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少女”傅园慧的“红与黑”:我是运动员,不是段子手

澎湃新闻记者 彭玮 发自浙江杭州

2016-08-14 11: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8日,傅园慧在颁奖仪式后展示奖牌。 当日,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100米仰泳决赛中,傅园慧以58秒76的成绩获得并列季军。    新华社 图
时间退回三个月前,身处高强度恢复训练的游泳运动员傅园慧肯定不会想到,使出“洪荒之力”去比赛,“心满意足”到忘形,会让自己意外走红。
爆炸式的传播度让她迅速成为网红,这很快转化为点击量和人民币,似要将“洪荒之力”一次消费殆尽。
傅园慧直播截图。
8月10日,傅园慧在里约进行了网络直播,观看直播及回放人次超过1070万,两小时内平台进账近10万元。
但个性“傅爷”声明,不会提现。
“我不是段子手,我是运动员。”她很快打消了大家对她光速迈入商业化的预计,“这次直播几个月前就谈好了……”“不想走商业路线,队里的安排要服从。”
与人们印象中拘谨稳重的运动员不同,傅园慧率性表达,自成一派。但意外走红后,她又与网红套路格格不入。
“她是一个内心淡泊、单纯的人,随遇而安。”父亲傅春昇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
倒是最近约访的媒体太多,这位父亲说,反复说同样的内容,感觉“太累了”。
傅园慧当年留短发的照片。
教练要定的“好苗子”
8月11日,杭州陈经纶体育学校内,孩子们在游泳馆的一个小池子里嬉笑打闹,一个孩子大喊一声,“我要用洪荒之力啦!”说着,借水击出一掌。
这群孩子是体校副校长柏自悦口中的选材班,教练去每所学校挑选一些苗子,“每年暑假要从800个5至13岁的新苗子里选出300个,秋季转去室内大池里学习自由泳,”在0.3米水深的露天池子里,练习打水,培养水性。
这天恰逢选材班最后一节课,是给孩子发录取通知书的日子,小朋友们在泳池前排着歪歪扭扭的队伍,却非常安静地等待教练点名。选上的孩子欢天喜地,落选的孩子则面露沮丧。
傅园慧对这场景肯定不会陌生。
15年前的夏天,5岁的傅园慧第一次走进这里,穿着父亲带她一起去买的蓝色小泳衣,父亲傅春昇则隔着离泳池三四米远的铁丝网探头张望。当时,傅春昇的想法仅仅是,“她有哮喘,想让她学游泳强身健体。”
傅园慧三岁时就经常咳嗽,医生也嘱咐说,不加注意的话未来很有可能发展为哮喘。医生向傅春昇建议,可以通过游泳锻炼来增强抵抗力。此后一到夏天,傅春昇就带着三岁的傅园慧去西湖里玩水。
从傅园慧被父亲送到陈经纶体校的第一天起,傅春昇回忆说,“看她一直玩得很开心。”
体校副校长柏自悦也是游泳运动员出身,他清晰记得,“傅园慧刚来时就活泼可爱,怪点子多,好胜心强。个性中有豪气和霸气,心胸很豁达。”
体校游泳队总教练吴霞君说起傅园慧不禁嘴角上扬,“一岁看三岁,三岁看到老,从小就性格外向的,很豪爽,嗓门很大的,像男孩子一样。”
她那时大大咧咧,没有顾忌。跟队友玩,她手劲很大,没有分寸,把别人弄哭了。妈妈让她去道歉,但她发现道歉了对方还是哭,之后,她只想让周围的人都开心。
2001年的暑假接近尾声,傅园慧在玩水的懵懂中拿到了体校训练的“入场券”。吴鹰教练当时挑中傅园慧,他说,小女孩当时身材匀称修长,脸圆嘟嘟的,很是可爱。后来吴鹰成为她的启蒙教练,从2001年带教至2007年,吴鹰曾告诉她的父母:“这孩子前途不可限量。”
“我还以为教练是在忽悠我呢。况且,过了一年后,很多小朋友都很会游了,我们家孩子为什么都不会。”傅春昇疑惑不已,吴鹰则安抚他:“别看她现在进步慢,再过几年,你就知道了。”
果然,过了三年后,傅园慧的游泳天赋展现出来,开始在一些比赛上逐渐崭露头角。在游泳的道路上一路过来,父母本无意让女儿进入省队,对孩子的期望止步于五年级获得省运会的金牌,也和傅园慧商量好了,到时候打算退役回归课堂。
但是爱才的省队教练徐国义跑来和傅春昇碰头,说那么好的苗子,放弃就可惜了。为此,教练还和傅园慧爷爷奶奶一起吃饭,做长辈的思想工作。最终全家商量后,决定让傅园慧继续游下去。
因为傅园慧训练在萧山,父母为此从市区乔迁至萧山区,傅园慧在新家居住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个月,却选择把床按照省队宿舍的样子靠墙摆放。
8月8日,傅园慧在颁奖仪式后。当日,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子100米仰泳决赛中,傅园慧以58秒76的成绩获得并列季军。  新华社 图
“她知道自己要什么”
傅园慧最早的符号是参赛时头上那一顶虎头帽。
2011年10月在南昌举行的第七届城运会上,15岁的傅园慧头戴一顶喜庆的虎头帽出场,拿了7个参赛项目中的三块金牌。
傅园慧说,虎头帽能带来好运气。那时,她更多是被媒体形容为“叶诗文的可爱队友”。
“90后”的粉丝苍术在一家外企从事人力资源工作,在那届城运会上,她第一次注意到傅园慧,“当时她100米仰泳的成绩还是挺惊艳的。”
后来苍术跟几个朋友一起开了微博号“傅爷的哆啦A梦”,她说,“当时起这个名字是希望尽可能给予她我们所能给的一切。”
傅园慧的微博截图。
从体校进入省队后,2008年到2011年上半年傅园慧主攻长距离自由泳,400米自由泳的最好成绩是冠军赛第八名,2011年城运会她仰泳成绩不错,于是徐国义决定让她转投仰泳。
为了练好仰泳,傅园慧额头上顶着瓶子进行训练,以使自己在游进过程中更好地平衡,她曾在接受媒体采访中描述,“顶着瓶子,一个50米,转身再游50米。”
浙江在线的记者陆逸超对“虎头帽”的报道是从2013年在巴塞罗那的世锦赛开始的,“那年她只有17岁,不像现在这么放得开,但她很勇于表现自己。”
“她真正受到广泛关注是2014年的仁川亚运会,而被熟知是2015年喀山世锦赛,拼命冒金句!游泳运动员吴鹏也会说,傅园慧的采访是他最期待的环节。”
而另一位浙江本地的体育记者最早负责追踪报道叶诗文,发现叶傅二人关系紧密,才开始慢慢了解傅园慧。他对傅园慧的意外走红并不惊讶,“她‘网红’的特质其实一直就有,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只不过奥运这个平台把她这种性格放大了。”
2015年喀山世锦赛,傅园慧摘了50米仰泳的金牌回来后,陆逸超跟她约了一对一的专访。陆逸超认为,“傅园慧面对文字记者和电视记者完全不同,她在镜头前更夸张,肢体语言更丰富。她在文字记者面前反而会在语言方面下更多的功夫。”
在苍术看来,傅园慧比较能通过聊天了解一个人,她非常懂如何通过自己的方式让这个人开心,“她说这是她的天赋”。
如果说更多人看到她“网红”和“段子手”的一面,那么她的资深粉丝们会告诉你那只是浮云,她还有严肃深沉的精神世界。
苍术和朋友们会经常送傅园慧一些书,“她看的书很杂,她似乎偏爱严肃深沉的书,比如她会蓦然跟你聊起老子和道德经。但我们处在她这个年纪时大概还在看青春文学。”
她在世锦赛50米仰泳比赛中屈居亚军后接受《法制晚报》采访,言语甚至有些冷峻,“别人摔倒的时候,可能是赶紧抹平伤口,我是把伤口撕开,让它更痛,让自己永远记住。我其实是一个对自己超狠的人,我根本不怕受伤,我就是要让自己记住干了什么蠢事,自己要对自己负责。”
她同时提到奥运,“我一直有奥运梦,不能丢失梦想,丢失梦想就不会前进。有首歌唱的是‘最疯狂的梦想肯定是最美的’,我一点不缺乏这种想法。”
“傅园慧心里有把尺,知道自己要什么。”陆逸超说,她会把目标切碎,找一些容易实现的目标先去完成。她不会把自己一下定位为冠军,会觉得能进决赛就不错,也不会一下想到奥运会,而是会省运会、全运会、亚运会一步步来,她比较想得开。但她又比较重情义,她如果答应了队友要参加混合接力赛,就会豁命坚持。”
网上盛传的一个表情是她与队友混接比赛领奖时,她鼓着嘴,身体左摇右摆,好不得意。“她跟队友混接拿奖比她自己拿奖还高兴。她也不想让教练失望。”傅春昇提及此前教练徐国义拖着病躯带队也让傅园慧心疼不已,徐在去年年底因病入院后,傅园慧开始由李雪刚执教。
傅园慧在微博里发的自拍照。
“人生黑暗期”
傅园慧的朋友兼粉丝于小二是一位85后电子工程师。今年1月7日,她赶了早班机从天津飞赴昆明,给正在冬训的傅园慧送去生日礼物。而到达冬训基地之前,她都没有告诉傅园慧自己的到来。
那天碰巧游泳队休息,她本想直接到训练池给傅园慧一个惊喜,只能泡汤了。
她问傅园慧在几号楼,傅园慧很快回复。“我跟她说我就在楼下,她迅即回复说,少年,你也太快了一点。”但等等没见人下楼,于小二慌了。“我正犹豫该上楼找找还是把礼物放下离开,傅园慧下楼了,竟然还贴了双眼皮,稍微打扮了一下。”
“我们坐在那里聊了一个多小时后,傅爷说我们加个微信吧,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点开添加好友的二维码了。”于小二说到这里仍难掩兴奋。
当天,傅园慧在微博里写下,“我认真体会了每个对我好的人对我的爱,我明白当缘分流失,他们离去便再也不会回来。所以说要好好珍惜身边对你好的人,不要辜负了他们……人生呐都那么短暂,更何况当运动员的时候。想笑就笑吧,想哭就哭吧。”
2015年9月9日,安徽黄山,浙江队运动员傅园慧在2015年全国游泳锦标赛女子400米自由泳预赛中。  东方IC 资料图
没多久,傅园慧跌入又一个低谷,差点与奥运参赛资格擦肩而过——4月在佛山举行的全国游泳冠军赛暨里约奥运会选拔赛,傅园慧在女子100米仰泳决赛中落到了第八,傅园慧赛后向媒体解释称,“我从去年喀山世锦赛后状态一直欠佳,总体上我已经有半年没有系统训练了, 差一点得了肺炎。”“其实最难过的是自己这一关,自己没办法接受状态一下子下降了那么多……”傅爷因此戏谑道,“一天以内,我一下子大了十岁。”
她在微博上把那段时间形容为“人生的黑暗期”:“对这个世界上充满绝望与失望。所以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过了也没觉得自己要长大或者有什么选择。”
“那段时间我们给她产的‘鸡汤’都不够用。”苍术说。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傅园慧选择在短时间内投入澳大利亚严苛的恢复训练。“看她训练强度怎样,只要看她微信回复的频率就行了,那几个月我们就像断了往来一样,她杳无音信。”
傅园慧每天没日没夜地练,手上很快全是茧,腿有时连行走都困难。
“她是个报喜不报忧的孩子,其实我和她妈妈早就劝她退役,回来做个小学教师,多好。”傅春昇说,恢复训练过程中,他和妻子不止一次劝过傅园慧放弃,但女儿性格很倔强。
傅园慧到了巴西以后,腰动不了了,检查结果腰间盘突出,肩膀也不好,手都抬不起来,只能每天打针灸。
所以当她在8月8日半决赛中游出个人最好成绩,收不住的兴奋便也不难体会。
“傅园慧喜欢跟自己比,仁川亚运会她拿了冠军,但她不满意;而这次半决赛虽然不是第一,但她喜出望外。”于小二说。
8月9日,苍术在公司里跟同事一起收看傅园慧的100米仰泳决赛时,“比赛开始前好几个小时拿东西手都在抖,开始抱着一个枕头,后来开始抱着同事,根本无法自持。”所以她很少去现场看傅园慧的比赛,“会心脏受不了,而且知道她吃的苦,不愿看到她输。”
傅园慧拿到铜牌后的晚上,苍术说下班前老板和同事都在聊傅爷,而她在下班后决定独自吃个饭庆祝下。
傅园慧在微博里发的自拍照。
“不喜欢被商业化”
8月8日,苍术就意识到傅园慧火了。
她与朋友一起经营的微博“傅爷的哆啦A梦”炸了。这个从2012年10月开始做的微博,用两年时间才从零关注到两百粉丝,但仅仅用了一天就涨粉四千。
于小二也在遭遇“刨坟党”后措手不及,“好多沉底老帖被翻出来点赞和转发,还有人觉得我的私人号是傅园慧的小号,压力很大,都不敢说话了!”
当天,两人不断被拉入各种傅园慧的新粉丝群里,群内有人直呼,“把傅园慧拖进群里吧!”
她们只能以“让她安心比赛”为由拒绝了要求。“新粉大多95后,不聊别的,只在群里比拼傅园慧的表情包。看不懂啊,是不是我老了?”苍术反问道。
这场景总让于小二想到,去年8月22日,傅园慧在杭州下沙一大学游泳馆里的签授仪式,尽管主办方不断要求傅园慧提前中断签授,但在两三百粉丝争取下,她硬是满足了在场所有粉丝的愿望,在闷热的体育场馆里签到汗流浃背。于小二见状忙给她递纸巾擦汗,傅园慧还逗趣说,“你也太敷衍我了,用纸巾给我签呐!”
于小二有些忧心,“她不习惯让喜欢她的人失望,但是粉丝几百几千倍地增长,她能满足多少人?”
傅园慧要直播的消息,苍术提前知道,但她并不打算凑这份热闹。
“今年上半年,她自己闹着玩直播过几次,就十几二十个人看,送花的第一名还是我呢。”苍术说。
“本来是比完单项后就直播,她不舒服,就改到第二天(8月10日)了。”于小二对直播兴趣不大,反倒更关心傅园慧的身体,她总担心那个在池边不停咳嗽的姑娘。
第二天周围人都在讨论直播,苍术忍不住也去回看了,网友用“网红”喜欢的送礼方式欢迎这位“洪荒少女”的亮相,海洋、游艇、跑车不断“霸屏”,傅园慧不得不反复规劝“大家不要再送东西了”。
“她不喜欢被商业化,她纯粹、坚持自我。”凭她对傅园慧的了解,苍术相信。
尽管早年跟傅春昇说过,以后要做生意多赚钱让父母周游世界,但在此次直播中,傅园慧重新憧憬了她退役后的生活,“打算养一匹马,开一个农场,养一大堆小动物。”
责任编辑:黄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傅园慧 洪荒之力 奥运 游泳

相关推荐

评论(1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