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上影董事长任仲伦:上影上市标志着国有电影公司重新崛起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谭方婷

2016-08-17 10: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影集团董事长、上海电影股份公司董事长任仲伦。 上海青年报-东方IC 资料
紧跟着中影登陆A股市场,地方电影“老大哥”上影也成功上市了。
“上影和中影的上市,对于整个文化产业来说都是标志性的事件。”近日,上影集团董事长、上海电影股份公司(下称“上海电影”,601595)董事长任仲伦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epr.cn)等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影和上影的上市标志着国有电影公司的重新崛起。”
8月17日,上海电影结束4年的上市冲刺,正式登陆上交所。
任仲伦指出,上影和中影作为行业的主力军,也是“王牌军”,此次进入资本市场,意味着国有影视企业产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上市标志着建立了真正意义上完备的现代企业制度,“这是上影从一家传统文化事业单位转向现代化企业的过程。”
解决历史包袱
在中国电影产业的发展历程中,国有电影公司遭遇了两次掉队。
第一次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电影经营陷入整体危机,这也使得国有电影企业经营雪上加霜。第二次是在上市热潮中,一批民营企业捷足先登,饱尝了资本带来的福利,而与之相对的国有企业彼时则还在疲于解决历史包袱问题,一时难以达到上市的标准。
“中国电影在长达十几年低迷期的时候,国有企业一直坚守在这个阵地上,既是坚守者,也意味着是牺牲者。”任仲伦回忆道,2003年的时候,中国电影到达最低谷,大概总共是9亿元的票房。其中,5亿元是国产片收入,而当时体制内的电影从业人数是50万,也就是说人均年收入在1000元左右,这个收入水平相当于中西部农民的年收入。当时,中国电影养活不了中国电影人,“不是国营企业不行,也不是整体竞争力、人才不如别人,而是因为我们有过十几年痛苦的坚守期和牺牲期。”
当谈及第二次“掉队”,任仲伦坦言,“到了2008年,资本市场向文化产业开放,国企实际上还处在改革和转型的过程中,一下子难以符合上市公司的基本标准。尽管有各种原因,但绝大部分还是因为历史原因。像我们这些老牌企业,最大的困难来自于历史的包袱。”
回想当初,任仲伦打了个比方,“民营企业在市场经济刚开放的时候进来了,那个时候就像是‘龟兔赛跑’,他们是兔子,没有包袱,而我们是乌龟,背着很多包袱。”
上影的核心竞争力
“解决了历史问题,现在又进入了资本市场,我们的综合实力会在未来的几年中迅速体现出来,包括品牌影响力以及潜在资源的发展能力。”任仲伦接着说。
据任仲伦介绍,“包括高端的影院经营、综合性的版权发行以及院线,从市场终端来讲,我们的产业链是最完整的。我们的前身是上海电影发行放映公司,从1949年开始就成立了,是最早的发行公司。”
招股说明书显示,上海电影的主营业务为电影发行及放映业务,具体包括电影发行和版权销售、院线经营以及影院投资、开发和经营业务。2015年度,主营业务收入占到了公司总收入的将近90%。2015年,公司电影放映业务收入为5.79亿元,电影发行收入为1.19亿元。
据统计,2015年,上海电影共发行了22部影片,发行影片的票房收入达21.79亿元,影片包括《天将雄狮》、《何以笙箫默》等。公司的电影发行业务是专业的第三方发行业务,不参与影片制作。
此外,上海电影下属的联和院线被任仲伦称作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全国票房收入排名前列的城市院线,目前已经形成了以长三角为基地、在重要电影市场重点布局的区位经营优势。2015年底,联和院线共有295家加盟影院,拥有1659块银幕,票房年收入达到31.46亿元,市场份额为7.14%,以年票房衡量,在全国所有院线中位列第四。
任仲伦算了一笔账,“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的收入为440亿元。在去年上院线的360部电影中,票房排名前30的影片占到了国产片票房的59%,排名在后300的电影占到了票房的2%。也就是说,市场份额占到59%的这30部电影中,绝大部分有可能是赚钱的。但另外300部电影占到总票房的2%,那绝对是亏钱的,因为平均收入只有200万元左右,而现在很少有人只花100万元去拍电影,所以这300部影片基本上变成了炮灰。”
“尽管电影产业发展好,但获利能力还不稳定,相对来讲,电影的市场终端恰恰是这几年电影产业红利最稳定的吸收者。原来影院的投资周期基本上都是6年以上,现在一般是3-5年,特别好的只需1-2年。从影院的投资周期可以看出市场很火。”任仲伦说。
数据显示,本次上海电影计划募集资金为9.08亿元,其中约八成将用于影院的新建和改造。
“这次影院的改造主要是技术装备上的改造,”任仲伦透露,“上海电影在这十几年中,在现金技术的引进方面还是发力比较早的。譬如,2004年,我们和华纳成立了第一家合资影院,我们也是最早引进IMAX和激光放映机的企业。”此次,上海电影还计划率先引进第一台高数高清机,从而进一步改善观影效果。
“有了资本市场的支撑,一些影片的投入会加大,而这也有助于影片制作品质的提升。”任仲伦说。
社保基金理事会入股
关于下一步的目标,任仲伦强调,上影会坚持稳健发展,对企业负责,也是对股民负责。
“近期目标院线占据10%(的市场份额),发行业占据10%,如果这两个目标真的做到,我们也是很伟大的。600亿,我们就有2个60亿,核心竞争力就有了。什么都要按照市场变化,不能提口号。”任仲伦说。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发行后,上影集团对上海电影的持股比例,将从95.52%下降到69.22%,精文投资将持有上海电影3.25%股权,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将持有2.5%股权。
上影集团和精文投资为上海电影的发起人,两家公司均由上海市国资委100%出资设立。精文投资的经营范围为:实业投资,房地产开发经营等。
“这会为将来留有一定的空间。”任仲伦说。
不过,在回答是否考虑吸引明星股东的提问时,任仲伦说,企业主要是靠整体的实力,不是靠招牌。明星也是一个生产力,看明星是否为这个公司带来实际的生产效益。
“有的明星真的跟这个企业是融合在一起的,成为这个企业主要的利润的创造者,这个明星才有价值,如果只是一个招牌,但不能打出企业意义的品牌,意义不大。”任仲伦认为,现在对于明星的估值越来越科学。一些对于明星估值太高的,审核就中止了,“估值不能虚高,要尊重市值,尊重市场。”
责任编辑:孙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