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育孩子这件事情上,黄磊说得很有道理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6-08-18 14: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8月15日,黄磊、海清、张子枫主演的都市家庭情感剧《小别离》在浙江卫视开播了。该剧从探讨国内青少年教育问题出发,聚焦人到中年的父母与进入青春期的孩子之间情感关系的变化,颇具现实意义和社会话题性。
开播前,记者和主演黄磊聊了聊《小别离》、青春期、人生中必经的别离等话题。
黄磊主演的新剧《小别离》剧照。
自称从没失过眠的黄磊,认为自己是个特别善于调节心态,纾解压力的人,满身都是正能量。采访时看来,黄磊确实挺乐呵的,讲话语速极快,段子极多,采访变成他的单口相声,记者们听得笑声不断。
前些年,黄磊活得越发自我,爱吃,爱酒,爱做饭,体形开始微微发福,演戏不再走年轻时的忧郁文艺路线,总爱演特能聊天的逗比大叔,和他自己本人颇有相似之处。
这两年,黄磊参加各种真人秀,双商俱高、机智幽默的表现为他赢得了不少粉丝。而此前他带着女儿多多参加亲子真人秀《爸爸去哪儿》,黄磊为女儿讲睡前故事,带着女儿感受大自然,和女儿用完全平等的方式进行交流和沟通,观众能从中看到黄磊身上不变的浪漫善感。
黄磊一家。
去年,黄磊做的最浪漫的事,是和妻子孙莉纪念相爱二十年的蜜月旅行。他还为这次旅行剪辑了几个小短片,素材都是他和孙莉两个人在生活中随手拍下的日常片段:领证那天天气晴朗,二人对着镜头笑容灿烂;在片场,两人一起吃着生日蛋糕;多多出世,孙莉看着多多挪不开眼……鸡毛蒜皮的生活中,黄磊总能发现幸福的闪光之处。
黄磊跟记者分享自己的家庭和睦秘诀:“老婆是领导,位置一定要摆正;老公负责给老婆减压。”每当看孙莉心情不佳,黄磊最爱跟她说的是:“别生气,咱俩玩会儿。”然后哄着孙莉跟自己去看看电影,散散步,一场摩擦就这样被扼杀在萌芽中。
黄磊坦言,家里的大事小事多是细心的孙莉管理,他主要负责协助和卖萌。“能当吉祥物是福。”黄磊摸摸肚子,一脸心满意足。
新剧《小别离》延续了黄磊对日常生活的思考。
新剧《小别离》,黄磊参与了编剧的工作,作品延续了黄磊对于日常生活的关注和思考。聊起新剧,他非常认真地表示:“现在电视剧太少关注人们生活和内心,或触碰到现实的作品。我们不是大IP,我们是《小别离》。我真的希望,我们能多一点小的事情,少一点大的空泛。”
《小别离》剧照
去年,黄磊主演的《嘿,老头!》从阿尔茨海默症病症切入,讲述一个关于亲情的故事。对比《嘿,老头!》和《小别离》,黄磊说:“去年我们问,该怎样面对我们老去的父母,那是将来的我们。今年我们问,该怎样面对我们长大的儿女,那是曾经的我们。我们现在正好处在正中间的位置上,往前看一看,往后看一看。不管要去面对谁,你都要先学会面对你自己。”
聊到《小别离》,黄磊很自然地说起青春期的话题。在黄磊回忆中,自己从小是个很调皮的孩子。“按正常预测,我的叛逆期应该能上天,上房揭瓦那种。但青春期到来,我几乎没有叛逆过,而且特别能体恤我父母。”黄磊认为这和父母的教育方式有关。黄磊分享了和父亲当年的一个小片段。
年少时,黄磊喜欢上一姑娘,姑娘送给黄磊一张照片,黄磊如获至宝,天天夹在书里端详。一天,黄爸进书房,一看书封面:“托尔斯泰?”
“嗯。”
“好!”黄爸夸儿子读好书。
照片露出一角,黄爸看到了:“谁照片?”
“……没谁。”
“行!”黄爸心知肚明却并不干涉。
家庭宽松自由的教育氛围,让黄磊获益良多。“叛逆期孩子除了跟自己较劲,多的还是和家长较劲。所以当叛逆期到来,我们和孩子站在一起,孩子还跟谁叛逆?”
《小别离》剧照
在《小别离》里,黄磊给父母们提供了一些面对青春期儿女的攻略。“比如青春期一定会干的几件事,像是离家出走。谁没想过离家出走?你没做过你也想过,你没去过远方也在你家楼下溜达过,真想离开这个家。把门反锁了不吃饭,臭脸跟爸妈嚷嚷:别管!‘哐’关上门。或者女孩跟男孩出去约会。”遇见这些事,家长通常都挺堵心的,黄磊开解:“谁没年轻过,谁没在年轻时荒唐过,那就是青春的印迹。你就是这样长大的,怎么到你儿女那儿你不接受了?我们一旦成为大人,就忘了我们曾经是孩子,无法设身处地地为孩子着想。”
《小别离》中的海清。
谈到中国父母最头疼的孩子早恋、成绩不好等问题,黄磊看得透彻。“你们父母十五岁不青春懵懂?喜欢隔壁班男生,喜欢同桌的你啊?怎么到儿女身上就不能接受了?你要接受,但要给孩子很好的示范和教育,比如安全啊,对性的正确认识啊,然后往正确的方向引导他(她)。”“你们想想你们哪个人以前是全班第一?你们以前班上有没有成绩不如你但现在有成就的?谁规定学习第一名就是最出色的那个?人生一定不能把成绩当衡量标准。你是全班第一,你是全校第一吗?是全省第一,全国第一吗?这么比没个尽头。你只能说孩子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在进步,那就可以了。”
海清和张子枫在《小别离》中扮演母女。
在黄磊眼中,孩子青春期到来后,对整个家庭的影响是巨大的。对父母来说,最需要学会去面对的,是儿女在渐渐长大并远离自己的事实。
黄磊讲了一个自己身边的故事:“我的一个好朋友,他女儿13岁。一天女儿在车上睡着了,他不忍心叫醒女儿,就把女儿从车后座上抱起来,抱进家门家,抱进房间,放在床上。放下来之后,他就蹲在女儿床边,哭了。他切实感觉到,女儿长大了,自己老了。他知道他以后再也抱不动女儿了,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
在《小别离》原著中,“别离”主要指孩子长大离开父母,而剧版《小别离》里,黄磊和主创们为这个词加入了更多含义。
“在我看来,这个词有三层意思。”黄磊说,“不光孩子要离开父母,父母也要离开孩子,离开过往时光。孩子长大时离开父母,其实对孩子来说并没有什么。”
《小别离》剧照。
黄磊回忆自己当年上大学的时候,是兴高采烈地离开了家。就是中学放假去同学家里混两天,他也高兴得不得了。这些经历,让在场年轻记者们颇有共鸣。
“但你们知道父母离开孩子有多痛苦吗?只有到了你们当父母的时候才能意识到。我孩子十岁半,但我身边很多朋友,他们的孩子上大学、出国,我们跟着一起送别。那种不舍,我看在眼里,想着如果多多过几年离开我,我心里该是什么感受?”
“第三层意思,是我们的父母也要离开我们,我的父亲80多岁了。我们开始面对父母的衰老。我身边已经有朋友,谁的父亲走了、母亲走了,陆续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人到中年,父母是真的岁数大了,我们必须要准备去接受这件事情的发生了。”
而该如何面对这些必将经历的离别呢?黄磊在这里引用了一句有些鸡汤却很贴切的话:“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我如果不能善待自己,珍视自己的内心世界,不能独立地活着,我将无法去爱任何人。孩子们会有他们自己的人生,他们的人生也将与我们毫无关系。”
“我不愿面对这个现实,和这个现实的存在,是两回事。我们的父母早晚会离开我们,他们会变成一座墓碑。我们有一天也会这样离开。人生就是这样一个历程,在这个历程中,你选择怎样过活呢?怎么去面对自我呢?这是我们都要去面对的,这是人生常态。情感是天性,我们爱美好的事物,爱自己的孩子,这是天性;我们知道这件事会发生,但我们依然会痛苦万分,这也是天性。但我们总还是要用理性去看待世界。”
《小别离》剧照。
很多无法用现实手段解决的痛苦,通常需要信仰作为寄托。在黄磊眼中,家庭是中国人的信仰。“我们中国人的传统里,信祖先,信家庭,信传承。为什么会有春运?因为这是信仰:不管怎样,年三十的饺子必须回家吃。哪怕骑着摩托车,走着路,千山万水,总要回家。我们只能用家的信仰,来面对亲人离别的痛苦。我们相信,父母离开了我们,但总有一天我们会再次相见;我们相信,我们会离开儿女,但我们依然在另一个世界守护着他们。”而黄磊也曾经在和孙莉20周年的纪录片里,说过这样的话:“我们的女儿也是我们的守护者,给我们信仰和能量。”
黄磊与大女儿多多。
黄磊讲述了《爸爸去哪儿》拍摄过程中发生的一段插曲。黄磊和多多坐在室外看满天繁星。黄磊对多多说:“人离开了这个世界,就到天上变成了星星。”
多多问黄磊:“爸爸,你会死吗?”
黄磊回答:“爸爸有一天也会离开的。”
多多哭了:“那么小的星星,等我上天了我怎么知道哪颗是你?”
黄磊说:“我们会变成一颗星星,我们一家人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你要去面对这场别离,你想着你要去见你的父母,你告诉你的孩子:‘我会守护你。’那这一切,就没有那么痛苦。”黄磊这样说。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小别离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