援助,以受害人代理律师的身份参与到整个事件中来。计时俊律师表示,会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请求。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童被妈妈情人虐打昏迷

相关推荐

评论(1.1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